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四十一章 少年版黑白无常

    李日知看着这青年人,感觉这人有点呆傻,反正看上去肯定是脑子不灵活的那种人,苏醒过来,不赶紧从棺材里面爬出来,竟然还对陌生人问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到底是不是脑子不好使,试试便知!

    忽然间,李日知哈哈一笑,脸上装出一副很恐怖的样子,他把灯笼提起来,靠近自己的下巴,蜡烛的光亮从下面照上来,更加使他看起来恐怖,尤其是当他露出一副笑嘻的模样,更是诡异!

    至少,这个样子的李日知,在青年人眼中,是非常恐怖的,尤其背景是坟地,还是半夜的情况下!

    李日知嘿嘿笑了两声,放慢语速,说道:“原来,你知道自己已经死了啊,那你看看我俩是什么鬼?”

    青年人啊地一声大叫,满脸都是恐惧之色,他全身都要卷曲起来了,努力离着李日知远些,他全身发抖,牙齿不停地撞击在一起,发出咔咔的声音,惊骇之意太过,以至于根本没法回答李日知的话了。

    李日知只好自问自答,仍旧用的是缓慢的语调,说道:“我们两个是黑白无常,专门索人性命的,你跟我们去阴曹地府吧,走吧,走吧,走吧!”

    青年人额头冷汗狂冒,他终于说了句话出来:“黑,黑白,无常,没这么小的!”

    “呃,我们是,少年期间的黑白无常,长大之后就变成正常的了!”李日知一瞪眼睛,冲着青年人做了个鬼脸。

    然后他说道:“你从棺材里爬出来吧,跟着我们去阴曹地府,如果你不听话,我们就吃了你,你的肉应该很好吃!”

    青年人吓得哭出声来,哆哆嗦嗦的往棺材外面爬,虽然吓得厉害,但却没有任何要反抗的意思,仿佛他已经死了,现在就得听从两个少年期间的黑白无常的命令,否则……否则他是怕会被下十八层地狱吧!

    李日知转头看向傅贵宝,怎么这个小胖子同学好半天也不说话呢,难道真的是在装无常鬼吗?他一转头,才发现傅贵宝也吓得直哆嗦!

    李日知这才想起,他还举着灯笼,装成是很恐怖的样子呢,把灯笼从下巴边拿远,他笑道:“傅同学,你怎么回事,难不成你把我的话也给当真了么,竟然害怕起来,仅此一比,你就输了,你的胆子真的没有我大啊!”

    “你,你的背后……”傅贵宝两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用手指着李日知的背后,满脸的恐惧,似乎看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

    李日知哼了声,道:“你吓唬我哪,你以为我不敢回头?”

    说着,他直接就转过了头,去看背后有什么!

    背后能有什么,不过就是一片树林子罢了,顶多是夜风吹过时,发出微微的哗哗声,仅此而已!

    傅贵宝嘿了声,道:“你还真敢回头啊,如果是你指着我的背后,我是绝对不敢回头的!好吧,这场比试就算你赢了,以后我叫你兄长,每月给你买十贯钱的点心!”

    傅贵宝很是干脆爽快,赌品极好,愿赌服输,绝对不会耍赖!

    李日知道:“你到现在还没有拉裤子,胆子也还算不小,所以马马虎虎,也算是你条汉子吧!”

    傅贵宝脸色一垮,小声道:“咱们能不能以后不提这个了!”

    “不能!”李日知很干脆地回答他。

    旁边传来呜呜的哭声,李日知转头看去,就见青年人正在抹眼泪,自顾自地开始哭了,哭得非常伤心,看来他是真的以为他自己已经死了。

    李日知说道:“你哭也没有用,人死不能复生,你想再回阳间过正常人的生活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不过……”

    “不过,不过什么!”青年人果然暂时停止了哭声,开始问起白无常,也就是李日知了。

    李日知皱起眉头,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然后才道:“本无常倒是可以让你还阳,再活三天,把阳间你没有办完的事情办完,三天之后,再来索你的性命,也就是说你还能再活三天!”

    青年人听了这话,大喜过望,他扑通一声就给李日知跪下了,连连磕头,求道:“无常爷爷,小人……”

    “你现在是鬼了!”

    “是是,小人……小人家有年迈的父母,下有刚刚成亲不到一年的妻子,肯请无常爷爷让小鬼回家一趟,把家里的事情料理好了,无常爷爷再来索命,小鬼愿意去阴间,伺候两位无常爷爷!”青年人哀求起来。

    这回不但是李日知看出来了,连傅贵宝都看出来了,这个青年人脑子不太好使,他一个劲儿地磕头,磕得咣咣响,脑袋不疼吗?

    脑袋肯定是疼的啊,如果脑袋疼的,那不就证明没死么,只有人才知道疼,鬼是不会知道疼的呀,可到现在为止,这个青年人都想不到这点,他脑子当然是不好使了!

    李日知并没有让青年人起来,而是又问道:“你是为什么被放到棺材里的,且说出来听听,然后本无常才会决定要不要帮你!”

    青年人吱唔了几句,话说得含糊不清,然后象是下了很大决心似的,说道:“小鬼还在阳间为人时,晚上睡觉,忽然被人叫醒,睁开眼睛看,竟然是一个黑乎乎的妖怪,这妖怪拿棍子打我,然后还抓着我的头往墙上撞,我就失去知觉了,再醒过来,就在这里了!”

    “你碰见妖怪了?”傅贵宝忍耐不住,在旁边叫道。

    李日知嘿了声,道:“你先是撞见妖怪,然后又遇见无常,你也真够倒霉的!”他转头对傅贵宝道:“咱们要是不比试了,那就回书院吧,大半夜的就不必在坟地待着了!”

    傅贵宝嗯了声,他也不想在坟地里待着了,虽然现在已经不是太害怕了,但黑灯瞎火的站在坟地里说话,还是很瘆人的。

    李日知用脚踢了下还跪在地上的青年人,道:“走,跟着我们回阳间,有什么话,路上你慢慢说,不用着急,反正离天亮还早着呢!”

    青年人立即爬了起来,老老实实地跟在李日知的身后,听傅贵宝又问他,妖怪长什么样儿,他却说不出个具体模样来,当时睡得稀里糊涂的,没看清楚妖怪长什么样子!

    李日知又好奇又好笑,回头看了眼青年人的表情,发现青年人表情很迷茫,但绝对不是在开玩笑,更加不是在撒谎,估计这时候,青年人也没有心情撒谎。

    李日知便问道:“既然你都没有看清那打你的妖怪长什么样子,那你怎么能断定打你的就是妖怪呢,难不成是那妖怪自己说他自己是个妖怪的?”

    这么一问,青年人顿时一愣,似乎这个问题,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一样,稍稍愣了下,他便犹豫着说道:“那,也许是个鬼?”

    说也许是个鬼时,他忍不住上下打量了李日知和傅贵宝,打量得很仔细,却发觉这两个少年期间的黑白无常,长得跟普通人家的小少年没什么两样,真是如果他俩不是在这种地方出现,不是自称黑白无常,那他真是不会认为眼前的两个小孩,就是鬼的。

    李日知再次回头,笑道:“是鬼还是妖怪你都没有搞清楚,死的还真是够冤枉的,竟然当了个糊涂鬼,你叫什么名字?”

    青年人听李日知问起名字来,他立即就流露出害怕的表情,连吱吱呜呜都不了,干脆就把嘴巴闭得紧紧的,看表情是坚决不肯说出他的姓名来!

    李日知沉下了脸,道:“你不说,那你是以为我们不知道,是吧?告诉你,我们可是按着花名册来抓鬼的,现在你这个小鬼,竟然敢反抗我们两个大鬼,你是不是想一直当鬼?”

    青年人立即摇头,他满眼都恐惧,看得出来,他是非常迷信的,非常信鬼信神,否则不会这么害怕,但这也正常,这个年代的百姓大多迷信,不迷信的人反而是少数!

    “那你既然不想一直当鬼,还不快快报上名来,以免我们抓错了鬼,那你当鬼就当得真是冤枉了!”李日知放缓了语气,语气很好地说道。

    青年人忽见李日知变得如此的和蔼可亲,估计无常鬼的寿命都很长,所以即使是个少年期的无常鬼,那也应该有个上百年的岁数,是个百年老鬼了吧,如果一个老鬼竟然对自己这般好声好气地说话,也许是真的怕抓错了人吧!

    青年人便道:“小鬼在阳间姓马栓住,家住小马村,无常爷爷,你们是不是真的抓错了人啊?”

    “你叫马栓柱,是栓马的柱子,那个栓柱吗?”李日知问道。

    马栓住连忙摇头,道:“小鬼的拴住,是什么都能栓住的意思,不是栓马的柱子的意思!”

    他脸上露出喜色,这两个少年期间的无常鬼,不会是真的抓错了人吧,那自己会不会被放回阳间?希望这两个无常鬼是很马虎的,马虎到了抓错了人!

    李日知一脸的惊讶,道:“原来是你是马栓住,而不是马栓柱,那我们是抓错人了,你可以走了,回家去吧!”

    马栓住和马栓柱读音上是一样的,但马栓住却不管这些,他听说是果然抓错了人,他可以走了,立时大喜惹狂,叫道:“真的,真的吗,小人可以走了吗?”

    李日知道:“你低头看看,地上你已经有影子了,所以你现在不是鬼了!”

    迷信的人都认为鬼是没有影子的,只有阳间的活人才会有影子,马栓住低头一看,果然自己是有影子的,他这才认定自己已经又活了,至于眼前的两个无常鬼也是有影子的,他却是没注意到!

    马栓住撒腿就跑,跑得速度极快,眨眼功夫就跑出去十几丈,显而易见,他是想离着两个马虎的无常鬼,越远越好!

    傅贵宝道:“这人有点儿愣!”

    “岂止是有点儿!”李日知一本正经地道。46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