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五十章 李家的一群人

    小李村相比较而言,要比小马村贫穷一些,村子里没有什么太大的宅院,甚至连二重院子都没有,全都是一个小院子,里面有几间土房。

    也许是天黑的缘故,李日知竟连一处用砖瓦建成的房子都没有看到,几乎全都是土坯房,茅草房顶,这小李村是够穷了。

    马家邻居道:“这里土地沙子多,所以自然好田就少,老百姓不富裕,不过却是挺能生的,象李桂娘他家就有九个孩子,光丫头就生了六个,这么个生法儿能不穷么!”

    他顿了顿,又道:“要是九个孩子里面,有六个是儿子,那还差不多!”

    李日知哼了声,回过头,对傅贵宝道:“你家几个孩子?”

    傅贵宝叹了口气,道:“就我一个,所以族里的重担,都落到我一个人的肩上了,不堪苦也!”说这话时,竟然眼中隐隐有了水光,似乎很是伤心。

    李日知道:“那你快点儿成亲,然后生个儿子出来,你就可以把家族的重担,让你的儿子挑了,你不就轻松了!”

    “有道理,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傅贵宝一拍大腿,乐了,这法儿好啊!

    “李桂娘还有两个妹妹,你一起收了吧!”李日知提醒他。

    傅贵宝却担忧地道:“一起收俩,那招妖怪时,会不会一起招两个妖怪来啊,这个很让我担忧啊!”

    他这话一说,后面的马栓住吭哧吭哧地,听声音象是又要哭了!

    傅贵宝赶紧闭嘴,马栓住长得很壮实,要是急眼了,过来揍他,他可是打不过马栓住的!

    马老汉叹了口气,一指前面的一户庄院,说道:“那就是老李家,家里有亮,估计是刚吃过饭,还没睡呢!”

    众人一起走到了李家的门前,土墙木门,木板没刷漆,一看就是贫寒之家,马老汉上前,啪啪地敲了敲门,叫道:“亲家,睡了吗?”

    马栓住却叫道:“跟他客气什么,管他睡不睡呢!”冲上前去,抬腿砰地就踹到了门板上,李家院门应声而倒,露出了里面的小院子!

    小院子里面没有人,李家的人都在屋子里呢,自家院门被踹倒之后,屋里的人自然都吓了一大跳,屋门一开,呼地就跳出一个瘦小的汉子,有点营养不良的样子,这汉子叫道:“谁啊,谁啊,怎么把门给踢坏了?”

    “是你爷爷来了!”马栓住大叫着,冲进了院子里,抬腿又是一脚,把这瘦小的汉子给踹倒了!

    这瘦小的汉子见到了马栓住,当然是第一时间就认出来了,惊吓之间,竟然忘记了躲闪,被马栓住一脚结结实实地踹中了肚子,立时便向后摔了个四仰八叉!

    屋子里面又跳出两个汉子,也都是瘦瘦小小的,他俩还有地上摔着的那个都是李桂娘的哥哥。

    后面来的这两个瘦小汉子,看到了马栓住,他俩不去扶地上的兄弟,而是一起叫了起来:“鬼啊!”

    其中一个汉子转身就往屋里跑,而另一个则胆子小些,双眼翻白,竟然吓得晕倒在地!

    马栓住哼了声,呼呼喘气,却也并没有追击,回头看了眼马老汉,见父亲冲他摆手,他便退后一步,让父亲上前说话。

    马老汉上前一步,说道:“亲家,在家呢么,我有事要和你说,你出来下吧,我不想进去!”

    屋里哆哆嗦嗦地出来一个瘦小的老头,看样子属于胆子很小的那种,他扒着门框往外看,看到了李老汉,又看到了马栓住,还看到了进了院子的一大群人!

    这瘦小老头便是李阿爹,是李桂娘的父亲。

    李阿爹奇道:“亲家,你,你怎么又来了,还有,栓住怎么也来了,他不是死了么?”

    人一多,李阿爹再胆小,再迷信,也知道马栓住不是鬼,应该是又活过来了,所以害怕的程度也就降低了,但仍旧是不敢出屋门,而摔在地上的那个瘦小汉子,则连滚带爬地进了屋,躲在李阿爹的后面往外看。

    李日知看着屋里的李家爷几个,心想:“这一家子都是胆小怕事的,应该比较好吓唬,只要诈一诈,说不定就能诈出实话来!”

    李日知冲着张老六一努嘴,张老六立即上前一步,大声道:“官府办案,李桂娘的父亲出来说话。”

    张老六穿着捕快的衣服,腰上挂着大刀,一望便知是官府里的差人,此时他往前一站,堵住了门口,李家的小老百姓当然害怕了,一屋子的人全都吓傻了,这辈子都没遇到过,被官差堵在屋里的事情!

    等张老六把人先吓唬住,李日知立即上前,道:“李桂娘没有被妖怪抓走,我看到了她了,好象是她吧,不太肯定!”

    他先说了这句话,然后看屋里几个人的反应,见从李阿爹到那三个瘦小汉子,全都是先微微一愣,然后谁也没有吱声,屋里还有几个女的,但屋里有点儿黑,所以她们有什么表情,李日知没有观察到。

    李日知看到李家父子的反应,几乎是立即就断定了,他们一定知道内情,纸包不住火,看来李桂娘没有瞒着她的家人,但如果通过正常手段,想要从他们的嘴里知道情况,几乎是不可能的。

    李日知紧接着又说道:“李桂娘被杀了,被一个男人杀的,还抢了她的东西!”

    这句太震撼了,而且是承接上一句,紧接着就说出来的,没有给在场的人反应的时间。

    李日知很擅长用这招,虽然这招也不是百试百灵,但对于心虚的人却是很好用的,首先引心虚的人往一个方面想,等他们刚刚想到某件事,然后突然间说出句震撼的话来,可以让心虚的人说出实话。

    当然,说的话要事先设计好,不能让对方有了心理准备,如果一旦心里有准备了,那么就算是突然说出震撼的话来,也起不到想要达到的效果。

    李家父子很明显不知道李日知的手段,没听说过,更没有见过,他们听李日知说的前一句,心中都暗暗叫苦,难道说李桂娘没有逃走,被马家给抓住了,所以打上门来,兴师问罪?

    这不糟了么,李桂娘要是没有逃掉,那就意味着马家给的五亩良田的聘礼,保不住了啊,这可不是普通的夫妻离和,而是女方私奔,娘家不但要还婆家聘礼,还得给赔偿的啊,对贫寒的李家来说,这可是天塌下来的大事!

    李家父子的心脏,瞬间就象是被恶鬼的大手捏住了一样,巨痛无比,几乎都要窒息了,可听到后一句,情况竟然比前一句更糟糕,竟然是李桂娘被杀了!

    其中一个瘦小汉子失声道:“刘保干杀了四妹妹,还抢了四妹妹的东西?”

    李日知松了口气,他的手段再次奏效,可算把那个假装妖怪的男人姓名给诈出来了!

    李家父子和屋里的女人们,在最开始的一瞬间,全都没有反应过来,都没有想到李日知一个小小少年在诈他们的实话,他们都没有领教过刑审的手段,所以全部上当!

    就听屋里有个女人叫道:“桂娘啊,我苦命的孩子啊!”

    接着就有其他女人的声音传出来,似乎是劝那个女人!

    李日知立即后退,扭头冲着张老六打了个眼色,张老六立即上前一步,刷地就抽出了大刀!

    后面小马村的村民纷纷大怒,尤其是马家爷俩,更是气得眼珠子都红了,他们正想上前与李家父子厮打,这种奇耻大辱,绝对是要拼命的!

    可张老六上前之后,隔在了他们的中间,使得他们没法上前了,自然也就没法上去和李家父子拼命了!

    李日知对小马村的村民说道:“稍安勿躁,凡事自有官府为你们作主,你们不可以私自上前动手,以免把事情越闹越大!”

    小马村的村民只好退后,等着李日知处理此事,这时候,张老六的大刀已架到了李阿爹的脖子上了!

    李阿爹吓得全身哆嗦,瘫软在地,他道:“差,差爷,饶,饶,饶……”太过害怕,连话都说不全乎了。

    而李阿爹的三个儿子一起跪倒,大叫饶命,他们全都脑子懵了,只知道叫饶命,却忘了辩解,他家的女儿死了,干什么官差把刀架到李阿爹的脖子上呢,这恐怕不对头吧!

    屋里一个花白头发的妇人冲了出来,叫道:“官差为什么要杀我们当家的,他犯了什么法?”

    张老六哼了声,回头看向李日知,李日知冷冷地说道:“你们和刘保干串通好,去烧了马家的房子,卷了浮财之后,杀了李桂娘灭口,然后你们和刘保干把马家的财产给分了,这话可是刘保干亲口说的,你们还敢狡辩吗?”

    “没有啊,绝无此事啊!”李家的男女老幼一起叫起冤枉来!

    那个妇人叫道:“我们怎么会杀了自己的女儿灭口,就算要杀,也是杀那个刘保干,那个天杀的灾星啊!”边说边哭,满脸冤枉。

    马家三口还有小马村的村民却都是满脸愤怒,李桂娘一家绝对不冤枉,他们是绝对知情的,而且如果不是马栓住命大,此时已然死了,李家的人绝对够狠,绝对的刁民!

    李日知喝道:“此时还敢想着杀人,真是好大的胆子!你们和刘保干是如何串通的,说,如果还敢撒谎,那就把你家这四个男人一起抓起县衙,全都替李桂娘偿命!”

    李家的四个男人都挺怂的,反而不如家里的女人,那个妇人又叫了声冤枉,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出来,直把马家三口差点儿当场气死!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