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521章 离婚怀孕

    十天后,王彩霞出院了。

    林语嫣和冷爵枭也假离婚了,但离婚证却是真的。

    当王彩霞看到林语嫣递到她面前的离婚证时,王彩霞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这是林语嫣长这么大,从母亲脸上看到最诡异的表情。

    离婚的当天,王彩霞提出要去看望佟瑶,她让刘光明在花店订了菊花。

    一家四口去了墓地。

    车是刘光明开的,王彩霞和林翔都在后座。

    林语嫣坐在了副驾驶。

    “语嫣,你什么时候从冷爵枭的别墅里搬出来?要不你来和我们一起住吧,光明在路易斯那里赚的钱已经在两星期前买了套公寓,是三居室,够我们三住了。”

    王彩霞的话让林语嫣立刻想到了冷爵枭当初的推测,果然是这样。

    林语嫣笑了声说道:“妈,你和光明住吧,我会在公司附近再买套公寓,你不用担心我。”

    林翔这时候开口了:“语嫣,你就和你妈住吧,还买什么房子,我明天就回美国了,我不会和你们一起住的。”

    “爸,爵枭说过,再过两年,他就安排你回S市……”林语嫣下意识提道,希望父亲再忍忍这种隐姓埋名的生活。

    她的语气让王彩霞顿时不高兴了:“都离婚了,还叫的这么亲热……”

    “妈,你们别忘了,爵枭是亚撒的父亲,这辈子都不会变的,我不可能和他完全没有交集。”林语嫣的声音冷了三分,对于母亲这种咄咄逼人的方式已经有所反感。

    刘光明赶紧打圆场道:“是啊,妈,你也别太给姐压力了,她都为了你们离婚了!你们该知足了,姐把你们看的可是比姐夫重要多了……”

    “臭小子!还叫他姐夫?你赶快给我把称呼改回来,下次别再让我听见!”王彩霞一脸不悦。

    之后,车厢里一直保持寂静,谁也没有再说话。

    ……

    一个半小时后,他们到了佟瑶的墓地。

    王彩霞站在佟瑶的墓地前,将林语嫣递交的离婚证放在了大理石墓碑上,她含着泪说道:“瑶瑶,你泉下有知看看妈给你带来的礼物,你还满意吗?”

    林语嫣站在旁边寒心无比,她的离婚证成了供奉佟瑶的祭祀品?

    母亲真是昏头了。

    知道佟瑶深深爱着冷爵枭,非得拿她姐姐的离婚证让一个死人开心,林语嫣在心中冷笑。

    她下意识摸向自己的肚子,里面已经有了冷爵枭的骨肉,这个迫切想再当爹的男人总算如愿了。

    就在两天前,林语嫣拿着验孕棒测出了怀孕的事实。

    为了确切,她甚至化着易容妆去了楼清寒的医院检测血液和尿液,都证实了她已经怀孕。

    冷爵枭那张冰块脸总算是勾起一丝笑意和她顺利‘离婚了’。

    但他警告她说,不准接近任何异性未婚男性。

    他这是单方面认定了林语嫣怀的是女儿。

    “语嫣,你愣着做什么?还不给瑶瑶跪下!”王彩霞将一束菊花递交到林语嫣的手中。

    她的话甚至让刘光明都闪过一丝讶异:“妈,你让姐下跪?”

    林语嫣扫了眼湿漉漉的大理石地面,早上才刚下过大雨。

    王彩霞眸色发寒道:“怎么?她不应该跪吗?到底是谁逼死了瑶瑶?”

    林语嫣并没有下跪,别说她现在怀着孩子不能受凉下跪,就算她没有怀孕,她也不会对着佟瑶下跪!

    “我不跪。“她冷声道。

    刘光明也道:“妈,你不要再这样对姐了,我真的看不下去了!姐都已经和冷爵枭离婚了,你们还想怎么样?佟瑶难道就没错吗?她已经走了,难不成要让我们活着的人一直欠着她吗?”

    没想到,王彩霞不仅没有听劝,反而更来劲了,她推了下林语嫣的手臂道:“给你妹妹下跪而已,又不会少块肉!也没叫你去死!有这么难吗?林语嫣,你看看你妹妹的黑白照片!她这么年轻就离开了我们,难道你就不心痛吗?”

    一本离婚证根本无法平息母亲心中的怒火,林语嫣其实早就明白了。

    可现在听着她亲口又说出这些话来,林语嫣眸色一点点沉下去,她一直在忍。

    因为父母,也因为死去的佟瑶。

    还不等林语嫣回话,不远处想起一阵掌声,林语嫣闻声看去,居然是慕容景。

    慕容景穿着件黑色的羽绒服,上面湿漉漉的一片,米色的鸭舌帽也已经湿了一大片。

    他勾唇笑的讽刺:“来墓地上支香都能看一场戏,生活要不要这么戏剧性。”

    王彩霞一脸酱色,没有说话。

    林翔也沉默不语。

    林语嫣问道:“慕容,你来看望谁?”

    “你想知道?”

    她没有说话,只是点了下头。

    慕容景走到林语嫣的面前,拉起她的一只手就走,边走边说:“叔叔阿姨,你们慢慢和你们唯一疼爱的女儿好好聊天,这个你们不爱的女儿我先带走一会儿,等会儿还给你们。”

    他的话让王彩霞的表情有些僵,她转眼看着刘光明道:“光明,给瑶瑶布菜敬酒,我和你林叔叔给瑶瑶烧些金元宝……”

    她望着渐渐远去的大女儿林语嫣,心口有些赌,想说又说不出的感觉。

    十分钟后,慕容景拉着林语嫣到了一处干净整洁的墓地。

    当她看到墓碑上的年轻照片时,眼中划过一丝诧异,上面的这个女孩,她完全不认识,也从不曾听慕容景说起过。

    “她叫慕容燕,是我没有血缘关系的妹妹,在她五岁的时候就接来我家和我一起生活了……”慕容景的黑眸里有些空洞,好像陷在了过去的某一段时光里。

    林语嫣轻声问道:“她怎么去世的?”

    一句话让慕容景的眸色立刻染上了凌冽和寒气,幽暗的眸子里划过几丝杀意。

    他说的倒很平静:“她十五岁那年,被一个畜生强奸后投湖自尽了。她当时参加学校的夏令营,在晚上和两个女同学沿着芦苇走到了一处私人别墅,当时她们被两个别墅里的酒鬼给抓住了,我妹妹运气差没跑掉……”

    这样的遭遇太过痛心,林语嫣沉着一张脸想到了佟瑶的死。

    想到佟瑶被那群男人轮奸时,单纯作为家人作为姐姐的林语嫣,在心底有那么一瞬间真的无法原谅冷爵枭的所作所为。

    她冷着眸子问道:“那个畜生抓到了吗?”

    慕容景诡异地冷笑一声:“我正吊着他玩,这几天我想结束这个游戏。”

    林语嫣下意识想到了一个人,她问道:“那个男人是慕白?”

    “对!”说话的同时,慕容景的眼底明显透着一股嗜血的杀意。

    她再次问道:“你想怎么对付他?”

    林语嫣的过度关心让慕容景侧眼盯着她,语气已经带上一丝警告:“你想通风报信?”

    她冷静道:“对他,我没有好感。但爵枭曾经说过,如果慕白向他求救,他会出手。”

    “原来你是担心自己的老公会遭殃……你放心吧,我不会让冷爵枭沾这件事。”慕容景森冷道。

    “慕容……”林语嫣有些犹豫了。

    “说话别吞吞吐吐的,有话就直说。”慕容景一脸严峻,表情没有丝毫温度。

    林语嫣蹙眉望着他:“杀人是犯法的。你不要怪我多问一句,你真的确定当年的那个男人是慕白?”

    他的语气变了味,极为不悦道:“你这是在怀疑我的调查能力?”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