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五十一章 发达了的刘保干

    那妇人便是李大娘,是李桂娘的母亲,她的口齿也不是很伶俐,但这种事情也不需要多么伶俐的口才,只要能说清楚就行。

    原来,在李桂娘没出嫁前,她和小李村的一个少年要好,这少年名叫刘保干,但也只是朋友之间的关系,乡下人没什么男女大防,一起拾柴放羊什么的,互相帮助而已。

    刘保干的家更穷,比李家还要穷,刘父早亡,刘母还算能干,独自一个人把刘保干拉扯长大,刘保干那时还算是一个听话的少年。

    但在刘母几年前去世之后,刘保干便开始学坏,但也不是特别坏的那种,只是偷鸡摸狗,混口饭吃而已,小李村的村民可怜他无依无靠,从来没有把他抓起来过,但村民也都不再和他来往,也包括李家。

    刘保干在村子里待不下去了,便离开小李村,去外面谋生,一去几年时间,没有再回小李村。

    后来李桂娘出嫁了,也没什么事,只不过前段时间李桂娘回娘家,偏巧刘保干也回了小李村,李桂娘回小李村是探亲,而刘保干是炫耀,算是衣锦还乡。

    刘保干,保干这个名字的含义是,保证能吃上干饭,不用整天喝稀的,从这个名字上就看得出来,刘家当时是很贫穷的。

    而刘保干在小李村过的日子也一直贫穷,被人瞧不起,但他离开之后,终于发达了,他在一户巨富人家里当上了马夫,而且还是马夫头儿,算是有了身份地位,在小李村绝对算得上是成功人士了!

    这次刘保干衣锦还乡,他把这几年每月当马夫的报酬,还有主人家的赏赐攒了起来,竟然足足有五十贯之多,这可真算得上是巨款了。

    刘保干用这笔钱,在小李村附近买了十亩田地,因为这里的田不是太好,所以价也不高,买完田之后,钱还剩下了,刘保干便张罗着要盖房子,在刘家原来的地基上,盖一个小院子,然后再盖三间大瓦房,房子不用土坯,要用整砖来砌。

    又置地又盖房,而且还要盖砖瓦房,这可是大手笔啊,刘保干一跃就成为小李村的富户了,成为了名人,人人羡慕,甚至有人都想拜刘保干为师,和他学习怎么养马了!

    小李村的人都说刘保干发达了,是个有能耐的人,李阿爹自然也不甘落后,主动去和刘保干套近乎,想佃了刘保干的那十亩地回家种,反正刘保干还要去当马夫,嗯,是马夫头儿,那田地也不能闲置啊,还得有人种不是,所以李阿爹便想租佃下来,为了套近乎,还想请刘保干吃饭。

    刘保干也确实想把田地租出去,每年收些租子,这也是一笔稳定的收入,所以他便来了李家,结果,就看到了正好回了娘家的李桂娘。

    李桂娘没嫁人之前,可是小李村长得最齐整的少女,本村所有少年的理想媳妇儿,刘保干也曾梦想过,但那时他连口干饭都吃不上,哪还能想着娶李桂娘呢,那是做白日梦呢!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刘保干可是发达了,在巨富人家当马夫,那家的主人爱马如命,只要刘保干把马伺候好了,赏钱会比每月的工薪还多,以后每几年都能攒出五十贯来,有这样的一份好工作,刘保干底气就足得很了。

    所以在李家吃饭时候,刘保干每吃一口干饭,他就吹一句牛皮,说他伺候的是千里马,是宝马良驹,主人家对他是非常的倚重,不过,他也不打算干得时间太长,再干十年吧,等他攒够了一千贯,就回家来,多买些田地,好好地过日子。

    刘保干牛皮吹得非常大,李阿爹算不上是有见识,但也知道当马夫就算累死,也不可能赚到上千贯的,一千贯钱那得买多少亩地啊,这明显是吹牛。

    可李阿爹没信,李桂娘信了,这就出事了!

    李桂娘和刘保干本来就熟,小时候一起长大,彼此就有好感,但世事弄人,反正就是没缘分呗,虽然两个人都没读过书,但是不识字却也不能阻止两个人第二天找个机会,私下见见面,伤感一番。

    李桂娘对刘保干说马栓住家没有马,只有骡子,而且马栓住还有点儿傻啦吧唧的,哪如保干哥这么机灵,还有出息!

    刘保干则说有机会我请你骑马,骑千里马,巨富家的马都可好了,甚至有值几千贯的名驹,专门用来配种的。

    再然后呢,李桂娘和刘保干做了什么,李大娘就不知道了,但是李桂娘却不肯回婆家了,每天和刘保干出去玩耍,不是去树林,就是去庄稼地,一直过了一个月,李桂娘都不回婆家。

    李家的人看出不对劲儿了,不敢再留李桂娘在家里了,万一被马家发现了,那李家的可要倒霉了,刘保干是能说会道,也是有点儿小钱,但和马家比却是差远了。

    李家的人绝对不会放弃马家,而选择刘保干的,至少刘保干这个马夫头儿的身份,不会让李家选择他。

    偏巧这时候马栓住赶着骡子来接李桂娘了,李家的人都松了一口气,隐瞒了李桂娘和刘保干的事,让马栓住接李桂娘回家了,马栓住甚至都不知道有刘保干这个人。

    再然后,发生了什么事,李家的人其实是不清楚的,但马家派人来报丧,说李桂娘被妖怪抓走了,而马栓住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李家的人还以为这是报应,谁让李桂娘不守妇道了,可毕竟是自家的女儿,所以李家的人都还是挺伤心的!

    可还没等伤心多久呢,突然李桂娘跑回来了,说她跟刘保干走了,以后也不再回来了,拜别家人,让家人替他们保密!

    李家的人都傻了,也不敢不替她保密啊,李桂娘私奔了,要是被马家知道了,不得要回聘礼么,李家可承受不起这样的损失。

    但也没有保密多久,马家就带着官差上门了,发生了刚才的事情,打了李家的人一个措手不及,想要商量下对策都来不及,只能实话实说了,免得官差抓走李家的人。

    李大娘把事情的经过说完之后,马栓住气得大叫:“那个刘保干在哪里,我要杀了他,我非要杀了他不可!”

    李日知心想:“看来李桂娘的家人,并不知道装妖怪设圈套的事,他们只知道李桂娘和刘保干私奔了,他们都是李桂娘的亲人,当然要向着李桂娘,但对于马家来讲,李家的行为可真是缺了大德了!”

    李日知道:“刘保干和李桂娘卷了马家的财产,肯定是跑不远的,应该是先找地方藏起来了,而且如果真象刘保干说的那样,他当马夫是非常有前途的,那么他必定舍不得离开那家富户,他应该还留在富户那里,继续当他的马夫,并且在打算看看风头,然后再决定要不要远逃!”

    小马村的村民听了,纷纷点头,他们本来都以为刘保干肯定是带着李桂娘远走高飞了,现在去追,怕是也追不上了,但听李日知如此分析,他们又觉得,可能刘保干真的还没有逃,还自以为他的奸计得逞了呢!

    李日知想了想,道:“我估计刘保干现在就在那家富户那里,躲在别的地方他不放心,他认为一定没有人敢搜查巨富之家,所以他是安全的,而且也不一定会有人想到是他犯的案子;而李桂娘一定被他藏在了巨富之家的附近,远近距离应该不超过一里,这样万一出事,他也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到李桂娘,然后一起逃掉。”

    众人连忙又纷纷点头,马家三口人是最着急的,马栓住急道:“那,那咱们就去找那家巨富什么的吧,那家姓什么,在哪里啊?”

    李日知转头看向傅贵宝,道:“你家就是巨富,不会就是你家的马夫吧?”

    傅贵宝笑道:“我家的马夫没有姓刘的,而且我家也不是最富的那户啊,荥阳这地方巨富可太多了,不过要说最有名的巨富,我倒是听我爹说起过,应该是在荥阳最南边的陈家,他家是最有钱的!”

    停顿了一下,傅贵宝又道:“要说各家能有多少钱,这个真不好说,钱财不露白,没谁会吹自己家多有钱,所以谁是最富的,别人家我是说不出来,但陈家一定是,他家一定最有钱,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

    李日知摇头道:“不想,你不要说给我听,千万不要说!”

    “那陈家是南边的皇族啊,南朝陈虽然亡了,连隋朝都亡了,但陈家还是有亲族留下来的,那就是这里的陈家啊,他们家当然有钱了!”

    傅贵宝把小肚子一腆,得意洋洋地说道,越不让他说,他越要说,要问荥阳谁家有钱,那他就比李日知强太多了,家家他都知道。

    李日知当然是知道南朝陈的,隋朝统一天下,灭掉了南边的国家陈国,陈朝皇帝陈叔宝被俘虏,亲族北迁,估计荥阳陈家可能是皇族的旁支,不过到底是哪支,陈朝已经灭亡,连隋朝都灭亡了,大唐都开国多少年,除了陈家自己知道,外人可是无法考证了。

    李日知问李阿爹,道:“那个刘保干,是给陈家当马夫吧,是不是?”

    李阿爹硬着头皮道:“是,是的,是说姓陈的,但是不是什么皇族,草民就不知道了,没去过陈家那里。”

    傅贵宝来精神了,他估计这里除了张老六之外,应该就只有他知道陈家在哪儿了,他笑道:“那陈家说远不远,说近不近,往北走,估计有个四十来里就能到了,是座大庄园,我以前去做过客,知道路!”

    李日知道:“事不宜迟,既然知道了是谁干的坏事,那就要立即去抓人,免得他们逃走。”

    忽然,李日知笑着对李阿爹说道:“你女儿没死,我刚才是吓唬你的,没想到你这么不禁吓,现在我们要去陈家了,你带上儿子跟我们走,争取立个功,减轻自己的责罚,否则去了衙门,板子不打死你,但打你个半死,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