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415章 陆三之死

    当林语嫣看到那一行鼻血时,她才回神过来明白冷爵枭是被她打了……

    他蹙眉盯着林语嫣,鼻子上传来的热辣痛感一时间感觉脑子有点懵,那双震惊的黑眸里快速涌上怒气,在冷爵枭暴怒之前,反应快速的林语嫣早已经打开车门跑了……

    “林语嫣!!!”

    奔跑中的她还能够听到那震耳欲聋的怒吼声。

    都快惊出一身冷汗的林语嫣边跑边内疚,今晚的拳击还真是没白练,这么快就学会打人了,可打的对象有点像是在找死啊!

    很快下车的冷爵枭一手抹掉鼻血,简直气的七窍生烟,他看着前方已经跑远的小身影,心里像是有一团熊熊燃烧的烈火。

    林语嫣这个臭女人居然敢打他!

    简直不想活了!

    不要被他逮住,不然一定要她好看!

    现在这大半夜的,一个女人狂奔街头太诡异也太不安全了。

    努力平复了下心情后,冷爵枭再次上车准备开着车去追回林语嫣。

    ……

    二十分钟后,跑的已经出汗的林语嫣快不行了,之前在体育馆打拳击时就没吃晚饭,靠着心中那股恶气支撑着,现在又急速奔跑二十分钟,早饿的脱力了。

    那辆扎眼的跑车就这样轰轰轰的跟在她身后,冷爵枭一手身在车窗外轻轻拍着车门,车里放着舒缓的钢琴曲很悠哉。

    他不骂她也不威胁她上车,就这样一幅慵懒邪肆的表情跟着她,他知道林语嫣快跑不下去了。

    林语嫣时不时回头看他一眼,心里很是心虚,她不敢上车也不敢停下脚步。

    脸上流了不少汗,她好想大口吃肉喝汤,好饿……

    又坚持跑了五分钟后,她终于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气喘吁吁好一会儿,等她不喘大气了回头果断地走向那辆跑车。

    跑车停在了路边,此刻的冷爵枭侧眼望着向他走来的林语嫣。

    “冷爵枭,我不想再跑了。我向你道歉,刚才是我不对,我不该打你,不过是你先问了让我生气的问题,我才一时没控制住。你失忆了,我不跟你做计较,所以我就解释一遍,我和景瑞一直以来就是朋友,你不该轻易怀疑你的好朋友和你的妻子,不要轻易出口伤人。”

    林语嫣的语气已经没有了情绪,她说的比较平静,刚在跑步的时候将心中的愤怒都发泄完了。

    说到底,她干嘛要和一个失忆了的男人较真,没有意义。

    她没有忘记她和冷爵枭在前段时间里多么的相互信任和尊重彼此。

    虽然现在回不到过去的关系,但她不想随意破坏了当初她和他的努力。

    因为爱他,她愿意在他生病的时候一次次原谅她。

    同甘共苦与他一起面对困境。

    车里的男人望着一脸真诚但很疲惫的林语嫣,本来他想假意让她上车,想着在她还没上车前就疾驰而去惩罚她的那一拳,现在有点不忍心了。

    他转头望着前方,沉默了一会儿,像是在调整情绪,没多久,他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后说道:“上车吧,回去睡觉,太晚了。”

    林语嫣犹豫了下,这大半夜的确实不想再瞎折腾了,她饶过车头上了车。

    当车开出去五分钟后,林语嫣抬眸望着他问道:“鼻子……没事吧?”

    他满眼桀骜不理她,专心开着车,车里依然在放着钢琴曲。

    见他不想说话,林语嫣微微低头又真诚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确实不该打你。当你怀疑我和景瑞时,那一瞬间我真的很失望也很生气……爵枭,你到底什么时候才会恢复记忆?现在我们要处理这么多的事情,我真的好怕有人会利用你……”

    她的话让他心里有点感觉发沉,原来压抑着的怒气慢慢散了,但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他寒着眼说了一句:“林语嫣,你是女人,我不打你,这次算你运气好。”

    他对她的那种深厚感情,现在真是想不起来,尤其现在见识到林语嫣的暴力后,刚刚建立起来的一点点好感又瞬间没了。

    “一个女人练什么武功,一点也不温柔。”冷爵枭随意吐槽了一句。

    他的不支持不理解让坐在副驾驶的林语嫣一下子感觉很委屈。

    她这么努力不仅仅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他,为了他们这个家。

    当初希望她也会点身手的男人,现在却在嫌弃她不温柔。

    林语嫣别开脸望向了车窗外,泪水就这么不争气地滑落了……

    爵枭,真正的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真的好想你。

    明明是同一个人,就因为记忆上的缺失,却让她如此的不能适应。

    就算她的难受很隐忍,轻轻吸鼻子的声音,还是让开车的冷爵枭知道她这是哭了。

    他眉峰挑起不悦道:“你打了我一拳,我没跟你算账,你现在反倒跟我在这里哭鼻子?你很委屈吗?”

    现在的冷爵枭当然是不能理解林语嫣的心中所想了,两人之间虽坐的很近,心却因为彼此记忆的差别离得很遥远。

    有多远呢,也许就是爱和不爱的区别吧。

    冷爵枭的话让林语嫣无言以对,能说什么呢,一个完全只在自己角度想问题的男人,怎么会理解她心底的苦呢?

    就算她现在对他说一百次我爱你,他也不会有什么感觉。

    林语嫣的沉默和不回应让冷爵枭心情烦躁,他的车速有点微微加速,瞬间关了音乐。

    面对这个名义上是妻子的陌生女人,他有点无措,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因为他才是那个失忆的当事人。

    当车厢里的气氛越来越尴尬时,林语嫣的手机响了,是穆天打来的电话。

    她拿出手机的一瞬间,他也扫了一眼,冷爵枭立刻道:“开免提。”

    他很不高兴,想不通这两天很啰嗦的穆天为什么会给林语嫣打电话。

    林语嫣也没有故意惹他不痛快,她按了免提。

    “太太,不好了!陆三出事了!”穆天的声音焦急而又沉重。

    冷爵枭回道:“出什么事了?”

    手机那头明显没声音了,过了三秒,穆天有些紧张道:“冷总你也在?”

    他明明记得冷总对他说要去找唐文轩。

    “你别废话了,快说陆三的事情!”冷爵枭面色发冷,他猜测陆三遭遇了不测。

    穆天正色道:“陆三的老婆刚给我打来紧急电话,她说警察在十分钟前给她打了电话,说陆三出事了,让她赶紧去第一人民医院一趟,现在人就在抢救室!”

    “待会我们医院见面再说。”冷爵枭拿过林语嫣的手机单方面的挂断了。

    她担心道:“不知道陆三这次出事是不是和张玉芬有关……”

    冷爵枭没说话,只是加速了去往医院的车速。

    他知道张玉芬的这件事,穆天在昨天就跟他讲过王佳敏家里目前的情况。

    ……

    一小时后,冷爵枭和林语嫣到了第一人民医院。

    在他们刚刚赶到抢救室时,就得知陆三的死讯。

    抢救室里,穆天站在旁边一副悲凉表情,陆三的老婆张巧正抱着陆三的尸体抱头痛哭。

    “老公……你怎么能够丢下我和女儿啊!孩子还小啊……你叫我以后怎么办……老公你不能死啊……”张巧哭的肝肠寸断,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抢救室的几位护士陆续走了,再听下去也难免伤心落泪。

    医院这种地方每天都死人,送到医院没抢救过来的人也不少。

    主治医院冲着穆天点点头红着眼离开了,人没抢救过来,做医生的感觉很挫败无奈,内心也很难受。

    在医生经过冷爵枭和林语嫣的身边时,他有些敬畏地冲着冷爵枭点了下头便离开了。

    穆天在看到冷爵枭的时候,正要说话,冷爵枭举手阻止了,眼神示意他出来说话。

    抢救室里,张巧身边还有两位亲属陪着,就在林语嫣不知道该不该走进抢救室时,她被冷爵枭拉着手腕离开了。

    在走廊上的高警官看到冷爵枭、林语嫣、穆天向走廊楼梯口走去时,他示意身边的警员继续审问一名打扮艳俗的女人。

    五分钟后,四人聚头在一处偏僻的走廊尽头。

    高警官率先说道:“冷先生,通过现场的勘察,初步分析,陆三的死因是由于服用了禁用药物,俗称伟哥。”

    他的话让冷爵枭有丝疑惑,穆天接着道:“冷总,是这样的,陆三出事时,他正在一家洗头房和一名小姐发生关系,后来陆三心梗时,洗头房老板知道后就打了120急救电话并且报了警。”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