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419章 本能习惯

    他是丹尼。

    丹尼见她捂着嘴一副要崩溃哭了的表情,他挣脱冷爵枭的怀抱踏在地上后抬头道:“不管我是亚撒还是丹尼,你都是我妈妈。”

    他的眼神和语气完全不像是一个不到八岁孩子会有的成熟感。

    冷爵枭蹙眉双手抱在前胸,颇有意见道:“你什么意思,你认她做妈妈,我怎么就成了冷先生?”

    而丹尼那张完全是冷爵枭翻版的q版俊脸上露出了一丝嫌弃的表情,他冷笑道:“冷先生,你一个失忆了的男人,你除了会让你自己的妻子和儿子伤心难过,你还会点别的吗?麻烦你先找回自己的记忆,不要让亚撒活在恐惧中。”

    说完后,他向林语嫣走去轻声道:“妈妈,你饿吗?能不能陪我去吃点东西?”

    林语嫣的心情复杂极了,面对这个一夜之间完全变了的儿子,她那只想伸出去的手还隐隐有点不敢。

    丹尼看出了她的犹豫,他笑的一脸无害道:“妈妈,请不要害怕我,我没有让亚撒消失,最近他的精神压力太大,我怕他会做出伤害自己的举动,所以我出现了。”

    他还将左手臂的袖管拉起,展示了伤口,伤口不深,但看的林语嫣心如绞痛,那手臂上的伤明显是指甲在上面一次次狠狠划过的痕迹。

    “亚撒在夜里睡不着害怕的时候,都在用指甲伤害自己,如果有一天他用了刀,后果不堪设想。”

    丹尼的话让冷爵枭陷入到了沉思,他眸色暗黑透着一丝狐疑,深邃的黑眸里让人一时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不等林语嫣说话,他走向前拉起丹尼的手说道:“既然你想保护亚撒,那你就替我们保护好他吧,希望你真是亚撒心中的超级英雄。”

    冷爵枭的主动靠近,让丹尼嫌恶的想甩开手,被冷爵枭及时阻止:“你别歧视我这个失忆的人,我是亚撒的亲生爸爸,这一点你无法否认,你暂时占据了亚撒的精神,别想再控制他的肉体!”

    “老婆,我们一家三口去吃饭。”冷爵枭的故作轻松无非就是在营造一种家庭氛围。

    此刻,他竟有些感谢失忆这件事,如果他没失忆,很可能会和林语嫣现在一样感觉崩溃。

    这个性格突变自称自己是丹尼的少年,虽让人不至于恐惧,但这种陌生感是真实存在的。

    “丹尼,答应我,不要伤害亚撒好吗?”林语嫣蹲下身,勉强接受了这个出现在儿子身上的第二重人格。

    不管怎么说,站在她眼前的孩子就是她的亲生儿子啊!

    她能够接受了冷爵枭的失忆,为什么不能接受儿子出现了第二重人格呢?

    大不了,她也当亚撒失忆了。

    只能是这么宽慰自己了。

    丹尼眼底一片温柔:“妈妈,你放心吧,你就把我当成你的第二个儿子吧,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亚撒希望我出现的,我不会伤害他。我也已经答应了亚撒,我会保护好你!”

    这时候,冷爵枭给予了适当的鼓励:“我相信你能够保护好你妈妈!你除了会射击还会点什么?”

    双重人格的出现,也会相应带来一些特殊的技能,冷爵枭自然是听说过一些新闻,说患上多重人格的病人,往往会有原来自己完全不同的习惯和行为方式。

    “我会杀人,这算是优点吗?”丹尼这一本正经的话差点吓的林语嫣魂都没了。

    丹尼见林语嫣脸色发白,知道自己玩笑开过头了,他轻咳一声:“妈妈,我刚才开玩笑的,对不起,我不该这么说。”

    林语嫣尴尬地笑了笑,手已经去拉起这个患病的儿子,内心钝痛不已。

    她满心沮丧和担忧,期盼自己乖巧可爱的儿子早点回来。

    一家三口手拉着手走向餐厅,三人的表情都有些怪异各有所思,冷爵枭倒是觉得现在的儿子挺酷,好像更像他……

    “你会开车吗?”他突然问丹尼。

    “儿子才不到八岁,他哪里会开车!何况他也没学过啊……”林语嫣忙解释,觉得这失忆的老公也太不靠谱了,怎么连基本的常识都没有了。

    然而丹尼却很平淡地回道:“会开,什么公交车、卡车、摩托车都会,可惜我被困在了这具小身体里无法操控,刹车踩起来不溜呢……”

    林语嫣:“……”

    冷爵枭顿时哈哈大笑起来:“不怕,你爸爸有钱,我给你定制超跑,专属你这个年纪的,怎么样,高兴吗?”

    丹尼冷漠地扫了他一眼:“高兴,谢谢金主爸爸。你不就是想听我喊你一声爸嘛,幼稚。”

    “好好好,乖儿子!等着你老爹送你跑车,不错不错,有儿子的感觉还是可以的……”

    林语嫣翻白眼,她甩甩脑袋,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她真怕被这对父子俩弄疯,一个失忆,一个双重人格,也许她也该精神失常下,才配的上这个不正常的家庭。

    ……

    晚上十点半,林语嫣已经洗完澡躺在了大床上,她拿着个相框看着曾经一家幸福的三口之家,冷爵枭的笑容美的令万物失色,儿子的灿烂大笑让她的整颗心都融化了……

    而林语嫣却将泪水滴在了玻璃片上,陷入自己悲伤世界的她,连冷爵枭已经坐在床边了都不知道。

    直到他开口问道:“你打算每天以泪洗面?你老公没死,你儿子也好好的活着,你到底在哭什么?”

    她猛地抬头,泪眼划过了她的脸颊,让冷爵枭的内心像是刮过了一阵疾风,没多久,心口上出现了一丝丝血口,不会痛的他受不了,但很压抑和无措,有种说不出来的窒息感。

    他的手指伸向她的脸颊,擦掉了她的眼泪。

    冷爵枭眼底那一闪而过的心疼让林语嫣流泪更凶猛了,顷刻间,他本能地抱住了她安慰道:“别哭了,你再哭下去,我整颗心都乱了……”

    “爵枭,你想起我了吗?”她哽咽道,泪水沾湿了他身上的睡衣。

    “没有想起那些回忆……”他停顿了下,眼眶有点红,说的有点迷茫:“但为什么我有心痛的感觉?”

    没想到这话让林语嫣惊喜地问道:“真的?你有心痛感吗?有多痛?”

    她这莫名其妙的喜悦让他有点反感:“你什么意思?知道我有心痛感你很高兴吗?你是不是有病?“

    “你傻啊,你心痛证明你不喜欢看见我哭,不喜欢看见我哭,证明你在乎我爱我啊!”林语嫣擦了擦眼泪,一副可怜兮兮受人欺负的呆萌表情。

    这让冷爵枭感觉嗓子隐隐有点干涩,身体也莫名热了起来,他不知不觉被林语嫣那娇艳的嘴唇所吸引,之前她洗过澡,浑身散发出一阵阵沐浴露的清香。

    鼻尖下全是她的诱人味道……

    还不等他去细细研究,来自本能的习惯拉过她的手臂一个俯身,将她死死压在了身下,冷爵枭邪魅地勾唇一笑:“压的你好顺,我过去是不是经常这么干?”

    她的脸红了,明明是冷爵枭,但又觉得他说的话像是个陌生男人,有种熟悉又陌生的刺激感。

    等她反应过来时,她脑中飘进佟瑶的脸,立刻就挣扎着要坐起来:“冷爵枭,你快起来!你好重!我要睡觉了……你去客房吧!”

    他轻易将她的手腕交叠压在她的头顶,若有所思地坏笑道:“这动作也相当的熟!我决定今晚就跟你彼此熟悉下身体,也许能治好我的失忆症……”

    “不行!在你没恢复记忆前我们必须分房……”

    睡字被冷爵枭吞噬在嘴唇里,他轻咬了她一口暧昧道:“夫妻俩分什么房,记忆虽缺失但不影响我办事,属于你的性福我还是有义务要还给你……”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