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一章 荥阳神童

    唐朝,显庆年间。

    唐皇李治在长安称帝,这位皇帝算是个情种,不久前,他把先帝李世民的一个叫武媚娘的才人,从尼姑庵里接进了宫,封为昭仪,宫里人称武昭仪。

    皇帝李治有武媚娘相伴,日子过得相当舒服,而国家大事则由长孙无忌等人主持,大唐帝国国势日强,百姓安居乐业,一片欣欣向荣。

    国家有大事,皇家有大事,平常百姓家里也有大事,而对平常百姓家来讲,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最大的大事之一便是子嗣的问题。

    民间百姓重男轻女,百姓都希望生儿子,绝少有希望生女儿的,为了生儿子可以拜佛求神,把无数金钱投入到寺庙或道观当中。

    但很多百姓却没有想过,如果全天下的人都生儿子,那这些儿子长大了,可怎么娶媳妇儿?也许,他们都想着,自己家生儿子就好,别人家才应该生女儿吧!

    甚至于,有些百姓求了神佛,可神佛却没能保佑他们生儿子,于是他们翻脸了,和神佛理论他们不敢,神佛也没工夫搭理他们,但和神佛的凡间代言人,好好地理论一下,他们还是很有胆量的。

    大唐,河南道,郑州,荥阳县。

    县城里,一座不大的小庙内,一个身穿圆领缎袍的彪形大汉,一手正抓着一个干瘦小和尚的僧袍领子,用另一只手正在和小和尚理论,也就是拍打小和尚的光头!

    啪啪拍头声中,彪形大汉喝道:“你家的菩萨太也不灵,额来这儿连求了三次,结果额媳妇儿连着给额生了仨闺女,这是额第四次来求了,要是额媳妇儿再给额生个闺女,那额就对你不客气了!”

    他用力拍了拍小和尚的光头,又喝道:“额要把你的秃脑瓜蛋子上,打出大包来,打出四个大包,额今天就把话撂到这儿,你信不信?”

    小和尚吓得都要哭了,光头被拍得生疼,他的眼泪就在眼眶中打转,想要叫人帮忙,可现在寺里却只有他一个人,师父和师兄都出去化缘了!

    “额信,额信,你不要打额的头,额怕疼!”小和尚带着哭腔说道。

    彪形大汉放开了小和尚,道:“你师父呢,他收了额那么多的香火钱,却保佑额家多了仨丫头,这笔帐额要和他好好算算,你叫他出来,额要揍他!”

    小和尚连退了好几步,躲得彪形大汉远远的,这才敢叫道:“额师父不禁打,再说额师父又不是菩萨,哪可能保佑你生儿子,你要想生儿子,去六分医馆啊,买粒麒麟丸给你媳妇儿吃了,想不生儿子都难!”

    彪形大汉听了这话,脸上顿时一喜,大步上前,又抓住了小和尚,啪啪地拍了小和尚的光头几下,笑道:“麒麟丸,那是什么东西,六分医馆又是在哪里?”

    小和尚又被打了光头,疼得厉害,他道:“麒麟丸就是必男丸,是药丸子,吃了就能生儿子……”

    没等他说完,彪形大汉便扔下了他,快步出寺,嘴里不停地喃喃说道:“必男丸,必男丸,这可是好东西啊,别去晚了就买不到了!”

    见彪形大汉走了,小和尚委委屈屈地进了屋子,对着菩萨像跪了下来,摸着自己的光头,对菩萨像说道:“菩萨菩萨,您老人家都看到了,那个恶汉刚才打额,您老人家快点儿显显灵,让他媳妇儿再生个闺女!”

    话音刚落,却听寺门那里有人大喝道:“小秃……小师父……”

    小和尚回头一看,见那彪形大汉又回来了,他以为这彪形大汉听到了自己的话,吓得差点儿晕过去。

    就听彪形大汉问道:“六分医馆怎么走?”

    “出门左转,左转,然后右转,再右转……”

    彪形大汉心急火燎地跑了,这回是真的离开了!

    六分医馆,名为六分,取得是一分靠天意,三分靠自己,六分靠药力。

    这医馆是荥阳县城里最大的医馆,三开间的大门脸,正堂有坐堂医,左偏房是百草房,右偏房是治疗间。

    医馆的主人名叫李正纯,曾在长安的太医署里当医正,前些年不知什么缘故,辞了医正的官职,回到家乡荥阳,开了这家医馆。

    凡是来医馆看病的病人,都是先让正堂里坐堂医给看病,然后去百草房取药,如果需要针灸等治疗,便去治疗间。

    医馆的大门打开,从街上往里看,就见正堂里坐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满脸小大人儿的样子,坐在大夫的座位上,正摇头晃脑地看一本书。

    熟悉医馆的人都知道,这个小男孩名叫李日知,是医馆主人李正纯的儿子,整个荥阳县里最著名的神童。

    据说李日知聪明无比,学什么都快,有过目不忘的本领,而且上晓天文,下晓地理。

    他出生前五百年的事情他都知道,而他出生之后五百年的事情,只要他掐指一算,马上也能知道,只要有人能活五百年,就可以验证他算得对不对了!

    这小男孩就这么厉害,不服不行!

    此时的李日知手里拿着本书,书名叫《易经》,这书算是相当深奥了,一般的大人都没法看懂,而他小小年纪……自然也是看不懂的,但这并不妨碍他摇头晃脑,至少要让别人知道他是在看书。

    李日知一边晃着脑袋,心里一边想:“明天得多买些蜂蜜,把那种叫必男丸的糖球再多做些,还有我得再搞点儿新糖球出来,就叫‘必双男丸’好了,吃了这种糖球,可以生双胞胎儿子出来,价格嘛,就是必男丸的两倍好了!”

    必男丸对外宣称叫做麒麟丸,这种药丸并非是六分医馆的药,而是李日知自己发明的,其实就是糖球,不过蜂蜜放得挺多,算是良心糖球!

    李日知虽然才刚刚过了十岁,但心眼儿极多,他发现很多百姓人家都想生儿子,而且为了生儿子特别舍得花钱!

    这钱必须得赚啊,而且做为城里最大的医馆,为了医馆的招牌,还不可以骗人,还得让人心甘情愿的送钱来,那就得好好动动脑筋了!

    医馆门外脚步声作响,就见一个穿着半旧缎袍的彪形大汉来到了门口,这彪形大汉到了门口便停住,抬头看店门上的匾额。

    李日知看在眼里,心想:“这汉子是从小庙那边来的,肯定是见着小和尚了。嗯,这必定也是一个想生儿子的,而且他能看匾额,说明识字,但竟不知我家六分医馆的大名,应该家中并无病人,也想必是个不常来城里的人,应该是住在边远的乡下,穿着缎袍,却是半旧的,说明家里有些钱财,却并非是个土豪,符合这些条件的人应该有哪些特点呢?很好,就让我给他算上一卦!”

    他把手里的《易经》高高举起,朗声读了起来,摇头晃脑不止。

    彪形大汉往医馆里面看了看,这才慢慢走了进来,颇有些小心翼翼的架势,进了正堂,到了李日知坐的桌子前,他堆起笑脸,问道:“这位小兄弟,这医馆里的大夫呢?”

    李日知还在大声朗读,却并没有回答彪形大汉的话。

    彪形大汉向旁边的偏房看去,见偏房有一间是装药材的,他便又问道:“大夫不在?那店里的伙计可有在的?”

    李日知仍旧朗读,声音宏亮,脑袋晃得幅度更大了!

    彪形大汉把手放到桌上,用手指轻轻敲了敲,脸上的笑容变得有些不自然,说道:“小兄弟,可听到额的问话?”

    李日知这才停止朗读,把手里的书本放下,他不答彪形大汉的问话,却指着书本封面,问道:“你读过这书吗?”

    “易经?”彪形大汉摇了摇头,道:“额识字不多,这么深奥的书,可是读不明白的,额就知道这是本算卦的书!”

    “那就让我来为你算一卦!”李日知把袖子挽起,打算卖弄一番自己的才学。

    可彪形大汉却仍旧摇头,道:“额是来买药的,不是来算卦的,要算卦去街上不就得了,跑医馆来干嘛,额要买那种必男丸,给额来十丸!”

    “十丸!你有几位夫人要生儿子?我家的必男丸可贵得很,要一贯钱一丸的!”李日知从桌后跳了起来,吃惊地看着彪形大汉。

    难道说他算错了,这彪形大汉不是一个小富户,而是一个大土豪?

    彪形大汉也是满脸吃惊,叫道:“一贯钱一丸?咋这么贵呐?额身上没有那么多钱,连一贯都没剩下,本来够的,可刚才捐给庙里了不少!”

    李日知这才松了口气,原来不是自己算错了,而是彪形大汉不知行情。

    他笑道:“你从乔家村来的,走这么远的路,身上当然不会带很多的钱,不过我家的必男丸却是先吃药,药好使,你夫人生出儿子了,你再来给钱,生儿子只给一贯钱,这可不算贵吧?如果药不好使,没能让你夫人生出儿子,那你就不用给钱,我家医馆做生意童叟无欺,绝不乱卖药,绝不乱收钱!”

    一听是先吃药,后给钱,彪形大汉面露喜色,这可比求菩萨实惠多了,求菩萨要先给庙里捐香火钱,生不生儿子,这香火钱都得出,他连出了三次,生了仨闺女,感觉太亏了!

    可六分医馆就好得多,人家这边不先收钱,吃了必男丸生出儿子给药钱,生不出儿子就不用付药钱,这样就使买药的人绝对不会上当!

    彪形大汉乐道:“这样好,你们医馆这样做生意才讲诚信嘛!嗯,对了,你怎么知道额是从乔家村来的?”

    他极少进城,而且也不认得眼前这个小小少年,那么这小小少年又怎么会知道,他是从哪儿来的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