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二十五章 三梅先生郭有皆

    傅贵宝耳朵被揪,疼痛之下,他大叫道:“娘,我爹打我,他在外面一定有小老婆了!”

    他爹打他,和在外面有没有小老婆,绝对是没有必然联系的,但这句话不但把他爹气得手上加了三分劲儿,他娘也被激怒了!

    这孩子确实得好好管教管教了,在家胡闹顽皮也就算了,在外面也是如此,而且还当着县令大人的面,丢人丢得无以加复,不能再惯着了,胖妇人也上前,揪住了傅贵宝的另一只耳朵!

    这下子傅贵宝可惨了,两只耳朵被揪,眼泪鼻涕又一起奔流而下!

    郑刚令看了这情景,微微皱起眉头,不过,别人家的大人管孩子,他一个外人也不好说什么,但在书院的正门之前,这么哭哭闹闹的,未免有点不雅,难不成是喜欢闹的大人,才能养出这么能闹的孩子来?

    这时候,李日知却说话了,道:“这位傅叔叔,你不应该打傅贵宝的,你是大人,说话办事要言行一致!”

    傅发达一愣,自己怎么不言行一致了,县令大人的外甥,面子还是要给的,他道:“这,从何说起?”

    李日知道:“刚才傅叔叔说了,如果再放纵贵宝同学下去,他就会成了一个蠢货,对不对?”

    傅发达点了点头,道:“不错,我确是这么说的!”

    李日知又道:“那就说明贵宝同学现在不是蠢货啊,就算是成了蠢货,也是以后的事,现在却肯定不是,那么傅叔叔为什么要打他呢?”

    傅发达一乐,顺势就放开了儿子的耳朵,冲着胖妇人一使眼色,胖妇人也放开了,并且又开始安慰起儿子来!

    傅发达笑道:“日知贤侄所言对极,我确实不该打他!嗯,以后大家在一起念书,日知贤侄还要好好帮帮我家贵宝,你们现在是同窗,以后就是一辈子的朋友啊!”

    他想到自己儿子能和县令大人的外甥交上朋友,还是相当不错的,这趟书院没白来!

    傅贵宝耳朵不疼了,他也就不叫了,眼睛眨巴眨巴地看着李日知,心想:“他平常挨揍的时候,一定不用满地打滚,只需要动动嘴说就行了,看来我得向他学习,以后我爹要是再打我,我就要动嘴不打滚!”

    众人一起进了正门,正门之后有一道花墙,是起到影壁的作用,花墙上面爬满了牵牛花,各色牵牛花开得十分热闹,看上去颇有点儿田野之趣。

    一个穿着蓝色竹布长衫的年轻人站在花墙之旁,脸上全是不耐烦的表情,他是书院里兼职做知客工作的学生,门外发生了什么事,他岂有不知之理,只不过,按着商阳书院拜师的礼仪,是要学生自己进门,所以他便一直等在花墙之下,只要拜师的人一进来,就可以看到他了。

    傅发达是土财主,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如果他的儿子能拜入山门,进商阳书院读书,那束脩定然不少,说不定能让书院再添几百册的书籍,所以书院里的教习还是很看重的,束脩就是学费,毕竟教习们也是要吃饭的。

    蓝衫年轻人看到进来的傅发达,脸上不耐烦的表情一扫而光,举步走来,道:“傅……”忽然见,他看到了郑刚令!

    郑刚令是本县县令,蓝衫年轻人当然认得,他使劲儿揉了下眼睛,见确实是郑刚令,连忙上前,拱手过头,然后一躬到地,说道:“学生胡巍,见过县尊!”

    郑刚令嗯了声,冲着胡巍点了点头,道:“你家山主可在?”

    胡巍忙道:“在,我家山主就在书房,学生这便带路,请县尊随学生来!”

    说完,恭恭敬敬地在做了请的手势,他在前面带路,想引着郑刚令和李日知,去后面的书房见山主。

    傅发达见胡巍势利眼,竟然只顾县令,不理自己了,便急道:“胡生,我儿前来拜师,不知山主可有空见见,或者是我们在哪里等候?”

    他不敢和郑刚令去争,当然要郑刚令带着李日知先见山主,先行拜师,他带着妻子儿子等,这没关系,可总得给他们间屋子等,总不能让他们坐在台阶上等吧,这是最起码的礼貌了!

    胡巍啊了声,这才感到怠慢了傅财主,连忙道歉,便叫过另一名学生,想先把傅发达引到客厅当中去,可郑刚令却说话了。

    郑刚令道:“凡事总有个先来后到,既是傅公先到,那不如就让傅公先去见山主吧,本官与山主多年好友,晚些相见也不迟!”

    傅发达听郑刚令叫他傅公,心里美滋滋的,县令大人叫自己是傅公,这是敬称啊,自己何德何能,能被县令大人尊敬一把!

    傅发达连忙道:“不敢不敢,小民哪能让县尊久候,还是小民等着便是,县尊请便!”

    郑刚令微微一笑,道:“不如一起去见山主,傅公以为如何?”

    傅发达露出受宠若惊的表情,他当然愿意和县令在一起多待了,这是攀交情的重要机会啊,连连点头答应。

    大人们在前面客气,两个孩子在后面说起话来,傅贵宝道:“县令大人是你舅舅吧,听听,他都称我爹为傅公,这可是敬称,你要不要也对我敬称一下,如果你敬得好了,我就给你钱!”

    傅贵宝不是傻,更不是愚蠢,而是平常生活在深宅大院当中,没有遇过什么外人,所以为人处世方面的经验几乎为零,他在家里,对待家仆最好的办法就是给钱,所以出门在外,他便也这么认为,想给李日知钱!

    李日知想了想,道:“你要是给我十贯钱,我就学我舅舅的样子,称你为傅公子,如果你给我二十贯,我就称你为傅公,如果你给我三十贯,那我就叫你傅公公,你打算被敬称成什么?”

    傅贵宝想了想,道:“敬称嘛,当然要最最被尊敬了,你就叫我傅公公吧,我给你五十贯!”

    他解开衣襟,从怀里掏出一只金锁,沉甸甸的,道:“这个金锁是我娘给我买的,十足真金,当初花了七十贯,现在便宜你了!”

    他拉下金锁,塞到了李日知的手里。

    李日知却迅速地把金锁又塞回了傅贵宝的手里,道:“不用你便宜我,咱们以后就是同窗了,我还能要你钱么,我不收钱,以后也不用称你为傅公公!”

    傅贵宝却不高兴了,道:“你看不起我,认为我不配被称为傅公公,对不对,你这个人太不够朋友了,你不讲义气!”

    “正是因为够朋友,正是因为讲义气,所以我才不叫你为傅公公,你就算给我钱也不叫!”李日知很严肃地道。

    傅贵宝不知不觉不被绕进去了,而且半点儿都没有发觉,他还生气了,见李日知不理他,他气嘟嘟地,走在后面,嘴里还嘟嘟囔囔地自言自语,满脸“我被蔑视了,我非常不爽”的表情。

    在书院学生胡巍的指引下,众人到了山主的书房门外,商阳书院的山主相当于校长,名叫郭有皆,号三梅先生,比郑刚令大了十岁左右,已然年过半百,和郑刚令颇有交情。

    胡巍抢先一步进了书房,大声道:“先生,本县县尊来访……”

    他先进来,本来是想给郭有皆报信儿的,让郭有皆准备一下,毕竟县令来了,好歹得迎接一下吧,可却发现郭有皆竟然躺在床榻上呼呼大睡,衣襟敞开,露着肚皮,全无山主形象,而且还是开着书房的门在如此大睡!

    李日知看到了里面呼呼大睡的郭有皆,抬起头来,小声道:“舅舅,这人的呼噜声和你有的一拼,怪不得你说和他有交情,你二人一定是以呼会友,江湖人称呼噜双侠!”

    郑刚令哈哈大笑,道:“我打呼噜吗,我自己倒是从来没有听到过!”

    后面的傅发达却是暗自叹气,看来读书人还是看不起自己这样的土财主啊,他事先和郭有皆说好这时来拜师的,结果人家都没当回事,竟然在呼呼大睡!

    傅贵宝却是没什么感受,反正他也不爱读书,师傅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也不在乎,他只是还在生气,为什么李日知竟然不敬称他为傅公公!

    郑刚令大步进了书房,大声喝道:“郭老儿,还不快快醒来,装什么诸葛亮,再不醒来,烧你家的房子啦!”

    郭有皆啊啊了两声,被吵醒了,睁开眼睛,见是郑刚令在叫嚷,他又啊了一声,翻身坐起,道:“坦然,你不在县里坐摇头大老爷,怎么跑到我这书院来了?”坦然是郑刚令的表字。

    郑刚令笑道:“三梅兄,这次我专程来,是带我家的小外甥,名叫李日知,带他来拜你为师的,别的不求,只求你教教他如何中进士!”说着话,他在床榻的边上坐了下来。

    郭有皆哦了声,道:“中进士可不容易,现在朝廷数年一科,每科不过二十余人中进士,听听便知何其之难,我劝你不如想想别的,比如明经科,或者其它科目,何必非要中进士呢!”

    大唐此时的科考,并非每年一次,也不是每三年一次,而是皇帝想开科考就开,想不起来就不开,还没有形成固定的规矩,要到几十年以后,在唐玄宗时代,才会逐渐完善起来。

    另外,科考的科目也很多,并非进士一科,有秀才、明经、进士、俊士、明法、明字、明算等五十多种,在这些科目里,比方说进士科主考时务策和诗赋、文章,而明经科主考经义。

    正因为进士科最重考时务,所以是最受重视的科目。

    郑刚令笑道:“要是你教不了,那不妨明说,我再找别人拜师便是!”

    “坦然,你这是胡说八道,老夫怎么可能教不了!”郭有皆想了想,又道:“那得先让老夫看看你的外甥是块璞玉,还是一块顽石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