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161章 我有苦衷

    欧阳冲着唐文轩恭敬的颔首后便离开了厨房。

    欧阳走后没多久,林语嫣吹干了头发已经换了衣服走进厨房。

    她站在不远处看到唐文轩一脸所思的在用剪刀剪活虾上的触角,动作还有些像是泄愤似的,他手上的大虾不断一弹一弹的在反抗。

    林语嫣终于出声道:“唐大厨,是不是忘记怎么做菜了?你这一脸苦仇大恨的至于吗?”

    唐文轩闻声望去看到满头秀发散落在两肩的林语嫣,她精致美丽的素颜都让人惊叹不已,即便是看惯了美女的他在面对林语嫣这样的天然耐看的漂亮女人时,心里还是会悸动不已。

    而这个已经怀孕的傻女孩在异国他乡面对着他,她爱的男人却背着她在结婚……

    “语嫣,我做饭有点无聊,你来陪我聊会天吧。”他再次将注意力集中到手里的虾。

    林语嫣走到他的对面,在不锈钢的移动台面上将手臂撑在上面,她浅笑道:“你想聊什么?”

    唐文轩故作轻松道:“就来聊聊你和冷爵枭的事情吧,你之前说他爷爷和父亲还没有接受你,万一他们一直不接受你,那你怎么办?”

    这个问题很刁钻是林语嫣一直在回避的话题。

    她的脸色有些变的不自然,笑容也渐渐的没了。

    她想了下后认真说道:“如果一直不接受我,哪怕等我生下孩子后也不接受我,那我就等,等他们接受我为止。”

    林语嫣的执着让唐文轩心里一紧,胸口有些发闷,他又假装随意的问道:“如果冷爵枭娶了别的女人做老婆,你会作何感想?”

    虽然只是个假设性的问题,但这个问题一深入的思考还是让林语嫣心里感觉发疼。

    她平静道:“如果他娶了别的女人,那我和他又算什么呢?我是他包养的二奶吗?我不会让我的孩子处在这样复杂的环境中。虽然这样的事情还没有发生,但如果真有那么一天,我会选择离开冷爵枭。”

    这样的事情已经在发生!

    她的话让唐文轩手中的剪刀瞬间伤了手掌,鲜血顿时大片的涌了出来……

    “天哪!你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等等啊,我去客厅找医药箱……”林语嫣急匆匆的离开厨房了。

    沾血的活虾已经掉进玻璃器皿中,唐文轩放下剪刀,面色发沉的走到水槽处打开水龙头冲洗伤口。

    伤口很疼,他微微蹙着眉,可他的整颗心拧成了一根麻绳,让他矛盾不堪的倒抽一口冷气。

    他的脑中出现了两个人,一个做为林语嫣朋友的自己很想说出真相,不想让林语嫣继续被蒙在鼓里。

    而另一个就是冷爵枭的朋友,他恨不得立刻飞回国闯进他们家庭内部的秘密婚礼,将冷爵枭一拳打飞……

    但是他不能!

    唐文轩知道冷爵枭曾经承诺过他爷爷的请求。

    他只是没想到,林语嫣会做了冷爵枭背后的女人……

    他突然意识到他这段时间与世隔绝,将很多事拒之门外,刻意与外界疏远,用孤身旅行的方式在悼念一段他不舍放弃的情人关系。

    却最终发现,待他重新接触身边的朋友时,有些事情已经成了一件棘手的大麻烦……

    他不知道该怎么样去完美的处理这件事。

    好像不管他怎么做,对林语嫣的伤害已经造成了……

    “唐文轩你发什么呆呢!你的伤口再这么冲水,伤口都要被你泡的发白了……”林语嫣已经将水龙头关上了,她一手拉过他的手臂。

    “你快来客厅,医药箱我已经打开了,纱布、消毒水都已经准备好了!”

    唐文轩就像个木偶一样被她拉着走了。

    两人刚坐下,林语嫣的手机响了。

    她从茶几上拿起来一看是冷爵枭打来的,她接起后立刻道:“爵枭,你等等啊,我先把唐文轩手上的伤口处理下,待会我回给你……”

    “语嫣先不要挂电话!你把手机给唐文轩,我有重要的事情跟他说。”冷爵枭的声音显得有些焦躁和阴寒。

    林语嫣眼神一顿看向唐文轩,而唐文轩拿起一块纱布按在自己的伤口上,从林语嫣的手中接过手机走向浴室。

    待他走进浴室后,唐文轩锁上了门。

    他冷声道:“冷爵枭,欧阳这么快就向你汇报了?你这么着急是怕我对林语嫣说出真相吗?”

    “唐文轩,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唐文轩大笑一声,寒着脸说道:“笑话!你真以为你选择尽可能低调的结婚就不会被人知道了?别天真了,难道欧阳那家人会对别人守口如瓶吗?人家是光明正大的嫁女儿又不是当小三,用得着藏着捏着吗?我好歹也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你能暂时欺骗林语嫣,可你骗得了我们这几个人吗?”

    “我猜白景瑞和慕白、楼清寒都还不知道吧?冷爵枭,我告诉你!纸包不住火!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更别说你结婚这样的大事了!”

    冷爵枭无奈至极的说道:“我有我的苦衷,语嫣那边我自然会找个合适的机会告诉她。但我希望她不是从你的口中知道这件事,如果你把她当朋友就别轻易伤害她。”

    “哈哈哈……冷爵枭,我没想到你也会有这么自相矛盾的时候,我伤害她?你真是太可笑了!真正伤害她的人是你!”

    “我刚才已经问了林语嫣假设性的问题,我敢肯定她不会接受这个被小三的耻辱身份,我曾经看错过她,如今你也看错她了,她不是那种你用金钱就可以收买的女人!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收场!”

    他的话让冷爵枭寒着脸一时无言以对。

    听不到冷爵枭的话,唐文轩看了眼自己的手掌说道:“我不跟你说了,老子还要处理伤口!你的事情我暂时不会说,但我只给你一星期!如果一星期后你不说,我就告诉她!我身为她的朋友也要做到一碗水端平!”

    ……

    此刻同样站在洗手间里的冷爵枭依旧还在老宅,他将水龙头的水给关上了,之前为了怕门外的人听到他和唐文轩的对话,他小心谨慎的在应对。

    脑子里紧紧绷着的一根弦他感觉快到崩断的时候……

    他有过十几次的冲动想不管不顾的离开老宅,这个婚他妈的不结了!

    可内心深处的孝道最终还是将他捆绑住了,爷爷还能活多久,其实谁都没有底。

    如果林语嫣爱他,最多等他几年,他一定可以将这桩可笑包办的婚姻处理掉,只是需要时间……

    而最重要的是,他之所以轻易的答应了爷爷的请求,也因为冷祁山以一个秘密做交换让他接受了冷国宾安排的婚姻。

    冷爵枭当初还很傲慢的拒绝冷祁山,他猜测冷祁山要说的秘密是关于冷思辰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可他早在三年前就知道了。

    基于冷祁山对冷思辰也没什么过多的特殊照顾,让冷云长这个早年丧偶又失去生育能力的二叔做了冷思辰的父亲,他没什么好介意的。

    冷思辰是有名的律师,完全不靠他冷爵枭,也不会沾GT集团的边。

    等冷祁山退出董事会后,整个GT都是冷爵枭他一个人的。

    冷思辰这个不知道真相的‘堂弟’,冷爵枭完全可以继续扮演好他的堂哥。

    如果不是因为冷思辰是他的亲弟弟,就光凭他曾经潜入林语嫣酒店房间的事情,冷爵枭一定会派人给冷思辰吃点苦头。

    看着这个从小被过继给二叔当亲儿子的亲弟弟,冷爵枭心中不免有丝怜悯,只要冷思辰不触犯到他的底线,很多事情他都可以既往不咎。

    可这个秘密并不是冷祁山要交换的筹码。

    冷爵枭依然记得当时的场景,他激动的差点将这个秘密告诉林语嫣。

    冷祁山告诉他,他的亲生母亲并不是难产死的,而且也没有死。

    一直还活着!

    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会对这件事无动于衷,包括冷爵枭。

    他迫切的想知道真相,为什么他的母亲会弃他而去?

    他要当面找到她问个清楚明白!

    等知道真相后在午夜梦回时也不会再深入骨髓的问‘为什么’!

    可内心深处的疤痕他不想这么快对着林语嫣揭开。

    他不想从她的眼中看到同情和怜悯。

    这个还不知道真相的秘密,他选择了暂时放在心里。

    或者说的直白点,他对林语嫣还是有所保留的,做不到事事坦白。

    ……

    就在冷爵枭打开洗手间门的一瞬间,他一眼便看到站在门后不远处的欧阳兰兰。

    欧阳兰兰的头上盘着一个温婉优雅的新娘发髻,一张古典式的美人胚子脸,五官精致秀眉,白皙修长的颈项犹如高贵的白天鹅,一米六八的完美比例身材并不多见。

    她一身高级水溶性的白色蕾丝长礼服显得气质超群,脚下那双奢华的施洛华水晶鞋令人一眼便知道她是新娘。

    欧阳兰兰学的是播音主持,她望着当初一见钟情的男人用甜美好听的嗓音说道:“爵枭,到了给爷爷敬茶的时间了……”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