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425章 临终请求

    离林语嫣很近的冷爵枭也听到了东方擎的话,他眸色一沉,东方晴的遗体毁了,这恐怕是东方擎最崩溃的事了……

    “东方,你慢慢说,小晴的遗体为什么会毁?还有救吗?”林语嫣吓的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了。

    她很清楚东方晴的遗体对东方擎来说是何等的重要!

    这么多年来,他年复一年寻找复活东方晴的办法都失败了,只要他还活着就不会放弃希望。

    可如果连遗体都毁了,要如何复活东方晴?

    手机那头又沉默了,久到林语嫣以为东方擎不想再回答时,他说了三个字:没救了。

    还不等林语嫣回话,手机就断线了。

    她握着手机感觉心堵的说不出话来,林语嫣的手足无措让冷爵枭开口问道:“东方擎现在在哪?”

    “不知道,可能还在s市,我给他打电话问问吧……”

    林语嫣刚要拨电话,她的手机被他夺走了,冷爵枭说道:“别打了,刚才他不是挂了吗?我想他现在是希望自己一个人待着,我们还是别打扰他了。”

    她欲言又止,最终沉默地坐在床上,满眼全是担心。

    “去洗澡吧,然后我们下楼去吃饭。”冷爵枭伸手去拉的手。

    林语嫣有点失魂落魄地站起身然后下床了。

    她脑子里全是东方擎的事情,她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他最爱女人的遗体被毁了,恐怕东方擎的精神状态令人堪忧……

    ……

    一小时后,林语嫣和冷爵枭已经在餐厅用餐,勤奋的丹尼正在健身房跑步,体能简直超越了一个成年男人。

    冷祁山走进餐厅时,林语嫣刚刚吃完准备回房间,她一脸憔悴的模样让冷祁山关心地问道:“语嫣,你的脸色很差,是不是身体有什么不舒服?”

    她笑的有些勉强:“谢谢爸,我没事。”

    “爵枭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他继续问。

    冷爵枭夹菜的手一顿,他抬眸道:“爸,你也太偏心了吧?”

    “小子,你知不知道你最近让我很看不顺眼,赶紧找个时间去国外看病,这人失忆了,性格又回到过去了……”冷祁山走到了自己的餐位前。

    林语嫣没再说话默默离开了。

    望着她的背影直到离开后,冷爵枭转眼望着冷祁山解释道:“东方擎亲妹妹的遗体被毁了,林语嫣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冷祁山眼底闪过诧异,隐隐叹气也表示惋惜。

    父子俩一起用餐,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亚撒的事情。

    十分钟后,冷祁山说道:“上次在医院我们遭血红暗杀的事情,我已经查到了,确实是萧毅然所为。”

    冷爵枭眸色一沉,他将筷子放下了,那天他和林语嫣被冷祁山叫到书房,冷祁山提醒他们要小心萧毅然,至于具体原因没有说,冷祁山也没找到有利的证据。

    现在听到父亲肯定的下了决断,还是挺让冷爵枭意外的,毕竟要杀他们的嫌疑犯,皇甫少华也算一个。

    “证据呢?”冷爵枭问道。

    冷祁山夹了一筷子鲈鱼吃进嘴里,嚼了几下后说道:“没有证据,如果我有证据我早让高警官去抓人了。”

    一听就失望了,冷爵枭蹙眉重新拿起了筷子继续吃饭。

    “因为上次医院的事情,你们都怀疑萧毅然,我就派罗秘书去查了下萧毅然……他前段时间去过美国一趟,他的法医舅舅去世了。我们连带着他的舅舅一并查了,才知道他舅舅当年在s市做过法医,其中为萧毅然的父亲做过尸体解刨,萧毅然的父亲当年不仅仅死于胃癌,还死于毒药,是毒药让萧毅然的父亲早死了几个月。”

    听到父亲说起萧毅然父亲的死,冷爵枭抬头望着他问的直白:“难道你和萧毅然父亲的死有关系?”

    这一问让冷祁山有几秒的愣神,表情有些复杂,他叹气道:“虽没有直接的联系,也算得上间接吧……”

    冷爵枭索性放下筷子不吃了,他冷笑一声:“赶紧说吧,免得我自己去查。”

    “萧毅然父亲当年接触的一个项目,正是我们gt分公司的竞争项目,分公司的那个业务经理为了拉业绩,不惜派了黑社会上的人去给萧毅然父亲下毒,因为他当时已经得了胃癌,业务经理想着让他早点死,那萧毅然父亲的合同就签不成了。”

    “这件事跟你有什么关系?”冷爵枭觉得这间接关系有点牵强,虽然冷祁山是gt董事长,但分公司那么多,难道要为每一个急功近利的害群之马背锅吗?

    冷祁山无奈道:“关键那时候我在给各分公司的人施压,也许那业务经理也受了我的影响……”

    他倒也想完全将自己的责任撇干净,但心里还是觉得自己分公司的人犯了罪,他这个董事长也是有一定责任的,毕竟代表了gt的形象。

    “那个业务经理现在人在哪?”

    “死了一段时间了,据说是出意外死的,但他家人不信,一直要求警察继续查下去,但警方那边已经结案了。我猜应该是萧毅然派人干的,死了个业务经理不足以消除他心中的仇恨,爵枭,我看萧毅然迟早还是会再动手的……”

    “爸,你以后出门小心点,尽量少出门,保镖不是万全之策。萧毅然那边迟迟没有行动,我想他已经知道我们在暗中等他就范,可这孙子现在倒老实起来了!”冷爵枭心中有些愤怒,有时候真想直接去开枪崩了他一了百了。

    冷祁山吃了一口米饭颇为淡定:“你放心吧,他迟早会沉不住气,下一次他再行动,我们要来个人赃俱获。”

    ……

    父子俩在楼下餐厅谈论萧毅然的事情时,在卧室给东方擎发短信的林语嫣却接到了萧毅然的电话。

    此时,在第一人民医院的萧毅然站在一间病房的窗户前,他望着楼下的草地花园,语气平淡道:“我以为你不会再接我电话了。”

    说实话,林语嫣确实不想接,但一想到冷祁山在书房说过,萧毅然很可能就是暗杀冷爵枭和冷祁山的主使者,她就忍不住的要打探消息。

    也许从萧毅然自己的口中可以透露出一些消息。

    “萧毅然,你和我们全家的恩恩怨怨,你想要什么样的方式了结?”

    她的话让他轻笑出声:“语嫣,我们当面谈吧,我妈想见你一面。”

    林语嫣拒接道:“见面还是免了,我和你妈没什么好谈的。”

    他的声音顿时变的低沉失落:“其实我已经猜到了你不会见她。我也跟我妈说了,你不会见她的,可她还是让我来给你打电话,即便是她的最后一次见面,你对她又不会有怜悯之心。”

    萧毅然的话有点别的意思,林语嫣下意识问道:“你妈怎么了?”

    “她住院了,时间不多了,医生已经下了三次病危通知书,她躺在病床上话都说不清楚了,还说着要见你……可怜的老太太。”

    原来是生病了,林语嫣心下觉得有点发沉。

    萧毅然的母亲张美凤曾经是她的婆婆,虽然年代久远,可如今听到她快要离世,林语嫣还是觉得有些突然。

    虽然对萧毅然这个人早已经没有任何评价可言了,可对他的母亲,林语嫣心里多少还是有点尊重的,至少是她的长辈。

    她不禁想起当年和萧毅然新婚时,张美凤对她还是很好的,只不过后来有了些典型婆婆爱挑剔的毛病。

    “她为什么想见我?”林语嫣问道。

    萧毅然说的平静:“我妈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也许她想念你过去的好吧,林语嫣,我不会求你的,如果你还念当年的一丝婆媳之情,就在她离世前见见她,不要让她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如果你铁石心肠不想见她,我也会如实相告,让她不用再痛苦的盼下去……”

    “你别说了!把她所在的病房号告诉我,我会去见她的,但我希望不用看到你。”这是她的唯一要求了。

    他道:“行,你不会看到我,到医院了你给我打个电话。”

    结束前,萧毅然把病房号告诉了林语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