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二十三章 不可让犯罪的成本太低

    看伙计满脸堆笑,点头哈腰的,李日知大声道:“你拿了这两只雉鸡来,是想私了吗?这两只雉鸡又瘦又小,毛色黯淡,并不是先前那两只雉鸡啊!”

    他就坐在成自在的旁边,成自在不明所以然,回过头道:“日知少爷,这两只鸡就是小人的啊,小人绝对不会认错的!”

    那伙计并不知道李日知的身份,但听成自在叫他少爷,便猜测李日知身份不低,他依旧点头哈腰地道:“小少爷说笑了,这两只鸡就是这位小兄弟的,我家掌柜娘子亲自提出来交给小人的,说是要把这两只鸡还给这位小兄弟,这事儿私了就算了吧!”

    一旁,朴掌柜垂头丧气地坐下了,心想:“两只雉鸡的事情是小,但我刚刚跟他们赌了一百贯,这可是没法反悔的了,连字据都写下了!”

    李日知笑道:“还是你家掌柜娘子诚实!怎么样,朴掌柜,是你在撒谎,那一百贯的赌注,这便付了吧,白纸黑字的字据就在这里。嗯,对了,你骗别人的雉鸡,是要打板子的,不打疼了你,怕你不长记性!”

    伙计手里还提着雉鸡,心想:“怎么回事儿,难道说不该来,还是不该带着雉鸡来?”

    成自在冲了上前,从伙计手里抢过雉鸡,道:“谁要和他私了,他不是还要烧我家的房子么,让他烧啊,只要他十倍赔偿就行了!”

    李日知见自己的计策成功,他打了个哈欠,道:“行了,回房睡觉去。对了,段捕头,你最好把这里的里长找来,让里长把这个姓朴的掌柜和伙计张老五送回衙门,让县尉大人处理他,以后的事儿就和咱们没关系了!”

    段保康笑道:“要不,就由我和张老六押他俩回去?”

    他和张老五虽然刚刚每人敲了十贯,但爱财之心人皆有之,如果能押送朴掌柜回县衙,那这半中道上的好处可多了,只要使出手段,每人再敲出十贯,也不是什么难事!

    李日知道:“你还是问我舅舅吧,我可做不了主!”

    段保康嘿嘿两声,道:“那还是叫里长押他们吧,我和张老六还得护卫县令大人和日知少爷你呢!”

    李日知回去睡觉了,他叫上了成自在,反正床大,他们两个挤一挤没关系,只要成自在不怕郑刚令的呼噜声就可以了!

    段保康和张老六也要去睡觉,段保康对着朴掌柜和张老五道:“这离天亮还得好一阵呢,要不然咱们把他俩绑起来,然后吊到这房梁上,倒着吊上去?”

    张老六抬头看向房梁,点头道:“行啊,这房梁看上去挺结实的,咱们给他俩来个倒栽葱,都吊上去!”

    他俩说这话明显是吓唬人,而吓唬人的目的就是为了要钱,朴掌柜哪有听不明白之理,他哭丧着脸,道:“两位差爷手下留情,小老儿哪会逃走,都这么大岁数了,真要给小老儿吊起来,估计那也就是要了小老儿的命了。”

    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小老儿愿意出两贯钱,求两位差爷不要吊小老儿了。”

    张老六一指张老五,笑道:“那这个冒充我兄长的家伙呢,也是两贯钱吗?”

    “他身体好,被吊也不怕,请两位差爷随意处置!”朴掌柜才不肯替张老五拿钱呢。

    张老五咧开了嘴,心想:“掌柜的,你可真不仗义,早知如此,我一开始就把你骗小孩子雉鸡的事说出来了,也能算是投案自首,不必挨吊了!”

    段保康把脸一沉,张老六立即上前,把张老五给吊了起来,如果肯交钱,那说吊一吊就是吓唬人的话,可如果不交钱,你当官差是和你开玩笑吗?必须吊起来,否则如果说话不算数,以后谁还怕官差?

    张老五想要大声求饶,可张老六不等他开口,一个大耳光便打了过去,笑道:“我就知道你要喊,所以先打你,免得你喊出声,打扰别人睡觉!”

    张老王求饶的声音直接被打回了肚子里,他知道求官差是没有用的,只好用哀求的眼神看向朴掌柜,朴掌柜叹了口气,道:“这两贯钱我替你出了,不过要从你的工钱里扣!”

    张老五立即点头,他现在被头下脚上的吊着,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只求能脱险,工钱什么的,也就没法计较了!

    张老六这才把张老五放了下来,还笑着拍了拍张老五的肩膀,笑道:“你叫老五,我叫老六,咱们好歹也算是个本家,反正只要你拿钱,咱们就什么话都好说!”

    段保康和张老六一起大笑起来,也不看管朴掌柜和张老五,两人一起回房休息了,他俩同住一个房间,反正都挺能打呼噜的,谁也不影响谁!

    朴掌柜和张老五两人待在大堂里,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官差是走了,可他俩却也不敢离开,两人相对无言!

    忽然,张老五啪啪地打了自己两个耳光,哭道:“我真后悔,为什么看到那两只雉鸡,就去告诉了掌柜你,现在可惹出大麻烦来了,还要吃官司,还要挨板子,还要扣工钱!”

    朴掌柜想了想,啪啪啪啪地连打了自己四个耳光,他哭道:“都怪我不好,为什么不把那两只雉鸡都杀了吃肉,然后鸡毛全都卖掉,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找到,我那倒霉婆娘也就不会把雉鸡交过来,想要什么私了了!”

    张老五看向他,道:“掌柜的,都这时候你了还不悔改啊,还惦记着那两只雉鸡哪!”

    朴掌柜却不理他,还沉浸在自己的懊悔当中,他不是懊悔自己骗了鸡,而是懊悔为什么没尽快把鸡给吃掉!

    待到鸡叫头遍,开光放亮后,郑刚令起床洗漱完毕,用过早餐,这才对李日知说道:“别的舅舅也不问,就问你让没让那个骗雉鸡的人说实话?”

    郑刚令打算好了,在有段保康和张老六两个人的帮助下,如果李日知还没把事情解决掉,那就得由他来出手,其实他出手就简单的多了,大刑之下,想要什么口供得不到,只不过不一定是真口供罢了!

    李日知也带着成自在吃了早餐,成自在长这么大,还是头一回吃早餐,平时都是吃两顿饭的,穷人家的孩子,没有吃早餐的习惯。

    李日知转头看了眼成自在,见成自在低着头,试图往自己的后面躲,知他害怕郑刚令,毕竟郑刚令是县令,就算是呼噜打得响,吵人睡觉,但终究还是县令。

    李日知道:“那个朴掌柜看样子不想说实话,但他的家人却说了实话,还送来了那两只雉鸡,说想要私下了结了此案,我让成自在跟朴掌柜打了个赌,结果赢了他一百贯,这些钱足够给成自在的娘看病的了,这案子依我看,也就差不多了!”

    他把昨天晚上的事,挑重要的说了一遍。

    郑刚令嗯了声,道:“那便好,不过,你不是官员,你不能说案子了结了,就真的了结了,那个朴掌柜还是要受到惩罚的,否则以后如果有别人再犯罪,只要道个歉,赔个钱,罪过就能了结了,那未免成本太低,所以惩罚必须要有,只是看他们认罪态度如何,要是态度好,不加重惩罚就是了,以后你当了官,也要如此,可明白了?”

    李日知知道这是舅舅在教自己为官之道,虽然他以后能不能当官,还不一定呢,但先做好准备,总是没错的!

    他郑重地点头道:“听明白了,记在心里了,多谢舅舅教诲!”

    郑刚令对成自在道:“你用日知打赌替你赢来的那一百贯,回去给你娘买药治病,不过,坐吃山空不是办法,你还得有一技之长才行,好好学门手艺,这才是长久之计!”

    成自在跪下给郑刚令磕头,感谢县令大人为他作主,也表示一定要好好学门手艺,以后安家立命。

    郑刚令叫人去把本地的里长找来,交待里长把朴掌柜和伙计一起送到县衙去,由县尉处理此事,他与了一封书信,让里长交给县尉。

    里长很是开心,他早就看不上朴掌柜了,这老狐狸太爱占小便宜,镇上没人不知道,很多人都吃过他的亏,但却始终拿这狡猾的朴掌柜没办法。

    现在狡猾的老狐狸碰上县太爷,再狡猾也白费了,终于犯事儿了,里长揣好了书信,然后叫上几个青壮,一起押着朴掌柜和伙计去了荥阳县衙。

    把事情处理完了,郑刚令便带着李日知启程,接着去商阳书院,还没等他们走出镇子,就见一辆骡车从金斗酒楼里出来,赶车的车夫大声吆喝着,赶着骡车往荥阳县城方面奔去。

    李日知指着过去的骡车,道:“舅舅,那是朴掌柜的家人吧,他们会不会贿赂县尉呢?”

    李日知是认识县尉的,属于待人接物特别和气的一个人,成天笑眯眯的,不过只要一遇到案子,打起疑犯的屁股来,那是超狠的,他似乎除了打人板子,逼出口供之外,基本上也没有别的什么本事了。

    郑刚令笑道:“他们会的,但县尉不会收的,因为我写了书信嘛,把经过都和他说了,县尉知道该怎么办的,县尉可是很聪明的一个人!”

    李日知回忆了一下,感觉印象中,县尉确实是个心思玲珑的人,才不会冒着被顶头上司知道的风险,去收点小钱儿呢!

    成自在还是跟着李日知,手里还提着那两只雉鸡,就象是个小跟屁虫似的。

    李日知道:“成兄弟,你还不快点儿回家,把你娘带到我家的医馆去,让我爹好好给看看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