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四十九章 被坏人蒙蔽的好人

    马老汉再也忍受不了儿子的丢人行为,他上前,抡圆了手臂,啪地就给了马栓住一个大耳刮子,骂道:“你个没出息的孬种,连自己媳妇儿都管不住!”

    “孬种也是你的种,你还好意思说我!”马栓住叫道。

    马老汉被这话给噎了一下,呃的一声,差点儿又一口气没上来,气得老脸通红,直感今天把老马家祖宗八辈的面子都丢光了,以后真是没脸再住在这个村子里了!

    马婶婶上前拉了把马老汉,她说道:“这,这也不能怪栓住,谁让咱家栓住老实呢!”她替儿子开脱了一句。

    在场围观的村民们倒也没有幸灾乐祸的,马家遭了大难,本来就挺可怜的,而且马家平常为人也不错,虽然儿媳妇儿跟别人下套儿给栓住,实在是丢人事,可谁家没有糟心事呢,只是大家都不公开说罢了。

    马家邻居说道:“对啊,马老哥,难不成有了奸恶的儿媳妇,你却反而要怪自己儿子老实么,难道要让他也奸恶起来,你才开心不成!”

    “我,我哪有那意思!”马老汉的大家长气势受挫,蹲下身子,不停地揉搓脑袋,看他的样子,比马栓住还要难受。

    这时候,张老六又跳进了院子,他道:“事情的经过,得讲清楚,然后麻烦日知少爷写下来,算成是状子,这样才好上报给县令大人,以后是要怎么抓人,或者是要赔偿,都得以状子为准的。”

    李日知点头道:“不错,正该如此,这件事情已经遮掩不住了,你家的房子,还有浮财都受了损失,家门名声也受了大损,所以赔偿是必须要的,不能便宜了伤害你们的人,对吧?”

    村民们一起点头,对啊,人要脸树要皮,这口气要是忍了,马家也就算完了,都不对起小马村的列祖列宗啊!

    马栓住擦了把眼泪,道:“告,一定要告,我咽不下这口气!”

    马老汉却想得比他多些,眼巴巴地看着李日知,说道:“这位小少爷,如果在这里写了状子,那以后到了公堂上,是不是就不用再把事情说一遍了?”

    他很害怕去了公堂后,县令大人当众念状子,结果让更多的人知道了马家的丢人事,好歹现在也只有小马村的人知道,上了大堂可就是整个荥阳的人都知道了。

    李日知点头道:“只要写的详细,自然就不用说了,这种事情涉及到门风家誉,所以我舅舅是会理解的,到时我和舅舅说一声,不公开审理,在二堂审一下就成了!”

    张老六在旁补充道:“日知少爷的舅舅,便是本县的县令大人!”

    村民们哦哦连声,看向李日知的眼神当中,瞬间就带上不少的尊敬之色,原来是县令大人的外甥,怪不得如此的聪明,看来真是龙生龙,凤生凤!

    想到这里,村民们不禁看向了马老汉和马栓住这对父子,他俩算啥呢?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吗!

    李日知叫人拿来纸笔,在院里摆上了小桌,他坐在小凳子上,提笔开始写,一边写,一边叙述,讲给马老汉和马栓住听,当然了,在场所有的村民也都听到了。

    李日知写的还是很详细的,不过,主要是主观猜测,但因为这是状子,本来就是要偏向原告的,所以他加入了马婶婶和马栓住的不少叙述,力求对马家有利,他现在算客串讼师的角色。

    状子是这样写的,马家有子栓住,娶李家之女桂娘,婚后夫妻和睦,在桂娘回娘家之时,却被坏人挑唆,决意私奔,为使李家能够保留马家给的五亩良田之聘礼,所以坏人教唆桂娘设计,在山神庙换鞋,并装出失魂落魄的模样,暗示马栓住此处有妖魔作祟。

    李日知并不写李桂娘如何如何,他刻意把李桂娘写成是受了坏人欺骗,所以才背叛了马栓住,这样写是想要替马家留有余地,看马栓住的样子,象是舍不得李桂娘,没准儿还想要这个媳妇儿,那么以后两个人还要一起过日子的,所以当然就要把李桂娘往“无辜”这两个字上靠,成为“被坏人蒙蔽的好人”。

    马栓住也不哭闹了,安静地听着,马老汉一边听,一边叹气,马婶婶脸色苍白,倒却也只是在听,并没有说什么,而村民们,他们都非常非常的安静,听得非常非常的仔细,估计他们对自己家的事儿都没这么上心过。

    李日知又写,马栓住和李桂娘回到家后,当晚坏人翻墙进入马宅,坏人教唆李桂娘打开房门,放他进了屋子,然后他欲杀害马栓住,幸得李桂娘良心发现,阻止了坏人杀死马栓住,然后坏人又假扮成妖怪,翻墙而出,李桂娘则躲进了衣柜里,当马家二老进来,未发现李桂娘,又以为真的是妖怪作祟。

    李桂娘趁马老汉昏迷,趁马婶婶呼人救命之时,偷偷逃走,汇同坏人,一起隐藏了起来,待马家二老为假死的马栓住出殡之时,坏人潜入马宅,偷走金银细软,然后逃走,现两人藏身何处不知,望青天大老爷作主,将二人抓获,并将马家给李家的聘礼判回马家,另对马家烧毁的宅院进行赔偿。

    大致就是这么个意思,李日知写完之后,让马栓住过来按了个手印,就算是写完状子了,交给张老六保管。

    张老六道:“日知少爷,咱们这便回书院吗?还是现在就去小李村抓人?”

    李日知转头问傅贵宝,道:“你说呢,去抓人还是回书院?去抓人似乎时间不够了,一下午时间过得差不多了!”

    傅贵宝可没想到李日知会征求他的意见,立时便有种我很聪明,看看,连李日知都要问我该怎么办,傅贵宝把小肚子一腆,道:“事不宜迟,还是先给马栓住找回媳妇儿要紧,看他的样子,好象是没有女人,他就活不下去了一样!”

    村民们哄笑起来,马栓住面红耳赤,但他确实是想先去找李桂娘,所以被取笑了,他也不敢还嘴,深怕李日知不管,这位县令大人的外甥太厉害了,分析事情分析得头头是道,有他在,应该是能找回李桂娘的。

    李日知想了想,道:“其实不必操之过急,那个坏人,还有李桂娘,他们一个是女人跑不快,还要拿财物,所以走在路上是很容易被人发现的,他们也不敢,那么最好的方法是先找个地方藏起来,然后等风声过了,他们再逃走,这样就不太容易被抓住了。”

    傅贵宝脑中灵光一闪,道:“我知道了,他们一定藏在山神庙里,利用大家害怕妖怪的心理,所以藏在山神庙里,对他们来讲应该是很安全的。”

    李日知摇了摇头,道:“山神庙里搞鬼闹妖精的,只有马家知道,顶多也就是小马村的人知道,但别的村的人可不知道,那里说不定还会有山里的猎户,或者是过路的人进去休息,所以李桂娘和那个坏人,是不会住在那里的。”

    傅贵宝哦了声,想了想,确实是这么回事,他问道:“那他们能藏到哪儿去呢,藏到那个坏人的家里吗?”

    李日知笑了,道:“不会的,但他们可能会藏到坏人的亲戚家里,而且我敢担保,李家的人肯定不知道,因为他们要是包庇李桂娘,那么五亩好田就保不住了,所以藏身的地方一定不在小李村,并且凡是有李家人的地方,就一定不会藏着他们。”

    李日知咳嗽一声,清清嗓子,看向马老汉,又说道:“那么搜查的范围就又缩小了,那个坏人极有可能是小李村的人,否则他没法和李桂娘多接触,这是第一点;第二点是年纪和李桂娘差不多,没有成亲,或者成亲了但没有孩子,有孩子了就会忌讳很多,不太能干出私奔的事来,当然这个也不是特别肯定;第三,这人在外村有亲戚,并且他已经有几天没有回小李村了!”

    村民们再次一起点头,能符合这三点的人,肯定不会很多,搜查范围肯定是缩小了,只要赶去及时,说不定真的能堵住坏人和李桂娘呢!

    李日知把手一挥,道:“既然决定要现在就办事,那么就不要浪费时间,这就走吧,这里离小李村远不,黄昏之前能赶到吧?”

    马栓住摇头道:“赶不到,但掌灯时应该是可以赶到的!”

    “那便快走吧!”李日知当先往外走,傅贵宝腆着小肚子,紧跟在后,而张老六手扶腰刀,也跟着他们出了门。

    马家三口肯定是都要跟着去的,村民们则稍一商量,他们还是要帮一下马家的,毕竟本村本土的,马家有了困难,哪有不帮忙的,那也太不仗义了。

    商量之后,由马家的邻居亲自带队,后面跟着七八个壮丁,跟着李日知一同往大树林里走去。

    大树林故名思义,就是很大一片的森林,大概有两里地左右的宽度,树林里面有路,行走倒也方便,横穿整个森林,只需半个时辰,走快些半个时辰都用不了。

    当路过那座山神庙时,李日知感慨道:“就是这座庙吗?看起来除了地基之外,别的都不能用了!”

    山神庙早就破落了,并且并不是很大,如果李桂娘藏在里面,那可是得遭大罪了。

    继续赶路,终于在天黑之后,他们一行人都赶到小李村。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