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372章 中途生变

    林语嫣下意识的僵住了,让身边的权银龙立刻出声骂道:“蠢货!发什么愣,发武器啊!”他心里有丝紧张,就怕持枪的雇佣兵对他们有所怀疑。

    权银龙的提醒,让她赶紧去小车里拿铁盒,在监牢门口站成两排的雇佣兵向四周扫了几眼,领头的雇佣兵望着监牢里的冷爵枭和穆天,他没什么情绪,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

    林语嫣捧着两只铁盒走了进去,权银龙就站在移动小车旁,他假意也扫了下四周的环境,其实是在暗中观察身边的雇佣兵,这些雇佣兵都是不同成员组成的人马,岛上的雇佣兵小组都是打乱分组做事的,所以权银龙不敢掉以轻心!

    当林语嫣走进冷爵枭时,那双深邃黑眸就像是定住般,他甚至忘记了呼吸!

    语嫣!!

    他内心的激动和震撼没多久,就被深深的恐惧和担忧给占据了这颗心脏!

    他、欧阳、穆天被送进死亡岛后,他们每一天都在高度的随机应变,不放过任何观察周边环境的机会,对雇佣兵谈话时得到的消息中已经知道了七七八八,他们要是逃不出去就一定会死在这里!

    两天前在亲眼目睹一名罪犯被打营养针发生抽搐时送走后,冷爵枭就知道了这里的罪犯有机会去救医,因为那位抽搐的罪犯在第二天又被送回了监牢。

    今天晚上是他们逃离监牢的最后一个机会,冷爵枭知道雇佣兵们在一小时后会换班,而明天六点时,d区的雇佣兵会将所有的罪犯押送到岛上的集中营,和其他四区的罪犯都关在一起,早上七点准时开始杀人游戏……

    就像知道林语嫣他们的计划般,冷爵枭在接到林语嫣手中的铁盒后突然倒地抽搐起来……

    在身边的穆天也开始抽搐起来,这一幕让林语嫣一时间吓的不知所措,她还没有给冷爵枭任何暗示呢!

    反应神速的权银龙已经冲进监牢狠狠的踢了林语嫣一脚,他大声臭骂道:“你个狗日的,你到底做了什么?他们怎么抽搐了?”

    林语嫣按照事先编排的台词说道:“大哥,不关我事啊……他们自己就这样了……会不会是今天的营养针过敏啊?”

    这些关在监牢里的罪犯都不给吃东西,都是靠打营养针维持着,之前有过六名罪犯在不同时期发生过抽搐,原因就是营养针打过量肠胃过敏发生痉挛抽搐,需要去医生那里打消敏针。

    领头的雇佣兵这时已经走了进来,冷眼扫了下冷爵枭和穆天,他也忍不住骂道:“操,尽给老子添麻烦!来人呐,进来两个人将这两个废物送去医务室,打完针赶紧送回来!你们两个一起去!”

    被领头主动点名的权银龙和林语嫣心下感到庆幸,本来权银龙想自己提议,这下被领头直接下了命令那是最好不过了!

    林语嫣和权银龙假装有些不情愿的去扶起冷爵枭和穆天,走进监牢的另外两名雇佣兵也上来帮忙了。

    就这样,他们一席六人走出了d区,等他们刚走出d区的大铁门时,身后也传来雇佣兵的声音,权银龙下意识回头一看,看到还有一名罪犯被一名雇佣兵扶着走出了大铁门。

    他很快就想到了应该也是冷爵枭的人,不然不会这么巧在同一时间发生抽搐。

    因为他们头上都戴着面具,上面还有电子炸弹的设置,雇佣兵们是一点也不担心他们能逃出岛去,所以连持枪跟随的雇佣兵都没有。

    ……

    二十分钟后,当他们正准备走进一幢灰色洋楼时,从楼里刚走出来的一群人,让权银龙的心猛然一惊!

    戴着死亡社成员特质面具的为首男人正是社长柳中庭!

    他银色包头面具上的蓝鹰激光图标很是扎眼,岛上的雇佣兵都知道他就是死亡岛的最大负责人。

    “他们三怎么了?”柳中庭就站在原地不动了,那双面具下的眼睛黑漆漆的看不真切,周围的灯光虽然很亮但因为是晚上光线还是差了点。

    权银龙和林语嫣都选择沉默,身边的雇佣兵就回答了:“岛主,这三人之前发生了抽搐,我们带他们来打针,回头会很快送回去。”

    柳中庭穿着一身深蓝色的复古宫廷装显得相当贵气,他右手拿着一根银色的权杖,权杖的头部是一只目露凶光的水晶鹰头,鹰的眼睛上镶嵌着两颗红宝石,他眸色一沉走了过来。

    冷爵枭他们不免有丝紧张起来,但没有表现出来,还是一副痛苦捂着腹部的表情,为了逼真,他们三甚至都将身体的真实体重靠在了雇佣兵们的身上,林语嫣倒还好虽然吃力,但冷爵枭尽量将身体的重量往右手边的雇佣兵身上靠。

    “你们三个人都给我站直了!让我看看你们的体型和身高。”这话显然是对冷爵枭他们三说的。

    林语嫣心里其实紧张极了,不知道这个社长是什么用意!

    来之前,权银龙将所有成员的外号都告诉她了,他们这些人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名,在群里聊天时用的都是外号,而权银龙的外号是红鹿。

    如果高警官提供的消息准确,皇甫少华现在应该也在死亡岛上了。

    至于皇甫少华是被谁带进死亡岛的就不得而知了,但权银龙肯定的说,他觉得皇甫少华在过去并未参与过死亡社的死亡游戏,应该是新人,他应该是认识死亡社成员里的其中一人。

    柳中庭的话立刻让另外三名雇佣兵对冷爵枭他们呵斥道,让他们站直,权银龙和林语嫣为了不露出破绽,也用力将冷爵枭和穆天的身体掰直。

    半分钟后,柳中庭轻笑道:“不错,算你们运气好,和他们挺匹配的……”

    冷爵枭心底发沉,不知道他说的意思,只能选择沉默。

    “将这三名罪犯都带上跟我走。”柳中庭挥了下手率先走向前了。

    这突发性的一幕让林语嫣他们有点措手不及,还来不及应变已经被柳中庭的人押着往前走了。

    冷爵枭含有深意的偷望了眼林语嫣,而她也正好在看他,两人的目光在碰到的一瞬间,彼此都知道认出了对方,林语嫣扶着他手臂的那双手紧紧搀住他,而冷爵枭为了不让右边扶着他的雇佣兵发现他的异常,他始终装成痛苦的胃‘抽搐’病人。

    ……

    十几分钟后,柳中庭带着冷爵枭他们去了一处岛上的私密会客厅。

    会客厅里的四周站着三十几名穿深蓝色雇佣兵服装的男人,这些人显然是柳中庭带上岛的私人雇佣兵。

    会客厅中间有一张可坐下二十人的长方形木质雕花桌子,此刻正有三名死亡社成员坐在那里。

    他们三人身后都站着随行的朋友,其中一人关切的问道:“社长,你身体没事吧?”

    柳中庭哈哈笑出声来:“没事,就是吃坏了肚子……本来我正要去寻找你们三人的替身呢,就是这么巧,随便这么一碰就被我给碰上了!”

    他的话让所有人都不知所云,刚才那名成员继续问道:“社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我的意思是你们不用下注玩游戏了,我给你们安排了更好的游戏,比如让你们和那些罪犯们拼命,是不是更有意思?”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