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205章 对你不公

    冷爵枭的话让林语嫣的心情五味掺杂,脑中本能的有个声音疯狂的想说出真相。

    她很想告诉他,她就是林语嫣!!

    可一想到她现在的容貌和王佳倩已经怀孕的事实,林语嫣的整颗心沉了底。

    先不说王佳倩的存在,就算没有王佳倩横在中间,她和冷爵枭还能共续前缘吗?

    当初冷爵枭欺骗她回国假结婚的事情,每次想起来她还是很生气。

    还有那两个几乎毁掉她整个人生的夏天和阿杰。

    而夏天报仇的原因是因为冷爵枭当初的拒绝和言语羞辱……

    一件事情导致接下来的蝴蝶效应,林语嫣也被卷进了其中,最终不能幸免于难。

    即使如今她已涅槃重生,可她如法忘记过去惨痛的经历。

    而这种痛一直在她的心里持续着,儿子亚撒现在管别的女人叫妈妈,而她这个亲生母亲只能远远的看着,接近儿子还需要从一个家庭绘画老师开始,这所有的一切都让林语嫣压抑着人性。

    那股从未得到过真正发泄的愤怒人性。

    她很想骂命运对她不公平!

    对她太残忍!

    可就算她骂上三天三夜,也改变不了过去。

    她被迫接受着自己命运的改变,被迫变的积极向上不敢放弃自我,怕一旦放弃,她就真的放弃了儿子亚撒还有爱她的家人和朋友。

    “东方小姐,我的话让你想起了什么事?”

    冷爵枭的话仿佛就在她的耳边,林语嫣慌乱的回神抬眸看向他,她的额头准确无误的撞上了他的唇瓣。

    那凉凉的柔软触感就像触电般传至她的大脑,林语嫣顿时感觉脑袋嗡的一片空白,她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甚至连耳根子都红遍了。

    她有些害羞的说道:“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是你离我太近了!”

    此刻的冷爵枭一手抚上他的双唇,因为突然的撞击还让他的门牙有些隐隐作疼,他不禁觉得木然,刚才他是怎么了,为什么望着她陷入自己的思绪后,他就会情不自禁的想靠近她?

    靠的太近了……

    冷爵枭寒着眼站起了身:“东方小姐,以后每周一、三、五晚上七点准时到我的别墅,每次教学时间是一小时。”

    “你的薪水方式是月结,每个月三万人民币,每次会由我的秘书转账给你,至于其他要求你可以提。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就请你先离开吧。”

    他已经走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整个表情变得有些不近人情,一股生人勿进的禁忌感。

    林语嫣站起身问道:“冷先生,那我们需要签署劳务合同吗?”

    冷爵枭没有看她,手里已经打开了一份公司里的合同,他清冷的说道:“因为白景瑞的关系,我信任他,所以合同就免了,但如果亚撒不喜欢你,你需要随时准备走人。”

    这样的理由林语嫣也理解,她答道:“好,我明白了,那明天晚上开始我会来别墅,关于绘画工具和书籍我都会自己准备。”

    “好,不送。”冷爵枭始终没有再看她。

    明天就是周五,林语嫣嘴角挂着丝浅笑,她已经在开始期待……

    等林语嫣走后,门一关上,冷爵枭那双黑眸立刻望向门口,面对这个女人,他的心总是不受控制的开始疯狂想起林语嫣。

    这种直接影响让他有些愤怒,他无法控制这种念想,有关于林语嫣的回忆就像时光机一样带他回到了过去的场景……

    冷爵枭清晰的记起了所有他和林语嫣在这间办公室所发生的一切!

    两年前,他开始无法承受有关于林语嫣所有的记忆,他叫穆天派人换了所有过去的东西。

    办公室里被翻天覆地的改变,就连他的别墅里也是,所有关于林语嫣的一切物品都被他锁进了一间超大的储物间,包括他过去办公室里的一切物品。

    那办公室休息间里的大床,那办公室里的真皮沙发,全是他和林语嫣缠绵激情过的地方……

    这种痛入骨髓的思念一旦像猛兽一样被释放出来,冷爵枭紧闭双目握紧双拳,他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

    他的拳头微微颤抖按压在办公桌上,最终他的右手愤怒的挥向一边,一摞公司里的合同全部散落在地。

    这时,办公室的门打开了,王佳倩和穆天同时走了进来,两人相视看了一眼。

    王佳倩道:“穆天,你先出去吧,这里有我。”

    “是,太太。”穆天轻轻关上门离开了。

    王佳倩低头看了眼地上的合同,她刚想弯腰去捡,冷爵枭蹙眉道:“别捡了,一会让穆天收拾就行。”

    她点点头走向沙发处坐下,王佳倩抬眸望着他:“刚才我看到东方小姐了,面试的怎么样?”

    冷爵枭面无表情的说道:“我已经同意她来了。”

    “恩,我看着就挺好的,我有种感觉,感觉我们亚撒会喜欢她的。”

    她的话让冷爵枭陷入沉思,过了一会他问道:“你怎么来公司了?你的腿伤还没完全好,应该在别墅好好休息。”

    王佳倩笑了一声:“我其实是为了躲避我父母,他们听说我怀孕的事情后,说是要来看我,我不想被他们问长问短的。”

    冷爵枭站起往她的方向走来,他坐在她的身边,伸手将她的玉手握进掌心,他认真道:“我不是告诉你,如果你父母问起来,你就照我说的告诉他们就行了。”

    “爵枭,我始终觉得这样做不妥,你明明不是孩子的父亲,我非要把你说成是,这样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王佳倩满眼纠结很不忍心。

    冷爵枭叹息道:“当年要不是你和一刀有先见之明,知道在精子银行做了后备计划,你现在也不可能这么幸运怀上他的孩子……你父母要是知道你怀的孩子是一刀的,他们一定会想办法阻止你生下来,但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要生下一刀的孩子吗?”

    王佳倩的眉宇间全是担心之色:“不错,我父母要是知道了真相,我敢肯定他们会想办法来阻止我!我已经没有了一刀,我不能再失去一刀的孩子!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唯一活下去的勇气了!”

    “既然如此,我们就按我们之前的计划进行,在孩子未出生前,我就是你肚子里孩子的父亲!”

    冷爵枭也只能想到这个方法保护王佳倩了,毕竟他和她对外宣称结了婚,虽然没有领证这门婚姻不具备法律效应,但其他所有人都已经认可了这门婚事。

    尤其是王佳倩的父母。

    “爵枭,我总觉得这样做有点对不起你,万一以后语嫣回来看到我们这样,她一定会误会我们……”这是王佳倩心里最有所顾虑的地方。

    冷爵枭抬眸望向落地窗,他的黑眸静的犹如一潭死水,他苍凉悲切的问道:“佳倩,你说语嫣还活着吗?七年了……如果不是亚撒在我身边,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过的这七年……”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