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四十七章 还原过程

    小马村的村民听了李日知的话,有些脑子灵活的人便开始琢磨了,好象是这么回事,虎妖终究是住在林子里的妖怪,怎么可能对小马村的事这么熟悉呢,除非是虎妖总来村子里转悠,这是熟人,不,应该是熟妖啊!

    李日知道:“这房子被烧了,那就算了,咱们先去邻居家看看!”

    张老六对着马家邻居说道:“那是你家吧,我家小公子要进去看看,你把门打开吧!”

    邻居连忙答应,到了自家门口,打开了门,请李日知进门。进门之后,李日知直奔窗户,去查看窗棂。

    就见窗棂制造得虽然不美观,更谈不上精制,但却极为结实,上面糊着窗户纸,李日知用手砸了两下窗棂,砰砰有声,但却没有任何要毁坏的样子。

    “这窗户可真结实,马栓住,你家的窗棂比这个还要结实吧?”李日知问道。

    马栓住脸上露出骄傲的表情,大声道:“比这个可要结实多了,就算是冬天有野兽闯进村子,就算是进了我家院子,我家只要把门窗关好,什么野兽也进不了屋子!”

    “但你家的窗户却被虎妖一撞就开,所以就认定是妖怪了?”李日知紧着追问了一句。

    马栓住一愣,有些犹豫,他道:“也许,也许不是虎妖亲自来的,是它手下的伥鬼来的,这个也有可能!”

    李日知唉了声,心想:“好吧,你既然非得说自己家里来了妖魔鬼怪,那也只能随你说了。”

    李日知又用手推了推窗户,这窗户是从里往外开的,只要在里面插上窗栓,那么外面的人除非把窗户打破,否则是没办法从窗户进入屋子的,这种设计是专门防盗的。

    “进屋看看,你们村子里,各家的床榻什么的,都是差不多的摆放式样吧?”李日知进了屋,见窗户底下是低矮的床榻,床榻上面放着一张四脚小桌,桌上放着些杂物。

    李日知点了点头,笑道:“你家屋子里的格局,看上去和我家的差不多,和县衙里客房的也差不多,哦,和书院里的宿舍也差不多!”

    后面的马家邻居也进来了,说道:“小少爷,我们小马村屋子里的,那个格局啊,格局是啥小人也不太懂,但要说摆设,都差不多,也想不出不这么摆放,还能有什么花花样子来!”

    李日知嗯了声,叫来马栓住,问他:“你当时是怎么醒过来的,你躺到床上示范一下。”

    马栓住答应之后,立即就要上床榻,李日知道却道:“这是别人家的床榻,你还是把鞋脱了吧,对……嗯,这味儿,你还是穿上吧!”

    马栓住躺到了床上,说道:“小人当时就是这么躺着的,睡着了,忽然感觉脑袋疼,睁眼一看,身上骑着个人,穿的是黑衣服,长着妖怪的脸,正在拿一个死人骨头棒子,在找我的头!”

    说着,他做出各种姿势,似乎他身上真的骑着一个妖怪,而妖怪正在拿东西打他,他正不停地躲闪。

    村民们都堵在门口,看着马栓住表演,无不发出哦哦的声音,原来遇到妖怪,就是这么个样子啊!

    李日知却听出不对劲儿的地方了,他道:“你是说你醒过来的时候,那个妖怪就已经骑在你的身上,打你了?”

    马栓住点头道:“对啊,就是这么回事,那妖怪可凶了,差点儿打死我!”

    李日知一指窗户,道:“那妖怪怎么进的屋,如果不走门,那就是从窗外进来的,这窗户在外面可是打不开的,而且妖怪也没必要想办法开窗户,直接撞开不就得了么,那么,你为什么不是被吵醒的,而是被打醒的呢?”

    村民们听了,这回不是一起哦,而是一起咦了,对啊,这可真是不问不知道,一问这事儿就感觉太奇妙了,那妖怪撞窗户进屋,那得多大的声音,马栓住就算睡得再死,就发生在床榻边上的声音,也一定会把他吵醒的啊!

    李日知叫进来马老汉和马婶婶,问道:“你们两个,一开始就听到撞窗户的声音了吗,还是先听到你们儿子的叫喊声,哪个声音是先听到的?”

    马老汉和马婶婶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道:“是先听见栓住叫喊,我们还以为他和媳妇儿吵架呢,然后又听到一声大响,这才跑过来看的,见那窗户被妖怪给撞坏了,一个黑影在院墙那边飞了起来,然后越过墙就不见了!”

    马家老夫妻看着李日知,只觉得这个小小少年挺了不起的,象这个窗户先响,还是儿子先叫的问题,他们就从来没有意识到过,可人家小小少年只看了儿子在床上挣扎了几下,就能意识到问题的所在,这可真是太厉害了。

    李日知又道:“那你们两个跑进屋来,就看到马栓住被打死了,当时你们儿子是个什么姿势,还有你们的儿媳妇儿呢?”

    马婶婶忙道:“当时是以为栓住被妖怪给害了,这不是又被两位小少爷给救活了么!”

    她走上前,让马栓住摆了个姿势,马栓住乖乖地照做了,马栓住假死过去之后,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姿势,只能听他娘的了。

    等马栓住摆好姿势后,马婶婶便道:“我家儿媳妇儿当时被妖怪抓走了,不在屋里,然后我当家的看到儿子的模样,大叫了声有妖怪,然后就晕倒了,我又照顾当家的,又要救儿子,又要找儿媳妇儿,只好大声叫喊,让邻居来帮忙了!”

    “你是在屋子里大喊的,还是出了屋子,站到院子里大喊的?”李日知问道。

    马婶婶道:“当然是出了屋子喊的,在屋子里我怕邻居听不见!”

    李日知便不再问,而是在屋子里环视了一下,他见马家邻居家的摆设并不是很多,只能算是普通的庄户人家,不该有的奢侈家具,一件都没有,但床榻的另一头,却摆着两只装衣服的大木箱,红漆的,漆脱落了不少,象是用了很多的年头。

    李日知一指那两口箱子,问马婶婶道:“你家里,你儿子的房间里也有这样的红漆箱子吧,比这个大小如何?”

    马婶婶忙道:“我儿子屋里也有这样的箱子,却要比这个大多了,是他和我儿媳妇儿成亲时打制的,新得很,而且,我们还给儿子配置了衣柜,是放在地上的。”

    “那衣柜有多大,你比比看!”李日知说道,马家邻居家里是没有衣柜的,只能靠马婶婶用手比划了。

    马婶婶道:“那衣柜大得很,是要用一辈子的,所以不敢怠慢,民妇亲自监督木匠打出来的,那衣柜又大又结实!”

    她用手比划了一通,那衣柜竟然比她还高,又大又重,不过,却是在当时的马家村里,最体面的家俱了,全村不知有多少人嫉妒,马栓住是那么的幸福。

    李日知心中有数,看向马老汉,道:“你竟然比你的老妻还要脆弱,竟然是先晕倒的,你平常也怕鬼,怕妖怪吗?”

    村民们不怕事儿大,全都哄哄地笑了起来,他们不好骂马老汉是个胆小鬼,但嘲笑一声总是没有问题的。

    在村民们的取笑声中,马老汉面红而赤,结结巴巴的想要试图辩解,他说道:“白天时,栓住就和我说了他在山神庙差点遇见鬼的事,小人听了也很害怕,偏偏晚上又出事了,所以小人一时糊涂,就晕倒了。”

    李日知道:“也就是说,因为马栓住白天说了有可能遇见妖怪了,所以晚上你看到了儿子躺在床上,自然而然的就认为是遇上了妖怪,对吧?”

    马老汉微微点了点头,其实他当时并没有看清妖怪长什么样子,只是脑补了一下妖怪的可怕之处,越脑补越害怕,结果就吓晕了。

    李日知又问马婶婶:“你再次出来时,就是喊人帮忙时,还有没有再看到那个妖怪,还有……嗯,你先说有没有看到妖怪?”

    马婶婶立即摇头,很肯定地道:“没有看到啊,要是再看到了,哪还有命活!”

    “那个妖怪是什么样的,是怎么从墙头上飞过去的,咱们找个人来学一学那个妖怪!”李日知在人群里找了找,道:“张老六,要不你来表演一下吧,学学那个妖怪的样子。”

    张老六呵呵了两声,道:“如我是那个妖怪,才不会打不死一个马栓住,就算是牛栓住,我也一样砍了他的脑袋。”

    村民们听了直吐舌头,嘿嘿,官差比妖怪还吓人,这个嘛,我们大家其实早就知道了!

    张老六进了屋子,不脱鞋直接就踩上了床榻,李日知让马老汉和马婶婶出了屋子,道:“你们这时来到这里了吧,离窗有多远?”

    马老汉道:“我儿子和儿媳妇儿是住在跨院里,所以我们当时是先到跨院,打开门才能看到窗户,跨院的门不打开,是没法看到窗户的,只能听见声音。”

    李日知这才知道,原来马家院子里的格局,和邻居的不一样,马家是富户,宅子里有跨院,而邻居相对贫穷一些,所以只有一个院子。

    李日知让马老汉和马婶婶离着窗户远一些,然后又让看热闹的村民把他俩隔开,这样隔着人群,老两口一时之间,还真就看不到窗户了。

    “当时是怎么个情况,你俩再演示一下,让我们大家看看。”李日知叫道,他此时就站在窗户底下,隔着村民们假扮成的墙,对着马家老两口喊。

    村民们都很认真,没有谁嘻嘻哈哈,因为他们同样害怕妖怪,所以马家老两口看到妖怪是什么样子的,对他们来讲,是真正的很重要。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