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456章 寻求帮忙

    这时候,王彩霞回过神来,眼底袭上怒气:“语嫣!你怎么跟妈说话呢?你当妈是你孩子吗?本来这件事,妈想跟你和瑶瑶一起商量定日子的,现在我看是没这个必要了!我算是看出来了,你就是觉得妈找了个年轻的给你丢脸了是吧?行,我自己的婚事就不用你们两姐妹操心了!我自己拿主意,你们同意也好不同意也罢,妈也不在乎了!妈老了还能活几年?我就想按着自己的意愿活几年有什么错!”

    说完她站起身准备离开了。

    林语嫣见母亲完全已经听不进她的忠告了,一时也闭嘴不说了,两母女为了那种男人争吵,林语嫣越想越觉得不值。

    她也想让自己冷静下来,免得说出更难听的话。

    王彩霞见林语嫣也没有要妥协松口的意思,她失望地拎着包走到了病房门口,临走前还是说了一句:“鸡汤冷了就不好喝了。”

    不等林语嫣看向她,王彩霞拉开病房门就离开了。

    一顿谈话,母女俩不欢而散。

    林语嫣无奈地坐在病床上,别说鸡汤了,她是气的什么也吃不下了。

    母亲居然要和那个金万国结婚!!林语嫣觉得她真是鬼迷心窍了。

    想不通,她就直接躺下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林语嫣忍不住了,她一定要想想办法,让母亲趁早看清金万国的丑恶嘴脸。

    但到底该怎么做呢?她有点没有头绪,本来想找冷爵枭商量下,但一想到她和他的现状,林语嫣立刻在脑中否决了这个念头。

    她握着手机,手指迅速划着通讯录,看着上面一个个的名字,在想着到底谁最合适帮她做这件事……

    东方擎现在是自身难保,他精神上不出现更多问题就已经很难得了。

    慕容景又在伊甸园陪着东方擎,一时半儿也回不来。

    顾不凡有些古板正派,这种事情不好操作。

    唐文轩嘛,关系还是没到位,家里这种难以启齿的家务事不是随便就能说的出来,更何况现在唐文轩是已婚男人,她还是想尽量少接触。

    甚至就连乐悠悠,她都不想说。

    乐悠悠太熟悉了反倒不方便,林语嫣怕乐悠悠会因此看不起她的母亲。

    这一个个不适合的名字从她的眼前划过……突然间,她看到了南宫桀的名字。

    林语嫣盯着这个名字陷入了沉思,觉得这个男人做过的坏事一定不少,一定知道有什么办法对付像金万国那样的泼皮无赖。

    一冲动她也没多想就直接将电话拨了过去。

    手机在那头响了三声就被人接了,很快,南宫桀低沉好听的嗓音传来:“我不是在做梦吧?你居然会给我打电话?难道你的手机被偷了?”

    语嫣勾唇一笑,想到自己要他帮忙的事情就正色道:“南宫桀,你现在在哪呢?”

    “干嘛?你想见我?”他的笑容更大了。

    “我就不跟你绕弯子了,有件事情我想请教你,其实是想请你帮忙,如果你太忙的话就算了……”

    “别,我不忙!一点都不忙!只要是你说的,我竭尽全力为你做到!”南宫桀听到林语嫣有点像要跟他长聊的意思,他挥手让搬家具的下属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这段时间,南宫桀将他生意上的一些业务投放到了s市,他一边派人留意着林语嫣和冷爵枭,一边专注的做自己的事情。

    他没想着要瞬间拿下林语嫣,就算最终得不到她也没关系,他能够在s市做生意赚钱也是好事。

    反正只有钱能够带给他足够的成就感和价值感。

    南宫桀坐在老板椅上等半天了,手机那头的林语嫣迟迟不开口,他轻声问道:“看来这件事有点棘手?你放心,再棘手的事情,在我眼里也不是个事儿,你别忘了我过去是干什么的……”

    他从不忌讳在她面前提起过往,反正他的过去就贯穿在他的生命中,没什么好不敢面对的。

    是男人就该勇敢面对过去所做过的一切。

    “南宫桀,这件事关系到我妈的名声,你发誓不会告诉第二个人!”林语嫣心里依然有些犹豫,选了个关系和她不好不坏的人,她有些拿不准是不是个好主意。

    感到可笑的是,当初南宫桀还囚禁过她们母女,虽然事后慢慢感觉出南宫桀这人也不算真的坏,至少对她不是这样,可想起过去的事情,林语嫣心里还是有点别扭。

    “你放心,如果你不让说,我会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里,谢谢你这么信任我选择来找我帮你,我很荣幸。”南宫桀的音调始终保持着很愉快的状态。

    他对她的态度,决定了林语嫣最终的决定。

    “好,事情是这样的……”

    林语嫣红着脸将事情告诉了南宫桀,当然她只是告诉他关于万金国的为人,以及母亲王彩霞现在被所谓‘爱情’冲昏了头的状况。

    二十分钟后,南宫桀将事情了解透了,还有林语嫣表达的意思也很直接,就是要让王彩霞看透金万国,然后选择离开金万国。

    “我明白了,这事很容易,你就安心交给我去办吧,不过等我安排以后,可能需要你的配合。”

    林语嫣喜上眉梢道:“没问题,到时候你告诉我怎么做就行!”

    电话挂了后,她望着手机想了想,刚想打个电话给管家忠叔问问亚撒的情况,乐悠悠的号码先打进来了。

    她立刻接了,说道:“悠悠……”

    “语嫣!你看新闻了吗?那个男演员陆展鹏又被抓了!据记者偷拍到的照片来看,他是被人抬进第一人民医院的!据说是被打成了太监……”乐悠悠的声音有些高亢,一时间听不出喜怒。

    林语嫣得知这个消息后内心颇为讶异,她还记得陆展鹏当时在商场时英姿飒爽、意气奋发的样子,怎么转眼就变太监了?

    “太监是什么意思?他出车祸了吗?”她问道。

    乐悠悠纠正道:“没有,我刚才不是说了嘛,他是被人打成这样的,而且虽然他去医院求医了,但是在警察的看管下,等他伤情恢复了可能要再次坐牢!”

    “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爹给他安排做支教洗白的事情算是白干了……”林语嫣感叹道,她还不知道陆展鹏的事情跟她有关。

    现在听乐悠悠讲起陆展鹏,林语嫣才想起昨晚的事情,她昨晚到底怎么了?看来是冷爵枭救了她,但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乐悠悠还在电话里对陆展鹏冷嘲热讽,林语嫣突然跟她说有事情先挂电话了,昨晚的事情她也不想告诉乐悠悠,免得乐悠悠连带问起母亲王彩霞的事情。

    不久,林语嫣就挂了电话,她按了灯叫来了护士。

    不出两分钟,女护士就进来了,林语嫣说要出院,但女护士说了,没有楼院长的批准,她还不能出院。

    林语嫣当即就让女护士去叫楼清寒。

    十分钟后,楼清寒来了病房。

    林语嫣看着站在不远处的楼清寒问道:“楼清寒,我身体应该没事了吧?我可以出院吗?”

    楼清寒手里拿着她的病理报告,看完后说道:“你的情况还需要住院三天观察,需要确定你是否有轻微脑震荡,据爵枭说你的后脑勺是被一根木棍打伤的……”

    “等等,你知不知道昨晚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以她和冷爵枭的现状,她是不敢问了,也不想问。

    楼清寒眸色一闪:“他没告诉你?”

    她摇了摇头,表情有些略微尴尬。

    “你和他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我看爵枭送你来的时候,一副要杀人的表情……”他微微蹙眉,那样的冷爵枭极少见,挺陌生也挺可怕。

    &nbsp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