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四十五章 原来是你这个倒霉蛋儿

    小马村的村民商量出了结果,立即便着手行动,除灭虎妖必须要尽快,否则谁知道虎妖下一个要祸害谁家,最害怕的就是马栓住家的邻居,谁让他家离马家最近呢!

    村民们去买了四色礼物,尤其是马家邻居,他虽然不识字,没念过什么书,但也算认识几个念过书的人,听说要给有学问的人送礼,得送腊肉,送上好的腊肉!

    邻居便特地准备了两大条腊肉,放入礼物当中,他不求别的,只求郭山长赶快出手,把虎妖给除了,以免让他家也遭殃,他家可没有马家有钱,要是房子也被烧了,没个十年八年的,可是凑不足钱再盖新的了!

    一切准备妥当,小马村里德高望重的村民和马家三口一起赶去商阳书院,村子里留了不少壮汉,万一虎妖再跑来放火烧房子,得有人救火啊!

    小马村离着商阳书院并不太远,午后时分便赶到了书院,村民们进了山门,请求拜见山长郭有皆。

    郭有皆又喝醉了,而郑刚令也没有离开,本来郑刚令想要今天走的,可郭有皆要给他送行,要送行那就必须得喝酒,两个人一边喝一边讨论了些学术上的问题。

    郑刚令在荥阳为官,平时也少有机会和志同道合的人讨论纯学术上的问题,结果两个人越讨论就越兴奋,越兴奋就喝得越多,从早上一直喝到中午,然后自然就喝得大醉,被书院的学生扶回来,现在还在呼呼大睡。

    负责接待村民的学生还是胡巍,这胡巍上次接待傅贵宝,结果闹出傅贵宝在影墙下面大便的笑话,这次他便非常谨慎了,不敢再玩忽职守。

    胡巍看到这么大群的乡民,颇有些不知所以然,但看到乡民们的手里提着的礼物,其中有腊肉,他便以为这些人是来拜师的,因为一般来讲,腊肉是给老师束脩,也就是学费的一种。

    胡巍问道:“是你们哪家的子弟要进入书院念书啊,怎么来这么多的人?”

    “我们是小马村的,来这里不是送自家的子弟念书,是来请郭册长去抓妖怪的!”有性子急的村民叫道。

    胡巍脸色一变,请郭山长去捉妖怪?他气道:“这是说什么话呢,我家恩师乃是大儒,又不是画符烧纸的道士,你们要捉妖怪,可是来错了地方了!”

    马家邻居推开那性急的村民,上前说道:“小先生莫要生气,是他没把话清楚,我们来是想按着郭山长的样子塑个像,放到林子里的山神庙去,还要把山神庙重新修一下,因为最近林子里的虎妖又出现了,还跑到我们小马村去祸害人,要是再不除灭它,还不知得有多少人遭殃呢!”

    胡巍没听明白,什么乱七八糟的,虎妖是什么东西,商阳附近有老虎吗?从来没有听说过啊!他道:“你们要按着我家山长的样子塑神像?这个恐怕不行,我们书院里尽是儒家弟子,不信鬼神一说,让我家山长当山神,这个肯定是不行的啊!”

    “那不用郭山长当山神,只要是书院里的文曲星就成,我们就是要个样子,因为那山神以前是个读书人,所以不能按着别人的样子塑像啊!”

    “对啊,对啊,我们就是要个文曲星就行!”

    “你们书院里的文曲星多,随便找一个出来就行!”

    “也不能随便找,得读书读得好的人才行!”

    “行行行,行什么啊行!”胡巍大为恼怒,这可是奇了怪了,山神庙是什么地方,是庙塌了,所以要重新修?可重修跑到商阳书院来干嘛啊,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胡巍正想把这些无知的愚蠢乡民赶走,忽然,他想道:“这些人虽然愚蠢,但他们不是来找我的,说了半天,也没有人要用我的模样去塑像,那么既然如此,就不是来找我的,我不能不报给山长,以免日后受到责罚,万一山长也想当个山神,享受凡间香火呢,这个可是说不准的事情!”

    想到此处,胡巍便道:“那你们在此处等等,我进去禀告山长。”说罢,他便去找郭有皆。

    走在半路上,胡巍想到村民们竟然都没有想过,用自己的模样塑山神像,难道说自己长得不好看,或者不象是文曲星下凡?

    他不由得心里难受,颇有些失落,随后又开始气愤起来,心中大骂那些愚蠢乡民,有眼无珠!

    等他到了郭有皆的书房外面,还没进门呢,就听见里面呼噜声大作,他再往里面一看,就见郭有皆和郑刚令两人都四仰八叉的躺着,全无形象地睡着,口水顺着腮帮子直流!

    胡巍犹豫了一下,他知道这时候就算是去叫醒郭有皆也没有用,郭有皆必定头晕脑胀,根本也没法去想什么虎妖,山神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

    胡巍转身便想离开,忽听后面有人叫他,他回头一看,竟然是李日知,还有傅贵宝那个混帐东西!

    李日知和傅贵宝下课之后,便来看郑刚令,估计郑刚令今天又走不了了,做为外甥怎么着也得劝劝舅舅,喝酒伤身,还是尽早回衙门处理分务才对,比如说快点把秦顶针儿那个案子给结了。

    秦顶针儿和吕路,以及许升三人,被段保康带着回荥阳衙门了,镇上的里长带了几个人帮忙,现在商阳书院里只剩下了张老六一个捕快,专门伺候郑刚令回程的。

    李日知问道:“胡师兄,你是来找我舅舅的,还是郭山长的?”

    胡巍知道李日知的身份,是县令的外甥,万万得罪不起的人物,他便笑道:“外面来了一些山野村夫,非要说让山长去替他们抓妖怪,莫名其妙,但他们既然来了,总不能拒之让外,所以还是要和山长说一声,到底要不要见,要由山长决定!”

    李日知哦了声,道:“妖怪?昨天晚上倒是碰到一个差点儿被妖怪打死的人,难不成这里妖怪挺多的?”

    傅贵宝叫道:“去看看,去看看,这种热闹可是不多见的!”

    李日知往书房里看了一眼,见舅舅正在打呼噜呢,而郭有皆的呼噜声也不小,他便对胡巍说道:“不如咱们去问问具体什么情况吧,如果真的非要山长出面,那咱们也好等他醒来后,把事情经过讲给他听!”

    胡巍忙点了点头,心想:“对哦,应该把事情的经过问清楚的,最好还能记录下来,这么简单的事,我怎么就没想到,看来官宦之家的子弟,就是知道的多啊!”

    胡巍是很想做官的,而他认为李日知说的,就是官府里的那一套,越早知道越好!

    三个人去了书院门口,就见那里已经围了好大一群人,不仅有小马村的村民,还有很多的学生,在人群里面,有好几个人正在口沫横飞地说着话,似乎就是在说什么虎妖,还有伥鬼的事情。

    李日知和傅贵宝年纪都小,挤不过那些成年学生,不过,所幸讲故事的村民有好几个,提问题的学生也多,所以只听了片刻功夫,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李日知便听得差不多了,八.九不离十。

    傅贵宝也听得差不多了,他扭头看向旁边的李日知,道:“这些人是怎么知道肯定是虎妖抢去的人呢?”

    李日知正皱着眉头想事,听他说了这句,奇道:“那你又如何证明,那个李桂娘不是虎妖抢走的呢?”

    傅贵宝很得意地道:“凡事不能乱想,要讲究人证物证,要想证明李桂娘是被虎妖抢走的,那么首先就要证明,那老虎是公的,而不是母的,如果是只母老虎,那抢走李桂娘有什么用呢,母老虎是不需要有压林夫人的啊,母老虎需要的是压林老公!”

    傅贵宝说话声音很大,加上他现在还是童音,又比较的尖锐,结果这话说完之后,门口这一大群的人全都听见了,瞬间鸦雀无声,大家都转过头来看向傅贵宝!

    众人都想:“这个小胖子虽然说的话,有些类似放屁,谁能去证明虎妖是公是母呢,是要去摸,还是要去看老虎屁股呢?但,他说母老虎不会抢走李桂娘,却是极有道理的!”

    一时之间,对于傅贵宝的话,众人竟无言以对!

    李日知却笑道:“也许不是老虎啊,如果是个男人,那抢走李桂娘,不就不稀奇了么!你又能怎么肯定,躲在废弃的山神庙里的,一定是妖怪呢,也有可能就是个男人啊!”

    对于傅贵宝的话,众人无言以对,因为他的话情同放屁,没人可以证明虎妖是公是母的,但李日知的话,大家却有言相对了!

    马栓住忽然叫道:“你们,你们怎么长得和黑白无常鬼一样啊,你们,你们也还阳了吗?”

    刚才李日知和傅贵宝没说话时,他没往这边看,现在两个人一说话,他的注意力就转过来了,看到了他俩,马栓住马上就认出了他俩!

    刹那之间,马栓住头皮发麻,头发根儿都炸起来了,吓得浑身哆嗦,想要逃走,可周围全是人,挡住了他逃走的路,而且现在他爹娘也在场,他也不敢跑,总不能把爹娘丢下吧,这可是万万不行的!

    李日知也看到他了,咦了声,笑道:“果然是你,你被妖怪打晕了,媳妇儿又被妖怪抢跑了吗?原来那个倒霉蛋儿,真的是你啊!”

    马栓住还在哆嗦,浑身发抖,他道:“爹,娘,他俩,就是抓错了人的黑白无常,怎么,怎么跑到阳间来了?”

    他惊骇过度,话都说不清楚了,牙齿不停地互相撞击,发出咯咯的声音!

    然而,不管他有多害怕,说出来的话,却是没有人相信的!

    在众人的眼里,他们面前站着的两个人,一个是齿白唇红,文质彬彬的小少年,而另一个……是个猥琐的小胖子!

    但,怎么看,他俩也不是黑白无常鬼!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