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五十四章 陈英英

    李日知对张老六说道:“这个要有劳张捕快了,去抓拿李桂娘,得有个官家人在场才行!”

    张老六嘿嘿一笑,道:“反正已经这样儿了,我再跑一趟也没什么,只不过……”他斜眼看了眼陈管家,道:“只不过,都是因为你们陈家窝藏了罪犯,才让我这么麻烦的!”

    陈管家连忙道:“必不敢让张爷白白辛苦,小人叫上家丁,陪着张爷一起去,不用张爷动手,让小的们去抓那个叫李,什么娘的妇人!”

    李家的听了,连忙表示要一起去,那可是他们家的女人,他们必须要在场,看看能不能求求情,让李桂娘少遭点儿罪,而马家三口虽然累得实在不想动,但这种关键时刻,他们再累也要去,就算是爬着去,也要亲眼看到李桂娘被捕!

    一众人出了陈家,赶去那个小村庄,其实那个村庄里面住的人,都是陈家的佃户,并没有多少空房,刘保干租的房子便是村子里的一个独立小院,陈家家丁只要把小院一围,李桂娘插翅难飞。

    等众人都走了,傅贵宝见李日知舒舒服服地躺着,一边吃点心,一边喝茶水,他便道:“咱们不去看看,他们不是说那个李桂娘长得最齐整儿么,到底有多好看,我还真想看看呢!”

    李日知咽下块点心,这才说道:“那你就去呗,说不定破屋而入的时候,那李桂娘没穿衣服,那你不就正好捡个便宜,看个够本么!”

    他这么一说,傅贵宝竟然有点儿心动,但他却犹豫道:“长得好看也就罢了,万一长得不好看,那么我看了,会不会长针眼啊?”

    陈管家带着家丁去抓人了,但前院还是留有几个家丁,他们是在看押刘保干的,而刘保干被绑得象个棕子似的,还被扔在地上。

    听了傅贵宝的担心,刘保干叫道:“好看,长得好看,白嫩白嫩的,小少爷快去看吧,小人愿意给你带路!”

    “无耻,那个李桂娘不是你的女人吗,你竟然让别人看他!”傅贵宝大吃一惊。

    以前傅贵宝在家时,从来没有经历过世间的险恶,要说脸皮厚,他在家里一向是脸皮最厚的,可出了家门没几天,便发现原来这个世上,各种不要脸的人都有,实在太多了,他算老几啊,根本排不上号!

    刘保干只求自己能脱身,才不会关心什么李桂娘,还是李桂姑的呢,他又道:“小少爷说笑了,她又不是我媳妇儿,怎么能是我的女人,小少爷愿意看,尽管看就是,反正倒霉的马栓住!”

    李日知满脸都是赞同的表情,他点了点头,道:“有道理,刚才我还在想,李桂娘有好日子不过,竟然和人私奔,还是和一个马夫私奔,难不成她眼睛瞎了?现在你这么一说,我确定了,她可不就真是瞎了眼,要不然能看上你啊!”

    陈家的家丁都摇头不屑,他们当然是都认识刘保干的,以前也没觉得这人怎么不要脸,现在却知道,这人岂止是不要脸啊,简直就是臭不要脸!

    忽然,后院传来脚步声,脚步声极快,听声音不象是家丁,也不象是成年人,李日知忍不住转头去看,就见一个瘦小的人影窜进前院!

    这瘦小人影一进院子,所有的家丁立即后退一步,向旁退闪,而刘保干则象见到了救星一样。

    李日知见是一个穿着立领胡服的小小少年,胡服华丽,这小小少年头发很短,步履轻快,看那些家丁对他的态度,这小小少年应该是陈家的公子。

    “刘保干,你怎么被捆起来了?”这小小少年张嘴说了句话,声音清脆,略带娇嫩。

    李日知一听,心中便想:“这不是小小少年,而是小小少女啊,只不过穿了男式的胡服而已,转过来,转过来,让我看看!”

    地上的刘保干立即装起可怜,鼻涕眼泪一起往外流,叫道:“小姐,救命啊,有人诬陷小人,说小人杀了马栓住,可马栓住没有死啊!”

    “你趴在地上的姿势真难看,你就不能趴得好看些么,我都不想看你了,以后不让你再给我养马了,马都被你给教坏了!”陈家小姐说道。

    按着正常逻辑,陈家小姐应该问马栓住是谁,可她不但不问,却说刘保干趴在地上的姿势难看!

    陈家小姐果然不再看刘保干,转头看向了李日知,又看了看傅贵宝。她这一转头,李日知和傅贵宝立时眼前一亮!

    这小小少女身子还没有长开,相貌也还稚嫩,但却绝对是个美人胚子,而且还是最最靓丽的那种美人胚子,完全可以祸国殃民的那种美丽!

    李日知心想:“看来真是南朝陈国曾经的皇族,陈国如不亡国,她不是个公主,就是个郡主啊!”他心里正想着,却听旁边傅贵宝嗷地一声大叫,把他给吓了一跳。

    就听傅贵宝叫道:“妖精啊,谁有桃木剑,快给我一把!”

    陈家的家丁一起看向傅贵宝,这人发什么疯,竟然敢对着我家小姐喊妖精,他欠抽是不是!

    傅贵宝指着陈家小姐接着叫道:“你就是陈英英吧?果然长得妖气十足,上次我来没有看到你,这次看到了,你长得太好看了,所以你肯定是妖怪,不是人!”

    李日知奇道:“那为什么不是仙女?”

    “因为我没有看过仙女啊!”傅贵宝理直气壮地道。

    “那你见过妖怪?”

    “见过啊,眼前的这个不就是!”

    “好吧!”李日知站起身来,对着陈家小姐抱拳行礼,说道:“小姐名叫陈英英?在下李日知,这位是傅贵宝,请问英英小姐,你家有影壁么?”

    陈英英没有见过李日知和傅贵宝,她正好奇为什么家里会多出两个和自己差不大的少年,至于傅贵宝喊她是妖精,她完全不在意,就当傅贵宝在夸她了!

    陈英英道:“有啊,不过不在这里,在后院,内宅大门前面有一座影壁,你问这个做什么?”

    “不是我要做什么,是傅同学要做什么!”李日知一指傅贵宝,笑道:“他最喜欢在影壁下面大便……”

    “咱能不提这事儿不!”傅贵宝跳起身来,感觉在美女的面前失了面子,又觉得李日知太不够意思了,竟然又揭自己的伤疤!

    陈英英哦了声,问道:“你们是想让刘保干替你们养马吗?他把马养得还成,不过,刚才听说他闯祸了,所以我以后是不会再用他了,你们谁要,把他带走吧!”

    刘保干在地上听了,无比悲哀,他叫道:“小姐,小人养马,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求小姐救命啊……”

    陈英英很少见外人,尤其是和她年纪差不多大的少年,更是极少见到,她并不理会刘保干,刘保干做的事情,仆人已经和她说了,她现在只对李日知和傅贵宝感兴趣。

    陈英英走进了正堂,也在坐榻上坐了下来,道:“你叫李日知?日知是什么意思?”

    “每日知之的意思,我父母双亲希望我成为一个学问渊博的大儒!”李日知说道,他又问:“英英是你的闺名?你倒是不在乎别人叫,会不会认为……认为傅贵宝不礼貌?”

    “关我屁事啊!”傅贵宝大为不满地道,怎么话一岔,就岔到自己这儿了。

    “当然关你屁事,你还是赶紧找到影壁,去大个便吧!”李日知损了他一句。

    傅贵宝拖着长音啊了声,说道:“你是不是看上陈妖精了,所以在她面前贬低我,顺便抬高你自己,你还真是有心机啊,你改名吧,叫李日机好了!”

    陈英英拍手笑道:“你俩是在拐弯抹角的称赞我漂亮吗?嗯,每天都有人称赞我,不过,这么隐秘的称赞,倒是不多见!”

    李日知和傅贵宝不由得一起目瞪口呆了一下,这位陈小姐,不但为人大方,可以和陌生男子……他俩还算不上男子,但也不能说是童子了,和他俩说话,还很认真地进行自我表扬,这也只能说她太单纯,并且太有皇家贵族范儿了!

    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好了!

    陈英英又道:“昨天是我生日,大家都夸我来着,还送我礼物,你们夸过我了,要送什么礼物?哦,对了,日知是每日知之,我的名字英英意思倒是简单,是蒲公英的意思,寓意是无论随风飘到哪里,都会好好的活着!”

    陈英英一派天真无邪,倒显得李日知和傅贵宝有点儿粗俗了,两人不敢再开玩笑,也不敢再议论陈英英的闺名了,毕竟人家不在意是一回事,他们失礼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时候,忽然门外传来嘈杂声,陈家管家带着家丁回来了,那处村庄离着庄园不远,跑着去跑着回,便更快了。

    他们几乎是到了村子里,直接翻墙进去,房门一踹就开,进屋立即就抓住了还在睡觉的李桂娘,一点儿阻碍都没有。

    陈家管家带着李桂娘先回来了,而马家人和李家人则在半路上就打了起来,不过李家人明显落了下风,因为小马村来的人多啊,小李村却没人跟出来,李家四个男的可打不过一群壮汉!

    陈家管家一进院子,便看到了陈英英,他惊道:“小姐,你怎么出来了,今天的事情实在不体面,小姐不要看了,还是回去吧!”

    陈英英却道:“我听说是刘保干偷了马家的媳妇儿,这个就是马家的媳妇儿吗?她这么大的人了,怎么会被偷呢,她被偷时,不会叫吗?”

    “呃,这个……小姐还是别问了,把刘保干和李桂娘,送去官府,让县令大人处置就好了!”陈家管家尴尬万分地道。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