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十三章 不肯退让

    郑刚令把签子又放回签筒,对刘富贵道:“这顿打暂且记下,等会儿再和你一起算!”

    刘富贵吓得瘫坐在地上,心里很是后悔,干嘛要来告这个状,只要让杜氏把聘礼还给自己也就罢了,这场亲事定的,只要自己没亏就成,难不成还想赚点儿什么吗?

    差役又带上来一人,这人长得五大三粗,相貌长得也很粗犷,尤其是面颊上的两条横肉,更是给人一种“离他远点儿”的凶恶感觉。

    这人身穿黑衣,头上用黑布包头,脚上穿的是黑布鞋,脚步噔噔地进了大堂,扑通就给郑刚令跪下,说道:“草民焦二保,家住城东,有冤情要劳县令大人作主,这是草民的状子!”

    他倒是干脆得很,口齿也相对伶俐,把状子高高一举,剩下的就等着县令问他话了。

    郑刚令接过状子看了一眼,便抬头看了一眼杜氏,见杜氏把头低下,不敢去看焦二保,而焦二保则愤然的看着杜氏,只不过这是大堂上,他不敢对杜氏动粗罢了。

    郑刚令看完了状子,上面写的事情很简单,就是杜氏把阿朱许配给了焦二保,两家定下了亲事,而焦二保也送了聘礼过去,足足六十六贯。

    焦二保虽然家里有钱,而且开着赌场,但开销也巨大,六十六贯对他来讲,也不算是个小数字了,听说杜氏要悔婚,他自然不肯,所以也跑来状告杜氏,想求县令大人把阿朱嫁给他!

    郑刚令把状子放下,对下面的刘富贵说道:“这个人叫焦二保,那边那个就许度文,他们都是来告杜氏悔婚的,你也是来告杜氏的,不会也是要告她悔婚的吧?”

    刘富贵这才不那么害怕,如果大家都是来告杜氏的,那他只是随大溜儿,如果县令大人想要打人板子,也不能光打他一个人,要打大家一起打!

    刘富贵连忙说道:“回县令大人,草民也是来告杜氏悔婚的,草民跟她换了婚书,还给了三十贯的聘礼,她岂能反悔,请县令大人为民作主啊!”

    郑刚令嘿了声,摇头对杜氏说道:“杜氏,俗话说一家女百家求,但这也只是句民间俗语,可你却真敢把女儿同时嫁给三家,你这是想干什么啊,你要是今天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本官绝对不会轻饶!”说罢,啪地又重重拍了一下惊堂木。

    杜氏想了想,虽然肉痛,但她也只能说道:“民妇愿交还刘富贵和焦二保送的聘礼,全数退还,当初并没有说过悔婚要赔偿什么,所以民妇不需要给他们赔偿!”

    这话说得理所当然,对于她来讲反悔又不会有什么损失,那就反悔好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她又不是不还钱。

    而且,杜氏也觉得自己挺冤的,她当时是觉得女儿年纪大了,婚事不能总拖着,许度文生死不知,所以为了不耽误女儿的婚事,这才和刘富贵定的亲,并不是要欺骗刘富贵。

    而后来刘富贵做生意出门,很久没有回来,同样也是生死不知,她这才又找的焦二保,焦二保有钱啊,女儿嫁过去就是享福,她同样也没有想过要骗焦二保,没有想过要悔婚。

    可谁知许度文没死,找来了,刘富贵也没死,也找来了,焦二保更是横得很,听说一女三嫁之后,立即找上门来,要杜氏给个说法,所以她才找女儿商量,还没商量出结果呢,就都到大堂上来打官司了。

    然后杜氏想打发走刘富贵和焦二保,但他们两个可不愿意。

    焦二保四十来岁,家里有钱,不好别的,就好美女,而且他婚书聘礼他都给了,这事他有理啊,有理的事情要是再怂了,以后怎么开赌场,以后怎么耍横,连女人的事都摆不平,男人还能有谁服他?

    对于焦二保来讲,这事万万不能怂,他必须不答应!

    刘富贵本来打算拿回聘礼就行了,不亏就成,可见焦二保不答应,他便想:“别人不答应,为什么自己要答应?自己就这么窝囊吗?这事儿自己有理啊,婚书聘礼,自己都是有的,凭什么杜氏一悔婚,自己就只能认倒霉?”

    他有了这种想法,当然也就不答应了,虽然声音不大,但态度坚决,不退聘礼,只娶阿朱。

    郑刚令大感棘手,他看和许度文,道:“杜氏要悔婚,你也是不答应的,你们三人都不答应,所以才会有这出官司,一女三嫁,这事听起来就让人不舒服!”

    堂上四人都沉默了,但沉默归沉默,让他们让步,却是绝无可能,三个男子全都认为自己有理,而杜氏却只会撒泼嚎哭,这案子要想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只能由一个人出来说话。

    郑刚令举起惊堂木,啪地又是一下子,说道:“尔等都不要争了,本官叫出阿朱,让她来选吧,是选你们三个中的一个,还是谁都不选,由她来说,本官给她作主,尔等以后要是再敢啰嗦,本官的板子可不正是给你们准备的!”

    他转过身,对二堂大声说道:“阿朱,出来吧!”

    他知道李日知必定会去找阿朱的,阿朱也必会来偷看,除了二堂,她也没有别的地方躲了。

    李日知推了推阿朱,道:“阿朱姐姐,舅舅在叫你,你快出去吧,去选了那个许度文,这不就什么事情都解决了么!”

    阿朱羞得无地自容,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的母亲乱定亲,不但把自己定得一女三嫁,还弄上了公堂,自己名声全毁,以后可让自己怎么做人啊!

    她自己不敢去前面大堂,还是李日知连拉带扯,这才把她带到了大堂上,阿朱跪了下来,呜呜咽咽的哭泣。

    郑刚令叹了口气,道:“阿朱,你在县里当差,虽每日与本官见面,可本官却从来没有关心过你,不知你的婚事竟如此坎坷,现在本官问你,下面所跪三人都是和你定了亲的男子,本官允许你自己选择,你选定,本官即定案!”

    这也算是对阿朱的照顾了,不过,郑刚令有种不好的预感,似乎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地解决。

    李日知却躲在一旁直叹气,心想:“舅舅就是太古板,这种案子,就算不在二堂审,可问起阿朱要选谁来,也得私下问才好,这大庭广众之下的,让她怎么好意思回答呢!还有,你得让堂上的人都闭嘴,不能干扰她才行,我看那个杜氏就想说话,而且肯定不是好话!”

    刘富贵和焦二保听到是让阿朱自己选,他俩就都有些失落了,先前他俩是赌气,凭什么是自己有理却要退让?

    可现在看到了阿朱本人,他俩就更不想退让了,阿朱确实长得漂亮,可以说是他俩见过的最好看的女子了,要是能娶回家里,那真是大大的福气。

    但如果让阿朱自己选,那阿朱都不认得他俩,岂有选他俩的道理,他俩能不失落么。

    许度文也看到了阿朱,阿朱同样也看到了他,虽然分别已达十年,但两人还是都一眼就认出了对方,阿朱泪流满面,而许度文双目泛红,眼泪在眼眶中打转,随时都有可能掉下来。

    杜氏在旁看到,心中愤怒,阿朱二十岁了还没嫁出去,她本来就怪许度文耽误了女儿,这些年诅咒了无数次,现在许度文来了,却又是个穷光蛋,这就更让她厌恶了,所以她是无论如何也不同意女儿嫁给许度文这个家伙的。

    杜氏突然说道:“乖女,如果你选了许度文,那娘就不活了,上吊投河,反正你想拦是拦不住的!”

    阿朱顿时愣住,她没想到母亲会说这么句话,看向杜氏,眼中充满了祈求,但杜氏把脸别了过去,不看阿朱,反正她就是这么执拗,就是不同意!

    李日知在旁看着,不住地摇头,这满大堂的人都是不肯相让的,这可是让阿朱为难了,估计她这时候是有不想活的念头了吧,实在是难堪到了极点,说不定以后会让人笑话一辈子的!

    阿朱确是深感为难,别人的态度也就罢了,杜氏的态度是最让她伤心的,她现不可能说要选许度文,就算是杜氏不会真的去自杀,但她当众不顾杜氏的死活,也是绝对不行的。

    李日知心想:“如果能私下里说就好,没准就不会这么难了!”他溜到郑刚令的跟前,偷偷说道:“不如让他们去二堂自己商量,总比在大堂下哭哭啼啼的好!”

    郑刚令听了,正想点头说好,这时忽听堂下的阿朱哭道:“奴家谁也不选,奴家不活了,这便去死,上吊投河,你们谁也拦不住!”

    这话说的,几乎和杜氏一模一样,她俩还真是娘俩,连威胁的话都差不多!

    郑刚令把脸一沉,猛拍惊堂木,斥道:“你们三个大男人,逼得两个弱女子要死要活,心中可有愧疚?你们谁要退出,现在就说吧!”

    可许度文、刘富贵还有焦二保却全都摇头,他们谁都不肯退出,凭什么让他们退出啊,凭什么?如果不凭什么,那他们为什么要退出?

    郑刚令哼声,道:“暂且退堂,你们几人去后面二堂,自行商量,待半个时辰后,本官再升堂,问你们商量的结果!”

    说罢,他一甩袖子,离了大案,李日知连忙跟上,他还回头看了眼阿朱,对于阿朱碰上了这种倒霉事,深表同情,换谁身上都受不了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