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五十五章 英英跟我走吧

    陈家管家很尴尬,但陈英英却没觉得有什么尴尬的,她除了对今天起得太早有点儿不高兴外,别的都挺开心的,至于李桂娘这么大个人,怎么会被偷,她就更不明白了!

    李日知在一旁说道:“其实,严格来讲,应该是李桂娘偷汉子,这个汉子就是刘保干了,要不然就是他俩互偷!”

    陈英英实在不明白偷人是怎么回事,从来没有人跟她讲过这些,不明白,所以她还想再问!

    李日知笑道:“反正不管怎么个偷法儿,偷肯定是不对的,英妹妹这点是认同的吧?”

    李日知一张口叫英妹妹,傅贵宝大怒,他都没好意思和陈英英称什么姐姐妹妹的,竟然让李日知抢了先,他有心也叫一声英妹妹,可终究没好意思开口!

    猛然间,傅贵宝发现,李日知的脸皮比他的要厚得多,而且厚得非常自然,一点都不做作,没有任何掩盖,和李日知相比,他自己完全就是一个洁白无暇的腼腆少年嘛!

    陈英英也不好意思起来,她道:“我,我不是你英妹妹,你还是不要这么称呼了!嗯,偷肯定是不对的,这怎么啦?”

    “那就叫英妹?”李日知不回答怎么啦,却仍纠缠于称呼,非要叫陈英英一声妹子不可。

    傅贵宝急道:“英妹也不行,英妹也是你能叫的吗,我,我都没好意思叫!”

    陈英英也点头道:“我昨天过生日,我满十岁了,是大姑娘了,不能和别人乱称呼,什么姐姐妹妹的都不行!”

    “唉,那我只好叫你的名字了,英英,既然你认为偷肯定是不对的,那这件事就交给县令大人去处理吧,县令大人名叫郑刚令,是我的亲舅舅!”

    李日知很有官二代,应该是官表亲二代的觉悟,及时地显摆了一下自己的舅舅!

    说完之后,李日知冲着张老六一摆手,道:“咱们这就回商阳书院,我舅舅估计这时候还没起床呢,不过他今天是肯定要回衙门的,正好带了这对犯人回衙门!”

    陈家的人自然没有人阻拦他,可李日知刚要走,忽然觉得腿脚酸麻,这一天一夜,他可没少走路,已然超负荷了!

    李日知便对着陈家管家说道:“准备大车,送我们回商阳书院,要豪华的大车,速度速度,不要让我们久等!”

    陈家管家连忙答应,他也希望李日知等人早点儿走,可不要再打扰陈家了,连小姐都出来了,还差点儿被占了便宜,被叫成是英妹,英妹妹!

    李日知看了眼陈英英,笑道:“英英,你去过商阳书院没有,要不然和我们一起去啊,书院可好玩了,一进大门,就有一处影壁,你说是不是啊,傅同学?”

    傅贵宝胖脸一红,深怕李日知再说出什么让他难堪的话来,违心顺着李日知的话茬儿,说道:“是啊是啊,商阳书院好玩得很,英英你跟陈伯父说一声,随我们一同去吧!”

    陈英英极少出门,心中大动,她拍手笑道:“好啊,一起去。不过,昨晚我过生日,爹爹太开心了,所以喝多了酒,现在还没有起床呢吧,要不然家里出了这种事儿,他肯定要出来的,一直没出来呢,就是他酒还没有醒!”

    李日知这才知道,怪不得陈家的家主不出来呢,原来是烂醉如泥,起不来床,他还以为陈家主人是不屑出来呢,真真是好大的胆子,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李日知笑道:“你先随我们去,我半路上给你讲这件事的经过,然后等你爹爹酒醒了,让他去商阳书院接你,你可以先和我们上课,上课可能意思了,一群同学在一起读书,要大声地念出来,还要把头不停地晃,傅同学,给英英同学示范一下!”

    傅贵宝大为不满,可他却着实怕了李日知,李日知把他的糗事,翻来覆去的说,只要一言不合,立即就说他随地大便的事,算是把他给修理得满头青包,再不敢反抗,所以他不满归不满,可还是晃了晃脑袋,算是做了个示范!

    陈英英更加兴奋了,她从小到大学了很多东西,琴棋书画样样都学,女红手工也要学,书也读了不少,但都是一个人在家学的,家里请来的老师是一对一教学,她从来没有过同学,也不知道书院是什么样子的,听李日知说得好玩,她当然会心生向往,想要去看看!

    陈英英叫道:“还有什么好玩的,有树吧,有花吗,有蜻蜓吗?”

    李日知笑道:“有,都有的,还有小溪,时面还有小鱼呢,游来游去的,咱们走吧,我路上讲给你听,先讲这个案子我是怎么破的,我可厉害了,以后你就知道了!”

    陈英英连连点头,跟在李日知的后面就出了门,傅贵宝跟在后面,张老六则带着人,押着刘保干和李桂娘,一起出了大门,要往商阳书院赶回。

    这时候,门外已经准备了六七辆大车,陈家管家正在嘱咐车夫,把人送到商阳书院之后,要赶紧回来,听到有人从大门里出来,陈家管家转头看来。

    就见李日知和陈英英并排走出,两个竟然上了同一辆马车,而那个小胖子傅贵宝也跟着挤上了马车!

    陈家管家大急,不对啊,这是怎么回事,怎么自家小姐也上马车了,送行也不带这么个送法的,直接把自己也给送上车去了?

    陈家管家连忙跑过来,叫道:“小姐,你要干什么去啊,快快下车,李少爷和傅少爷是要去办正经事的,咱们不要打扰他们!”

    李日知正在给陈英英讲这案子呢,仍在做铺垫,正文上车再讲,陈英英听得津津有味,两人都没有理会陈家管家,李日知用手肘一撞傅贵宝,傅贵宝二话不说,就把车厢的门给关上了,把陈家管家给关到外面了!

    张老六走了过来,推开陈家管家,道:“等你家主人酒醒了,让他去商阳书院接人!”他大声命令车夫启动马车,不许耽搁时间。

    每辆马车上都挤满了人,车轮滚滚,向商阳书院行进!

    陈家管家目瞪口呆地望着远去的车队,忽然他一拍脑门,叫道:“不对啊,那个李,李日知吧,大半夜的跑到我家,抓走一人也就罢了,还把我家小姐给拐跑了,用的还是我们家的马车,这不对啊,我得赶紧禀报我家老爷去!”

    陈家管家连跑带颠地去了后院,向陈家主人报告去了,昨天是陈英英的十岁生日,她是陈家主人陈敦儒的掌上明珠,十岁算是整生日了,所以陈家大摆寿宴,为陈英英庆祝,结果陈敦儒就喝多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醒!

    马车里,三个少男少女分成两排,李日知和傅贵宝并排坐着,而陈英英刚和李日知面对面的坐着。

    陈英英已经和李日知混熟了,傅贵宝一开始还不太敢和陈英英套近乎,但随着李日知一口一个英英地叫着,傅贵宝也开始跟着叫开了,陈英英也没有表示反感,她是一个才十岁大的小姑娘,还没有“我的姓名也是你能叫的吗”这种想法,被叫着叫着,也就习惯了!

    陈英英对李日知说道:“你不是说要给我讲这个什么,叫案子吗,这个案子的故事,你快讲吧,讲得有趣些,要美满的结局哦,不美满的我不喜欢听!”

    傅贵宝一咧嘴,心想:“这个案子要想讲成是美满的结局,那可太不容易了,看李日知这次怎么编吧!”他转头看向了李日知。

    李日知也感有点儿难度,不过,他十岁多一点,而陈英英才刚刚十岁,所以自己还是能哄住这个漂亮小姑娘的吧!

    想了片刻,李日知便道:“这是一个非常圆满的故事,你们家的马夫刘保干从小有一个青梅竹马的伙伴,名叫李桂娘,他们两个从小一起玩耍,两小无猜,过着快乐的童年!”

    陈英英点了点头,道:“就象我们现在这个样子吗,李桂娘小时候是不是象我一样可爱?”说着,小姑娘很自恋地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

    傅贵宝忙道:“象,当然象了,咱们算是三小无猜!”

    陈英英看了眼傅贵宝,小嘴嘟了起来,摇头道:“不要和你无猜,你好胖啊!”

    傅贵宝瞬间呆傻,一动不动,就如遭了雷劈一样,胖,难道,难道,难道也是错吗?这说明我家有钱,吃得好啊!

    李日知接着讲道:“后来李桂娘和刘保干长大了,可是李桂娘家很穷,刘保干家也很穷,他们没法成亲……”

    “太惨了,刘保干应该找我爹爹,我爹爹可以给他钱,让他娶李桂娘!”陈英英说道,她很专心地在听故事!

    李日知嗯了声,又道:“这还不算惨,更惨的事情出现了,一个叫马栓住的有钱男人出现了,他看上了李桂娘,想要娶她为妻。”

    “是恶霸强抢民女吗,我爹爹说恶霸强抢民女,都是要抓回家吃掉的,他有没有吃掉李桂娘?”陈英英大吃一惊。

    原来恶霸强抢民女是为了要吃掉,看来恶霸很饿,应该叫做“饿吧”才对!

    李日知摇头道:“没有,没吃她,她现在不还活着呢么,你不是看到她了么,就是那个被捆起来的女人!”

    “哦,没吃就好,后来呢,你快接着讲啊!”陈英英着急地道,她现在很入戏,不知她是代入了李桂娘,还是代入了恶霸。

    李日知道:“马栓住给了李桂娘父母钱,然后娶走了李桂娘,但李桂娘心里还想着刘保干,于是趁回家探亲的时候,和刘保干又在一起了,他们两个想要逃走,不让马栓住找到!”

    陈英英马上紧张地问:“他们有没有逃走,啊,他们是被抓住了,那然后呢?对了,不是说他们偷汉子,偷什么的,他俩不是好朋友吗,怎么偷啊?”

    李日知道:“不是偷汉子,是偷感情,感情这个东西,摸不着,看不到,但如果一旦偷,就要用一生来偿还,因为他俩是互偷,所以只能一辈子在一起,慢慢偿还对方了!”

    三个小孩的年纪都差不多,但明显李日知懂得最多,他每天坐堂看病,接触过各种各样的人,而傅贵宝次之,虽然他只能在家里称王称霸,但很多事情,该懂的,他也是懂的,而陈英英则是娇生惯养,什么都不懂,不过还好,她很有追求真相的执着之心。

    陈英英想了想,道:“那他们要互相还感情,还要一辈子在一起,马栓住肯定不答应的,他不是娶了李桂娘么!”

    “所以马栓住就报了官,然后我们就来抓刘保干和李桂娘了,现在抓住了他们!”李日知做了个总结。

    陈英英听了这个故事之后,却道:“没有圆满啊,我要听圆满的,你快接着讲!”

    傅贵宝看向李日知,好好的一个案子,两个杀人放火的恶人,嗯,是杀人未遂的恶人,被你差点儿讲成了梁山伯与祝英台,还要圆满的结局,好,我看你怎么编!

    但这个是难不倒李日知的,他反问道:“英英,那你认为什么样子的结局,才是圆满呢?”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