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394章 护花使者

    离开医院一路疾驰的林语嫣,心中被无数个情绪性的念头塞满,大多数都是消极的,空气中有一双无形的命运黑手紧紧掐着她的脖子让她无法呼吸。

    在这一刻,她很需要一个她能够相信的朋友听她诉苦。

    冷爵枭去处理陈小英的事情了。

    东方擎也在国外处理她的事情,如今知道东方擎的秘密后,在林语嫣的内心已经在潜意识里与他慢慢保持距离,至少不能像过去那样了,毕竟她的那张脸是东方擎亲妹妹的容貌,虽然很完美,可东方擎爱他亲妹妹东方晴已经超越了兄妹之情……

    她不想作为一个活着的替代品,她是林语嫣不是东方晴。

    而白景瑞,她也不能找了,冷爵枭一定会吃醋,也许对于自己最好的朋友,男人总是更敏感更忌讳。

    冷思辰?他和她的关系也不适合去单独见面。

    唐文轩?他都结婚了,还是不要单独见他了,免得引起他妻子周小溪的误会,顾不凡的那个教训已经够深刻的了。

    路易斯?一个关系不到位还有刑事纠葛的普通朋友。

    谢斌?他最后一次发的短信还带有一定的暗示,恐怕单独与他相见时,他总会很容易忘记她已婚的身份。

    林语嫣将这些异性朋友的名字和她的关系在脑中划了一遍,突然发现她根本没有人可以找。

    而最好的闺蜜,如今又是这样的局面……

    果然像是在医院时的潜意识反应一样,她当时对保镖说要去找慕容景。

    可现在她已经改变主意了,上次的尴尬事情早已经有了个深刻印象,虽然算不上阴影这么恐怖,但她已经无法坦然的面对慕容景。

    到底是男女有别,林语嫣长长叹出一口气,一个已婚女人的圈子还真的是比想象中还要窄。

    不想将糟糕的一面呈现在儿子亚撒的面前,林语嫣最终在开往新别墅方向的路上又掉头开往市中心了……

    ……

    一小时后,林语嫣将越野车停在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的门口。

    普通酒吧人多复杂,她觉得去高级酒店里的酒吧稍微不太那么乱,人也不会太多。

    此刻,她就想喝一杯,如果喝醉了也好,那就不用去想她和乐悠悠的问题了。

    在下车前,她从灰色的双排扣羊绒大衣口袋里摸出了一个毛线帽和黑口罩,将它们戴上了,还把挂在领口的茶色墨镜给戴上了。

    林语嫣穿着机车短靴走进了酒店大堂。

    在她进入公众视野的那一刻,二楼走廊处的两个女人正好看到了她。

    陈梅刚才那无意的一撇,她立刻收起自己的香奈儿粉饼放进爱马仕包里,眼神顿时冷硬起来。

    站在一边的钟美华说道:“梅子,我们的运气可真好,还不等我们去找她,她倒是主动送上门了……”

    “这个灾星,真是认识谁,谁就倒霉!你看坐牢的王佳倩、还在逃亡的皇甫少华都和她有关,林语嫣这个女人怎么就这么贱,命真他妈的够硬!”陈梅那姨妈红的唇色显得她面部有些阴狠。

    “梅子,你妈前些天不是醒了嘛,你妈怎么说,是不是林语嫣的妈推了你妈?”钟美华不怀好意的问道,她明知道陈梅上次败诉,冷思辰为王彩霞打赢了官司,还故意挑事激怒陈梅。

    果然陈梅经不起激,她和钟美华的关系早已经让陈梅降低了最起码的思考能力,心中本来对林语嫣就恨之入骨,当年的事情全部历历在目,新账旧恨一起算!

    今晚的林语嫣身边什么人都没带,不下手就是傻子了!

    陈梅拉起周美华就走,她说道:“华姐,你让你助理王兰兰去跟着林语嫣,看看她来酒店做什么。如果确定是她一个人,咱们找个熟悉的调酒师给她……你懂的。”

    “好,这个伎俩真是屡试不爽,我就不信林语嫣每次都能逃得过!”钟美华立刻拿出手机给助理打电话了……

    ……

    二十分钟后,酒店酒吧的最角落处小卡座里,林语嫣正在喝一杯调酒师最新的作品:无心。

    调酒师说,这是一种可以让人忘掉所有尘世烦恼并且会做美梦的鸡尾酒。

    林语嫣自然是不信有这么好的功效,说白了,她现在有点来买醉的意思。

    她已经决定了,等一旦酒精上头开始晕的时候,她就打电话给冷爵枭让他派人接她回去,今晚她就自私一回,让她将所有的事情暂且放一放喘口气。

    她早已经不是当年刚出社会每天朝九晚五的上班族。

    现在的她,有幸福也有苦涩,心还很累,一堆没处理完的烂事……

    端起鸡尾酒猛灌下一口,一股清凉带着薄荷香草味的水果味酒精滑入喉咙,后味涌起浓浓的大海味道,让人有种置身蔚蓝大海里的自由感。

    说不出来的美妙,有那么一瞬间林语嫣真的忘记了她是谁,也忘记了所有脑中的烦恼。

    等口腔中的各种味道渐渐散去,心中的苦涩又从眼底泛出,林语嫣拿起酒杯再次喝下了一大口,一杯酒,在喝到第三口的时候她就喝完了。

    这种短暂的依赖感让她一时失控,林语嫣又让服务员去拿相同的鸡尾酒了。

    幽暗的灯光下,因为喝酒,林语嫣已经拿下了黑口罩,她始终戴着茶色墨镜和帽子,试图让酒吧里的所有人都忽略她的存在。

    可有些人无论身处何地,总是无形的发光体,吸引着夜色中专门狩猎的猎人。

    林语嫣坐的位置角度,刚好让一个男人看到了她四分三的侧脸,而这个男人从她坐下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开始注意她了。

    他同样戴着墨镜,黑色的镜片下将他那赤裸裸的猎物眼神隐藏的很好。

    男人邪魅地勾起一丝弧度:林语嫣,我们又见面了……

    他的脸隐藏在宽大的沙发椅背之下,林语嫣并未发现他的存在。

    这时候,男人的一个手下在耳中得到线报,黑衣男人俯身对坐在沙发上的南宫桀附耳说道:“蛇君,有人在林语嫣的第二杯鸡尾酒里下药了……”

    南宫桀的那双绿眸闪过一丝诧异,他说道:“去打翻那杯酒。”

    “是。”

    五分钟后,当酒吧服务员再次将那杯鸡尾酒放在银制托盘上端进来时,南宫桀的手下派一个附近的黑西装男人假装去碰翻了那杯酒。

    这一幕,刚好让林语嫣看到了,她立刻站起了身。

    南宫桀的脸已经隐藏在背椅之下,她并未看到就走向那位服务员了。

    服务员一个劲的在道歉,不管是不是客人的错,服务至上的理念在这里很受用,黑衣人拍拍打湿的西装外套去洗手间了。

    林语嫣走过去问道:“请问这杯酒是给我的吗?”

    “是的,小姐,真是对不起……”

    她从钱包里抽出五百块递给了服务员:“这杯撒了的鸡尾酒也当我买了吧,不用找了。”

    服务员一脸感激的眼神,在说谢谢的同时,林语嫣已经笑了下离开了。

    南宫桀的手下将这一幕说了,南宫桀当即做出决定:“你派人去跟着她,给她下药的人肯定还会再次行动,安全看到她离开酒店为止。”

    “是,蛇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