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417章 双重人格

    冷爵枭眼底转瞬即逝的阴狠让她的心跳猛的加快,是,佟瑶确实很可恶,但罪不至死,她也从未真的想过要害死佟瑶。

    她大不了和佟瑶断绝姐妹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我希望你别做犯法的事情!我没想过要佟瑶死。”怕这个失忆后的冷爵枭做事太多残酷,林语嫣忍不住提醒道。

    毕竟她无法保证佟瑶不再做出什么缺德的事情,她也无法时刻盯着冷爵枭做事。

    冷爵枭有些诧异,笑的嘲讽:“你妹妹明目张胆的伤害你,你却还护着她?林语嫣你是大慈大悲的观世音菩萨吗?”

    她深深叹气道:“家人无法选择,我不可能像垃圾一样处理掉佟瑶,爵枭,陈小英对你这么冷酷无情,你该懂我的心里感受。”

    一时间,他沉默了,脸色极其不好。

    陈小英这个女人,真是他人生中最没必要的存在。

    叮一声,是短信提示音。

    林语嫣从包里拿出手机,看到屏幕上有条短信,对方发了张图片。

    来信人是陌生手机号码。

    她忽然有种预感,如果她点开短信,也许真的会看到冷爵枭刚刚分析的床照。

    嘴角泛起一丝冷笑,林语嫣打开了短信,那晚佟瑶和冷爵枭的事情发生后,她就拉黑了佟瑶的微信。

    一秒后,刚看到陌生人发来的照片后,林语嫣本能的将手机举起对着冷爵枭淡笑道:“看看你和她的床照吧。”

    冷爵枭蹙眉扫了一眼,果然看到他的眼睛被p掉了,那嘴唇的状态明显是睡着后的表情。

    他笑的冷飕飕:“真是个下贱的戏子。”

    当他的眼神不再关注那张照片后,林语嫣将手机重新放进包里了,她不做任何回复,表面上表情平静,但心里却很激动和感慨。

    她想不到冷爵枭的推理会这么精准,就算她不想去相信他都觉得有些勉强了。

    佟瑶果然心虚,就连发的床照都是p图后的,按照佟瑶想要刺激她的目的,佟瑶怎么可能会舍得把冷爵枭的眼睛给p掉,她应该巴不得找到好的角度让林语嫣确定是冷爵枭才对。

    还假惺惺的用个陌生号码发来这张床照,到时候说不定又来跟她演戏,说什么手机丢了照片才会泄露,或者又说是被偷拍了。

    佟瑶这个虚伪至极的女人,林语嫣在心里已经发誓,如果还相信她,那她林语嫣就是彻彻底底的傻逼。

    “这回你相信我了吧?”他突然说了一句,心里隐隐有点放松,被林语嫣这个女人指控他出轨,心里莫名感觉不爽,要换做其他过去的女人,他才懒得花时间去解释和分析。

    林语嫣高冷的来了一句:“这件事等你恢复记忆后我们再谈,现在说了也没用。”

    “还没用?真相不是明摆着吗?林语嫣,你也太矫情了!其实看你的表情明明都相信我了,还故意假装不信,你这样端着累不累?”冷爵枭一脸不悦扫了眼窗外,天都快亮了。

    此时的林语嫣闭目休息了,这一晚上折腾的身心俱疲都饿过头了,现在只想倒头就睡。

    他见她貌似睡着了,也就不再打扰她了。

    四十分钟后,冷爵枭和林语嫣都回到了别墅。

    鉴于冷爵枭还没有那种心思,他没有选择和林语嫣同床,他去客房睡了,把卧室让给了林语嫣。

    这对林语嫣来说也正合她意。

    在一天没得到确定答案之前,她不想让冷爵枭再碰她的身体,佟瑶和他的那件事,她想起来还是心里有抵触。

    两人疲惫不堪的各自沾床就睡。

    ……

    第二天上午九点,林语嫣接到了母亲王彩霞的电话,她本来要去参加陆三的追悼会,但亚撒的事情让她急得一时乱了方寸。

    在下楼吃早饭时,她在餐厅就把亚撒的事情跟冷爵枭说了。

    明知道他已经忘了儿子的存在,但事关亚撒,她不得不说,也许还能帮助冷爵枭恢复记忆。

    “什么?亚撒变了?变成什么样?”冷爵枭顿时就吃不下早饭了。

    他的记忆还没找回来,他和林语嫣的关系正在相处中,但名义上的亲儿子又发生状况了。

    林语嫣拿着餐巾纸手指微微颤动,噼里啪啦掉眼泪:“爸请了心理医生,一早就给亚撒看过了,医生诊断说亚撒有了双重人格……说是一种癔症性的分离性心理障碍!医生在了解我们家最近的一些变故后,说亚撒很可能是受了刺激后才导致的精神障碍,也可以说是潜意识里想保护他自己……呜呜呜……冷爵枭,该怎么办?亚撒会不会得精神分裂症啊……”

    “别胡说!事情不可能会变的这么遭!既然是刚发现的,一定可以及早治疗!”冷爵枭想起照片里那张孩子的笑脸,心里有股闷闷的抽痛感,脑子里想不起情感上的具体记忆,但身体本能上却有一些习惯反应。

    他想着陆三葬礼的事情,最后做出决定:“陆三的追悼会我去参加,你就别去了!你如果太担心亚撒,就让龙花龙月陪你去别墅看看他,如果他愿意和我们一起住,我们就接他回别墅,也许跟我们长期相处后,对他的病情会有帮助。”

    林语嫣一边想着儿子的事情,一边想着陆三的葬礼,她再三思考后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参加葬礼,陆三是我们的朋友,我也该出席,送他最后一程。亚撒的事情短时间内也好不了,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不能让亚撒看出我们的焦虑和消极,对他的病情不利。”

    他道:“那也行,快吃早餐吧,一会我们就出发。”

    ……

    参加完陆三的追悼会和葬礼后,已经是下午三点了。

    在回去的路上,冷爵枭很意外的接到了顾影川的电话,顾影川说的很简洁,说陈小英被王佳敏从楼梯上推下来了,右小腿粉碎性骨折,额头缝了十针,说冷爵枭如果有时间该去看看她。

    本来就没感情的母子俩,在冷爵枭失忆后,他就更没感觉了,当场回绝了顾影川。

    之后顾颖又打来电话说了类似的话。

    在车里,林语嫣很是不解,她说道:“你说这两兄妹是什么意思?陈小英真的希望你去看她吗?还是他们只是想让你主动去关心陈小英,好给外人造成一种你和陈小英关系融洽的假象?”

    经她这写剧本编漫画的一分析,冷爵枭也不说话,他拿出手机就给王佳敏打了电话。

    他开了免提。

    王佳敏身心疲惫的声音传来:“什么事?”

    冷爵枭眸色一暗问道:“你为什么要推陈小英下楼?”

    “呵,冷爵枭,你这是来找我兴师问罪吗?你不是说她不是你妈吗?怎么,现在忍不住关心起来了?”王佳敏语气突变,满满的讽刺和寒意。

    他朗声一笑道:“王佳敏,你推陈小英下楼的事情我不会叫好也不会心痛,你们家的事情我本不想再掺和,但阿姨的死因我一定会查到底,陆三的死很可能跟你妈的事情有关,还希望你别被顾影川兄妹给利用了……不过我好像提醒的太晚了,你推陈小英下楼,我猜你爸和你现在已经决裂了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