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57章 听话标准

    林语嫣心中一惊,赶紧抓起她的衣服闻了闻,上面有杂七杂八的烟味还有萧毅然的男士香水味。

    她看了冷爵枭一眼解释道:“之前我去夜店找我朋友了,不巧碰到了我的前夫。”

    冷爵枭站在背光处,她看不见他脸上的表情,但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阵阵寒气。

    林语嫣担心他不相信她再次解释道:“我和他不可能复婚!我既然答应做你三个月的情人,这段时间内我绝对不会找别的男人,你别这么轻易怀疑我行吗?”

    她的声音里有隐忍的委屈和怒气,冷爵枭黑眸一暗冷声道:“我没有怀疑你,你不用这么紧张。我知道你不敢背叛我,因为背叛我的下场……你承受不起。”

    冷爵枭慢慢踱步往门口走去,在扭动门把手时说道:“洗完澡后来我房间。”

    等他一走,林语嫣顿时有些气虚的趴在床上,她害怕的以为他又要掐她脖子了。

    在床上趴了一会儿,林语嫣硬着头皮爬起身去洗澡了。

    ……

    半小时后她走进了冷爵枭的卧室。

    卧室的灯光很暗,暗紫色的灯光让整间卧室看起来暧昧却感觉诡异,只因大床上的男人。

    他双手枕于脑后,一双鹰眸盯着他的猎物乖乖走近床边。

    见林语嫣穿着一件保守的睡裙,冷爵枭蹙眉说道:“以后睡我的床不许穿衣服,听明白了吗?”

    林语嫣心里骂了句:暴露狂,你以为人人跟你一样!

    “有本事就当面骂出来。”他的声音很冷,嘴角带着一丝戏谑。

    林语嫣眼底有丝心虚顿时不敢看他,他看她动也不动的站在床前眉峰一挑说道:“你再站下去天都亮了。”

    她听出他话语中的怒气不敢再耗时间,林语嫣乖乖走到床的另一边躺了进去。

    等她一躺进去就赶紧盖被子,房间里的冷气一向开的很足,她有点怕冷不像冷爵枭还真空着上身。

    冷爵枭侧身将她随意一拉就压在了身下,林语嫣的脸颊瞬间有点红,她明显感觉到他身下什么也没穿。

    修长有力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冷爵枭眯着黑眸望着她,他说的很认真像是一种承诺:“林语嫣,我说过让你做我三个月的女人,时间一到我就会放你走,这段时间只要你乖乖的听话,我保证不会为难你的家人。”

    她问道:“什么叫乖乖的听话?”

    他嘴角微勾:“我叫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不许忤逆我。”

    林语嫣撇嘴不满道:“那你要是叫我去死呢?难道我也得乖乖的去死?”

    “愚蠢。”

    他一脸懒的解释的表情,这让她意识到刚才的话确实有点过了。

    见她乖乖闭嘴不说话了,冷爵枭有耐心的说道:“听话的标准就三点:1.做我女人期间不准和其他任何男人有暧昧不清的关系。2.当我想要你的时候必须无条件的服从。3.凡是我不高兴的事情你都不能做。”

    果然是地下情人的标准毫无尊严可言!

    他的这三点,哪一点她都不想答应,可她没有选择。

    她的沉默让他的眼底有了丝愉悦,事实上她除了同意没有任何和他谈判的资格。

    这个世界上,谁站在生存链的顶端谁就是主宰者。

    谁抓住了对方的命门就有了绝对的优势。

    冷爵枭望着这个诚服在他身下的女人,心中涌起狩猎者的丝丝快感……

    他抓在她睡裙上的手用力一扬,卧室里响起一道布料被撕开的刺耳声,林语嫣闭着双眼承受着他的强势和霸道。

    他将她的双腿用膝盖顶开后,握着她的腰肢用力往下一按,林语嫣疼的咬住了下嘴唇。

    “放轻松,别夹的这么紧,我想要你学会享受……”

    他低语在她耳边的魔音蛊惑着她慢慢放松下来,那一波波刺激的感觉充斥着她的理智,没多久她就迷失在他高超的技巧之下,忍不住时还叫出了声。

    冷爵枭看着这个小女人越来越变的迷人魅惑心中有了丝自豪感,那是他带给她的快感。

    可他一想到将来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时也是这副表情,心里瞬间就像被利爪撕开了皮肉般辛辣刺激还隐隐有些作痛。

    他忽然掐住她的脖子狠狠的问道:“说,我是谁?”

    林语嫣顿时有些喘不过气,身下又刺激的她大脑一片空白,她的眼神迷离而又涣散,声音里带着隐隐的厌恶和娇弱:“冷爵枭……”

    当他的名字在她口中说出,冷爵枭立刻放开她低头吻住了她的唇,如狼般的撬开她的贝齿攻城略地,吸进她口中所有的氧气。

    夜还很漫长,而他的索取只是刚刚开始……

    ……

    三个小时过去了,林语嫣终不敌他的强悍昏睡了过去,冷爵枭也只好作罢放过了她。

    为她盖好被子将空调调高了后他就去洗澡了。

    等他洗完澡后就去了书房打了一个电话。

    一小时后,楼清寒提着医药箱来到了别墅。

    冷爵枭跟他交代了几句,楼清寒点点头就随着他走进了卧室。

    看到林语嫣两只白皙修长的手臂就露在外边,冷爵枭突然转身将楼清寒推出了卧室。

    两人重新回到书房后,楼清寒就问他:“怎么了,你又改变主意了?”

    冷爵枭蹙着道:“你身边有没有得力的女助手可以帮你打针的。”

    他的话让楼清寒有些错愣,他想了想道:“有啊,不过现在她在医院值班,就算马上赶到别墅也需要一个多小时。”

    冷爵枭听了后没说话,楼清寒忽然想到了什么惊异道:“冷爵枭,你的问题很严重啊!”

    “我有什么问题?”

    楼清寒摇头感叹道:“你刚才突然叫我走出卧室,是不是怕我看到不该看的?可林语嫣都睡着了盖着被子呢我能看到什么?你谨慎的程度和古代的帝王有一拼啊!”

    “我就差隔着帘子用金线为她隔空诊脉了!”楼清寒眼底依旧很震惊。

    他的话让冷爵枭不自然的转身过,他冷声道:“无稽之谈。”

    楼清寒也不跟他争辩,叹气问道:“那你要不要我给助理打电话?不就是打一针镇定剂嘛,要不你自己给她打?你当初不也读过两年医学院,打针这种事情一点也难不到你。”

    冷爵枭转身看了他一眼说道:“行吧,那你把镇静剂准备好。”

    ……

    二十分钟后,冷爵枭送楼清寒走出别墅。

    楼清寒上车前忽然说道:“爵枭,你要是真喜欢林语嫣就好好对她吧,我一个堂弟和林语嫣曾经是大学的同班同学,我堂弟说她是个好女孩……”

    冷爵枭寒着脸说道:“楼清寒,她不是你妹妹,我也用不着你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