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二十四章 傅贵宝

    成自在把雉鸡放在一边,他非常郑重地跪在地上,给李日知磕头,李日知连忙去扶他,可成自在说什么也不起来,还是坚持着把三个头磕完了!

    李日知只好让他磕完,感觉有点儿小尴尬,抬头看向舅舅,郑刚令刚笑着抚摸他的头顶,微笑点头,但没有说什么话。

    成自在爬起来,道:“日知少爷,小人的娘在家里一定等着急了,小人得赶紧回去,以后小人打到了好吃的野味儿,一定给日知少爷送去!”

    李日知连忙道:“不用不用,你送了野味儿过去,我也不会做,你就把野味儿都卖了,然后给你娘看病,给她补身子才好!”

    他把两只雉鸡都抓起来,塞到成自在的手里,道:“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快回家看你娘吧!”

    成自在重重的点了下头,这才又给郑刚令行了一礼,提起两只雉鸡,往自家的方向走回,走的时候,还不时的回头!

    郑刚令带着李日知又走,段保康在后面笑道:“这个叫成自在的孩子,看起来是个有良心的,以后日知少爷有口福了,他一定会不停地送野味儿去商阳书院的。”

    张老六也笑道:“就算日知小少爷不吃,也可以分给书院时的教习和同学嘛,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李日知叹道:“我就怕他连做菜都去学了!”

    郑刚令嗯了声,道:“有可能,送野味儿再给你做好,嗯,如果真是如此,那这孩子可值得一交,可以做为一辈子的好友!”

    四人接着赶路,又走了一天,待到傍晚之时,来到了商阳山,商阳书院就在商阳山上。

    商阳山名为山,但实际上不如称为丘,山丘上有茂密的树林,丘下有河水流过,从环境上来讲,还真的是很优美,算是读书人很喜欢的那种环境。

    书院占地达百余亩,山门高大古朴,郑刚令携着李日知的手,指着山门上的四个大字,道:“日知,进了书院,就是正经的读书人了……”

    “我一直都很正经!”

    “呃,嗯,好吧,那以后会更正经,不过,日知以后不可打断教习的话,舅舅不会打你,但教习会的,他们人人都有戒尺,专门用来打手板的。”

    郑刚令很耐心的告诉李日知,书院毕竟不是家里,家里人是舍不得打他的,但书院的教习却没什么舍不得的。

    郑刚令拉着李日知的手,一同进了山门,山门之内是长长的一排台阶,一直延伸到书院的正门,足足有百余阶,此时,台阶之上,正门之外,正上演着一出眼泪纷飞的苦情戏!

    十余个家仆模样的人分列两旁,而正中间站着三人,一个穿着棕色绸袍的大胖子,大概三十来岁,一个同样年纪的大胖妇人,两个人的中间则站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胖子,看他们的样子,都不用问,绝对是一家三口,肯定不带错的!

    那胖妇人满脸的眼泪,叫了声:“我的儿啊,以后可苦了你了!”

    “娘啊,为了让儿子以后不受苦,就不要让我在这里读书了吧!”小胖子同样也是泪流满面。

    那胖妇人说道:“好吧,那咱们回家吧,娘实在舍不得你!”她抱着小胖子,看样子似乎真的想下山。

    大胖子却摇头道:“真是慈母多败儿,送孩子来读书,就不应该也带你来!”

    小胖子眼泪狂飙,鼻涕流得老长,却不肯擦,他哭道:“爹,我是你亲儿子吗?”

    “你长成这个样子,怎么会不是老子我的亲儿子!”大胖子吹胡子瞪眼睛地道,他和小胖子从外表上看,一模一样,只不过是大号和小号的区别!

    小胖子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腿乱蹬,叫道:“那就带我回家,我不要在这里读书,我也不要读书,我只要庄子东头的小翠儿!”

    大胖子气得满脸通红,伸手想要打小胖子,却被胖妇人拦住,气得大胖子一甩袖子,不搭理小胖子的哭闹!

    胖妇人吃力地蹲下身子,道:“娘的心肝儿,你先把书读好,等过年的时候,就可以回家了,那时就能看到小翠了!”

    “过年那还得多久啊,那时小翠都要长成大翠了,我喜欢的是小翠,不是大翠!”小胖子夹缠不清。

    胖妇人想了想,灵机一动,道:“你好好读书就能早回家了,那时还能见到小翠,你要是不好好读书,耽误了时间,那就算回到了庄子,小翠也变成老翠了,你更不喜欢了!”

    小胖子听了,先是愣了愣,随后更加大声的号哭,然后满地打滚,胖妇人怎么拉也拉不住他,只能叫道:“不要往前滚了,要滚下台阶了!”

    不过,小胖子的地滚功十分厉害,就算他娘不喊,他滚来滚去,也绝对不会往台阶那边滚的,只不过滚得衣服脏兮兮的!

    大胖子怒道:“小翠,庄子东头的小翠?是老张家的那个小丫头吗,那个头上系成两个冲天辫儿,瘦小枯干的小翠!”

    “小翠不是瘦小枯干,是苗条,她是苗条!”小胖子继续打滚!

    大胖子气得直跺脚,直喊丢人现眼,无脸面进入书院了,实在是让外人看了笑话,而胖妇人却努力想要按住滚来滚去的小胖子,但始终按不住!

    这时候,郑刚令和李日知,到了正门前,后面还跟着段保康和张老六,郑刚令是彬彬君子,倒是不会笑话这家胖子,可段保康和张老六却是不在乎的!

    段保康身为本县捕头,县里的大户人家他基本全都认识,这个大胖子他认得,算是荥阳县里数一数二的大财主。

    段保康捧腹大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指着大胖子,笑得说不出话来!

    大胖子大感尴尬,他先认出来的是郑刚令,本县的县令大人不见得认识他,但他却绝对不可以不认识县令大人的,而后认出了段保康,这可是县里的捕头,最最惹不起的地头蛇,否则找起麻烦来,那真是一点儿都不手软的。

    大胖子上前一步,对着郑刚令一躬到地,道:“小民傅发达,见过县尊,见过段捕头!”

    郑刚令书生秉性,素来只喜欢和读书人打交道,不是特别喜欢和财主交往,所以只是对傅发达有点儿印象,具体傅发达是谁,他就想不起来了。

    段保康道:“县尊,这人是傅家庄的庄主,在您刚刚上任时,他还特地还来拜见过,当时是跟在许多本县头面人物之中的。”

    郑刚令哦了声,模模糊糊是有点儿印象,不过当时他没记住傅发达是谁,现在让他想,他当然更想不起来了,只不过,他也不需要和傅发达客气什么,所以只是点了点头,算是回礼!

    大人们在这边说话,而那边小少年们竟也开始说话了,李日知站在小胖子的跟前,向下看着小胖子,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见有外人来,小胖子顿时就不满地打滚了,他也是知道羞耻的,打滚在自家人面前打就行了,有外人在场就算了!

    小胖子躺在地上,斜眼看向李日知,看到李日知的表情,他便爬起身来,叫道:“嘿,说你呢,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用这种表情看我,你知不知道后果很严重!”

    李日知哼了声,道:“你都胖成这个样子了,我还需要知道你是谁吗!”

    小胖子大怒,跳脚叫道:“你都瘦成这个样子了,我也不需要知道你是谁!你叫什么名字?”

    “我姓傅,名叫亲!”李日知道。

    “你姓傅?我也姓傅,叫傅贵宝!好,傅亲,我告诉你,你刚才的表情,是嘴巴向左歪,然后向上挑,你是在嘲笑我吗,你竟然敢嘲笑我,你知不知道后果有多严重!”小胖子叫道。

    大胖子傅发达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自己的宝贝儿子实在是太笨了,别人说叫傅亲,他就真的管人家叫傅亲,这不是傻么,看来必须得多读书了!

    傅发达忙假装向郑刚令介绍自己的儿子,顺便把儿子拉到了自己的背后,尴尬地笑道:“县尊,这是犬子傅贵宝,小民带他来这里,是想让他进入书院读书的!”

    郑刚令点了点头,拉过李日知,道:“这是本官的外甥,名叫李日知,这么说来,以后这两个孩子就会是同窗了,要让他们多亲多近啊!”

    傅贵宝从父亲身后露出头来,奇道:“你不是叫傅亲么?”

    “不敢当,你长得和我不象,所以我慎重的考虑了一下,你以后还是不要叫我父亲了!”李日知一本正经地道。

    郑刚令忙道:“日知,不可如此,以后你们就是同窗了,这可是一辈子的交情,岂可如此无礼,还不快向傅同学道歉!”

    从家长的角度来讲,郑刚令很够格,不会因为他是官,而对方是民,就会仗势欺人,该道歉时就要道歉,这也是读书人应该具有的品质,郑刚令向来是这么认为的。

    李日知笑道:“好吧,既然以后要经常见面,那还是和气一些为妙,好汉不吃以后的亏!”

    他学着大人的样子,对着傅贵宝拱了拱手,道:“对不住啦,贵宝同学,我不该占你便宜的!”

    傅贵宝有点儿郁闷,他低声道:“你占我的便宜?我不记得你调戏过我啊!”

    难道占便宜就一定是得被调戏?

    傅发达哭笑不得,再也不能娇惯这个宝贝儿子了,他揪住小胖子的耳朵,道:“这回不管你再说什么,都必须进书院读书,如果再放纵你下去,你真得成了一个蠢货不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