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二十二章 打赌

    金斗酒楼的店伙计张老五全程都看着,他见朴掌柜和成自在的口头交锋,竟然不占丝毫便宜,心中焦急,要不是不远处坐着两个官差,他真想冲上去痛殴成自在一顿不可!

    这小兔崽子,竟然和朴掌柜顶嘴,朴掌柜是什么人,那可是大财主,本镇里最有钱的人之一,穷小子竟然敢和他顶嘴,简直就是欠揍啊!

    直到张老五突然看到朴掌柜的小拇指被扭断,他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就想过去殴打成自在,成自在立即逃走,逃到了段保康和张老六的背后。

    段保康也看到了扭手指那一幕,他冲成自在笑道:“好小子,有种,下手快、狠、准,我看你以后也当捕快吧,绝对有前途!”

    李日知一直站在走廊里,见这里发生变故,立即走了出来,对着还在哎哟哎哟叫着的朴掌柜说道:“县令大人微服私访,途经这里,收了一起案子,不过县尊旅途劳累,你们这种小案子不要耽误他老人家睡觉。”

    十指连心,朴掌柜这时候疼得已经满头都是冷汗了,他不知李日知是谁,也来不及问了。

    成自在见李日知出来,连忙跑了过去,道:“县令大人还没有睡醒吗?”

    李日知摇了摇头,他对朴掌柜说道:“你下午是不是收到两只雉鸡,都是非常漂亮的雉鸡,这两只雉鸡按市价估计要值两贯的钱,有没有这回事?”

    朴掌柜立即说道:“绝无此事,小少爷你也明白,小人家有薄产,哪可能在乎两贯钱的雉鸡,这个小子纯属是欺诈,想要讹诈小人的钱财!”

    李日知道:“如果这事是你撒谎,那么案子破了之后,你要赔偿他一百贯,如果是他在说谎,那么你想让他怎么赔偿你?”

    朴掌柜手捂伤指,他真想说这辈子都不想看到成自在了,但听李日知这么一说,他便改了主意,说道:“小人要这个小畜生,给小人倒十年的马桶!”

    李日知点头道:“好,那就依你,如果是你赢了的话,让成自在给你倒十年的马桶,如果输了,就赔成自在一百贯,就这样吧,口说无凭,需立字为证。”

    李日知向客店的伙计要来了文房四宝,提笔把上面谈的这些,都写了出来,然后让成自在按了手印,至于朴掌柜那边,朴掌柜见到李日知的笔迹,心中喝了声采,这小少年的书法相当不错,说不定以后能中个进士啥的,他提笔画押,表示绝不反悔。

    李日知把段保康叫了过来,把他想出来的办法说了一遍。

    段保康听了,嘿嘿干笑两声,道:“这还倒是简单,那我这就去办办!”

    段保康叫上张老六,两个人一左一右,把那个一直在门口张望的金斗酒楼伙计给架出了客店,那伙计吓得差点儿小便失禁,这事儿也跟他没关系啊,怎么两个官差不难为别人,非要难为他呢!

    把伙计推到墙边,段保康板起脸来,恶狠狠地道:“这事如果不能私了,那就非得上公堂不可,你家掌柜的欺骗小孩子,那小孩子说他的雉鸡是用来救治母亲的,那现在的问题就不是两只雉鸡了,而是一条人命,想想看,你家掌柜的会被判什么刑?”

    这个伙计没参与骗雉鸡的事,在他的眼里这事儿也没多大,不就是欺负个穷孩子么,骗了两只雉鸡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现在段保康把他带出客店,然后这么一说,他就知道怎么回事了,不就是这两个官差想要勒索点儿好处么,这案子实在小得可怜,不过是两贯钱的案子而已,这两个官差如果不说得严重一些,那肯定拿不到多少好处啊!

    这伙计忙道:“敢问两位差爷,如果这事能私了呢?”

    段保康看了眼张老六,他是装恶人的,那么张老六当然就要装好人了。

    张老六和颜悦色地道:“你们掌柜的家里面,谁当家作主啊?他是不是有儿子闺女啊?”

    “有儿子,没闺女,我们酒楼的少掌柜喜欢赌两把,今晚没在店里面,估计是在赌坊呢,平时家里面是掌柜娘子作主,掌柜的挺听她娘子话的!”伙计倒是嘴快之人,几句话就把朴掌柜家里的事都给说出来了。

    段保康仍旧用凶狠的语气说道:“那你回去和掌柜娘子说,让她拿二十贯出来,算做我们两个兄弟的辛苦费,如果她不肯拿这笔钱出来,我俩就难为难为朴掌柜,反正肯定打不死他,但打不打得出内伤,那额们就没法保证了!”

    张老六则笑眯眯地道:“只要你家掌柜娘子把钱拿来,折合成银子也成,金子也可以,只要钱到了,我俩就劝说县令大人,把这案子给私了了,如何?”

    段保康哼哼两声,又道:“你家掌柜的落到了我们官差手里,不死也得让他脱层皮,回去如实跟你家掌柜娘子说吧!”

    说着,段保康提拎着伙计的后脖领子,象拎小鸡儿似的,把伙计给扔到了街上,然后对准他的屁股,一脚踢去,低声喝道:“快点儿滚吧!”

    伙计一个趔斜差点儿摔倒,撒丫子就跑回了金斗酒楼,还没等进门,就见掌柜娘子着急忙慌的出来了!

    掌柜娘子被吓得六神无主,她可从来没有遇到过官差抓人这样的事,朴掌柜在镇上绝对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被官差抓走这种事情,以前完全和他无关,今天突然发生,掌柜娘子都懵了!

    见伙计从外面回来,她连忙问道:“你是跟去的?到底是谁抓了咱家掌柜?”

    伙计连忙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连段保康和张老六说话的语气都学了出来,最后他道:“掌柜娘子,破财免灾吧,落到官差手里,还能有好么,再说这次是被县太爷给抓了个正着,不管有理没理,掌柜的这眼前亏是吃定了!”

    掌柜娘子听了,这才放下心来,道:“那我便不用亲自去了,交给你办就好,二十贯是吧,折成银子,现在就给官差们送去,我去给你拿银子!”

    伙计答应一声,就等在门口,片刻功夫,掌柜娘子便出来,手里拿着两锭银子,交到伙计手里,道:“我就等在这里听信儿,你速去速回!”

    伙计立即拿了银子,连跑带颠地到了客店,他一回来,段保康和张老六立即就出了店门,把他又给推到了墙边。

    伙计谄媚地笑着,把两锭银子献上,道:“两位差爷,那我家掌柜的,能放出来了吧,这事儿就算是私了了?”

    张老六把手里的银子掂了掂,眉花眼笑地道:“你家掌柜娘子懂做,是个不错的娘子,你家掌柜的有福气,俗话说妻贤夫祸少,你看看,掌柜娘子懂做,朴掌柜就不必挨打了,他那么大岁数了,被打死了不值当,你说是吧!”

    “是是,差爷说得太对了!”伙计点头哈腰地道。

    段保康又道:“让那个穷小子不要告了,这个简单,把那两只雉鸡还他就是了,他拿了鸡就会走人,那时民不举官不究,我家县令大人也不会真的再有闲功夫,管这档子闲事!”

    伙计连声答应,赶紧又跑回了金斗酒楼,把事情和掌柜娘子说了一遍。

    掌柜娘子信以为真,立即亲自去后宅,把那两只雉鸡给提了来,这两只雉鸡还活着,不但没有被吃,而且羽毛整洁,屁股后面的尾翎依旧鲜艳明亮!

    如果没有先前拿出那二十贯贿赂,伙计直接跑回来说此事可以私了,官司不用打了,那掌柜娘子还真不一定信,但现在钱花了,按着人们的正常思维,我钱都花了,还花了不少,那事情总得给我办得差不多吧!

    这个主意是李日知出的,掌柜娘子如何是他的对手,两步便被引向大坑,随后便掉进坑里,论起斗智斗勇,她还真斗不过李日知这个十岁小孩儿!

    伙计提着两只雉鸡,再次返回了客店,他心想:“这次自己出了这么大的力,让掌柜的没挨一顿臭揍,掌柜的以后不得给自己涨点儿工钱啊!”

    这次段保康和张老六却没有再迎出来,伙计进了客店,发现该在的差不多都在,朴掌柜坐在一张胡凳上,低头不语,不知在想什么,而张老五则蹲在朴掌柜的胡凳前,他在打瞌睡,不停地东西倒西歪,不远处,成自在和另一个男孩子坐在桌后,正小声说着什么!

    成自在看到伙计拎鸡进来,腾地一下子就跳了起来,叫道:“那,那两只雉鸡就是我的啊!”

    朴掌柜也是腾地一下子跳了起来,心中大叫糟糕,怎么搞的,怎么把这两只雉鸡给拿到这里来了,家里那个婆娘是个蠢猪吗?

    这不等于是不打自招了么,自己在这里都能挺的住,可家里的婆娘反而挺不住,这可真是岂有此理了,这婆娘平常看着挺精挺灵的,怎么到了关键时刻就冒傻气呢,这是要害了全家啊!

    朴掌柜瞬间就有了种要晕倒的想法,就算是硬装,也得晕一晕才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