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七十一章 何孙氏

    一  李日知和傅贵宝两人出了这片区域,一开始还能装成是很镇定,可到后来却开始小跑起来,再到后来越跑越快,一口气跑出好几条大街,实在跑不动了,这才停下来喘气。

    傅贵宝呼哧带喘地道:“好家伙,你要说他能一刀砍下我的脑袋,那我还真信!”

    李日知也如呼呼喘气,他道:“别说一刀砍下你的脑袋,就是只用手拧下你的脑袋,那我都信!”

    “为,为什么是拧我的脑袋,为什么不是拧你的脑袋!”傅贵宝有些不服气地道。

    “因为你脑袋上的肉比较多,比较肥,你是一只肥羊,我不是,我只是个人而已!”李日知说罢,在道边找了块石头,坐下来接着喘气。

    傅贵宝也在他身边坐了下来,道:“你在骂我不是人,是吧?我听出来了!”

    “这你都能听出来,佩服佩服!”李日知冲他拱了拱手。

    “我也很佩服你,咱们彼此彼此!”傅贵宝也冲他拱了拱手。

    两个休息了片刻,等气喘均了,这才站起来,打算回县衙,傅贵宝说道:“我看凶手差不多就应该是那个王屠户了,俗话说面由心生,他面相就很凶恶,所以心地也必歹毒!”

    李日知摇了摇头,道:“那可不一定,有人是面恶心善,长相由爹娘,脾气由自己,现在那个王屠户只是有嫌疑,不能说凶手就是他啊!”

    两个人一边走,一边分析,等进了县衙,各自回屋睡觉。

    第二天一大早,李日知刚刚起床,就有差役跑来,对他说道:“李公子,县尊叫你过去二堂,说是有人跑来认尸了,不过,县尊没有让那个人立即认,让那个人先等一下,县尊想先和你商量一下再做决定!”

    李日知啊地一声,说道:“有人来认尸了?是男是女,多大岁数?”

    差役说道:“三十来岁,是个女的,长得,嗯,怎么说呢,长得有些五大三粗的,寻常男子也不如她!”

    说着还比划了一下,示意那个女人和他差不多高的个头,他就不算矮了,要是女人和他差不多一样高,那可就是一个大高个,要是长得再不好看,那就不能怪差役用五大三粗来形容她了。

    李日知也不洗漱了,直接就要去见房县令,他又问差役道:“那个女人是自己来的,还是有父兄陪着一起来的?”

    差役笑道:“是自己来的,看她的样子,是不需要别人保护她的,只要她不去伤害别人就行了!”

    县衙不大,片刻功夫就到了二堂,李日知在二堂门往里张望了一眼,就见房县令坐在屋里,正闭目养神呢!

    听到脚步声,户县令睁开眼睛,就见他满眼的红丝,显而易见,他昨天晚上没有睡好,估计这个案子已经开始折磨他了,如果再不能破案,估计房县令都会病倒了!

    房县令示意李日知进来,道:“日知贤侄,你来得倒快,快来坐下,喝茶吃点心,早上有事,你先对付一口,等中午时,咱们再吃酒席!”

    李日知进了屋子,说道:“房世伯,听说有人想要认尸?”

    房县令点了点头,道:“是个女人,自称叫何孙氏,她的丈夫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她听说有人被害,所以特地来相认,这女人长得,嗯,这女人长得很是强悍,说话的嗓门也大,我让她先在院里等着,想找你来问一下,你觉得这个女人是凶手么,有什么应对之法?”

    李日知想了想,道:“这个女人不见得是凶手,也许只是关心自己的丈夫而已,毕竟丈夫几天没回家,换了别人同样会着急的。”

    房县令微微嗓了口气,他张榜出去几天,没人搭理他,谁也不来认尸,而李日知什么也没做,只是吩咐他对着胡巍发了一顿脾气,结果今天一大清早,就有人跑来认尸了,他已经深深地感觉到,有什么事儿,还是提前问顺李日知,准没错的。

    李日知却没想这么多,他还在分析案情,说道:“前两天房世伯一直没有说调查案子的经过,也没有抓到凶手,所以那家属也不出来,但现在听说凶手已经定下来了,就是那个胡巍,所以憋了好几天的家属,终于跳了出来。”

    房县令笑道:“不错,本官也是这么猜的。不过,本官找你来,是想问问,你觉得这人的家属是不是还和凶手有来往呢,我们应该怎么对付她?”

    李日知想了好半天,这才道:“没什么好的应对方法,只能随机应变了!

    房县令慢慢地点了点头,他还是满信任李日知的,这倒也不是因为郭有皆夸这个学生,更不是因为李日知是郑刚令的外甥,他就是有一种这小小少年靠谱儿,信他准没错的感觉!

    李日知道:“那小侄先回避一下,不随房世伯去前面大堂了。”

    他是一个无官无品的小少年,要是往堂上一站,会显得不伦不类的,所以还是居于幕后比较好。

    房县令却笑道:“那倒是不必,你可以拿张小桌,坐在本官的旁边,权当你是记录供词的书吏了,你写什么,别人又不知道!”

    房县令站起身来,带着李日知一起去了前面的大堂,房县令一摆手,立即便有差役去了院子里,把那个何孙氏带了进来。

    李日知望向进门的何孙氏,这妇人果真是长得人高马大,很有些五大三粗的样子,他忽然想到了那个王屠户,王屠户也是长得这般魁梧,他和这个叫何孙氏的妇人,倒还是挺相配的!

    不过,这个何孙氏所穿的衣服,却是很体面的,水绿色的衣衫,上面绣满了水仙花,单看这件衣服,就能断定出何家是个富裕人家。

    房县令啪地一拍惊堂木,对下面跪着的何孙氏说道:“就是你要认尸吗,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你真的认为你丈夫何俊仁有可能死了么?所以你才来认尸?”

    何孙氏忙道:“民妇的丈夫已经有几日没有回家了,民妇实在担心,只有看到尸体是别人的,民妇这才能放下心来,晚上才能睡个好觉!”

    房县令哈的一声,道:“你跑来认尸,是为了要确认是别人的尸体,这样你才能睡好觉?你的想法还真是奇特!那么如果那尸体不是你丈夫的,等你丈夫从别处回来,发现你曾经去认过尸,那他会不会打你啊,认为你希望他早点死,你要知道因为这个原因,你丈夫要是打你,也只能算你活该了!”

    房县令好心好意地提醒了她一句,他看这妇人并没有多少焦急的神态,无需李日知提醒,他也感觉有些奇怪,这不合情理啊,如果不焦急,跑到这里来认什么尸,当衙门是菜市场吗,想来就来!

    何孙氏还是坚持要认尸,房县令便看了眼李日知,李日知冲他摇了摇头,房县令再次举起惊堂木,啪地往桌上一拍,道:“何孙氏暂且退下,你认不认尸,本官需当考虑一下!”

    何孙氏不懂官府里的流程,心中纳闷儿,为什么认个尸,还要县令大人考虑一下,他到底要考虑什么呀?

    何孙氏明显是个性子粗疏之人,嘟嘟囔囔地站起身来,也不冲房县令行礼,直接就要出大堂,她嘟囔的声音虽然不是很大,算不上咆哮公堂,但明显不是嘟囔好话,这可是犯忌讳的事。

    房县令皱起了眉头,公堂之上敢这样,绝对是欠修理,按律法要打板子的,他看了眼李日知,见李日知点了点头,示意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啪地一声,房县令又是一拍惊堂木,喝道:“何孙氏,这里是大堂,你嘟囔什么呢,可是在咒骂本官?来人啊,给她掌嘴十下,让她长长记性!”

    两旁的差役齐声答应,上来三个差役,两个左右按住何孙氏,另外一个差役啪啪啪地就抽了何孙氏十个嘴巴,把何孙氏打得嗷嗷叫唤!

    打完之后,把何孙氏扔到了院子里面,让她对着天井跪着,不许她朝大堂里面看!

    房县令发作完了何孙氏,便问李日知道:“贤侄,你看这个妇人如何,可是和那凶手有关系?”

    李日知往外看了眼,见何孙氏老老实实地跪在院子里,这才说道:“房世伯,小侄认为,这个何孙氏绝对有问题,她的衣着体面,但举止粗疏,这和身份不符,并且来认尸,所使用的理由颇有些莫名其妙,只是不知她有没有子嗣,或者是其他家人!”

    房县令道:“刚才倒是忘了问她了,不过,看这个样子,似乎是没有。她用的理由确是莫名其妙!”

    李日知道:“无论谁家来认尸,都是怕那尸体是自己的家人,所以表露出来的神情都应该是紧张无比,根本就不可能是什么为求个心安,为了晚上能睡好觉,如果尸体不是自己的家人,那当然是最好,但何孙氏说话的态度却是可疑,小侄怀疑是有人教过她怎么说,但她没有学会,以至于露出了马脚!”

    房县令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刚才没什么感觉,但听李日知一说,便好象确是如此了。

    何孙氏说的话,无非就是想证明她想尽早得知丈夫的消息,否则她就会寝食难安,教她说话的人是想通过这番话,让官府的人觉得夫妻情深,何孙氏是个担心丈夫安全的好妻子!

    谁知,何孙氏不会演戏,或者说演得不到位,结果被李日知看出了破绽,直接就觉得她有大问题了!

    李日知道:“房世伯,那具无头尸体当然要让她认一认,不过,在此之前,可以再试她一试,看她的样子,是个性子很粗疏的人,这样的人最容易出纰漏,只要她再露出破绽,那么我们就……”

    他如此这般,这般如此地在房县令的耳边,说出了个想好的计划!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