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359章 失去理智

    晚上十点,处于‘离婚’状态的林语嫣住在了当初冷爵枭买下的那套小户型别墅里。

    当然了,这属于‘离婚财产’也不会让人怀疑。

    就在林语嫣刚走出浴室后,她被一个男人从身后捂住了嘴,男人一身黑衣头上戴着野狼的动物塑胶头套怪吓人的。

    她一开始惊的想尖叫,但男人身上传来熟悉的烟味和香水味让她熟悉。

    林语嫣不怀好意的在他的黑色板鞋上狠狠一脚,不过她是赤脚的也不太疼。

    男人立刻就放开了她,很快将头套给拿下来了,他微微蹙眉道:“语嫣,你明知道是我还踩我脚。”

    她转身道:“哼!你活该,谁让你吓我了!”

    冷爵枭将头套往化妆台上一丢,将黑色厚外套一脱,身上只是穿着件紧身的黑色t恤衫,他一伸手就将穿着咖啡色浴袍的林语嫣抱进怀里。

    “老婆,你真香……”说着他的薄唇已经在她的颈项游离。

    她推搡着说道:“别亲了,快来互通下消息吧!”

    他眸色一暗闪过一丝厌恶,微微叹息道:“我们一天没有见面了,你就不想我?见了我就谈事!”

    “爵枭,我们现在在假离婚,说实话这身份对我有点麻烦……”

    她才说到一半,冷爵枭眉峰一扬声音降了几分冷意:“什么意思?那些烦人的苍蝇这么快就盯上你了?”

    “晕,你这是什么形容词?你难道想说我是臭鸡蛋吗?”林语嫣的表情有些不高兴了。

    他哈哈一笑,强势拉过她的手臂往大床边走去,将她抱坐在他的大腿上,冷爵枭坏笑道:“你是香鸡蛋!来,让我帮你把壳剥了……”

    “你别闹……”她抓紧了胸口的衣襟,可两三下被冷爵枭轻松抛掷在了床上。

    林语嫣一副怨言的扯过被子挡住自己光洁的身体,冷爵枭已经站起身俯视着这只要入口的小羊,他一脸邪笑也不说话,仿佛她已经是他的囊中物。

    “爵枭,我们先谈事情好不好?”她真的很想将今天得到的所有信息与他分享。

    冷爵枭勾唇一笑:“不好!等我吃饱了再谈事!”

    不出一分钟,他快速的将自己身上的衣服都丢在了地毯上,将被子大力一掀,在林语嫣的一声尖叫中他压了上去……

    二十分钟后,林语嫣已经吃不消他的力度,额间都开始出汗,她求饶道:“老公,你快点行不行,我还等着说事……”

    他的吻狠狠封住了她的唇,冷爵枭已经有了怒气,这个聒噪的女人!别的女人巴不得自己的老公可以持久,她居然还想他快一点?

    不好好教训她一下,她是学不会女人在床上该有的‘礼仪’!

    “老公……你想干嘛?”她的唇一得自由气问到,天哪这力度是想把她整散架吗?

    林语嫣满脸通红,这大动作让她心跳飞快有种昏眩感,冷爵枭咬上她的耳垂低声道:“干你……”

    “你、你你……流氓!”话虽如此,她明明感觉自己的身体更兴奋了,果然她是越来越放荡了……

    跟色鬼冷爵枭在一起,她也落不下好了。

    今晚的他格外要不够她,林语嫣早已经软的像一滩水,冷爵枭依旧兴趣盎然……

    整整两个小时,在她的不断求饶下,他总算是释放了。

    林语嫣就靠在他的臂弯里担心道:“你又这样……怀上了怎么办?”

    “这个问题不是说过了吗?怀上就生下来!你还纠结什么?”冷爵枭的声音有些不悦。

    她欲言又止,想想还是算了,如果真怀上了大不了就生,亚撒不止一次说过想要个妹妹,希望怀上的话会是个女孩儿。

    “你今天可是很忙,见了顾不凡、皇甫少华、慕容景、路易斯,现在老实交代,他们都对你说了什么?把所有细节都告诉我,让我更好的分析。”

    冷爵枭随手抽过床头柜上的一条星星图案的丝巾,低头望着他身下的女人就是邪气一笑,林语嫣就在他这万人迷的笑容下突然失了神,等她彻底回过神的时候,她发现她的双手已经被绑在床头了……

    这欧式公主款式的白色铁床还是她选的,她怎么没有想到成了冷爵枭的工具?

    “说就说嘛,你绑着我干嘛?”就算是夫妻,可现在她这样裸身的被绑在床头也还是会害羞的。

    他亲了下她已经红肿的嘴唇道:“你要是漏掉重要的细节,那只好接受我的惩罚……”他在她耳边低语了几句。

    林语嫣羞的已经结巴了:“你、你太流氓了……你怎么想的出……”

    每一次冷爵枭想出的新花招都会刷新她的记忆,她已经词穷了。

    “说吧。”他的表情已经开始变的正经起来。

    她也瞬间受到影响开始正色讲起今天的事情。

    二十分钟后,冷爵枭起身下床去裤兜里摸香烟,点燃后抽了几口,那双黑眸里又是深不见底的思绪,一时之间林语嫣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爵枭,你说皇甫少华到底有没有嫌疑?他这像不像是先发制人?先主动把我们查到的事情来告诉我们,这就是强行洗白的一种方式呢。”

    冷爵枭微眯着眼狠狠抽了一口,他抬眸望向她肯定道:“这件事肯定和他脱不了关系,我总觉得皇甫少华是冲着我来的,就上次我们在他酒会上发生的争吵,他明显就是见不得我们好,不知道他的具体目的是什么……看来我有必要见他一次去探探他的底。”

    “语嫣,如果他下次再约你,你戴上窃听器,我想听听他说的话,或许在当场听,我更能感受到他的意图。”

    她道:“好!我提前准备好,就等着他来约我见面。”

    此刻冷爵枭将未抽完的烟丢进了浴室里的抽水马桶,他裸身走回来躺上床,将林语嫣手腕上的丝巾给解开了。

    “不错,都老实交代了……”

    话虽这么说,林语嫣自然是没说路易斯在下楼梯时抱住她还不小心摸了她胸部的事情,免得冷爵枭火冒三丈。

    反正路易斯也不是故意的,而且她也没因此少块肉,这种事情还是不了了之免得更麻烦。

    “语嫣,既然光明的事情已经解决了,你不准再单独见路易斯了,你‘离婚’的身份让他开始想追求你了,你别忘了,过去的你长得像他的亡妻,从今天的反应看,他还是喜欢你的……”冷爵枭说这话时表情极其阴郁,这些统统想泡他老婆的男人真是个个都想活埋了。

    这才假离婚而已,都开始蠢蠢欲动了,要是他死了,林语嫣是不是很快就要被他们给瓜分了?

    “老公,你表弟的事情,你觉得我该帮助楼静去劝说吗?”

    他不假思索的说道:“当然要劝!不凡就是一时想不开冲动而已,你得劝,你不是答应楼静了吗?”

    这顾不凡要是真离婚了,冷爵枭觉得多了个已婚界的单身敌人,他巴不得这些对林语嫣有小九九心思的男人们都结婚!

    既然连冷爵枭都说劝,林语嫣也就不再纠结了,她道:“那我就劝劝吧……”

    ……

    两天后的晚上六点,楼静为林语嫣约了顾不凡,她知道只有林语嫣约他,他才会出来见面。

    林语嫣知道她是带着任务去见顾不凡的,她还特地在网上搜罗了一堆劝不要离婚的鸡汤金句。

    待她到了一家日料店后,龙花龙月像往常一样坐在车里等。

    不出五分钟,林语嫣随着服务员到了那间楼静预先订好的包间。

    她走进去后没有看到顾不凡,正想往旁边看看,就在扫过不远处黑色日系樱花风格的柜子时,突然冲出来一个黑影,不等林语嫣看清,男人已经将她死死压在身下。

    顾不凡的眼睛通红,眼神有些可怕像是将林语嫣看成了猎物般,他的黑眸里只有她的脸。

    “不凡,你怎么了?”林语嫣有点吓到了,顾不凡此刻的表情一看就很不正常。

    而顾不凡像是听不到她说的话,在滑动了下喉结后,他低头就去强吻她……

    不管林语嫣的顽强反抗,他就像失去理智般的疯狂亲吻她。

    而这一幕,就被躲在柜子里的一名资深狗仔给全程拍了下来……

    可不出两分钟,龙花龙月已经冲进了包间,两人大力将发疯般的顾不凡死死拖住,他不停的嘶吼着:“语嫣!语嫣……”

    实在不行,龙花皱着眉一掌劈在了他的后脑勺,顾不凡晕了过去。

    林语嫣此刻已经将衣服整理好了,她眸色深沉一脸怒意道:“将他送去医院!他一定是被人打了什么东西,不然不会这样失去理智……”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