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十章 阿朱的伤心

    说起许度文,杜氏便有一肚子的气,她道:“娘看到那个家伙了,竟然是个穷光蛋,一脸的穷酸气,真真的就是那种读书把脑子读傻了的东西,这种人万万嫁不得,可他又缠得厉害……”

    阿朱喃喃自语,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可杜氏满嘴的家伙,还有东西,还有脑子读傻了这种话,说得有点儿太多,骂得太过,一下子把她给提醒了,这时候不是想人的时候,要问清事情的经过啊,这样才好见面!

    阿朱回过神儿来,一下子拉住杜氏的袖子,急道:“娘,许度文可是和咱们有十年没见了,少年长大样貌变化最大,你怎么能确定他就是许度文呢,还有这个人现在在哪儿?”

    她一句话就问到了点子上,十年没见的人,又是久未联系,突然就出见了,怎么可能就确定是当年那个人呢?

    杜氏见女儿竟然还惦记着那个许度文,心中生气,如果许度文是个有钱人也就罢了,或者读书读得好,考中个科举当个小官什么的,那都不错,但关键她看到的许度文是个穷光蛋啊!

    什么人都可以忍,但唯独穷光蛋不能忍,许度文还想娶她的宝贝女儿,简直没天理了,穷光蛋也是个蛋,既然是蛋,那就滚啊!

    杜氏眼珠一转,道:“哎呀,娘这是晕了头了,竟然忘了确定,他一说我就信了,其实看他的样子,一定是个冒充的,当初你许伯伯可是当官的,儿子再没出息,也不可能混得没个人样儿吧!”

    阿朱听杜氏这么说,心中大为失望,原来是没有经过证实的,她又问道:“可是,别人谁还能知道许度文呢?许家小公子走时才十岁,谁能在十年后冒充他来,难道就为了骗你,还是想要骗亲,我在衙门里当丫环,还有人敢骗我,他是傻蛋吗?”

    杜氏心想:“不是傻蛋,是穷光蛋!”

    许度文来找她,当然是拿了凭证来的,不但带了当年写下的婚书,而且许度文额上有块疤。

    这块疤是小时候他和阿朱玩耍时不小心摔伤的,阿朱当时淘气,象个假小子似的,非要爬树,结果掉下来了,许度文去接她,阿朱被接住了,她没什么事,可许度文却摔伤了,额上流了很多血,并且留下了疤,那疤呈月牙状,是做不了假的。

    杜氏见提起许度文,女儿便情绪激动起来,她不敢再提,只是说道:“乖女,娘求你件事儿,你和衙门里的捕头说说,求捕头帮帮忙,去把焦二保的赌坊给封了,让他不敢再妄想着娶你,那聘礼钱咱也不还他,开赌坊的最怕捕快,保准儿他再不敢吓唬我!”

    阿朱有点儿魂不守舍,没听进杜氏说什么,只是嗯嗯了两声,没同意,但也没反对。

    杜氏见女儿没有反对,一下子就开心起来,就象是焦二保已经屈服了似的,她又道:“只要把焦二保给吓住,那么刘富贵就好办了,你再求求县尊,给刘富贵加点儿徭役,刘富贵立即就得老实,也不会再提什么娶你了,聘礼咱们也不还他!”

    这回阿朱听明白了,原来母亲杜氏是让她利用官场的势力,去把两个想娶她的男人给收拾了,还有不用还聘礼,可她只是个丫环啊,哪可能让捕头去封赌场,还让县令随便加百姓的徭役,她哪有这么大的面子,这是不可能的。

    阿朱摇头道:“娘,你说的事,女儿这里是万万办不到的,你还是快快把聘礼都还回去吧,免得惹麻烦,咱们家倒也不差那几个小钱!”

    杜氏呀的一声,气道:“乖女,怎地好大的口气,那可不是小钱啊,两个人出的聘礼加起来可是有九十六贯那么多,把这些钱放出去收利钱,每年至少三十贯哪,这叫小钱,再说,再说他们也不要娘还钱,不要钱只要人啊,所以才麻烦!”

    杜氏虽然很贪财,但终究还是个妇道人家,如果麻烦大到了她解决不了的地步,就只能来找阿朱,但阿朱实际上也是没有什么办法的。

    不过,杜氏没有原则,但阿朱却是有的,阿朱道:“娘,你回去吧,女儿还是想等度文哥的,相信他也一定会来找我的!”

    杜氏一下子就急了,又气又急地道:“乖女,你嫁谁也不能嫁给许家的那个穷光蛋,那就是个没出息的货色,当初你爹瞎了眼,才给你定的这门婚事,但为娘是绝对不同意的,你要是敢嫁给他,娘就不活了,就去上吊!”

    她说话的声音大了些,侧门里出来两个杂役往这边看,但见是阿朱母女,他们便没有说什么。

    阿朱气道:“不管娘你怎么说,反正女儿的主意已定。你快点把收了的钱还回去,免得给自己找麻烦。”

    说完,阿朱从侧门回去了,发现杂役们都站在侧门的后面,表面上是各干各的事,但其实看样子就是在偷听她们说话。

    阿朱羞愧难当,小跑着回了后宅,躲到了后花园里,见四下无人,这才哭出声来,这么一哭,就停不下来了,哭的声音越来越大。

    李日知吃完了早饭,有点儿吃多了,他拍着小肚子,来到后花园里,想要散散步消消食,早饭不快点儿消化了,那午饭可怎么吃!

    忽然,他听到了哭声,光听声音可听不出来是谁的,他寻着哭声走去,见一棵大树下面,有个穿着红衫子的女子在哭泣,从背影上,他认出来了,这不是阿朱么!

    李日知心想:“这才一顿早饭的功夫,她怎么就哭起来了,刚才看还好好的。嗯,其实也不算太好,有点魂不守舍的样子。”

    如果换了别人遇到了女子在哭泣,除非很熟,否则一般都会选择回避的,以免女子尴尬,但李日知不管这些,而且他也认为和阿朱很熟了。

    李日知到了树下,蹲下身子,侧仰头看着阿朱。

    阿朱擦了擦眼泪,对李日知道:“日知少爷,你怎么来这儿了,没见过别人哭吗?”

    “没见哭得这么好看的!”李日知笑道。

    阿朱却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她道:“日知少爷,你这么小,就贫嘴贫舌的,以后长大了可怎么得了啊!”

    李日知道:“阿朱姐姐,你为什么哭啊?是在想你的未婚夫吗?”

    阿朱摇了摇头,却没说什么话,她当然没法把自己母亲贪财,又给她定了两门亲事的话说出来,那未免也太丢人了。

    李日知很有打破沙锅问到底的精神,他又道:“阿朱姐姐,你要是有什么心事,可以和我说啊,我可以帮你想办法,比如说你想找到未婚夫,我家是开药铺的,认识不少药材商人,可以帮你四处打听啊,他们最远的是从几百里外来的呢,坐大船来的。”

    阿朱啊的一声,她一个姑娘家平常极少接触到外地来的商贩,大多数都是卖菜和卖粮的人,这都是本地的人,顶多再算上卖胭脂水粉的小贩,但也是本乡本土的,这种小贩哪可能走几百里路做买卖的。

    阿朱问道:“你真的可以帮我打听吗?嗯,他叫许度文,和我一样大今年都二十了,还有,他的额头有个月牙形的小疤!”

    她指着自己的额头,告诉李日知那个小疤在什么地方。

    李日知倒是真的打算帮这个忙,他道:“知道叫什么就好,如果能再有张画像就容易找人了,你会画画吗?”

    阿朱摇了摇头,她对画画一窍不通,别说画人了,就算让她提着毛笔画个圆圈,她都没法画得很圆。

    李日知道:“那光知道姓名也成,姓许的不是很多,叫度文的应该更少,所以打听起来,估计也不会费多少事!”

    他两人正在说话,忽然听到前院方向,传来咚咚的击鼓声,李日知一愣,那是衙门口大鼓的声音,他以前听到过的。

    县衙门口的大鼓,所有老百姓只要认为自己有冤情,要打官司,那就敲响此鼓,县令听到鼓声就会登堂问案了。

    李日知跳了起来,大喜说道:“阿朱姐姐,我舅舅说了,以后要是打官司,只要我有兴趣,就可以旁听,以此来增长阅历,听说很多案子非常离奇古怪,最后的结果也很古怪!”

    阿朱对打官司这种事情,不但反感,而且她也不需要增长阅历,便对李日知道:“日知少爷要想去旁听,那就快去吧,去晚一会儿,怕县尊就已经升完堂了。”

    李日知笑道:“哪可能有这么快!”转身便要离开,可走了几丈远之后,他却回过头来,看着阿朱,道:“阿朱姐姐,有啥为难的事儿和我说就好,就算我不行,我不还有舅舅呢吗,总能帮得上你的。”

    阿朱点头答应,赞道:“日知少爷人最好了!”

    李日知飞跑着到了前院,这时候郑刚令已经升堂了,李日知躲到了正堂的柱子后面,反正他人小长得又不胖,在柱子后面藏得严实,堂上的郑刚令竟然没有发现他。

    李日知看到大堂上跪着一个年轻人,大概二十岁左右,穿的衣服很朴素,却干净得体,要说相貌还是颇有几分英俊的样子,最重要的是这个年轻人额头上有疤,那疤所处的位置便在额头,具体位置正好就是阿朱刚才指给他的,并且疤的形状是月牙状的!

    李日知心想:“难道这个人就是许度文?”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