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530章 角色扮演

    三天后,陈梅和何耀东的婚礼在s市一处欧式风格的别墅庄园举行。

    林语嫣本来不想参加,她被母亲王彩霞在不同时间打了五次电话后,勉强同意参加了。

    说到底还是为了维持那淡泊虚假的亲属关系。

    王彩月嫁女儿,她现任老公刘国富肯定在场,作为刘国富和王彩霞的共同儿子刘光明自然也要去。

    王彩霞为避免被自己亲妹妹王彩月说闲话,她必须拉着林语嫣到场。

    婚礼没有对媒体公开,请了些陈梅影视圈内的朋友,还有何耀东身边的一些富家子弟。

    为了炫耀自己幸福的陈梅,甚至邀请了何耀东的前妻乐悠悠。

    乐悠悠在来的路上就告诉了林语嫣,她和冷思辰会一起参加。

    陈梅的这种示威,她才不会怕。

    到了别墅庄园。

    林语嫣和儿子下车前在车里对台词。

    “妈妈,我都记住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在外婆面前说漏嘴。”丹尼梳着酷帅的型,一身高级标准的三件套西装。

    他手里转着一把银色小手枪,很是晃眼。

    望着这个第二重人格的儿子,林语嫣努努嘴问道:“你爸爸说,只要等皇甫少华抓住后,你就会让亚撒回来是吗?你可要说话算话!”

    丹尼点点头没说话,浓密卷翘的睫毛掩盖了他眼底的黯然。

    他这副样子反倒让林语嫣心里有点不忍心了。

    但一想到亚撒,她只能狠下心。

    她蹙眉道:“把枪收起来,我知道你爷爷准许你玩这些东西,你有这个天赋我也不想反对什么。但今天我们是为了你外婆才来参加的婚礼,你表姨妈很重视这次婚礼,咱们就安安静静吃完酒席就走,好吗?”

    “妈妈,你要是真的认为我会惹事,要不我还是走吧?你就跟外婆说我病了……”丹尼不耐烦道。

    林语嫣一把捂住他的嘴,不悦道:“小孩子家家的别诅咒自己生病。行,妈妈也不说你了。待会我陪着你,免得你无聊。”

    说完后,她和丹尼就一起下车了,司机就将劳斯莱斯开走了。

    今天的林语嫣穿了件浅灰色的长款蕾丝晚礼服,低调但很优雅。

    她和丹尼身上的浅灰色儿童西装看起来就像是母子装。

    就在他们准备走进婚礼大厅时,看到旁边花园里走出来两位大师哥。

    看到其中一位,林语嫣伸手笑道:“景瑞,你也来了?”

    白景瑞一身黑色西装帅气非凡,他的俊美很难让人移开视线。

    可偏偏他身边的男人存在感太强,林语嫣很自然的被吸引,对方浑身透着一股隐形的气场和森冷气质。

    男人的相貌虽比不上白景瑞,但他的那双黑眸如同神秘深邃的漩涡,让林语嫣只是看了一眼就为之沉沦……

    意识到盯着对方看很不礼貌,她立刻再次看向白景瑞。

    “景瑞,他是……”这样主动问出口,林语嫣自己都觉得惊讶万分。

    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睛真的太像冷爵枭了。

    还有他的身高和体型,都几乎一样……

    林语嫣的心跳开始加快,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白景瑞看了身边的朋友一眼,他笑道:“语嫣,我来介绍一下,他叫……”

    不料,男人主动倾身向前,站的离林语嫣仅有二十厘米。

    她吓得就要往后退,男人一手揽住她的腰肢邪肆一笑。

    林语嫣的双手抵在男人胸膛,羞红着脸骂出口:“喂,你快放开我!你耍什么流氓啊!”

    本以来白景瑞会帮她,没想到白景瑞就这样站在原地,嘴角还挂着抹趣味的笑意。

    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她突然冷静下来,抬眸再次去看男人的眼睛,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围绕在她的鼻尖,令人沉醉又心动不已。

    林语嫣满眼震惊地问出口:“爵枭?”

    冷爵枭勾唇笑道:“果然是枕边人,一眼就被你看出来了。”

    “天哪!你的容貌怎么变了?难道是姜老师……”

    还不等她说完,王彩霞从远处朝着这边喊:“语嫣!你们在干嘛呢?怎么还不进去?”

    林语嫣顿时回头望去,看着母亲和弟弟已经下车,看样子是刚好看到他们。

    “爵枭,你快放开我,被我妈看到不好!”

    她的心虚让冷爵枭的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他不悦的表情让林语嫣立刻道:“你答应过我的,给我三个月时间。”

    这个该死的承诺,他真的很想反悔!

    冷爵枭隐隐叹息一声,放开了她。

    这时候,白景瑞道:“真是难为你们俩了,不仅假离婚,甚至还玩起了角色扮演。”

    林语嫣的表情有些尴尬,看来这件事,冷爵枭已经告诉了白景瑞。

    就在她抬眸想哄冷爵枭时,冷爵枭直接略过她,对身后的白景瑞道:“景瑞,我们走。”

    白景瑞对林语嫣轻声道:“待会我们里面见吧。”

    她无奈地点了下头。

    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丹尼站在身边说道:“妈妈,爸爸为了配合你演戏,这三天都没去公司上班,每天到姜爷爷那里报到学习易容技术,为的就是以后可以经常出现在你身边。”

    林语嫣听了后,心间泛起满满的酸楚。

    她对冷爵枭有愧,他为了她,真是受了委屈。

    真希望母亲可以早点想通。

    很快,王彩霞和刘光明已经走到了面前,王彩霞直接问道:“语嫣,刚才搂着你的男人是谁?”

    丹尼马上打圆场道:“外婆,那个男人是白叔叔的朋友,刚才妈妈差点扭到脚,幸好是那位叔叔抱住了妈妈。”

    “哦,是白先生的朋友啊……刚才我看到这个男人相貌也很不错,身材也高大,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单身……”王彩霞有些若有所思。

    还不等林语嫣火,丹尼机灵道:“外婆,妈妈才刚和我爸爸离婚不久,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想着把我妈妈嫁出去?我可不想这么快有后爹!”

    说完,很不高兴地扫了王彩霞一眼就走了,看着小外孙不乐意了,王彩霞马上追上去解释:“亚撒,外婆没有这么意思,你听外婆解释啊……”

    走在身后的林语嫣心生无奈,自从佟瑶死后,母亲的性格和思想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变的都快不认识了。

    刘光明看了林语嫣一眼道:“姐,你别怪妈,佟瑶的死对妈的打击真的很大。当年你失踪的时候,妈强撑着一股信念支持到你回来为止,好日子才过了没多久……可现在佟瑶死了,对妈来说一时之间真的接受不了。”

    “我昨天给我在英国的医科博士学姐打过电话,我把咱妈的事情告诉她了,学姐说,咱妈现在处在思想混乱阶段,她得时刻找事情做,不然一旦闲下来想到佟瑶的死,可能就会情绪失控。所以现在,咱妈这种不理性的给你四处张罗对象,希望你能够理解她。”

    林语嫣停下脚步,她一手搭在刘光明的手臂上,满眼感激道:“光明,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照顾妈。你真的成熟了不少,姐真的好高兴。”

    她垂眸叹气:“我其实很想陪着妈,但我就怕她一看到我就想起佟瑶的死,所以我平时都尽量不出现在她面前。辛苦你了。”

    刘光明道:“姐,你别想那么多了。给咱妈时间,她会慢慢好起来的。妈现在跟我住一起,你放心吧,我会多陪着妈的,我还在英国时,都是姐夫和佟瑶在照顾妈,现在该轮到我了。”

    “还有我。”

    姐弟俩相视一笑,有了前所未有的互相理解和支持。

    “姐,你告诉我实话,你和姐夫是不是假离婚?”刘光明忽然道。

    林语嫣的眼中划过一丝诧异:“你……怎么知道的?是路易斯告诉你的?”

    他摇头:“没有,我自己猜的。姐夫对你那么好,我也赞成你们假离婚。我当时在医院说的那些话,其实是为了说给咱妈和林叔叔听的,他们年纪那么大了,很多事情,我们做儿女的该多迁就点。”

    “恩,我知道。”林语嫣郑重地点了下头。

    “好了,咱们都进去吧,陈梅还等着炫耀她那一百万的婚纱呢……”刘光明嘴角扬起一丝嘲讽。     <script>readx();</script>    三天后,陈梅和何耀东的婚礼在s市一处欧式风格的别墅庄园举行。

    林语嫣本来不想参加,她被母亲王彩霞在不同时间打了五次电话后,勉强同意参加了。

    说到底还是为了维持那淡泊虚假的亲属关系。

    王彩月嫁女儿,她现任老公刘国富肯定在场,作为刘国富和王彩霞的共同儿子刘光明自然也要去。

    王彩霞为避免被自己亲妹妹王彩月说闲话,她必须拉着林语嫣到场。

    婚礼没有对媒体公开,请了些陈梅影视圈内的朋友,还有何耀东身边的一些富家子弟。

    为了炫耀自己幸福的陈梅,甚至邀请了何耀东的前妻乐悠悠。

    乐悠悠在来的路上就告诉了林语嫣,她和冷思辰会一起参加。

    陈梅的这种示威,她才不会怕。

    到了别墅庄园。

    林语嫣和儿子下车前在车里对台词。

    “妈妈,我都记住了,你放心吧,我不会在外婆面前说漏嘴。”丹尼梳着酷帅的型,一身高级标准的三件套西装。

    他手里转着一把银色小手枪,很是晃眼。

    望着这个第二重人格的儿子,林语嫣努努嘴问道:“你爸爸说,只要等皇甫少华抓住后,你就会让亚撒回来是吗?你可要说话算话!”

    丹尼点点头没说话,浓密卷翘的睫毛掩盖了他眼底的黯然。

    他这副样子反倒让林语嫣心里有点不忍心了。

    但一想到亚撒,她只能狠下心。

    她蹙眉道:“把枪收起来,我知道你爷爷准许你玩这些东西,你有这个天赋我也不想反对什么。但今天我们是为了你外婆才来参加的婚礼,你表姨妈很重视这次婚礼,咱们就安安静静吃完酒席就走,好吗?”

    “妈妈,你要是真的认为我会惹事,要不我还是走吧?你就跟外婆说我病了……”丹尼不耐烦道。

    林语嫣一把捂住他的嘴,不悦道:“小孩子家家的别诅咒自己生病。行,妈妈也不说你了。待会我陪着你,免得你无聊。”

    说完后,她和丹尼就一起下车了,司机就将劳斯莱斯开走了。

    今天的林语嫣穿了件浅灰色的长款蕾丝晚礼服,低调但很优雅。

    她和丹尼身上的浅灰色儿童西装看起来就像是母子装。

    就在他们准备走进婚礼大厅时,看到旁边花园里走出来两位大师哥。

    看到其中一位,林语嫣伸手笑道:“景瑞,你也来了?”

    白景瑞一身黑色西装帅气非凡,他的俊美很难让人移开视线。

    可偏偏他身边的男人存在感太强,林语嫣很自然的被吸引,对方浑身透着一股隐形的气场和森冷气质。

    男人的相貌虽比不上白景瑞,但他的那双黑眸如同神秘深邃的漩涡,让林语嫣只是看了一眼就为之沉沦……

    意识到盯着对方看很不礼貌,她立刻再次看向白景瑞。

    “景瑞,他是……”这样主动问出口,林语嫣自己都觉得惊讶万分。

    也许是因为这个男人的眼睛真的太像冷爵枭了。

    还有他的身高和体型,都几乎一样……

    林语嫣的心跳开始加快,总觉得这个男人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白景瑞看了身边的朋友一眼,他笑道:“语嫣,我来介绍一下,他叫……”

    不料,男人主动倾身向前,站的离林语嫣仅有二十厘米。

    她吓得就要往后退,男人一手揽住她的腰肢邪肆一笑。

    林语嫣的双手抵在男人胸膛,羞红着脸骂出口:“喂,你快放开我!你耍什么流氓啊!”

    本以来白景瑞会帮她,没想到白景瑞就这样站在原地,嘴角还挂着抹趣味的笑意。

    这实在是太反常了!

    她突然冷静下来,抬眸再次去看男人的眼睛,他身上熟悉的味道围绕在她的鼻尖,令人沉醉又心动不已。

    林语嫣满眼震惊地问出口:“爵枭?”

    冷爵枭勾唇笑道:“果然是枕边人,一眼就被你看出来了。”

    “天哪!你的容貌怎么变了?难道是姜老师……”

    还不等她说完,王彩霞从远处朝着这边喊:“语嫣!你们在干嘛呢?怎么还不进去?”

    林语嫣顿时回头望去,看着母亲和弟弟已经下车,看样子是刚好看到他们。

    “爵枭,你快放开我,被我妈看到不好!”

    她的心虚让冷爵枭的眸色渐渐冷了下来。

    他不悦的表情让林语嫣立刻道:“你答应过我的,给我三个月时间。”

    这个该死的承诺,他真的很想反悔!

    冷爵枭隐隐叹息一声,放开了她。

    这时候,白景瑞道:“真是难为你们俩了,不仅假离婚,甚至还玩起了角色扮演。”

    林语嫣的表情有些尴尬,看来这件事,冷爵枭已经告诉了白景瑞。

    就在她抬眸想哄冷爵枭时,冷爵枭直接略过她,对身后的白景瑞道:“景瑞,我们走。”

    白景瑞对林语嫣轻声道:“待会我们里面见吧。”

    她无奈地点了下头。

    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丹尼站在身边说道:“妈妈,爸爸为了配合你演戏,这三天都没去公司上班,每天到姜爷爷那里报到学习易容技术,为的就是以后可以经常出现在你身边。”

    林语嫣听了后,心间泛起满满的酸楚。

    她对冷爵枭有愧,他为了她,真是受了委屈。

    真希望母亲可以早点想通。

    很快,王彩霞和刘光明已经走到了面前,王彩霞直接问道:“语嫣,刚才搂着你的男人是谁?”

    丹尼马上打圆场道:“外婆,那个男人是白叔叔的朋友,刚才妈妈差点扭到脚,幸好是那位叔叔抱住了妈妈。”

    “哦,是白先生的朋友啊……刚才我看到这个男人相貌也很不错,身材也高大,不知道他是做什么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单身……”王彩霞有些若有所思。

    还不等林语嫣火,丹尼机灵道:“外婆,妈妈才刚和我爸爸离婚不久,你怎么能这么快就想着把我妈妈嫁出去?我可不想这么快有后爹!”

    说完,很不高兴地扫了王彩霞一眼就走了,看着小外孙不乐意了,王彩霞马上追上去解释:“亚撒,外婆没有这么意思,你听外婆解释啊……”

    走在身后的林语嫣心生无奈,自从佟瑶死后,母亲的性格和思想都有了很大的改变。

    变的都快不认识了。

    刘光明看了林语嫣一眼道:“姐,你别怪妈,佟瑶的死对妈的打击真的很大。当年你失踪的时候,妈强撑着一股信念支持到你回来为止,好日子才过了没多久……可现在佟瑶死了,对妈来说一时之间真的接受不了。”

    “我昨天给我在英国的医科博士学姐打过电话,我把咱妈的事情告诉她了,学姐说,咱妈现在处在思想混乱阶段,她得时刻找事情做,不然一旦闲下来想到佟瑶的死,可能就会情绪失控。所以现在,咱妈这种不理性的给你四处张罗对象,希望你能够理解她。”

    林语嫣停下脚步,她一手搭在刘光明的手臂上,满眼感激道:“光明,谢谢你这段时间一直照顾妈。你真的成熟了不少,姐真的好高兴。”

    她垂眸叹气:“我其实很想陪着妈,但我就怕她一看到我就想起佟瑶的死,所以我平时都尽量不出现在她面前。辛苦你了。”

    刘光明道:“姐,你别想那么多了。给咱妈时间,她会慢慢好起来的。妈现在跟我住一起,你放心吧,我会多陪着妈的,我还在英国时,都是姐夫和佟瑶在照顾妈,现在该轮到我了。”

    “还有我。”

    姐弟俩相视一笑,有了前所未有的互相理解和支持。

    “姐,你告诉我实话,你和姐夫是不是假离婚?”刘光明忽然道。

    林语嫣的眼中划过一丝诧异:“你……怎么知道的?是路易斯告诉你的?”

    他摇头:“没有,我自己猜的。姐夫对你那么好,我也赞成你们假离婚。我当时在医院说的那些话,其实是为了说给咱妈和林叔叔听的,他们年纪那么大了,很多事情,我们做儿女的该多迁就点。”

    “恩,我知道。”林语嫣郑重地点了下头。

    “好了,咱们都进去吧,陈梅还等着炫耀她那一百万的婚纱呢……”刘光明嘴角扬起一丝嘲讽。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