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四十六章 走,除妖去

    众人当然要问是怎么回事,马栓住怎么可能和商阳书院里的人认识,还是两个小小少年?

    马栓住可是最不喜欢读书的,宁可种地也不读书,否则以他家的财力,怎么可能不供他读书呢,就是因为他太厌恶书本了啊!

    李日知倒也不隐瞒,把他和傅贵宝打赌的事说了,又说了在坟地里看到马栓住的事,还大大称赞了马栓住,这小伙子,跑得可真快,可称为超兔,是赤兔的弟弟!

    事情说清楚了,村民也就都知道是怎么回事了,纷纷看向马栓住,马家邻居忍不住说道:“栓住兄弟,怪不得虎妖不欺负别人,专门欺负你,你确实是脑袋不太好使啊,是不是被你家的骡子给踢过啊!”

    马栓住面红耳赤,他也才明白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光天化日之下,周围还有这么多的人,这两个小孩不是少年时期的黑白无常,已经是肯定的事了,他再信鬼信神,也不会非说对方是黑白无常的!

    马栓住擦了把汗,刚才只不过片刻的功夫,他就被吓出了一脑门子的汗,他道:“那,那你怎么说是个男人抢走的桂娘呢,那明明就是个妖怪啊!”

    村民纷纷点头,都说肯定是妖怪,因为如果是人,那是没法撞开窗户,然后抓走一个大活人,只不过眨眼的功夫就能消失不见,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嘛,没有任何一个人类可以做到这点,就算是飞天大侠也不行!

    马家的邻居说道:“这位小兄弟,咱们都是凡人,这种妖魔鬼怪的事情,谁都说不清楚,还是请出郭山长,让他老人家为我们主持公道吧,早日除灭虎妖,让大家再过上太平日子!”

    说到这里,胡巍上前一步,毕竟他是负责接待客人的学生,他道:“我家山长有要紧事情,脱不开身,你们的事要么明天再来,要么就再找别的读书人,荥阳这么大,读书人又不是只有我们这里才有!”

    胡巍是最讨厌别人看不起他的,谁要是敢小瞧他,那谁就别想让他有好脸色,所以这番话说出来,语气已经开始不客气了。

    但在场的人并不是只有他这么一个学生,其他学生却不赞CD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大事岂有不管之理,既然山长脱不开身,那么他们也可以代劳的。

    学生们指的代劳,是指按他们自己的模样,由村民们去塑一个山神像,然后再让村民们供起来,每天都上香!

    可村民们却都不愿意,学生们越主动,他们越不敢答应,看眼前这些学生,一个个的长相虽然称不上歪瓜裂枣,可也绝对算不上清秀可人,要说长相,这些人里面竟然就是李日知最为俊俏了,可惜年纪太小。

    李日知清了清嗓子,道:“其实,我不是少年时期的无常鬼,但是如果你们愿意,我倒是可以当一回少年时期的山神爷爷……”

    多谢你的好心,我们不需要!村民们纷纷表示反对!

    李日知只好作罢,他扭头看向傅贵宝,见小胖子的嘴巴张了张,看样子也想毛遂自荐,当一把山神。

    李日知便打击他道:“你得首先证明以前那个山神是个胖子,然后才能自告奋勇,如果无法证明,就先闭上嘴巴!”

    对于村民们的描述,什么虎妖伥鬼的说法,李日知压根儿就不信,对于鬼啊妖啊什么的,他也不相信,他认为马家的整桩事情,肯定就是人为的,做案之人故意往妖精鬼怪上面误导,引人上当罢了。

    李日知道:“你们在这里等一下,我进去再问问山长,还有我舅舅,看看能不能帮你们一点儿忙,我去去就回!”

    说着,他走进了书院大门,傅贵宝连忙跟上,进了大门之后,傅贵宝这才问道:“山长和县令大人都还在睡觉,你也不可能问出什么来啊!”

    李日知却道:“什么虎妖抢压林夫人的话,我是半点儿不信的,你信吗?”

    傅贵宝一愣,想了想,道:“我也不太相信!”

    李日知很赞赏地点了点头,笑道:“如此便好,咱们这也算是英雄所见略同了,那便不如帮帮马栓住一家,帮他找回媳妇儿。”

    傅贵宝嗯了声,又道:“那片林子那么大,不见得非是虎妖出来抢人烧房子,也许是豹妖,或者蛇妖呢,这都是没准儿的事,不能只防备虎妖!”

    李日知呸了一声,摇了摇头,实在懒得和傅贵宝多说什么了,原来这个家伙也是信鬼信神的,那就没办法了!

    一路回到了郭有皆的书房,里面自然是呼噜声依旧,郭有皆和郑刚令完全没有醒过来的预兆,看来是真的喝得太多了。

    李日知进了书房,见桌上放着一把戒尺,便拿到了手里,用手挥了挥,只感这戒尺很有份量,外表也做得好看,于是拿着戒尺便出了书房。

    对着外面等候的傅贵宝一招手,李日知道:“走,咱们去帮马栓住去,把媳妇儿给他找回来!”

    傅贵宝一指他手中的戒尺,道:“就凭这个?”

    李日知脚下不停,一直出了小院,道:“光凭这个肯定是不够,还得叫上张老六,段保康押人回衙门了,这时只剩下他了!”

    李日知叫上了张老六,让张老六穿着全身的捕快官服,带着腰刀,模样要装得凶狠一点,然后带着他去见村民,这完全难不倒张老六,简直就是本色演出了。

    回到前院,李日知道:“刚才我问过我舅舅了,我舅舅是荥阳县的县令,你们都知道了吧?”

    村民们一起点头,刚才李日知进去的功夫,已经有学生告诉他们了,说别看李日知年纪小,却是县令的外甥,深得郭山长的喜爱,村民听了无不惊讶,原来县令也在书院里面,那可是本县最大的官,最了不起的人物啊!

    李日知一指身后的张老六,说道:“这是衙门里的捕快,今天将协助我,帮你们去打虎妖。”

    说到这里,他双手把戒尺高高地举过头顶,大声道:“这便是以前那位杀死虎妖的读书人,留下来的宝物,名叫镇虎宝尺,有了他,大家就不用怕虎妖了,只要虎妖一出来,我只需一挥宝尺,那虎妖就得化成粉末,从此再不能危害人间!”

    村民们听了面面相觑,他们几乎不敢相信,去除灭虎妖,就是这个小小少年去?

    马家的邻居好心好意的提醒道:“这位小先生,那虎妖可是凶残得紧,会咬人的!”

    李日知点头道:“那当然,就算不是妖怪,老虎也是会咬人的,不过,虎妖只会挑个高的咬,所以就算是要咬,也是要咬你们,不会咬我的,你们要是看到了虎妖,要离得远些,免得我分心照顾你们,无法和虎妖决战!”

    这话说的,马家的邻居都无言以对了,别的村民也不知该如何回复,但他们看了眼捕快张老六,张老六的长相实在是太彪悍了,估计遇到虎妖,也能上前打上一下两下的吧,拖延一下时间后,才会被虎妖吃掉,给大家争取一点逃跑的时间!

    李日知大声道:“先去你们小马村,看看那个被火烧过的房子,说不定能找到几根虎毛,只要有了虎毛,我就可以做法了,保准让虎妖吃不了兜着走!”

    村民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些不知所措,这和他们来商阳书院的目的完全不同啊,怎么忙乎了半天,竟然带着一个小孩儿回村,他能对付得了虎妖吗?

    李日知见他们不信自己,便道:“放心好了,我不是还带着他呢么!”说着,拉过了傅贵宝。

    他又道:“这个小胖子肉多,而且是童子之身,如果虎妖来了,咱们对付不了,那就把他当成供品祭出去,虎妖吃饱了,就不会为难咱们大家了!”

    村民们又一起看向傅贵宝,傅贵宝非常气愤,大声道:“为什么把我当成供品,我哪里肉多了,我很瘦的!”

    张老六哈哈大笑,他笑道:“好了,还是去小马村吧,如果不是虎妖作怪,那这就是个抢妻烧宅的大案子,官府当然要追查,走吧,你叫马栓住?那便由你带路吧!”

    马栓住被张老六推了一把,只好硬着头皮在前面带路,村民们纷纷跟上,他们准备的礼物并没有送出去,只好又提回小马村。

    路程不算太远,众人很快便回到了小马村,一进村子,就看到了烧得散了架子的马家宅子,黑乎乎的一片,遍地都是黑灰。

    李日知走到宅子边上,看了看,回头问道:“这宅子被烧时,村子里面是不是没有人啊?”

    马栓住走上前,看着烧毁的家宅,伤心落泪,回道:“是,听我爹娘说,当时正在给我出殡,又是白天,村子里的邻居都下地干活了,所以没能及时救火,这房子才烧光了。”

    李日知嘿嘿笑了笑,道:“这火起的还真是时候,会挑啊,专挑没人的时候着!”

    他并没有进现场,而是又问道:“抢救出什么钱财了吗,房契田契什么的,不会都烧光了吧?”

    马栓住却并不知道这些,他转头看向母亲,道:“娘,咱们的田契还在吗?”

    马婶婶却摇头道:“不在了,全都烧光了,这火也是邪门,怎地会把房子烧得这么干净,平常给灶头升个火,多费事呢,烧房子却烧得这般厉害!”

    房契和田契如果被火烧了,是可以去县衙里面重新登记的,只要交一笔补办的费用就成,这个倒是无所谓,但浮财什么的却是统统都烧光了。

    李日知又道:“你家边上的这个邻居,当是不在场吗?”

    马家邻居连忙凑了过来,道:“火起的时候,小人在外面干活,小人每天都是那个时候出门干活,除非天气不好,或者有更重要的事,等小人赶回来时,马家大火冲天,小人也只能是不让火势蔓延到自己家了,别的是真没办法!”

    李日知哼了声,道:“那放火的虎妖,倒是很了解小马村的情况啊,看来它经常来你们村里溜达,只不过你们不知道罢了!”1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