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433章 特殊耳钉

    欧阳蹙眉说的有点愤慨:“只可惜,杜子康和赵刚没有任何通话记录!警察将杜子康带回警局审问没有结果,杜子康和赵刚当时交易时很可能是现金,而且赵刚死的时候,杜子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据。据我们的线人提供消息说,顾影川身边的这个司机真是很不简单。”

    “呵,看来顾影川也找了个有用的人。”冷爵枭眸色暗沉,心里想着该如何从顾影川身上着手找证据。

    可惜,现在的顾影川好像突然间聪明了起来,做事一丝不苟,就连冷爵枭暗地里派出去的陌生美女保镖也不管用了。

    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顾影川甚至都不再去夜店豪掷千金了,现在他已经是通天电子集团里挂名的太子爷,他老爹王宣德不惜拨出十亿给这个太子爷投资房地产,这件事王佳敏气得发抖还打过电话来跟冷爵枭控诉。

    冷爵枭当时只能告诉她,让她稳住心态,想要将顾影川、顾颖、陈小英他们母子三人赶出通天电子集团没那么容易了。

    毕竟,王宣德都已经和顾影川、顾颖做过亲自鉴定,确定了是他的亲生儿女。

    在心里一直重男轻女的王宣德,要不是因为去世的妻子张玉芬年轻时因为子宫受损不能再生,他肯定不满足只有王佳敏和王佳倩这两个女儿。

    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王佳敏再怎么能干,在王宣德的心里也不甘心将他年轻时打拼下的公司将来送给一个外姓男人。

    自从顾影川将王佳敏是女同性恋的消息偷偷派人放给王宣德后,父女俩又发生了一次大的争吵,父女关系已经降到了冰点。

    此时的车厢里很安静,穆天和欧阳都不敢打扰冷爵枭的思绪。

    林语嫣拿出新手机看了下时间,她道:“爵枭,四点我就要去思辰的律师事务所开会,我就不陪你回公司了,我们晚上见吧。”

    冷爵枭回神,若有所思地望着她:“我就不明白了,萧毅然死后的遗产为什么还会和你有关系?看来他是真的很爱你……”

    “你别瞎想了,人都已经不在了,咱们以后还是尽量不要提到他。”林语嫣其实也很诧异,当冷思辰打电话告诉她要求她去参加遗嘱听证会时,她都惊了。

    萧毅然这个人,她都有些看不懂了,他的遗嘱,她居然也有份!

    她不是他的亲人,她只是他的前妻,而且他和她的关系在后期都已经是仇人了,怎么还会将她的名字安排在他的遗嘱名单内?

    好笑的是,萧毅然居然找了冷思辰作为遗嘱公证人。

    而冷思辰在电话里也说的好笑,他说,虽然他很讨厌萧毅然,但作为一名职业律师,不会拒绝任何客户的钱。

    不过他也说了,能接受萧毅然的委托,无非就是因为遗嘱里的名字有林语嫣。

    “前夫留给你的钱,你准备怎么花?”冷爵枭问的有些随意,但语气中透出来的寒意和酸气,就连穆天和欧阳都明显感觉到了。

    林语嫣干笑了两声,主动挽住他的手臂说道:“老公,你放心,萧毅然留给我的钱,我一分都不会花的,如果法律文件上允许由我自己支配这笔钱,我就将钱都送给他妈妈。我只花你的钱。”

    冷爵枭那张紧绷的面部线条顿时柔和了不少,他故作高冷地望向车窗外:“这还差不多。”

    她笑着凑上前亲了下他的脸颊:“爵枭,谢谢你昨晚上送我的耳钉,我戴着它好看吗?”

    林语嫣已经将一边头发撩起,耳垂上是一副字母不对称的耳钉,分别是字母y和s,冷爵枭告诉他是亚撒名字的缩写,她自然是非常高兴的戴上了。

    他伸出修长的手指摸了下她的一只耳垂,眼底暗了一层,想了想还是坦白道:“语嫣我不想骗你,我实话告诉你吧,这副耳钉是我专门在国外的一家高科技电子产品公司专门为你定做的,其实它是纳米技术的定位芯片,我希望你一直戴着它!永远不要拿下来!让我能够快速找到你,我心里才感觉踏实。我希望我这么做不会让你感觉到我在监视你。”

    林语嫣惊讶地摸上自己的耳垂,原来小小耳钉内有乾坤啊!

    心里自然有点不舒服,她的行踪,冷爵枭可以随时掌控,确实有点像被随时监控了。

    但一想到出事的总是她,她叹气道:“我不怪你,如果这样做能够让你安心,我愿意这么……”

    话还没说完,冷爵枭已经激动的将她一把拉过抱进怀里,热吻覆盖在她的柔软双唇上,完全不顾坐在前面的穆天和欧阳。

    穆天和欧阳立刻装成了瞎子,眼神就死死盯着前方不敢有任何余光飘向后座。

    林语嫣害羞了,虽然穆天和欧阳都已经很熟悉了,但当着他们的面和冷爵枭亲热,她还是会很不习惯。

    就在冷爵枭忘情地将手覆在她柔软的胸口时,她惊得使劲推开了他。

    他离开了她的双唇,但还舍不得放开她,大手依然揽着她的腰肢,说的直白坦荡:“没想到,我即便是失忆了还是对你上瘾……”

    她有些紧张地望着他,希望他不要再说出让她害羞的话了,拜托,这里可不是他们的私人卧室啊!

    “语嫣,二胎计划要提上日程了。”他的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眼底是掩盖不住的欲望。

    林语嫣低下头说道:“以后再说……你现在都失忆了,那感觉都不一样了……”

    其实她说的是,想生二胎的心情不一样了,可冷爵枭却硬生生的误会了,他挑眉问道:“感觉不一样?是谁昨晚上在床上对我连声求饶?”

    “你!闭嘴吧!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说……”林语嫣又气又恼,红着一张脸推开他不再理他。

    冷爵枭的笑声太有穿透力,低沉好听野性,还透着张狂,他扫了眼穆天和欧阳问道:“喂,你们俩都老实告诉我,最后一次和女人上床是什么时候?”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