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四十章 棺材里的叫声

    傅贵宝提着没有蜡烛的灯笼,左顾右盼了下,想找一处背风的地方,最好有棵大树什么,他能靠着大树眯一觉。

    灯笼里面没有蜡烛,他只能借着月光寻找,这片坟地大得很,是处于一片小缓坡上,缓坡不高,坡上全是坟头,而坡下却是树林,但树都并不怎么高。

    傅贵宝犹豫了一下,坡下可是没有坟头的,那就算是出了坟地吧,那比试还算不算数呢,万一李日知耍赖,说不行,那自己岂不是在坡下靠树白熬一晚了么!

    想到这里,傅贵宝赶紧转身,想问一下李日知,谁知一转身,却发现李日知不见了,身后的那片坟地漆黑漆黑的,一个人影都没有!

    傅贵宝本来是不怕的,而且也不认为自己会害怕,不就是坟地么,有啥大不了的,自己肯定不会怕鬼的!

    然而,当他真的身临其境,独自一个人站立在坟地里时,尤其周围没亮光,只有一点点月光时,小凉风一吹过,他浑身的鸡皮疙瘩,在一瞬间就冒出来了!

    立时,傅贵宝的腿都软了,他可真是万万都没有想到,原来一个人站在坟地里,是这么的可怕,他现在有种感觉,就是自己身后好象有什么东西,难不成有个鬼站在自己身后了?

    为了给自己壮胆,傅贵宝扯脖子,嗷嗷地大叫起来,他不敢回头,只敢扯脖子大叫,叫的声音非常尖锐,估计如果真的有鬼,不是被他吓跑,就得被他震晕!

    远处,李日知听到了傅贵宝的喊声,叹了口气,他从怀里掏出备用的蜡烛,插到灯笼里面,然后用火石打火,把蜡烛点着了,提着蜡烛,打算顺着原路返回!

    傅贵宝的喊声很绵长,李日知深感佩服,看来傅同学的肺部很有力量,一声尖叫,竟然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不过,他却没有半点儿兴趣,陪着傅同学在这里发疯!

    李日知打算提着灯笼回书院,睡一晚上后,明天天快亮时再来,然后对傅贵宝宣布,自己才是胜利者,他相信,那个时候傅贵宝要么是吓晕在某棵树下,要么是蜷曲在某个背风的地方哭鼻子,估计也就是这两种结果了!

    李日知回头,冲着傅贵宝大声叫喊的地方看去,重重地点了下头,果然是条汉子,竟然还在喊,佩服!

    傅贵宝终于叫完了,他发觉,自己这么一通大喊之后,竟然还真的不是太害怕了,看来喊叫还真的能让人胆子大起来!

    他想了想,自己还是去坡下的树林里吧,找棵大树靠一靠,李日知不知跑哪儿去了,不会是吓晕在哪个坟头了吧!

    傅贵宝下了缓坡,到了一小片树林前,此处离着他和李日知来时的道路并不远,但几棵树把道路给挡住了,但也正因如此,所以他所站的位置还算是背风,现在他只要找棵树一靠就行了。

    忽然,傅贵宝发现在树下竟然有一大块黑乎乎的东西,象是一块巨石,那自己去这块巨石旁边,或者上面躺一躺,应该还算是舒服吧!

    傅贵宝走近一看,发现这不是一块巨石,而是一口棺材!

    棺材放到坟地里,应该是还没有下葬的,此时百姓迷信,认为下葬也是要有吉时的,如果当天没有,那么只能在第二天找,所以棺材放在坟地里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这东西也不怕丢。

    傅贵宝走近了棺材,他不知这里有没有放死人,不过,他踌躇了一下,还是决定离开,虽然和李日知比谁的胆子大,但他也真没必要,在死人的边上待上一夜,就算这里背风也不行!

    可他刚刚决定要离开,还没等转身呢,就听棺材里面传出声音,似乎有个人在说话!

    顷刻之间,傅贵宝的头皮都要炸开了,只觉得头发根根竖起,这肯定是鬼了,没错啊,人能躺在棺材里说话么,棺材这种东西,根本就不是给活人用的啊!

    惊惧之下,傅贵宝又开始大叫起来,不过,这回他不是光尖叫了,而是叫道:“鬼啊,真的有鬼啊,救命啊,救命啊!”

    喊声直穿云霄,夜里本就寂静,他喊得又尖锐,估计方圆三里之内,都能听到他的喊声!

    突如其来的恐惧,使他一时之间腿脚酸麻,竟然象是被钉在地上似的,动也动不了,只能吓得嗷嗷大叫之外,再无其它动作,如果要恢复正常,怕得有一小会儿时间了!

    小路上,李日知听到了喊声,心中大怒,真的是,玩不起就不要玩,竟然还真的叫起鬼来了,看看这小胆儿吧,什么鬼不鬼的,鬼叫些什么,就算有鬼也被他给吓跑了!

    但生气归生气,李日知仍旧是提了灯笼,返身回了坟地,他高声喝道:“叫叫叫,叫什么叫,还叫得如此难听,你要是再叫,就算你输了!”

    傅贵宝忽然见他回来,一时之间,只想感谢天,又想感谢地,还想感谢一下傅家的祖先,他们终于都听到自己的喊声了,所以让李日知来救自己了,他连李日知手里怎么又提了带蜡烛的灯笼,都忘记问了!

    李日知到了他的跟前,喝道:“嚎叫什么,咱们是来比胆的,不是来比谁的嗓门大的!”

    他蹲下身子,从地上捡起一小根树枝,递给了傅贵宝,道:“给你,拿好了!”

    有了同伴陪着,傅贵宝就不象刚才那样害怕了,他停止了尖叫,但嗓子已经有点儿发哑了,嘶哑着嗓子,他问道:“你给我这个干什么,树枝这么细又这么短,用来打鬼可不行!”

    李日知哼了声,道:“是给你刮屁股的,你一定是吓得拉裤子了,所以给你这根树枝,让你刮刮干净!”

    傅贵宝一呆,他情不自禁地摸向自己的屁股,还好,并没有吓得拉裤子,他道:“我没有拉裤子!”这个时候,他已经顾不得被李日知嘲笑了,而是一指那口棺材,道:“看,这是什么?”

    李日知转过身,提起灯笼照了照,道:“是口棺材,怎么了,里面有鬼吗?听说鬼这东西,女鬼更厉些,更加吓人些,你猜这里面是女鬼还是男鬼?”

    傅贵宝有点儿小哆嗦,但却不象刚才那么害怕了,他道:“刚才这棺材里有人说话,是真的,我听见了!”

    李日知又笑道:“是不是你要离开,刚转身就听到棺材里有声音,所以回头看了一下,你回了几次头,都是从哪边肩膀上回的头?”

    傅贵宝没明白怎么回事,但见李日知一副不在乎的样子,他忍不住急道:“你怎么不相信我的话呢,我真的听到声音了!”

    李日知仍然笑道:“似说人的肩膀上有两盏明灯,在夜晚时,这两盏灯便亮着,虽然人自己是看不到的,但鬼怪却可以看到,这两盏灯非常明亮,鬼怪怕光,所以不敢靠近人,所以鬼怪便往往在背后叫人,只要人一回头,肩膀上的明灯就要灭一盏,如果两盏都灭了,那鬼怪就会趁虚而入,侵害人了,所以你回了几次头啊?”

    他一边讲着有关鬼的事情,又一边笑着,再加上这里是坟地,此情此景此人,真的是着实吓人,让人感到恐惧,傅贵宝也不例外,他这时才发现李日知手里提着灯笼,便想开口询问,为什么李日知还有蜡烛?

    可就在这时,棺材里又出现声间了,咔咔响了两声,就听有说话的声音传出来,声音还算是清楚,叫的竟然是救命!

    傅贵宝又开始哆嗦了,指着棺材,结结巴巴地道:“鬼,鬼,我说的没错吧,有鬼,在叫救命!”

    李日知也吓了一跳,但他是不信鬼怪的,不相信世上有鬼怪,所以只是吓了一跳,却并不如何害怕。

    李日知道:“我也听清了,是在叫救命,既然叫救命,那不是鬼!你想啊,为什么会变成鬼,就是因为没命了啊,命都没了,还救什么救啊,求托生才是正确的,所以你不用害怕!”

    他提着灯笼,走到了棺材旁边,借着灯笼里的光,他查看了下棺材,道:“这口棺材还没有钉钉子,里面应该是不会有陪葬品的,而且这棺材也不厚重,竟然是口薄皮棺材,那么有可能是临时的,等下葬时会换成好棺材。”

    傅贵宝慢慢蹭了过来,道:“你,你不害怕吗?”

    李日知看了他一眼,道:“有什么好怕的,这里面是一个人,不是鬼!我估计是病得快死了,一时昏迷,所以家人就以为他是死了,这才停棺在此,实际上里面的人没有死!”

    说着,他让傅贵宝提着灯笼照亮,而他亲自推动棺材盖,棺材盖没有钉钉子,而且也不厚重,所以在他的用力之下,竟然缓缓打开了!

    李日知往棺材里看去,就见里面躺着一个青年人,大概十七八的样子,穿的衣服还凑合,是细布的,不是绸衫,初步估计应该不是个有钱人,那么这口棺材也许是不用换成是更好的了。

    棺材盖打开,空气进入棺材,里面躺着的人啊的一声,竟然清醒了,手抚着棺材沿,慢慢地坐了起来,也看到了李日知,还有李日知身后,提着灯笼的傅贵宝!

    青年人说了句:“我,我这是在哪儿啊?”

    “你在棺材里,现在停尸在坟地,估计你明天就要被埋了,你这时候醒来,还算幸运,要是再晚一夜,估计明天你就得被钉死在棺材里,被活埋了!”李日知很严肃的说道。

    青年人道:“奇怪,我死了吗,我记得是见到妖怪了啊,竟然现在还能活着,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46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