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百三十四章 章家兄弟失踪

    管城县令把状子放到了桌子上,看了起来,这状子写的挺简单的,主要就是一个叫章奇山的恶霸,号称郑州霸王,这个章奇山欺男霸女,干了许多的坏事,然后竟然欺负到了原告的头上,也就是欺负到了丁诚的头上,所以丁诚就是可忍孰不可忍了。

    丁诚有一个一未婚妻,名叫裘玉莲,长得貌美如花,很守妇道,算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进的那种小家碧玉,但她也不可能永远在家不出门,有一天出门,不小心就被章奇山看到了,然后章奇山就把裘玉莲惊为天人,天仙一样的人!

    再然后,恶霸章奇山便找了媒婆,去裘家提亲,裘家的二老都很吃惊,他家的女儿裘玉莲早就许配了人家,要不了多久就要成亲了,这章奇山却来求亲,这不是故意恶心人么!

    裘家二老向媒婆说明了此事,拒绝了章奇山的求亲,可章奇山却不肯罢休,几次三番的跑到裘家,就在家门口附近转悠,害得裘玉莲不敢出门,而裘家二老也被吓住了,便赶紧通知了丁诚,说还是快点儿成亲吧,以免夜长梦多,发生什么意外。

    丁诚的父母便立即找人算了一下日子,选定了成亲的日子,但这个消息不知怎么就走漏了风声,被章奇山给知道了,章奇山竟然放出话来,如果丁诚敢迎亲,那么他就要在半路上抢走裘玉莲,然后还要打死丁诚!

    丁家虽然不是什么有势力的人家,但也是书香门第,当然不肯受这种威胁,不过,为了小心为上,在迎亲的那天,也就是前天,丁家还是做了万全的准备,由丁诚带队来迎亲。

    不过,只是迎接一只空轿子,而真正的新娘裘玉莲,则坐另一顶轿子,走另一条路,随后赶到丁家,以此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避免真的发生抢亲的恶事!

    按着这个计划,丁诚带着迎亲的队伍出发,去的时候路上还算太平,但回来的时候,就不行了,那个章奇山竟然真的带着一大群的打手,等在路上,想要抢亲!

    这次丁诚带的人也都是壮汉,人数也不少,和章奇山带的人差不多,要论打架,还真的谁也不服谁,章奇山和丁诚一言不和,当然,这种事情属于夺妻之恨,也不可能和平解决,两伙人三言两语之后,就动手打了起来!

    因为丁诚是有备而来,所以和章奇山打起架来,刚开始的时候,丝毫不落下风,但他带的壮汉虽多,却并不是地痞无赖,而章奇山带的人都是恶棍,时间久了,丁诚这一方的人终于落了下风,被章奇山抢到了花轿!

    不过,就算是抢到了花轿也没有用,花轿里面没有人,是一顶空轿子,章奇山发现上了当,他大怒之下,把花轿给砸了个稀巴烂,然后对着丁诚说了一大堆的狠话,不但说要放火烧丁家的房子,还要去把裘玉莲抢走,并且让丁诚等着,他一定会这样做的!

    放完了狠话,章奇山便带着手下恶棍们都走了,把丁诚气得不行,虽然裘玉莲没有被抢走,但这也是奇耻大辱了,但他成亲,正事还没有办完,大局为重,此时不能冲动,他立即带着人返回了丁家。

    但事情并不顺利,裘玉莲虽然走的是另一条路,但迟迟也没有到,一夜都快过去了,丁诚一家非常着急,只好出门寻找,几乎等到了天快亮的时候,裘玉莲才到。

    裘玉莲说走到半路,竟然那个章奇山追了上来,她只好让轿子先走,她自己则藏了起来,轿子引开了章奇山,当章奇山发现又抢了个空轿子,脾气大发,象是疯了一样,带着一群人不知道干嘛去了!

    然后裘玉莲从藏身之处出来,而轿夫们也偷偷找了回来,这才又跑到了丁家,只不过实在是耽误了些时间。

    丁诚费了这么大的力气,才躲过了这一劫,心情岂能好了,等缓过劲儿来之后,丁诚立即就跑到衙门里来告状了,状告章奇山想要强抢良家妇女。

    以上就是状子的主要内容。管城县令看完之后,说道:“丁诚,要是按着你状子上所写,那么章奇山是动手抢亲了,只不过没有抢成功,但无论成功不成功,这都是犯法的事情,所以你告他,是没有错的。”

    说完这个之后,管城县令又道:“你那新婚妻子,没有受什么损失吧?”

    丁诚摇头道:“回县尊的话,学生的妻子没有受什么损失,但惊吓是真的没少受,怕是以后许多年,一想到成亲那天所受的惊险,都会做恶梦的!”

    管城县令嗯了声,心里盘算了一下,那章奇山的父亲在长安做官,听说是一名郎将,这也算是官宦人家的子弟了,但号称郑州霸王,这个就太招人厌恶了,要是自称郑州王霸,简称王八,那自己不管他也成,但现在却不能不管了,不给章奇山一点儿教训,他还真不知道自己这个县令不好惹,马王爷可是有三只眼的!

    管城县令从签筒中抽出一根火签,扔到了地上,大声道:“左右,去把章奇山传来,告诉他犯了官司了!”

    一名捕头立即答应,捡起火签,带着几个捕快出了衙门,直奔章家。捕快们是不怕章奇山的,就算章奇山再怎么霸道,但要是得罪了家乡的县令,就凭他那个远在长安当郎将的父亲,那也是护不住他的!

    捕头带着捕快飞快地到了章家,但章家的仆人却说章奇山出远门了,去了哪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知道,这分明就是躲出去避风头了!

    捕头不信,带着捕快们进了章家,一通大搜,但却没有发现章奇山,看来他是真的躲出去了,这就有点儿奇怪了,以章奇山的嚣张样子,他又没有真的把丁诚和裘玉莲怎么样了,就算要惩罚,也不会太重,那么,他干嘛要躲出去呢,这不就是很奇怪的一件事么!

    捕头没有找到章奇山,只好回了衙门,如实禀告了管城县令,管城县令也挺纳闷儿的,但没有办法,因为抢亲不成这种事情,也没法下令通缉,只好告诉丁诚,如果看到了章奇山,便立即来报案,官府会出面抓他的。

    丁诚也是无可奈何,他也没有想到那么嚣张的章奇山,会离家出走,不知跑哪儿去避风头了,他只好回了家,一边防着章奇山报复,一边读书过日子。

    不过,随后几天,事情倒也没有象丁诚想像的那样,那个章奇山并没有来再抢裘玉莲,甚至连出现都没有出现过,那天章奇山说得那么狠,那么嚣张,可之后的几天,却踪迹全无,这倒是让人感到意外了!

    没有意外发生,这倒也是好事,丁家的人也不再那么紧张了,反正此事已经告到了官府,算是官府那里立了案,如果那个章奇山不识趣,还敢过来纠缠,那么,就由官府给他点儿颜色看看吧!

    可丁家这边没事了,章家那边却出事了,而且还不是小事,因为章彪失踪了,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而章奇山也好几天不见踪影,不知躲到哪里去了!

    章家的人四处找人寻找,可都没有找到,这两个兄弟就象是不在了人间似的,不但平常去的地方找不到人,问别人也说不知道,而且连周围几十里的地方都找过了,还是找不到他俩,章家的人彻底着急了!

    章家的人害怕他们两个人出事,因为章家这两个堂兄弟,一个号称郑州霸王,一个自称是郑州小霸王,光听他俩的外号,那就肯定是仇家遍地,他俩要是这么多天不见人,会不会是被仇家给干掉了?这个必须要搞清楚啊!

    于是,章家的人便跑到了县衙门,想要让官府替他们找人。

    如果是平常的找人事件,官府都不一定能管,要是小孩子或者妇人失踪,那官府会立即派人去找,找到找不到另说,但官府一定会管这事的,大唐的地方官在这方面,做的还算是不错。

    不过,两个大老爷们,一个霸王还有一个小霸王走丢了,竟然让官府去帮忙找,真当官府里的人都闲得没事可做了么!

    当小吏把这事儿和管城县令说了,管城县令当真是哭笑不得,他认定章奇山是跑别处避风头去了,根本就不是失踪,再说谁拐走他俩有什么用?

    所以管城县令压根就没有理会这事儿,更没有派人去寻找,甚至还把这事当成是笑话,说给别人听,说不知是哪位大侠,替郑州除了两害,这可是值得赏赞的大好事啊!

    又过了几天,章家的人又跑来县衙里报案,章奇山和章仍旧没有回家,而且这回章家人为了让官府帮着找人,竟然跑去击鼓,逼着管城县令问案。

    管城县令极是不耐烦,心中生气,但章家的人既然击了鼓,他也不能不管哪,只能升堂问案,但他的心中仍旧不把这事儿当成一个案子,仍是很有想拍章家人板子的念头。

    升堂之后,管城县令见下面跪着的是一个穿着青衣的老汉,一问方知,这老汉是章家的管家,因为章奇山好几天没有回家了,所以不得不来官府报案。

    管城县令心中烦闷,猛地一拍惊堂木,对着章家的管家道:“那个章奇山不是还要抢亲么,他这是畏罪潜逃,不敢回家,肯定不是失踪,你不用来报案,回家等着去吧!”

    章家的管家忙道:“县尊有所不知,我家公子胆子大得很,象抢亲这种小事,他根本就不会放在心上,更加不会畏罪潜逃,他这么多天没有回家,定是出了大事,所以还请县尊开恩,派出差役帮忙找一找,或者让各里的里长留意些蛛丝马迹,这也行啊!”

    管城县令瞥了这老汉一眼,哼了声,道:“你倒是对章家忠心耿耿,可你又不是章家的至亲,所以报的案不算,这也不能算是案子!”

    管城县令一甩袖子,离了座位,退堂走人。

    章家的管家被晾在堂上,他叹了口气,爬起身来,出衙回了章家。不过一个时辰之后,他又再次敲响了衙门外的大鼓,不过,这次他不是一个人来的了,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子,一起跟着他来的。

    管城县令只好再次升堂,这次倒是简单,那漂亮女子一进大堂,跪下之后,便说她是章奇山的至亲,是章奇山的妻子,她要来报案,说章奇山失踪了,同时失踪的还有他的堂弟章彪,求县令大老爷帮忙查一查。

    管城县令大怒,但却也无可奈何,只能按着规矩,问问这漂亮的章妻,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