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11章 误会发怒

    当林语嫣按响门铃时,酒店房门忽然就开了,屋里漆黑一片,一只大手拽进她就将她抵在了房门上。

    口中全是浓重的红葡萄酒味,熏得她脑袋有些发沉,男人迫不及待撕碎她的连衣裙,双手转过她的身,从身后占有了她。

    林语嫣从开始的挣扎到被他完全掌控,她的身体发软要往下坠,男人抱起她就走进了卧室。

    等她的背刚碰到柔软的大床,男人很快就压了上来,动作粗鲁不带一丝温柔。

    “今晚的你,很特别……”

    过了没几秒,突然,冷爵枭的动作停了下来,一手掐住林语嫣的脖子,语气森冷:“说,你身上为什么会有男人的香水味?”

    这种味道,还有些熟悉。

    林语嫣顿时呼吸困难,挣扎着要起身,可光洁的身体被他压在床上完全动弹不得。

    在黑暗中,她隐隐能看到那双锐利的鹰眸散着寒气,又似黑色的猎豹在等着咬断她的脖子。

    她怕了:“你……快放开我……我、我不能呼吸了……”

    声音断断续续,冷爵枭黑眸一暗,力度松了一点,但依旧掐着她的脖子:“别骗我,后果你承担不起。”

    他一手捏着她的柔软力道之足,让她疼得倒抽冷气:“我来之前在东宫,有个老男人误把我看成陪酒小姐,他扯断了我连衣裙的一根肩带,后来有个男人帮了我,还把我断了的肩带给绑好了,可能是他手指上留下的香水味……不信的话你可以去看我的那条裙子!”

    男人手总算放开了她,冷爵枭伸手将床头柜的台灯打开,一张完美至极的脸映入她的眼底。

    只不过,此时的男人脸余气未消,冰冷的让人不敢靠近。

    他起身走到客厅去找那条裙子,虽然连衣裙被他撕坏了,但肩带上的蝴蝶结他看到了,其中一边还是断了的。

    冷爵西丢下连衣裙,霸气凌然的走回卧室,林语嫣早已经害羞的躲进被子里,看见他裸身的走回来,脸都不敢抬。

    身子还隐隐发抖,想起他掐住她脖子的那一刻,还心有余悸。

    她想不到这个男人生气时这么可怕……

    “理由成立,这次相信你,你最好是记住我说过的话,我碰过的东西,不允许别人再碰!”

    他的强势、他的专制,让林语嫣很无语,明明是鸭,怎么能够活得这么理直气壮?

    “现在我可以走了吗?”

    冷爵西一把掀开被子,将被子丢在地上,黑眸深邃,呼出酒气:“这是我今天听过最好笑的笑话。”

    他上床将她禁锢在怀里,轻咬着她的耳垂:“我都没干够你,怎么会放你走?”

    林语嫣吓得轻颤,这个不要脸的男人已经进入了她的身体。

    紧锁着眉,她咬着嘴唇承受着他的力度,几次都想尖叫出声,就是咬紧牙关不发出声音。

    她的一副视死如归,让冷爵枭升腾起一股怒气,动作更加粗暴没有节制……

    两小时后,冷爵枭终于放过了她。

    林语嫣缩在墙角,看着他拿着使用过的安全套走进了浴室。

    她不禁猜想,冷爵枭是否是个重度洁癖者,每次使用过的安全套都需要亲自处理……

    想到这里,她站起身,偷偷走过去,对着浴室的门缝看。

    亲眼看到他将里面的白色液体全部冲进了水槽中,才将安全套丢弃在垃圾桶里。

    “你想问什么?”

    低沉磁性的嗓音在她头上方响起,林语嫣吓得就要逃,被他一手拽进浴室。

    “帮我擦身。”一贯的命令口吻。

    林语嫣望着他,她知道,要是不随他的意,会走不出这浴室。

    最后乖乖为他洗澡。

    等洗完澡,穿好衣服后,林语嫣穿着酒店的浴袍抱着撕坏的连衣裙发愁。

    冷爵枭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个名牌购物袋丢在她脚边,语气清冷:“给你的,快穿好,我送你回去。”

    他已经走出了卧室。

    林语嫣立刻打开袋子一看,里面是条黑色的连衣裙,还有一套黑色的内衣裤,吊牌都没拆。

    她厌恶的看了一眼,内衣裤这种私密的衣物,买来后,每次都需要清洗。

    现在没得选择,要是不穿只能光着出去。

    五分钟后,冷爵枭带着她离开了酒店。

    今晚的冷爵枭,似乎心情不太好。

    她记得上次,他在床上还能温柔的对她,今晚,完全像是在发泄。

    林语嫣心中有股深深的屈辱感和委屈感。

    望着街边的夜景,看到那些甜蜜拥吻或一起牵手的情侣有些羡慕。

    因为前夫萧毅然的出轨,她把自己却害惨了。

    沦落到被一只鸭用床照要挟。

    “想不想知道,我为什么如此谨慎处理我的精液。”冷爵枭神情清冷,声音毫无温度。

    林语嫣侧头看他,她的脸颊有些红:“为什么?”

    他随意扫了她一眼:“因为我不会让私生子这种事情发生在我身上。”

    “……”

    他的回答,让林语嫣惊得失语,这就是原因?

    难道怕她会拿着他的精液去人工授精吗?

    “不要高看你自己,我对谁都是如此。”

    这种冷冷的轻视,让整晚压抑的林语嫣爆发了:“你这人真是好笑,谁会傻到要怀你的孩子?难道生出来不怕丢脸吗?”

    谁他妈会迫不及待要为一只鸭生孩子!

    冷爵枭没有解释,只是嘴角扬起一丝嘲笑,他的身份算是被她误会到底了。

    “你笑什么笑!今晚我履行了我的承诺,还有九次,结束之后你把照片还给我!”她决定每一次都要提醒他。

    眼底一寒,语气不悦:“怎么,跟我在一起,还不能够满足你?你至于这么想摆脱我吗?”

    “对!我就是做梦都想摆脱你!”

    她的大实话引起冷爵枭的极度不满,刺耳的刹车声响起:“有本事,你再说一次。”

    林语嫣怂了,虽说这大半夜的街上车辆很少了,但这样急刹车还是太危险了。

    最后,她什么也没说。

    冷爵枭将林语嫣送到小区后,就驱车离开了。

    望着远去的迈巴赫,她大骂一声:“神经病吧!吃火药了啊!”

    ……

    回到别墅的冷爵枭,扯了下领带,往沙发上一靠,从裤兜里拿出手机,划开屏幕,点开相册,找出一张相片。

    相片上的女孩笑得阳光灿烂,长相甜美,精致的如同洋娃娃,看起来也就十八、九岁的样子。

    他自语道:“既然跟他走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