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三十四章 证据

    李日知坐在旁边,很认真的听了徐荣采,还有吕路这两个人的叙述,并且他还认真的观察了在场三个人的表情,心里头算是有点儿数了。

    见舅舅看了过来,似乎是向自己求助,李日知想了下,道:“舅舅,外甥觉得,他们这算是当场对质吧?那么现在也对完了,不如把他们分开,然后挨个再问一遍,这比较好!”

    郑刚令想了下,也对,如果不把他们三个分开,那么过一会儿,就会又乱吵起来,要想解决事情,光靠吵闹是不行的!

    他招了下手,叫过段保康和张老六,道:“把他们都先带下楼去,分开看押,还有,让那些看热闹的人都散散,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成何体统!”

    段保康和张老六立即答应,押着徐荣采和吕路下楼去,他们倒是没有难为顶针儿和她的婴孩,可是两个男子被押下去了,顶针儿也不可能再待在楼上,也跟着他们下楼,不过,她却是着吕路下去的。

    等雅间里的人都出去了,郑刚令这才问李日知,问道:“日知,你刚才听着,那两个人说的话,可是有什么破绽吗?他们两个当中,其中一定有人在说谎,可我看他们的神情,却真是判断不出来了。”

    李日知没直接回答,而是看向旁边的傅贵宝,问道:“贵宝同学,你觉得他俩谁在说谎,是那个高个的徐荣采,还是那个吕路?”

    傅贵宝用小肥手挠了挠脑门儿,想了一下,这才道:“我看是吕路在说话,他长得不咋地,但是有俩小钱儿,所以才勾引了徐荣采的妻子,那个顶针儿长得挺好看的,要说长相,徐荣采才和她是一对,那个吕路真是长得不咋地!”

    李日知却道:“顶针儿不要长得高大的,相貌还算堂堂的那个徐荣采,却跟着长得不咋地的吕路,她眼睛不好使吗?”

    “因为吕路有点小钱儿啊,我不是说了么,他有钱,这就叫有内秀,就算外表长得不咋地,可只要有钱,女人还是会贴上来的!”傅贵宝似乎在这方面很有经验的样子,把话说得斩钉截铁,非常的振振有词。

    郑刚令显然不是这么认为的,而且还认为傅贵宝说得有些太低俗了,有辱斯文,不过,毕竟不是自己家的孩子,他倒也没必要去呵斥和教育一番。

    李日知道:“有内秀,你是指你外表不如我,可是如果你拿出金银来,往桌上一拍,那就比我这外秀的人强多了,别人就都要过来巴结你,而不是我,是这样吗?”

    傅贵宝微微一笑,没有回答,但表情却很明显,那就是:你明白就好!

    李日知又道:“你说的内秀,确定不是肚子里的屎?你表露内秀的方法,确定不是去街中央大便吗?”

    傅贵宝的表情就变化了,一副要哭的样子,这个李日知,专门刺激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

    李日知转头对郑刚令说道:“舅舅,我认为,说谎的是那个徐荣采,因为他的话要想验证的话,得去陕州才行,那可远了,而吕路的话却是可以很快验证的,毕竟管城离我们这里不远。”

    他停顿了下,想了想,又道:“徐荣采的话里面,所有描述,都没有提到具体的人,只有那个朋友对他说了什么,曲阜他又是失败之旅,而吕路的话里面,却是有实际人物的,象他的岳父岳母,而且他做的是成衣生意,管城里很多人必定认得他,只要一打听,顶针儿是不是秦掌柜的女儿,还不是一问便知么!”

    郑刚令点了点头,道:“所以,以此你就断定,徐荣脸的话是编造的,而吕路才是实话实说,对吧?”

    李日知道:“除非徐荣采能提出具体的证据,或者能很快找到证人来,否则他就是在说谎。”

    郑刚令道:“那我就让他再说一下证据,但看样子,他是能提出来的,他不是说了么,有涉及隐私的证据,只是让他给顶针儿留点儿颜面,所以才不当众说出来的。”

    李日知嗯了声,又道:“舅舅可以问下他,如果他是有理的,他说的都是实话,那么他想得到什么补偿,毕竟顶针儿不可能跟他走了,看样子她是真心喜欢吕路,还生了孩子,以后就是想跟着吕路过日子了!”

    郑刚令道:“也好,听听他自己是怎么说的,说不定反而能帮着咱们做出判断。”

    他叫来段保康,让把徐荣采单独带上来,段保康答应一声,下楼去押徐荣采了!

    饭馆一楼的大堂里,徐荣采和吕路正互相怒目而视,而周围一大群的闲人,都对他们俩瞪大了眼睛观看。

    闲人们只要进了饭馆,就是交了钱的,虽然钱不多,还有饼吃,可闲人之所以是闲人,就是闲得没事,喜欢看热闹玩,今天这么大的热闹,不得好好看看玩么!

    楼梯脚步声响,段保康大步下来,一把提起徐荣的后脖领头,象老鹰抓小鸡似的,把他往楼上提,段保康嘴里说道:“县尊要问你的话,小子,可想好了怎么回答吗?”

    徐荣采大急,叫道:“差爷,差爷,为什么不把那个吕路也提上来?”

    段保康哼了声,并不回答,把徐荣采提上了楼,进了雅间,然后往地上一扔,道:“县尊,人犯带到了!”

    徐荣采脸上露出了惊骇之极的表情,他急道:“县,县尊,学生,学生怎么就成了人犯了,学生是原告,被告在下面呢呀!”

    郑刚令摆手道:“你们两个不分原告和被告,现在本县问你,你说那吕路拐了你的妻子,那么秦顶针就是你的妻子了?”

    徐荣采忙不迭地点头,道:“正是,那秦顶针就是学生的妻子,不过,她并不叫顶针儿,她没名字,县尊叫她秦氏就好!”

    郑刚令又道:“何以证明她就是你的妻子?你有什么证据吗,是要本县派人去管城,找到吕路说的那家成衣店,然后问问吗?那未免也太麻烦了!”

    徐荣采忙道:“是啊,太麻烦了,而且这种丢人事,学生实在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怕消息传回老家去,那学生以后可没法做人了。”

    郑刚令不想和他废话,又问道:“证据!”

    徐荣采脸上现出为难之色,看样子是不想说,但不说又不能证明秦顶针儿就是他的妻子,所以他表情很明显,咬了咬,下了决心,这才说道:“秦氏的左乳下面,有一个半圆形小疤,疤瘌颜色极淡,如果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

    郑刚令哦了声,看向李日知,李日知虽然是小小少年,但现在郑刚令可是没有轻视他小外甥的想法,李日知在破案推理方面,确有过人之处。

    李日知低声道:“舅舅,问他需要什么样的补偿,那个顶针儿既然不跟他了,那他不可能空着手回老家的,总要得些财物才行的,要不然这案子没法结!”

    郑刚令点了点头,道:“胸口之处,妇人岂可示人,乳上有疤也就罢了,可乳下有疤却非至亲至密之人,不可得知,既然你说出了如此的隐秘,那便证明秦氏是你的妻子,但这个妻子看样子是不想跟你过了,你明白这点吧?”

    李日知说话的声音虽小,但是徐荣脸还是听到了,他知道这是要谈赔偿的事了!

    徐荣采道:“县尊,学生只求这件事情能早些了结,不要再让学生丢人现眼了。再者,既然秦氏心甘情愿地想跟吕路,那学生也不做恶人,成全他们便是,也不想告得吕路坐牢,但财物方面,还需多多赔偿学生,总不能学生人财两空!”

    郑刚令哼了声,道:“你倒是说得直接,如果把吕路和秦氏所有的行李,都判给你,那你便不再告他们了吗,可心满意足?”

    徐荣采摇头道:“这种事情,实在谈不上心满意足,但至少学生心里能好受一些,有了财物,回到老家后,也能再娶一房妻室,以传我徐家香火。”

    “好,那便依你!”郑刚令叫来段保康,把徐荣采带了下去。

    李日知小声道:“舅舅,外甥现在就可以断定,这个徐荣采一定在说谎话,那个秦氏胸口乳下有疤,定是他趁秦氏给孩子喂奶时偷看到的!”

    郑刚令想了片刻,道:“也许吧,但也不能如此武断啊,也许他确实早就知道呢,那岂不是冤枉了好人?”

    忽然,一直在旁边不说话的傅贵宝,说话了!

    傅贵宝说道:“县尊,你可以再把那个徐荣采叫上来,让他说一下顶针儿后背有没有疤瘌,或者有没有痣什么,不就行了么!”

    李日知却立即摇头,道:“这样问不好,他完全可以说自己忘了,甚至说从来没有注意过,这些都能推掉,所以要让他犯错误,这样才能当场揭穿他的谎言。”

    傅贵宝很不服气,他觉得李日知比他强太多了,但这是不对的,这世上怎么可以有比他聪明的人呢,这不正常啊!

    傅贵宝又道:“怎么让他犯错误?”

    李日知道:“可以这么对他说,秦氏身上,或者后背有一道疤痕,长一指,宽半指,问你说说这道疤,是怎么留下来的?”

    这句话问里面,存有大坑,很容易就让人顺着话茬儿往下说,然后就知道李日知的厉害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