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110章 你同情我

    林语嫣正犹豫间,他们的身后响起一个熟悉的声音。

    声音极其好听又性感低沉:“思辰。”

    冷思辰看向来人,他那张一直冷漠的脸有了丝笑意:“堂哥!”

    林语嫣在听到那个男人声音时整个头皮都僵住了,乐悠悠已经转身看到了冷爵枭。

    她轻轻说了句:“语嫣,是冷爵枭……”

    林语嫣低着头不肯转身。

    倒是冷爵枭透过冷思辰的视线扫了眼不远处的林语嫣和乐悠悠。

    “堂哥,你朋友刚来接机说是要感谢我呢,还说要请我吃饭。”冷思辰的目光已经落在了林语嫣的身上。

    冷爵枭清冷的开口道:“哦,是谁?”

    乐悠悠冲着冷爵枭尴尬的笑笑,她用手一指林语嫣:“是她。”

    再怎么想装聋作哑装看不见,林语嫣总归要面对现实,她转身道:“嗨,好久不见。”

    见她这么没心没肺的跟自己打招呼,冷爵枭寒着脸转身道:“思辰,走吧。”

    冷爵枭对林语嫣的不待见,让冷思辰有丝微妙的眼神扫了眼林语嫣。

    林语嫣看着那个孤傲的背影无奈的撇嘴,心里很不舒畅,胸腔处有团火焰顿时蹿起的老高。

    自从分开后,他做回了高高在上的男神。

    而她也做回了当初的自己。

    本该再无交集的两人,可总是在周围朋友圈里有瓜葛的遇到,林语嫣气呼呼的在想她是不是该换掉整个朋友圈!

    ……

    五分钟后,乐悠悠和林语嫣走出了机场准备坐出租车回去。

    没想到看到不远处的冷思辰就站在路边,他冲林语嫣她们挥手。

    乐悠悠兴奋的拉起林语嫣的手就往前走。

    待她们走到冷思辰的面前后,冷思辰主动开口道:“林小姐,不知道你说中午请我吃饭的事情还算数吗?”

    “算数!当然算数啊!”乐悠悠一口答应下来。

    相反林语嫣却纠结的扫了眼车里的男人,冷爵枭正坐在驾驶位上。

    “那说定了,请你们都上车吧。”冷思辰破天荒的做起了绅士为她们打开车门。

    林语嫣一脸假笑的被乐悠悠推进了车里。

    等她们都坐好后,冷爵枭扫了眼后视镜就将车开走了。

    车上,坐副驾驶的冷思辰问道:“这次怎么是你亲自来接我?让忠叔派司机来接我就行了。”

    “是我家老头子来让我接你的。”

    冷思辰笑道:“大伯真是太客气了。”

    冷爵枭随意问道:“二叔身体怎么样?听说前两天他还住院了?”

    “恩,没什么大碍,他就是操劳过度,很多事情完全可以派别人去做,非得亲力亲为……”

    两个男人就这样聊起了家常,后座的两位美女尴尬的一言不发不敢打扰。

    等车厢里暂时安静下来后,冷思辰忽然看向后座道:“真对不起,我和堂哥聊着聊着就把你们给忘了。”

    “呵,没事没事。”乐悠悠忙挥手笑的一脸灿烂。

    林语嫣看着这个彻底沦陷的好闺蜜心里真是又高兴又为她担心,这么痴迷一个男人真的好吗?

    ……

    一个多小时后,冷爵枭将车开到了东皇中餐馆。

    林语嫣坐在车里简直傻眼了,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偏偏选了这家餐馆。

    顿时让她想起了那天见冷祁山的场景。

    见她迟迟不肯下车,冷思辰问道:“林小姐,这家餐厅你是不是不喜欢?”

    林语嫣抬眸看到乐悠悠一脸期待的眼神隐隐还透着焦急,她默默将心底的悲伤压回去,笑的很自然:“没有啊,如果你喜欢这家餐厅,我们就在这里吃。”

    “恩,每次我来S市,我和堂哥都会来这里,林小姐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让你请客的。”冷思辰为林语嫣打开了车门。

    她下车后对他说了声谢谢。

    上次她与冷祁山见面根本没有吃饭,而是像一场鸿门宴。

    现在故地重游,她倒真想吃吃这里的饭菜。

    想起网上爆出的人均价格,林语嫣一脑门的充血笑的更灿烂了。

    比起当初被扎毒针差点脑死亡的悲剧,豪请一顿也不算什么了。

    幸好她今天出门把所有的银行卡和信用卡都带上了。

    等四人进了包厢时,林语嫣还没坐下就先去了洗手间。

    看到林语嫣反常的一面,乐悠悠也跟着去了。

    包厢里就剩下两位极品帅哥在那看菜单,身边的服务员眼睛都看直了。

    平时也见过不少豪门或影视圈的俊男美女,但今天这四位都太过养眼,让她们觉得能够在东皇中餐馆当服务员简直是三生有幸!

    ……

    包房的洗手间内,霸气奢华的中式装修风格让人耳目一新。

    乐悠悠站在林语嫣旁边问道:“语嫣你脸色不太好,你身体没什么不舒服吧?如果你是担心这里的消费真的没必要,我说过我买单!”

    “不用!我确实欠了冷思辰父亲一个人情,既然没机会见到他的父亲,我感谢冷思辰也是一样的,请一顿饭的钱我还是有的。”

    “那你脸色为什么这么不好?”

    林语嫣语气微凉:“上次冷爵枭的父亲就是约我在这里见的面,还是同一个包厢。”

    这话让乐悠悠顿时炸毛了:“什么?那你怎么不早说!冷爵枭他是不是故意的?我去这我不能忍!”

    她拉起林语嫣就走:“算了,我就算再怎么喜欢冷思辰,也不能把我的快乐建立在你的不痛快之上!这顿饭我们不吃了!我们现在就回去!”

    林语嫣一把拉住她的手臂:“别,现在走已经晚了,如果我表现的越是在意恐怕冷爵枭越得意,他能够故意带来这里让我心里添堵,我偏不随他的意!我们就要兴高采烈的吃!”

    “可是语嫣……”

    “别可是了!走!”

    等两人做好思想工作走出包间时,桌上的菜已经上了两道。

    林语嫣和乐悠悠回到了她们的座位。

    刚坐下没多久,冷思辰问道:“堂哥,8月11号那天你去干嘛了?手机一整天关机。”

    冷爵枭的黑眸微微一顿,他没有回答。

    冷思辰似乎想到了什么:“是去看你母亲了吗?”

    “恩。”

    听到这样的答案,冷思辰眼底有丝感慨:“你的这个习惯一坚持便是二十五年,难为你了。”

    冷爵枭平静道:“没什么难为的,我的生日便是我母亲的忌日,反正我也从没想过要过什么生日。”

    坐在身边的林语嫣整颗心被揪起,她才知道原来冷爵枭迟迟不肯说出他的生日是这样的原因。

    一想到他从小没有亲生母亲的疼爱,有个严厉专政的父亲,林语嫣的眼睛就感到酸涩。

    虽然她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但亲生父母对她都很好,对她的那份爱并未缺失,父母如今也都健在。

    如果不去比身份地位财富,林语嫣甚至觉得她比冷爵枭幸运多了。

    冷爵枭望着这个低垂着头偷偷抹眼泪的女人,语气调侃的问道:“林小姐你这是在同情我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