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大唐司刑丞

第七十六章 经过

    王屠户一听这话,便心中有数了,看来这个妇人想的不光是买羊肉了!

    王屠户把羊在宅子外面栓好,跟着何孙氏进了院子,聊东聊西,互相问了不少对方的事情,王屠户挑城里有趣的事情说了几件,逗得何孙氏格格直笑。

    王屠户现在想想还感到有些纳闷儿,他和何孙氏在第一次见面时,竟然还都算是矜持,没有起什么苟且的念头,聊完怎么煮羊肉了,王屠户把肥羊杀掉,收拾干净了,留给何孙氏。

    村子里面杀羊杀猪可是大事儿,村民们都来围观,如此一来,大家都看到王屠户杀羊了,都没往别处想,只顾着羡慕何孙氏阔绰,竟然买了整只羊!

    买卖之后,王屠户便赶羊回了城,他是光棍一根,婆娘死了好几年了,没留下儿女,他成天忙着生意,也没有再娶。

    可自从看过了何孙氏之后,他的心就象是被猫挠了似的,痒得厉害,没过几天,就实在忍耐不住了,拿了个篮子里面装上几根羊腿骨,提了赶去何孙氏的家。

    回忆到了这里,王屠户忍不住嘿了声,何俊仁那个该死的鬼,也真是该死,就是该他死,竟然又没有在家,又出去做生意了。

    虽然何孙氏实在算不上是美女,用不守着她,但王屠户看她就那么的顺眼,又高又壮,五大三粗的,越看越稀罕,越看越觉得和自己相配!

    这回王屠户敲开了何孙氏的家门,用几块煮汤用的羊腿骨,就混进了何孙氏的大门,这次两个人倒是没有再矜持,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了,勾搭了在一起!

    此后数月,只要何俊仁出门,王屠户就跑去与何孙氏私会,结果去的次数太过频繁,他俩失了谨慎,在一个月前,竟然被因有事提前回家的何俊仁给撞见了!

    何俊仁当然大怒,不过他只是觉得丢了面子,而且也不想要何孙氏了,何孙氏又不是什么美娇娘,以何俊仁的身家,想娶什么样的女子娶不到,早就不想要这个黄脸婆了,只是怕和离的时候分他家产,现在有理由了,不用和离,直接休妻,而且不用分家产,还能敲出一笔钱财来!

    于是,何俊仁说要成全了王屠户和何孙氏,只要王屠户拿出一笔钱来,那么何俊仁就休掉何孙氏,让王屠户和何孙氏去当长久夫妻!

    可何俊仁要的钱数太多了,王屠户无论如何也凑不齐,只求何俊仁宽限一个月,好让他有时间去凑钱,何俊仁答应了,放了王屠户走。

    此后一个月,王屠户拼了命的干活儿,就为了能凑足给何俊仁的钱,他干活儿干得连家里的独轮车都坏了,但还是凑不齐那笔钱!

    直到事先约定好的那天,王屠户还在干活儿,他雇了车马行里最便宜的一头黑驴,说是用来驮羊肉,给各个饭馆去送肉!

    可就在王屠户给最后一个小店里送肉的时候,有一个外地来的读书人,大声喊着他杀了人,还抢了一百多两的银子,当时他听了,只感这个读书人太傻,这种牛皮也能吹的吗,读书把脑子读坏了!

    他赶着黑驴回了家,却在家门口看到了何俊仁,何俊仁喝了点儿酒,有点儿晕乎乎的,见王屠户回来,就拉着王屠户,非要让王屠户给他钱,否则就要报官,说王屠户勾引他的妻子。

    王屠户无法,只好把他拉进了自家的院子里,可他确实是拿不出这笔钱来,何俊仁就逼他卖房子,可就算卖了房子,王屠户依然还是凑不齐那笔钱的!

    何俊仁大怒,抓着王屠户的衣服领子,便要大喊大叫,要拉着王屠户去见官,王屠户深怕此事声张开来,又被何俊仁逼得急了,一怒之下,操起屠刀,就给了何俊仁一下子狠的!

    王屠户以杀生为业,成天玩刀子,又身强体壮,力大无穷,只一刀就削掉了何俊仁的脑袋,鲜血喷了一地,连黑驴的身上都喷到了!

    但血不血的王屠户不在乎,反正成天杀猪杀羊,院子里头肯定不干净,血什么的根本不用收拾,如果他一个屠户家里没有血迹,那才是奇怪的事呢!

    可王屠户杀羊杀得多了,自己都记不清有多少只了,可杀人却是头一回,他一怒出刀,砍了何俊仁之后却吓傻了,冲动劲儿一过,剩下的就只是后怕了!

    杀人要偿命的,王屠户还没有活够,当然是不想死的,他呆呆地站了好半天,忽然想起了晚上听到的那个读书人的牛皮了,正好,那便就按读书人吹的牛皮做吧,谁让那个读书人吹这种牛皮了,为此吃了官司,也算是他活该!

    王屠户手忙脚乱地把何俊仁的无头尸体放到了驴上,为了防止血滴得到处都是,他还找了一大块羊皮,把何俊仁的脖子给包好,这才赶驴出门,他想把尸体扔得越远越好。

    然而慌乱之中,他却是忘拿何俊仁的人头了,关键也是院子里太黑,他又不敢点灯,那颗人头不知滚到哪里去了,他只顾着拿羊皮包何俊仁的脖子,却忘记找何俊仁的脑袋了。

    赶着黑驴,一路躲躲闪闪,好不容易到了城西南的树林子里面,这块地方以前王屠户来过,知道如有个大树洞,他便把无头尸体扔了进去,当然,他总算没忘了把羊皮收回来。

    等再回到家里时,天都快亮了,而王屠户已然快虚脱了,他先眯了一觉,醒来后换了身干净的衣服,想先把黑驴还了,可却发现了何俊仁的脑袋,晚上天黑,那脑袋滚到了墙角,他没有发现,可天亮了,院子才多大,他当然就看到了!

    王屠户现在还记得当时看到那颗脑袋时的心情,他几乎被吓得当场休克,昨天晚上杀的人抛的尸,结果第二天早上发现脑袋还在自家的院子里,而且何俊仁死的突然,眼睛并没有合上,瞪着两只眼睛,方向正好是王屠户站着的位置,他岂有不害怕之理!

    然而,王屠户真是没有勇气再去扔掉何俊仁的脑袋了,他只能把人头藏进了自家的柴火堆里,然后这才去把黑驴还了,因为租驴的钱,他还和伙计口角了两句。

    王屠户办完这些,赶紧出城,他去找何孙氏,把事情说了一遍,何孙氏也吓坏了,但却也没有什么办法,她以前也没有想过要杀了何俊仁!

    可现在何俊仁死了,情况变化,何孙氏就问王屠户,如果她改嫁,那能不能带走何俊仁的财产,她可是正妻,不是买来的小妾,更加不是丫环,所以何俊仁的财产就是她的财产啊!

    王屠户听了这个,不由得心也动了,如果他娶了何孙氏,住进这个宅院,那真是太幸福了,不过,在此之前,得先找好替罪羊,也就是那个吹牛皮的读书人!

    王屠户也是个干脆人,他把事情的经过向何孙氏说了,然后立即进城,他得想办法,让人发现那个读书人“杀了人”啊!

    可一直进了城,王屠户也没有找到任何办法,他的脑子实在是不够使的,啥办法也想不出来,然而,当他走到县衙门外时,却发现,根本不用他想办法,因为已经有人把那个吹牛皮的读书人给告了,里面正审着呢!

    王屠户又惊又喜,简直难以相信这是真的,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情,这是老天爷帮忙啊,让他以后有好日子过了,又能娶到何孙氏,又能得到大笔的财产,看来他真是时来运转了。

    于是,当公堂上问尸体在哪里时,他藏在人群之后,喊了一声,说在城西南的树洞里,然后便又躲了起来,于是乎,一个捕头带着捕快去城西南的树林了。

    往后的发展,对王屠户越来越有利,找到了何俊仁的无头尸体,胡巍被打了板子,可后来,却因为不知道这具尸体是谁的,所以无法结案,王屠户便又急了。

    他又跑去和何孙氏商量了,但两个人都没有胆量去认尸体,直到县令又说那个读书人就是凶手,只要把尸体认领,这案子就可以结了。

    终于下定了决心,何孙氏前来认尸体了,公堂上发生了什么,王屠户也看到了,当何孙氏出城后,他也跑过去相见了,两人还商量了一下,但后来,何氏老族长到了,事情就开始往坏的方向发展了。

    王屠户眼见着何氏族人抓走了何孙氏,他一路跟着,到了何家祠堂,又见何孙氏挨打,他实在忍耐不住,上前把何氏族人给痛揍了好几个,但何氏族人太多了,他非但没有救出何孙氏,把自己也给陷进去了。

    王屠户只好说他知道人头在哪儿,找不到何俊仁的人头,你们就别想结案,何氏老族长便让几个何氏族人押着他去找何俊仁的脑袋。

    于是,王屠户带着他们进了城,进了城可就是王屠户的地盘儿了,他趁着何氏族人找到了何俊仁的人头,正高兴的时候,他趁机逃走了,何氏族人根本就没法抓他,只好带着人头离开。

    王屠户找了个地方躲藏起来,他想要找个机会,去把何孙氏救出来,却没想到何氏老族长那么性急,竟然连第二天都等不及,当晚就带着何孙氏进城了,使得他没法救出何孙氏了。

    当王屠户躲在衙门外,得知了何孙氏把罪全认了,他明白这是何孙氏想让他能够活命,王屠户感动得都要哭了,可他却没有半点儿办法,实在是救不出来何孙氏。

    王屠户靠在墙根,他又累又困,却又不敢睡着,不时地要注视视衙门那里,深怕错过了县令升堂。

    因为县衙的大门没关,而何氏族人都在院子里面,只要有心,这都是在衙门外面能望见的,所以王屠户更不敢睡了,他还指望着,如果有机会,他在门外喊一嗓子,就象当初陷害那个读书人似的,没准能帮到何孙氏一些忙呢!

    想到那个吹牛的读书人,王屠户心想这回便宜他了,何孙氏认罪了,不但救了自己,可也等于是救了那个读书人啊!

    王屠户脑子昏昏的,他只是想着,明天,县令会怎么判这个案子呢?

    县衙里面,一个小屋子里面,床榻上趴着胡巍,而床边上坐着赵安,两个人同样没睡,赵安被李日知找来,让他进衙门照顾胡巍,赵安是胡巍的姐夫,照料胡巍当然会比别人用心些。

    胡巍趴着,屁股上的板子伤已经好多了,不是那么太疼了,胡巍说道:“姐夫,你说明天房县令会怎么判这个案子呢?”

    赵安叹了口气,道:“我也不知道啊,但只要你没事,那就什么都好了!”

    五更天,外面传来鸡叫声,天很快就要亮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