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477章 不能遗忘

    林语嫣望着丹尼的眼睛,那句残忍的话终究还是说不出口,她叹息一声:“丹尼,谢谢你想帮助我们这个家,可亚撒是我的儿子,我很爱他也很想念他……”

    她的语气变得开始平和,压抑的心情中深藏着一丝无奈:“你知道我为什么尽量不去见你吗?因为我害怕跟你相处,我怕会慢慢喜欢上你的优点,拥有一个很有能力不让我担心的孩子真的不好吗?说实话真的很好,当亚撒出危险的时候,我真的恨不得希望他立刻长大,因为让一个孩子去承受那些生活中残酷的一面我不忍心,可我没有办法让亚撒活在童话世界……”

    “我只能让亚撒面对现实,但我从未想过要彻底改变我的儿子!亚撒应该享受他该有的童年,他小时候已经没有了我的陪伴,我不希望就连现在他都需要被迫成长!这对他来说太残忍!你的出现虽然是个意外,但我不希望你一直待在亚撒的身体里不走,我不想和你相处磨合适应,我不想去真的接受你的存在,这对亚撒不公平。”

    这番话让丹尼眼底的怒气散去不少,他开始试着去理解林语嫣的心态。

    亚撒是她的儿子,而他只是一个陌生人。

    他确实没有理由让一个深爱自己儿子的母亲去爱上陌生人当儿子。

    林语嫣走近他,发自内心的感慨道:“不要说人,哪怕是一只会说话的吸尘器,如果跟人呆久了,人对它也会产生或深或浅的感情,更不要说小动物了。而你是人,你有独立的思想和性格,你还在我儿子的身体里,你觉得我不会对你产生感情吗?如果我接受了你,亚撒怎么办?他由谁来保护呢?你说你在保护他,但保护的方式就是让他在无形中慢慢消失吗?”

    她的问话没有咄咄逼人,说的很温柔,力量却直戳人心,瞬间让丹尼不敢再看她的眼神。

    他眼神的躲闪没有让林语嫣停止施压,她压了压心底的强烈渴望,尽量说的平静:“丹尼,我不想说更多的话去伤害你,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在我心中,我的儿子是亚撒,不管你愿不愿意,我爱的人也是他。如果你真的承认我是你的妈妈,我相信你该知道怎么做。”

    将内心长久积压下来的真心话说出来后,林语嫣的负罪感慢慢消失了。

    她知道她对丹尼的刻意冷落和疏远是不对的,但她心中有底线,就算公公冷岐山已经在开始接受丹尼的存在,但她身为亲生母亲绝对不能再做第二个!

    亚撒需要被人时刻铭记在心!

    身为母亲,她的心要做到坚硬如钻石,要保护自己的儿子不消失!

    如果让丹尼感受到来自全方位的爱,他万一不想再离开了怎么办?

    亚撒如果被迫消失,而丹尼却永远留在了亚撒的身体内,这对林语嫣来说将会是一场遭难。

    冷爵枭失忆了,让他对儿子亚撒立刻产生强烈的感情也是太难为他了,你很难去强迫一个生理上有认知障碍情感被迫与人疏离的病人,强迫他去假装关心一个他已经忘记的家人,这不现实也不理智。

    回忆之所以很重要,是因为它是人与人之间情感关系的纽带,如果一个人失忆了,忘记了那些该记住和在乎的人,没有了那些过去的记忆,他该如何去爱?该如何去和身边的人相处?

    林语嫣离开时的背影异常坚定,她没有回头。

    如今的丹尼可以独自操控整支保镖队伍,她还担心什么?

    丹尼望着她的背影消失在大门口,躲在暗处的保镖们陆续走出来了。

    有四名戴着耳塞的黑衣保镖大步走向前,其中一名对丹尼说道:“少爷,我们去上面看了,对方用了电子操控设备,墙壁上安装了监控。”

    一个花盆还用电子操控,看来对方很怕暴露身份,丹尼眸色一沉说道:“尽快找出这个人,我要当面审问。”

    “是,少爷!”

    ……

    满心失落回去的林语嫣去了乐悠悠的公寓,乐悠悠已经出院回家静养了,枪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走路已经可以脱离拐杖慢慢自己走了。

    没想到等她到的时候,发现冷思辰也在。

    一时间有些尴尬,想到打扰了他们约会,林语嫣提出有事要先离开。

    乐悠悠一把将她拽进客厅,她笑道:“语嫣,你少骗我了!你刚才在电话里还说你没事了,你别怕,你没打扰我们,我们正好要吃火锅,你也一起吃吧。”

    冷思辰就站在乐悠悠的身后,他身上系着围裙,手里戴着塑胶手套,右手拿着一根大骨头。

    他面无表情道:“我在处理汤底,你们去卧室聊天吧,等火锅准备好了我叫你们出来吃。”

    “阿辰!你真好,那谢谢啦!”乐悠悠踮起脚尖亲了下他的脸颊。

    林语嫣面色有些尴尬垂眸盯着地面。

    她不由想起在酒会的那场误会,希望冷思辰是不会再误会她了,她也希望冷思辰和乐悠悠就这样好下去……

    就在林语嫣的思绪中,她的手臂被乐悠悠拉走了,冷思辰也转身走进厨房了。

    在卧室里,乐悠悠和林语嫣拉着讲了一堆这两天的事情,都是冷思辰带着她去到处吃吃吃的约会。

    乐悠悠一脸幸福模样,瞬间也感染了林语嫣,她替乐悠悠感到很高兴,她问道:“悠悠,你和冷思辰什么时候结婚?”

    如果乐悠悠和冷思辰结婚了,冷思辰的心会不会就此安定?

    也许等婚后,关于冷思辰的隐疾也就治好了。

    林语嫣的话让乐悠悠显示愣了好一会儿,她僵着脸回道:“他说了,如果他的隐疾治不好就不结婚,他不想让我守活寡……”

    “那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治不好,你们就一直这样下去吗?”

    林语嫣的话让乐悠悠原本面有难色的表情更添几分别扭,她挥挥手说道:“咱们别聊这个话题了!我自己都还没想明白呢,说说你吧,你和冷爵枭就这么一直打冷战下去吗?”

    “没有打冷战,只是不主动联系,他现在在治疗失忆症,我也不敢耽误他治病……其实我向穆天提起过一次,我也想出国陪着他们,可穆天说了,爵枭还不想见我,也许他是想等治好了再来找我吧。”林语嫣的眼底很幽暗,但能够看出她心里的痛楚。

    虽不至于难受的放肆大哭,可那种欲哭无泪的无奈感才是最折磨人心的。

    乐悠悠一手搭过林语嫣的肩膀宽慰道:“你放心吧,就凭你和冷爵枭的感情,你们俩一定会和好如初的,说难听点,哪怕他无法再恢复记忆,你们再谈一次恋爱不就好了……”

    “你说的可真轻巧,现在别说谈恋爱,他不要动不动怀疑我就好!你是不知道,他现在和我刚认识他的时候没什么差别,一会儿怀疑我和白景瑞,现在又怀疑我和东方擎,也许我该和所有的男人都断绝来往,他才会相信我的清白。”林语嫣说的很平静,但眼神却是满满的自嘲。

    “男人嘛,在乎你才吃醋,他现在失忆了,我猜他心里很没有安全感,对你们之间的过去完全没有记忆,对你的信任感自然就降低很多。你多包容些吧,现在的他和过去不同,给他点时间吧……”

    乐悠悠的话轻语润无声的落进林语嫣的心里,让林语嫣之前受到的委屈瞬间消散了不少。

    “谢谢你悠悠,其实我在心底已经原谅爵枭了,等他回s市后,我会和他好好谈一谈,到时候真希望亚撒也已经回来了,我真的很希望一家人可以开开心心的在一起。”林语嫣眼底的满心期盼让乐悠悠在不经意间也湿了眼眶。

    “语嫣,会的,亚撒一定会回来!冷爵枭也会恢复记忆!让我们都往好的方面去想吧……”

    ……

    此时此刻,远在英国的一家私人医院里,冷爵枭刚刚被推出手术室,他已经做完了微创手术。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