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五十九章 小伙伴齐聚

    李日知表情开始变得严肃,说道:“要想治得好胡师兄的这个虚之症嘛,需要……需要……唉,这个真的不好说啊!”

    胡成材不高兴地道:“究竟这个方子如何,李师弟你倒是说啊,难不成这是你的独家秘方,还怕师兄我白得了去不成!”

    李日知摇头道:“非也非也,只是这个方子里的药虽然只有两味,但其中一味药收集起来,却有点费力气!”

    “只有两味药,是哪两味药?”胡成材很着急地道,一文钱的方子到底是啥样子的,他真的是很想知道。

    李日知很郑重地说道:“新鲜狗屎一两,加半勺儿黑糖,那一文钱主要是黑糖的钱!”

    胡成材咝地一声,倒抽了口凉气,他道:“这,这,那狗屎也能是药材?”

    “当然是了,你想想,蚕沙都能是药材呢,为啥狗屎就不能是,你要是不懂医术,你就不要乱说,你相信就相信,不相信就拉倒,我也不用你考较我了,你赶紧走吧!”李日知假装生气地道。

    胡成材想了想,蚕沙他倒是知道,好象就是蚕的粪便,这确实是一味药材,那么狗屎就是狗的粪便,能不能入药,他倒还真不知道。

    胡成材将信将疑地道:“那么,这个方子别人用过吗?”

    “当然用过,不过,是谁我却不能告诉你,就如同你用了这个方子,我不会告诉别人一样!”李日知一本正经地说道。

    胡成材点了点头,想了片刻,他终于张嘴问出来了,他问道:“如果光用狗屎,不用黑糖行不行?”

    李日知心中叹气,果然,这个人抠到了邪乎的地步,这可不是穷,这是心理有魔障,他点头:“也可以,但狗屎新鲜的,而且要黑狗的狗屎,那个药力大,服下去效果好,用温水冲服,每天晚饭后服用,今天这个时辰正好,但恐怕你来不及去找黑狗的狗屎了!”

    胡成材嗯了声,若有所思地站了起来,拍了拍李日知的肩膀,道:“很好,你的医术还算过关,以后再接再厉,我随时都会再过来考较你的,你不能放松啊,还要加强医术的学习!”

    说罢,他背着手,出了房间,看样子,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去找黑狗了!

    李日知在后面拱手相送,道:“多谢胡师兄教诲,师弟敢不从命!”

    胡成材背着手,转来转去,转到了书院的后山,他心想:“这后山有不少小动物,偶尔也能看到狗,但黑狗却是从来没有看到见,不知好好找一找能不能找到,我先把这个狗屎加红糖的偏方试一试,如果好用,那不妨卖给药铺,说不定能卖个好价,至于偏方都是要保密的……反正李日知也没让我保密,就算我卖了偏方,他也不能说我不讲道德,只能怪他自己傻!”

    他站在后山门那里,眯着眼睛,仔细寻找,不过天色将黑,林木又多,挡住了视野,他也看不到什么。

    这时,巧得很,胡巍也从后山门里出来了,胡巍有个习惯,就是每天晚饭之后,要在后山的小路里走一走,一来消化食物,二来可以锻炼身体,所以他的身体可比胡成材强多了。

    胡巍看到了胡成材,他们两个是同族的,胡成材要叫胡巍一声族兄,两个人都在商阳书院里读书,所以关系还算不错,远比其他族人要好得多。

    胡巍见胡成材站在后山门这里东张西望的,便道:“材弟,你怎么在这里,你也想去散步吗?那我们一起吧,我早就跟你说过,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还是要多活动活动才行啊,看你的身子骨儿都弱成什么样子了!”

    “巍哥,你出来散步啊!”胡成材回过头来,看到了胡巍。

    胡巍见胡成材还是穿着那身洗得发白的衣服,皱眉道:“材弟,勤俭朴素是好事,但过份朴素未免就做作了,你家境殷实,又不缺钱,为何总是穿得如此寒酸?”

    “小弟以为,衣服这东西就是一个遮丑御寒之物,何必穿得花团锦簇,便宜了别人的眼睛,便宜了别人就是自己吃亏啊,万万不可。”

    胡成材想了想,又道:“巍哥,小弟正想找你呢,想问你件事儿!”

    “什么事儿,你说!”胡巍知道胡成材抠得邪乎,所以说了一句,也就不再废话,胡成材的家境可比他家要富多了,正是应了那句话,穷大方富小抠,越穷越大方,越有钱越抠门儿。

    胡成材道:“巍哥,你说狗屎这种东西,能不能当药吃啊,比如说黑狗的狗屎!”

    胡巍一愣,没听明白,他道:“什么,你说什么,狗屎当药吃?这个,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也许可以吧,但是,这种药我却是不会吃的,狗屎能治什么病?”

    胡成材便把今晚去考较李日知的事说了,还说他好不容易得到了这个不用花钱的药方,但却不知狗屎到底算不算药材!

    胡巍鼻子差点儿气歪了,他道:“利令智昏,这句真真讲得不错,你是想骗人家的药方拿去卖吧,否则岂会上这种恶当,你真是无药可救了,吃狗屎也不顶用!”

    胡成材啊地一声,道:“我,我上当了?”

    胡巍气道:“当然了,你说你,没事儿跑人家屋子里去玩什么考较,你这不是找抽么,人家给你说了该服什么药,你还说难听的话,那谁会对你再客气,岂有不恶心你一下的道理!”

    看见胡成材目瞪口呆的样子,胡巍又道:“你只不过是体虚而已,只要象为兄这样多吃肉,多活动,慢慢就会强壮起来的,没事儿闲的,吃什么补药,再说那狗屎能是补药么,狗吃屎,这东西自己还吃屎呢,它拉出来的屎还能补?”

    越说越恶心,胡巍一甩袖子,不答理这个族弟了,径自去散步活动去了。

    胡成材看着胡巍的背影,心想:“族兄为何生这么大的气,需要补身体的又不是他!嗯,可能李日知真的是在恶心我呢,因为我先恶心了他!不过,狗屎,尤其是黑狗屎,能不能补元气呢,我应该再问问别人,我应该不耻下问,再验证一番,说不定这是一个上古留下来的药方呢,关键是不用花钱!”

    胡成材转身进了书院,想着去问谁了。

    胡巍走在林间小路上,心中叹气,这个族弟真是书院里的一朵奇葩,但那李日知也不对,就算是胡成材确实讨人厌,也不能让他吃狗屎啊,以后得说说这个李日知,为人要宽厚,就算别人不对,也要忍让,要相信吃亏是福,这样才能得到别人的夸赞。

    李日知送走胡成材后,继续读书,考中进士可不件容易的事,真以为十年寒窗就能考中进士了?有的人一辈子寒窗,到老了还是考不上,依旧寒窗!

    此后数日,李日知静心读书,那个胡成材再也没有来找过他,书院里学习气氛很浓,大家都用心读书,就连傅贵宝这个纨绔子弟,在别人的影响下,也开始用功,很少来找李日知玩耍,当然,关键是书院里也没什么好玩的。

    又再过了数日,李日知的父亲李正纯和母亲郑氏到书院来看他,给他带来了不少好吃的,并且让他安心读书,早点儿考中进士,以后好给李家光宗耀祖!

    光宗耀祖这件事,实在是很困难,李日知身上的担子很重,不过他还是一一答应了下来,表示他正走在光宗耀宗的路上,努力奋斗着!

    李正纯和郑氏见儿子懂事,课业也还不错,心满意足地离开,每隔一小段时间,便会遣人来给李日知送些日用品,郑刚令也派人来看过李日知。

    郑刚令告法李日知,那个恶人吕路,还有刘保干和李桂娘都依法判刑了,这两个案子都已经结案,让李日知不必挂心,还有,郑刚令劝李日知多读刑法有关的书籍,以后可以往司法方向发展,这样的人材在大唐算是稀缺人才。

    很少有读书人会研究刑法,甚至有些人当了官之后,对于刑法也不太熟悉,在遇到案子时,往往要查书,最关键的是往往还查不着,只能糊里糊涂地断案!

    所以郑刚令才如此建议李日知,当然,这一切都是基于要考中进士的前提下,只要考中了进士,李日知升起官来,那便要比同年的进士快上无数倍了!

    在书院求学的日子虽然枯燥,但却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几个月过去了,李日知的个头长高了一些,而隔壁的傅贵宝又胖了一些。

    这天下午,正课上完,李日知正在温习功课,有人来找他,说山下来了个小孩儿,想要见他,不过,这小孩儿不肯进入书院,所以李日知要见他,得到山门那里才行。

    李日知听了,便要出学堂去见那个小孩儿,却忽然见有一个小小少女跑了进来,大声叫道:“李日知,你还好吗?”

    李日知一看,竟然是陈英英,他笑道:“咦,怎么是你,刚才有人说你来找我,但是不肯进山门,我还想着是谁呢,但你为什么又不肯进山门,又突然跑进来了?”

    陈英英摇头道:“我干嘛要不进山门,我又不是头一回来了。对了,我来看你,你高兴吗?”

    “高兴高兴,我太高兴了!”一个人大声说道,不过,不是李日知,而是傅贵宝,他厚着脸皮蹭过来,和陈英英套近乎。

    陈英英见到他也很高兴,毕竟她没有什么朋友,所有的朋友加一块,顶多就是两个,就是李日知和傅贵宝了。

    李日知道:“那么,山门那里的人不是你,是谁啊,难道还有一个小孩儿?我却想不起是谁了,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陈英英道:“我刚才上山时,没看到门口有别人,可能是后来的吧,咱们一起去看。”

    傅贵宝跟在他们的后面,问道:“英英,陈世伯也来了吗?”

    陈英英道:“当然来了,我爹爹去见山长了,他们聊他们的,咱们玩咱们的!”

    三个人蹦蹦跳跳地到了山门,就见山门的台阶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儿,这小男孩穿着破衣烂衫,在他身边放着一只竹篓,竹篓里面有两只大野鸡!

    李日知叫道:“成自在,是你吗?”

    小男孩儿回过头来,真的是成自在,他连忙站起身来,很腼腆地对李日知行了个礼,道:“李少爷,小人成自在给你行礼了!”

    成自在曾被人骗了野鸡,那野鸡是他要卖掉给家人买药的,是李日知帮了他,当时成自在就说要来看他,但他要照顾家人,路途对他一个小孩子来讲,着实不近,所以过了几个月才来。

    李日知拉着成自在的手,笑道:“路这么远,你一个人怎么来了,家人还好吗?”

    成自在连连点头,道:“好多了,吃了医馆李老爷给开的药,现在好多了。路不远,我现在回去,后半夜就能到家。”

    说着,他捧起那个竹篓,他是专门来给李日知送野味儿的,成自在家中赤贫,没什么好礼物,但他心中对李日知极是感谢,所以抓住两只上好的山鸡,便给李日知送来了,就算是他放下礼物,现在就回家,也要后半夜才能到家。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