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二十九章 帮忙花钱

    郑刚令见他还想着沐休,便想要教训他几句,有这么不爱学习的外甥,可真够丢他这个县令舅舅的脸!

    可郭有皆却低下头,一本正经地说道:“下午并不是沐休的时间,而是由其他教习给你们上课,明白了吗?”

    “明白了,就是明天下午,恩师你可以沐休,我们学生却还要上课,是这样吧?”李日知也是一本正经地提问。

    郭有皆眯起眼睛,道:“不错,正是如此,你不服吗?”

    “服,学生很服!”

    “不服!”

    同时响起了这两个声音,前一句是李日知说的,后一句是傅贵宝说的!

    郑刚令微微点头,日知这孩子深懂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以后入仕为官,必不会吃什么大亏!

    傅发达却连连摇头,还重重地叹了口气,自己的儿子,看来,还是欠揍啊!

    郭有皆冷冷地看着傅贵宝,道:“不服,你能怎么样?”

    “我不能怎么样,但我就是不服!”

    郭有皆脸色忽地大变,变得兴高采烈,他笑道:“为师最擅长的就是专治各种不服,今晚便让你知道知道厉害,罚你抄书抄到哭!”

    此话一出,周围同来观礼的学生们,个个都变得兴高采烈了,显而易见,他们也都被郭有皆惩罚过,都抄书抄到哭过!

    “我要是不抄呢!”小胖子梗想脖子,要他哭还不容易,他向来是说哭就哭,还能满地打滚,才不用抄书抄得哭呢!

    “那么就打该,打到你去抄!”郭有皆更高兴了,周围的学生们也都更高兴了,他们都很希望傅贵宝死硬到底,然后就可以对他进行打该了!

    打该,是商阳书里的一种惩罚措施,老师在打学生时,学生要每挨一下,就大喊一声“该”,以示他挨打挨得应该,一点儿不冤,如果学生喊该的声音不够响亮,或者忘了喊,那就再多打一下!

    傅贵宝想了想,摇头道:“那弟子还是服了吧!”他倒是变得很快!

    傅发达松了口气,看来自己儿子脑子还算是好使,并不是一个非常渴望挨揍的人!

    郭有皆稍稍有些失望,摇着头走了,此时天色已经不早,众人用了晚饭,各自回屋,该干嘛干嘛去了!

    书院里房子不少,学生们基本上都是每人一间屋子,虽然屋子都不大,但可以互不干扰,晚上学生们各自温习功课,谁也不打扰谁!

    李日知的房间和傅贵宝的挨着,中间只隔着一道墙,而这道墙竟然是用木板做的,上面刷了白灰,只要用手一敲,就会咚咚作响。

    一夜好睡,第二天清早,李日知醒来,出去找舅舅郑刚令,舅甥吃了早饭,李日知便去上课,听的正是郭有皆的课。

    不过,李日知没有听懂什么,因为郭有皆讲的是如何应对科考,因为大唐科考的科目太多,每科都有不同的特点,比如进士科有什么特点,明经科有什么特点,等等!

    但李日知很清楚,这些知识以后自己肯定用得上,估计郭有皆是循环讲的,所以现在自己了解一下就可以,以后等真的快要参加科考时,再好好学学不迟!

    上午的课结束后,郭有皆被郑刚令叫了出去,郑刚令打算中午喝完酒,就要动身回县衙了,不好在商阳书院这里耽搁太久。

    山主一出门,整个书院的气氛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李日知倒是没感到郭有皆有多严厉,不知为何学生们会怕他,怕得那么厉害。

    问清了食堂的所在,李日知打算去食堂吃点东西,顺便考查一下书院里的厨师手艺如何,就在食堂的门口,李日知碰上傅贵宝了。

    傅贵宝看到了李日知,大喜,快步上前,道:“日知,你可算是来了,这食堂里的饭菜,堪比猪食,绝对不是给人吃的,我正要出去寻家酒楼用饭,不如一起吧,我请你喝酒!”

    李日知向食堂里面看了眼,见食堂里的学生不多,估计可能真的是伙食不怎么样,不过,他不是挑嘴之人,进去吃食堂,也没什么不可以的!

    李日知看了看傅贵宝,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有什么目的,不妨明说,不要日知日知的,叫得太过亲热,我会起鸡皮疙瘩的!”

    傅贵宝叹了口气,道:“我爹和我娘今早走了,给我留了不少钱,我一个人肯定是花不完的,所以想请你帮个忙,帮我花花钱!”

    “帮你花钱?这么难办的事情,你竟然也好意思张嘴请人帮忙!”李日知也学他叹了口气,道:“好吧,那我就帮你这个忙,我感觉自己尽帮你的忙了,昨天就帮了你好几个忙,今天又要帮,还是帮你花钱这样的大忙!”

    傅贵宝哈地一笑,道:“你帮了我,我很感激你,不如请你喝酒如何,我看他们大人一有啥高兴的事儿,就要去大喝一顿,然后回家打老婆,不过有时候却打不过自己的老婆!”

    两人边说话,边往外走,虽然见面才一天的时间,但两人的年纪都小,正是喜欢找小伙伴的年纪,说着说着话,友谊自然而然的就产生了!

    “对了,你昨天抄书了吗,有哭没?”李日知问道。

    傅贵宝摇了摇头,道:“没有,我根本就没抄,再说师父也没说要让我抄什么啊,我总不能乱抄,所以干脃就没有抄书,我都没抄书,怎么可能还会哭呢!”

    李日知点了点头,又道:“咱们去哪家酒楼喝酒?我的酒量很厉害的,你不要妄想灌醉我!”

    傅贵宝嘿嘿干笑两声,道:“你当本同学是被吓大的么,你要是不说,我还真没有灌你的意思,可你说了,要是不灌你,那岂不是显得我太无能吗?今天你必须得喝,要是不喝,就是瞧不起我!”

    “瞧不起你又能如何,你要在我面前大便吗?”

    “咱们能不提这事儿么!”

    商阳山下有一座镇子,镇子里很是热闹的,两人找了家外表最体面的酒店,可酒店里现在只有大堂座位,单间雅座早就被订满了,两人只好在大堂坐了。

    店小二殷勤地上来招呼,使劲用抹布擦着桌子,讨好地问道:“两位客官,想吃点儿什么,咱们小店菜最齐全,连熟牛肉都有,要不先让小的给您二位切上两斤熟牛肉?”

    傅贵宝叫道:“你们这里有牛肉卖?牛肉不是不许卖的么!”

    牛是耕地的重要劳力,所以官府不允许杀牛吃肉,私自杀牛是犯法的,被抓住是要打板子的,不过牛要是意外死亡,或者老死,那么卖牛肉是没问题的。

    店小二笑道:“临近有个村子里的牛摔死了,主人家就把牛给卖了,我们这小店得了不少的牛肉,可不就能给客官们饱饱口福了么,这牛肉等闲时候可是吃不到的!”

    他见李日知和傅贵宝穿的衣服都挺不错的,便知是有钱人家的子弟,舍得花钱吃喝玩乐的那种人,虽然年纪小些,但只要有钱,就得当小爷一样供着!

    李日知道:“好,那就切十斤来,今天这位少爷请客,别给他省钱,他会生气的!”

    店小二一愣,问道:“十斤,不是四斤?两位客官吃得完么?”其实就算是四斤,这两个小小少年也吃不完吧?

    李日知道:“一顿肯定吃不完,剩下的你用荷叶包了,本少爷回书院后慢慢吃!”

    店小二哦了声,脸上露出古怪的笑容,道:“原来两位客官是商阳书院的,那好得很,我们小店经常做书院的生意,所以二位客官点熟牛肉,咱们小店奉送蒸饼,还有四碟素菜,算是答谢两位客官照顾小店的生意!”

    李日知嘿了声,心想:“看来十斤熟牛肉,他们赚的不少啊,不过倒也算会做生意,知道送些小菜什么的!”

    可傅贵宝却一拍桌子,道:“不成,我不答应!”

    店小二陪着笑脸,不由得尴尬了起来,道:“客官,再多送的话,小店就没赚头了,店里一堆人靠这买卖吃饭呢!”

    傅贵宝却道:“本少爷来你这店里是为了花钱的,你却送我小菜和蒸饼,这算什么,本少爷的钱岂不是花不出去了么,所以不用送,你店里有什么好酒好肉,统统端上来,本少爷吃得高兴了,重重有赏!”

    有钱,就是任性,就要摆阔,穷鬼不懂!

    店小二不懂,顿时愣住,不用送小菜和蒸饼的客人,还真是头一回碰上,他忍不住转头看了眼楼上,心想:“就算是楼上那两位,听说要送蒸饼小菜,也是开心得很,绝对没说一定要给钱的!”

    李日知哼的一声,道:“怎么,你还想非送不可么,小心我这同学在你们店门口大便!”

    傅贵宝胖脸通红,这日子真没法过了,又提这事儿!

    店小二陪足了笑脸,小跑着进后厨,让大师傅整治拿手好菜去了,大师傅也不懂,但努力做菜!

    李日知看向窗外的大街,说道:“这个镇子不小,虽然没有荥阳县城繁华,但也是很富庶的地方了,百姓们丰衣足食,这正说明我舅舅治理有方啊!”

    傅贵宝还没到会拍马屁的年纪,听李日知吹嘘自己家舅舅,他便没有接话,努力在脑海里寻找着,自己家的人,有谁是值得一吹的,似乎没有谁能和县令大人相提并论的,除非比谁更有钱!

    李日知忽然咦了声,站起身来,身子探出窗外,向街的对面望去,傅贵宝见状,也不想着吹谁了,他也站到窗边往外看。

    就见街对面有两男一女,一个长得相貌堂堂的青年男子,手扯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子,那女子不但长得漂亮,怀里还抱着一个小孩儿,小孩儿看样子还不到一岁!

    而在美貌女子的旁边,还有一个中等个子,长得顶多也就算得上是五官端正的年轻人,也在拉扯着女子,不知他们三个人到底在干什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