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十九章 成自在

    小男孩儿在街上不停地东张西望,他看到了李日知他们吃饭的饭馆,站在店外犹豫起来。

    段保康请县令大人吃饭,当然不可能选那种脏兮兮的小饭铺,那会让县令大人不悦的,却也不能选那种华丽的酒楼,那会让县令大人觉得,咦,你老段满有钱的嘛,你的钱是从哪里来的,不会是贪污受贿了吧?

    段保康才不会给自己找麻烦呢,所以他选的这个饭馆,价格适中,店内收拾的也整洁,当然,这是在他眼里看着价格适中,但对于赤贫的人来讲,只要是饭馆就没有便宜的,有些穷苦百姓终其一生也不会进饭馆吃饭的。

    小男孩很显然是没有进过饭馆的,他走到饭馆的门口,小心翼翼地问门口的伙计,他们要不要收雉鸡,然后他从背后的竹篓里提出一只雉鸡来,让伙计看。

    饭馆的伙计倒是满和气的,为人也不错,他道:“小兄弟,你家大人呢?唉,你要卖这样的好东西,得去大饭馆才成,我们这样的小店,不做炖鸡这样的大菜,我们也出不起价收雉鸡的,家鸡的生意我们都很少做!”

    雉鸡和家鸡的价格那可差远了,尤其是当鸡毛比鸡肉还贵的时候,那价格就更是差得不是一点半点了!

    估计以前贩卖野物的活儿,是由小男孩家里人做的,他这是头一回出来,听了伙计的话后,小男孩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估计饭馆不收雉鸡这件事,从来不在他的想象之内。

    李日知叫道:“嗨,小兄弟,你饿不饿,进来吃碗月牙馄饨,可好吃了,我请客!”

    小男孩眼睛一亮,晃了晃手里的雉鸡,问道:“小少爷,你要卖雉鸡吗,上好的雉鸡,今天上午才打的,还活着呢!”

    为了表示手里的雉鸡确实还活着,他使劲儿摇晃,那雉鸡倒也配合,估计也是被晃得头晕脑胀,咯咯地叫了几声。

    李日知摇了摇头,挟起一只月牙馄饨,道:“我不买雉鸡,我请你吃这个!”

    小男孩露出失望的表情,不再摇晃手里的雉鸡,看着月牙馄饨,咽下了口口水,但他还是摇了摇头,低着头走开了。

    段保康道:“这孩子可真够腼腆的,这样可做不成生意啊,不过,长得倒是满清秀的!”

    李日知刚才没有注意到小男孩长得什么样,只是觉得心生好感,现在段保康一说,李日知不禁想起来,是啊,那个小男孩真的是满清秀的。

    等他们吃完了晚饭,看天色已经不早,再赶路是不可能了,便在这镇子上投宿,镇子上有几家大的客店,他们便选了一家临街的客店,要了两间最吵,窗户外面最热闹的房间,为了给李日知增长见识嘛,当然要有人气才行,安静的地方反而不行。

    果然是最吵闹的房间,不但推开窗户外面就是大街,人喊马嘶的,还有喝多了耍酒疯的,还有一个醉汉,摇摇晃晃地走到了窗边,然后哇一下子吐了,吐得满地都是,酸臭难闻!

    张老六大怒,跳出窗外,挥拳就把醉汉揍了一顿,把醉汉的酒劲给打醒了一半,连滚带爬地逃掉了,张老六又喝令客店的伙计出来收拾打扫。

    伙计也是生气,一边骂一边把活儿干了,因为怕张老六迁怒于他,所以窗户底下打扫得特别干净,还用清水把地给洗刷干净了。

    郑刚令坐在房间里,听着外面的吵骂声,对李日知笑道:“好外甥,这就是市井生活,如何,现在有何感触?”

    李日知虽然不是豪门贵族,没过过锦衣玉食的生活,但从小也算是养尊处优,衣食无缺,加上父亲保护得好,这样的市井生活可以说几乎没有接触过,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李日知小脸严肃,一本正经地道:“感触很多,舅舅,我觉得我很适合这种市井生活,所以我们回家吧,不必去读书了,我看我以后就在自家的药铺里当伙计就成,我是挺喜欢卖药的!”

    郑刚令伸出手去,弹了他一个脑瓜儿崩,笑道:“又开始胡说八道,贫嘴贫舌。”

    舅甥两个说了会儿话,洗漱之后,便早早歇息了,郑刚令是文人,李日知是小孩,走了一天的路,都有些疲乏了,房间里有两张床,他们各睡一床。

    李日知上床之后,睡了一个多时辰,快午夜时才醒,起来上了趟茅房,回来就睡不着了,他换了新地方,肯定会睡得不踏实,再加上舅舅郑刚令打呼噜,呼噜声之大,直接把他给震得无法入睡,他现在只能眯着。

    忽然,迷迷糊糊中,李日知听到有人在哭,哭声不太大,夹杂在呼噜声当中,更不太好分辨,李日知坐起身来,侧耳倾听,发现是窗外有人在哭!

    夜半更深,就算是热闹的大街,现在也都安静了下来,百姓人都回家睡觉了,那么是谁在窗外在哭呢?

    李日知下了床,把衣服穿好,他走到窗户那里,偷偷地打开了一条小缝儿,往外张望,外面的街道上黑乎乎的,窗户底下更是漆黑一片,他什么都看不见,没办法,只好回身,去桌上拿油灯和火石。

    窗外,窗底下正坐着一个小男孩,衣裳破烂,头埋在膝盖中间,双手抱膝,哭得非常伤心,哭声里满是委屈,正是白天李日知看到过两次的那个小男孩!

    小男孩的旁边放着一个大竹篓,但里面已经没有雉鸡了,竹篓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就算是小男孩卖掉了雉鸡,可看竹篓的样子,他也没有买任何的东西。

    吱嘎一声,客店的大门打开了,从里面出一来个店伙计,披着衣服,手里还提着一只灯笼。店伙计用灯笼照亮,沿着墙边来到了窗下,看到了蜷曲成一团的小男孩!

    这店伙计便是打扫窗下的那个人,别看他害怕张老六,可却不怕小男孩,穷人他见得多了,他自己也不怎么富裕,但这不代表他不会欺负比他还穷的人。

    店伙计瞪起眼睛,喝道:“你这穷小子,怎么在别人的窗户底下嚎丧,滚去别处,不要打扰了店里的客人,再不滚开,小心揍你!”

    大半夜的有人在外面哭泣,胆小还以为是鬼呢,要是传出对客店不利的谣言,那这客店还开不开了,店伙计没法儿不怒!

    小男孩吓了一跳,晚上黑灯瞎火的,街上又没有路灯之类的东西照亮,他只是在道边找了堵墙,有个地方靠一靠就够了,哪会想到这是客店的窗户。

    小男孩很害怕,再不敢哭了,起身抓起竹篓,便想要离开,忽然他身后有了亮光,窗户打开了,里面出现了一个举着油灯的人,同样也是一个小男孩,但却是个有钱的小男孩。

    李日知在桌上找到了油灯和火石,不过火石不太好使,他打了好几下才打着,点着了油灯,等他打开窗户时,店伙计正要赶走小男孩。

    店伙计并不知道李日知的身份,但他知道李日知有个极有派头的长辈,还带了两个特别有架子的随从,应该不是一般人,所以他的态度自然就带上了巴结。

    店伙计连忙点头啥腰地道:“呀,这位小少爷,小的马上就把这嚎丧的东西赶走,可不敢打扰了小少爷的休息。”

    李日知却道:“这儿不用你管了,你去忙你的吧!嗯,你去睡你的觉吧!”

    店伙计嗯啊两声,道:“要是小少爷有事儿,只要叫声,小的就来伺候!”说罢,提着灯笼走了,进店去睡觉了。

    李日知看着还在抽泣的小男孩,问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在我的窗户底下哭啊?”

    他怕打扰到郑刚令睡觉,便让小男孩替他拿着油灯,然后他从窗户里面爬了出来,回身又把窗户着上了。

    小男孩把油灯还给李日知,低着头便想离开,李日知叫住他,道:“我刚才问你呢,你怎么不回答我啊,我都从屋里跳出来了,总不能啥也没问出来,然后再跳进去吧!”

    小男孩颇有些手足无措,他也知道在别人的窗户底下哭,肯定是很招人烦的,他低着头,道:“小人,小人叫成自在,打扰小少爷睡觉了,小人给小少爷赔礼!”

    说着上,小男孩对着李日知鞠躬,道歉的态度是非常诚恳的,看起来他是一个受过教育的孩子。

    李日知道:“不用赔礼啦。你叫成自在?是哪个成,成败的成,还是行程的程?”

    “是成败的成!”成自在道。

    李日知点头道:“嗯,成自在这个名字不错,听起来挺好听,那你为什么大半夜的哭啊,为什么不回家呢,对了,你的雉鸡卖出去了吗?”他一连串问了好几个问题。

    成自在又伤心起来,他年纪还小,基本上还处于别人问啥,他就回答啥,不会掩饰什么的年纪,既然李日知问了,那他便要回答。

    成自在道:“他们骗了我的雉鸡,只肯给我二十个钱,还推我,我撞到了桌子上,打碎了一只碗他们让我赔三十个钱,抢回了那二十文,还说我欠了他们十文钱,要把我抓到衙门里,让县令大老爷打我!”

    李日知啊了声,道:“竟然有这么嚣张的人,是谁骗了你的雉鸡?”

    成自在一指远处,道:“那边的一个大酒楼,叫金斗酒楼,就是他们掌柜的,还有伙计一起骗的我,他们还让我滚远点儿,否则就抓我送官!小少爷,我真不是故意在你窗户下面哭的,我看不清这里有个窗户!”

    李日知道:“你不打扰我,我也睡不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详细给我说说。嗯,你是识字的,对不对?”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