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五十七章 浪费口水

    李日知笑道:“好啊,陈世叔如果去见我舅舅,那我舅舅一定会非常高兴的,舅舅他很喜欢研究学问,但是平常在衙门里却没有人和他研究学问,他寂寞得很呢!”

    他连说了两遍“研究学问”,然后观查陈敦儒的表情,见陈敦儒露出欢喜之色,他便知道,这位有钱的皇族之后,是非常喜欢研究学问的了,但性格却很内向,否则既然爱研究学问,又怎么可能不认识郭有皆呢!

    李日知笑着又道:“实际上我舅舅早就该回衙门里了,但是和郭山长研究学问,研究得废寝忘食,所以耽误了时日,也幸亏如此,要不然陈世叔你还真的没法一次,将他们两位大儒都见到呢!”

    “研究学问,能研究得废寝忘食,那是研究什么啊?”陈敦儒好奇地问道。

    “太深奥了,小侄听不明白,陈世叔还是到了书院之后,亲自问他们吧!”李日知一本正经地说道。

    傅贵宝在一旁听着,默不作声,郑刚令为什么不走,他可是很清楚的,那是因为喝多了啊,喝多一次不够,还要喝多两次,那呼噜声大的,整个书院的后院都能听见啊!

    陈敦儒骑马伴在车边,隔着车窗和李日知说话,李日知说话讨喜,而且不停地谈着如何破案,这些都是新鲜事儿,陈敦儒以前没有接触过,所以他非常感兴趣!

    陈郭儒听了李日知说的吕路的案子,他叹道:“我以前也曾看过传奇志异,对于里面描写的事情很是惊讶,总以为世上怎么会有那样的人,不想今日听你一说,这世上还真有啊,意外意外!”

    李日知心想:“吕路的案子明明就是一个臭不要脸的人,想要谋夺别人的财产,既不是奇侠也不是精怪,他是怎么联想到传奇志异上去的呢?”

    陈英英却大惊小怪地道:“爹爹,你还看过传奇志异,你不是从不看这种让人意志消沉的闲书吗?”

    陈敦儒在女儿的心里,一直都是高大上的,以前还总是鄙视传奇志异这类的闲书,称之为让人意志消沉,结果今天不小心说漏了嘴,让女儿也知道他看过这些闲书了。

    他并非是擅辩之人,急切间竟然想不出怎么回答女儿,一张不老不少的脸,瞬间红得就如同红布一样!

    李日知见他尴尬,知道他很在意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形象,便对陈英英说道:“陈世叔应该是被骗的,被某个同学骗着看了这类的书,看过之后,陈世叔才知道这种闲书,会让人意志消沉,所以以后再也不会看了,还把这个宝贵的经验告诉你,以免你以后被骗!”

    陈英英哦了一声,这才恍然大悟,对陈敦儒道:“谢谢爹爹,爹爹真好!”

    陈敦儒这才开心起来,很感激地看了眼李日知,心中大赞:“这小小少年不错嘛,聪明伶俐,很会说话,会给大人找台阶下,真不错,是个懂事知礼的孩子!”

    他转头再看傅贵宝,嘴巴便是一撇,心中又暗想:“这个肥头大耳的蠢物,说是傅发达的儿子,傅发达是谁来着,好象有点儿印象,但实在想不起来了,可能管家会记得吧!”

    傅贵宝都快哭了,自己又给李日知当陪衬了!

    一路说说笑笑,等到中午时分,找了家饭馆吃饭,可临走时饭馆却没要钱,李日知这才知道,原来这家饭馆是陈家的一个小产业,小到陈敦儒都不知道这是他自己家开的买卖,还得饭馆掌柜自己提醒他!

    下午接着赶路,不到傍晚时分,众人便进入了商阳书院。

    此时的书院里,郑刚令和郭有皆在看地图,他俩确实都是喜欢研究学问的人,正在对着地图,研究秦朝的巴蜀之地,到底有多少人口!

    郑刚令本来今天就要走的,但他带着的两个随从,段保康押着吕路他们回荥阳县衙了,而张老六被李日知带走了,他堂堂荥阳县令,总不能一个人上路吧,万一路上遇见劫道的了,把他这个县令大人给劫了,那岂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话!

    所以郑刚令没法回去,只能在老友郭有皆这里,再待上一天,不过,他也听说了,听学院里的学生胡巍说的,李日知不但会破案,还能通鬼神,竟然跟着一群乡民下山,去捉拿妖怪去了,听说还是一只很厉害的虎妖,会炸尸的那种!

    有学生来报,说李日知回来了,不但抓住了两个犯人,把案子给破了,还带来了一个客人,是荥阳最有钱的人,陈敦儒。

    郑刚令从地图上抬起头来,道:“陈敦儒?这个人我听说过,似乎是南朝陈国的皇族后裔,但却无法考证,也许是为了抬高自家的身价,所以胡乱攀扯的吧,但有钱却是真的很有钱!”

    郭有皆则道:“我也听说过,此人家中藏书之多,多达百万册,有十几座书房,专门用来放这些书籍!”

    “百万册,这怎么可能,大夸张了,是他自己说的吗,还是有谁真的看过了!”郑刚令摇头不信。

    “听说光《论语》就有五十几种版本,竹简的,锦帛的,对了,听说还有泥版的,我倒是真想看看!”郭有皆倒是对传说中的百万册书籍,心生向往。

    说罢,郭有皆亲自出迎,把陈敦儒迎接进了书房,三人按着文人见面的规矩,互相自我介绍了一番之后,陈敦儒看到了桌上的地图,问道:“二位是在研究如何绘制地图?”

    郑刚令摇头道:“不是,我们是在研究秦朝时,巴蜀可能有多少人口,毕竟大秦统一六国,巴蜀出力不少啊,人口该有多少,赋税该有几何,这些如果研究透彻了,对我大唐治理此地,会有很大的帮助。”

    一听这个,陈敦儒立即就来精神了,撸起袖子,指着地图说道:“经我研究……”

    三个人吧啦吧啦,开始研究起这个问题,虽然三人都是初次见面,但却如同多年老友一般,各自阐述自己的观点,展开辩论。

    他们三个人全都忘了,李日知回来了,还带了犯人,案子破了,不得问问经过啊,这时候就别指着地图研究了!

    李日知趁着这功夫,让张老六把刘保干和李桂娘关好,然后又安排好了李家人和马家人,让他们离得远一点儿,不要吵架,毕竟这里书院,是需要安静的地方。

    而傅贵宝则被他家的仆人傅来喜给拉住了,傅来喜不停地问东问西,并且一再表示,以后再有打妖怪的事儿,一定不要再参与了,那太危险了,幸亏这次遇到的不是真虎妖,否则小少爷要是被虎妖给吃了,他可没法向老爷和夫人交待了!

    等一切都安排好了,李日知这才带着陈英英,和傅贵宝一起来见郑刚令,却见屋里的三个人还在辩论,各持己见,谁也不服谁!

    陈英英在外面叫道:“爹爹,你在干什么哪?”她跑进了书房,拉住陈敦儒的手。

    她是陈敦儒的心肝宝贝,见女儿来了,立即便停止争论,笑道:“刚才李贤侄带你在书院里玩了?”

    “没有,他在处理事情,我在一边站着看了,好累啊!”陈英英表示,看别人处理事情,也是挺辛苦的。

    陈英英进来这么一说话,郑刚令才想起来,还没有问李日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李日知走进了书房,笑道:“舅舅,恩师,我今天又破了个案子,这么回事……”

    他从马栓住花了高额聘礼娶了李桂娘讲起,然后李桂娘和刘保干勾搭在一起,如何在山神庙暗示中邪,晚上又如何去杀马栓住,结果还没有杀死,使得马栓住被他和傅贵宝给救了,又讲到他们如何顺藤摸瓜,抓住了刘保干和李桂娘,然后又一起带到这里来。

    听完李日知的叙述,郑刚令点了点头,道:“还好,没有出人命,那个马栓住算是命大,在那两个人犯的手中留下了一条小命!”

    陈敦儒皱眉道:“那个李桂娘既然另有新欢,那么就告诉马栓住,夫妻两个正式和离便是,为何又要蓄意谋杀,还要放火烧房呢,难不成几亩地,还有一些浮财,就那么重要么?”

    郭有皆道:“李家不想退那五亩地,所以明知女婿是女儿害死的,也要闭嘴不言,不过,倒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女儿是亲生的,女婿终究是外人!”

    三个人评价一番之后,郑刚令让张老六看好犯人,等明天押着回衙,回衙之后他自会判刑,妥善处理。

    然后,三个人竟然又指着地图,重新开始了辩论,瘾头之大,简直可以称得上是废寝忘食了,真的连晚饭都不吃了,坚决辩论到底。

    陈英英跑出了书房,由李日知带着,找地方吃饭去了,她也体验一把学生餐,当然,体验的结果就是大呼好难吃,你们好厉害啊,吃了这种东西,竟然还活着……

    晚上,李日知让陈英英住自己的房间,他则去和傅贵宝挤一挤。

    第二天早上,李日知起了床之后,去找舅舅郑刚令,他得提醒郑刚令,今天无论如何得回衙门了,出来好几天了,衙门里不知积压了多少公务,再说,郑刚令也得去趟六分医馆,去告诉一下自己的父母,自己成功进入书院学习了啊!

    李日知到了书房门口一看,好么,三个人竟然没有睡觉,还在辩论,一夜未眼,人人都是眼睛通红,说话说得口干舌燥,但就是谁也不服谁,辩论不休!

    不睡觉,不吃饭,就非要和对方打嘴仗,这得多大的瘾头儿!

    李日知站在门口,对着三个人点了点头,心中暗想:“你们三个,我,都,服,这得喝多少水,才能补回你们的口水啊!”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