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94 做回朋友

    临近下班时,林语嫣的手机响了,是陈梅打来的电话。

    虽然她和陈梅已经不在一起开网站,也不在一起合租了,但好歹还是亲戚,林语嫣就接了。

    一接通,陈梅就直接骂道:“林语嫣你他妈的是不是诚心的?你找的什么破房子!才租多久房东就把房子给卖了!现在房东催我搬家呢!时间这么急让我上哪找房子去?”

    陈梅这一骂骂到王彩霞头上了,林语嫣顿时冷了脸:“陈梅你把嘴巴放干净点!我妈可没招惹你。”

    她这么一提醒,陈梅语气有所缓和:“我这也是急疯了才这样说……不过你当初签合同时,房东不是说过短时间内肯定不会卖房吗?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陈梅如今的处境林语嫣倒也理解,当初房子是林语嫣一人签下的,多少还是跟她有责任。

    “你先别上火,我先给房东打个电话问问这件事,回头给你打电话。”

    “行吧,我等你信儿。”

    陈梅挂了后,林语嫣心中颇为无奈,看样子这新房东冷爵枭是迫不及待要把表妹赶出去。

    当初回别墅后她问过了,那晚冷爵枭之所以可以去她家,是因为房东把房子暗地里卖给他了。

    只要谁能比市价高很多,谁会不愿意卖呢?

    当初他是为了林语嫣才买那房子,如今她都搬回别墅了,那种普通的民宅对冷爵枭自然犹如垃圾急着的丢弃。

    林语嫣想了下还是等晚上回别墅后当面跟冷爵枭谈房子的事情。

    她又接着忙工作了,顾不凡虽然现在不再跟她当面接触,可设计上的工作还是公事公办,工作安排还是通过邮件方式发布。

    林语嫣为了表现出她的专业性,主动留下加班工作。

    在这个设计部,她不想靠任何人的关系,只想用真正的实力让其他同事心服口服,也想领的起那份工资。

    时间过去飞快,等林语嫣伸个懒腰准备下班时,发现都已经快十点了。

    当她关了电脑准备离开设计部时,顾不凡正巧也从总监办公室走出来。

    两人的眼神撞在一起,林语嫣有所回避匆匆离开了。

    可电梯还没来,她就硬着头皮等。

    身后男人的皮鞋声越来越近,林语嫣站在一侧假装发短信。

    直到电梯来了后,她和顾不凡一起走进了电梯。

    气氛十分尴尬和安静,最终顾不凡率先说道:“上次我在咖啡馆离开时态度不太好,希望你能够见谅。”

    林语嫣抬眸看他:“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我都忘了。”

    顾不凡清冷的眸子里隐隐有丝压抑,他平静道:“欢迎你重回设计部,对我不需要顾忌什么,就算做不成情侣,我们还是朋友和同事。”

    他的主动示好让林语嫣心里有了一丝放松,她略有感激道:“谢谢你。”

    “谢我什么?我又没帮你什么……”顾不凡的神情有丝落寞。

    她微笑道:“谢谢你还把我当成朋友。”

    林语嫣的笑容暖的足以燎原,让顾不凡那颗强迫自己沉寂下去的心又再次怦然心动。

    可她的男人却是冷爵枭……

    电梯门一开,顾不凡回神率先走了出去,他问道:“你是自己回去吗?”

    “对,今晚我自己回去。”

    他提议道:“我今天没开车,如果你愿意,我们一起打车吧?”

    林语嫣有丝诧异:“可我打算坐地铁的,时间还来得及……”

    “那我陪你……我也坐地铁。”

    虽然冷爵枭警告过她让她离顾不凡远点,这一起坐地铁应该没什么事吧?

    “好吧,那我们一起。”

    他们走出GT大楼去往地铁方向的一幕自然是被欧阳看到了,虽然冷爵枭在明面上答应林语嫣不再派欧阳跟踪她,可还是会担心她的安危。

    不管林语嫣是跟冷爵枭一起,还是她单独行动,欧阳都还是会在背地里跟踪和保护她。

    ……

    没多久,在一处私人庄园里的冷爵枭就收到了欧阳的短信。

    短信内容就一张照片,自然是林语嫣和顾不凡去坐地铁的照片。

    冷爵枭手里正晃着一杯红酒,他的身边坐着慕白正不怀好意的看着他。

    “爵枭,今晚你过来不是发呆就是像现在这样一脸冰冷,既然心不在焉还不如早点回去。”慕白看起来文质彬彬长相很斯文,可那双丹凤眼看起来邪肆而又无情。

    他的话让冷爵枭立刻收起手机,他忽然问慕白:“你说女人最期待收到什么样的生日礼物?”

    明天是林语嫣的生日,冷爵枭一直记得,而他的生日和她只相差了三天。

    慕白抽了一口雪茄道:“你不是烧的一手好菜吗?既然林语嫣眼高连支票都不要,你就亲手给她做顿饭,她一定感动的要死。”

    冷爵枭有丝怀疑:“真的?”

    慕白笑了:“你相信我,只要你亲手做顿饭,晚上你肯定会很性福……”

    冷爵枭冷笑一声道:“你为什么这么肯定?”

    “她这种知足者常乐从小又没缺过钱的孩子,对钱确实不像一般人那么渴望,她父母尽管在她小时候就离婚了,但她的亲生父亲很有钱,跟我们虽然不是一个级别,可在他们老家沙民县那也算是前几名的首富了……”

    “你居然这么闲派人调查她?”冷爵枭眼底有丝冷意。

    慕白扫了他一眼:“我只不过对她有点好奇,想知道她在什么样的生长环境下造就了她的性格。”

    “无聊!你这样调查她,你就不怕你那醋坛女朋友发疯?”冷爵枭看向慕白的眼神已经有丝同情了。

    慕白无奈的笑了一声,渐渐的脸色冷下来:“我和她分手了。”

    这样的信息让冷爵枭很意外:“她会肯?”

    “不肯也得分,她心理有问题必须看医生了!我和她再这么相处下去,迟早我也需要去看心理医生。”

    冷爵枭问道:“你和杜月在一起五年了吧?就这样分手不觉得可惜?”

    “呵,这种已经变成痛苦的感情,就算觉得可惜也该结束了……”

    ……

    当林语嫣出了地铁站准备打车时回别墅时,身后一直跟着她的女人突然从她身边走过,神速的在林语嫣的背后脖颈处扎了一针。

    那个戴鸭舌帽的女人匆匆离开了。

    林语嫣突然感觉脖颈处传来一阵刺痛感,她下意识用手去摸,看到手指上有丝细微的血珠,她的双眼渐渐出现晕眩的感觉。

    不过才短短几秒她轰然倒地,昏迷前看到远处跑来一个熟悉的身体,在她闭上双眼的那一刻她无声的吐出两个字:不凡……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