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209章 完全改变

    林语嫣的问话让萧毅然冷冷一笑:“你放心,这群人我不会放过他们,我会报警将这帮人一锅端了。”

    他简单的两句话就将他的想法给说清了,林语嫣这才松了一口气:“我差点以为你不明白呢……”

    萧毅然侧眼看了她一眼:“东方小姐,你把我的脑子想的也太简单了。”

    “呵呵,这只能怪你的演技太好,刚才我真以为你是那种傻大款呢。”

    他冷哼了一声解释道:“这帮人就是求财,我先花点钱给他们一点甜头,让他们以为之后的修理费可以很好的敲一笔,这样他们对你的宝马车不会动歪脑筋,犯法的事情其实也不是所有人都乐意干,能用骗就到手的钱何必大动干戈?”

    林语嫣发自内心的赞叹一句:“萧先生还是蛮理智的,刚才我是真的有点懵了。”

    萧毅然笑的魅力十足:“女人嘛,就该有男人来保护……”

    他眼里的那丝深意让林语嫣顿时好感全无,萧毅然这种眼神不是勾引是什么?

    林语嫣的语气变的怀疑:“之前你停在路边做什么?难道钉子的事情你也有份?”

    她有点脑洞大开,有点怀疑萧毅然为了所谓的‘英雄救美’合着那帮混混演戏……

    她这句半真半假的玩笑话让萧毅然黑了脸,他的语气很不悦:“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难道是在怀疑我帮助你的动机?”

    “东方小姐,我承认你确实很美,是男人第一眼看上就会喜欢的类型,但我可以告诉你,我萧毅然想要个女人其实很容易,我还不至于这么费尽心思的去讨好你。”

    他补充了一句道:“还有,我之前停在路边是因为我在接电话,我的妻子佟瑶正在跟我谈离婚的事情。”

    林语嫣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接电话就接电话,用得着把内容也告诉她这个‘陌生人’吗?

    等了好一会,萧毅然也没等到林语嫣的问话,他有丝好奇道:“难道你不想知道我和佟瑶为什么要离婚吗?”

    林语嫣早就知道了,她根本不需要问。

    她随意道:“这不关我的事情,那是你的私事。”

    可林语嫣的冷漠并未阻止萧毅然的主动性,他说道:“既然我们还需要待在车里一段时间,我不妨跟你说说我和佟瑶之间的故事……”

    “萧先生,你真的没必要告诉我这些,我也没兴趣听。”林语嫣拒绝的很直白。

    她的话让萧毅然笑出了声。

    林语嫣微微蹙眉看了他一眼,没理他。

    车厢里只有萧毅然的笑声,等他笑够了说了一句话:“东方晴,你究竟是从哪冒出来的?你的外表足以踏进娱乐圈去当个明星,如果你有这方面的愿望,我倒可以帮你实现……”

    如今的萧毅然确实让林语嫣有些不认识了,他那种有钱人世界里的欲望可以这样毫无顾忌的表达出来,脸上依旧是君子坦荡荡的表情,好一副道貌岸然衣冠禽兽的臭皮囊。

    林语嫣的黑眸里闪过一丝玩心,她突然问道:“萧先生,你是不是对我一见钟情?”

    所谓一见钟情就是见色起意。

    她的话让萧毅然没有急着回答,他勾唇想了想说道:“一见钟情谈不上,你的眼睛和声音挺像我前妻的,我有些好奇我的丈母娘居然没觉得你像语嫣……”

    林语嫣心跳微微有点加速,在看到萧毅然的第一眼,她就刻意让自己的说话语调和语气有些改变,变的并不是特别像林语嫣,没想到萧毅然还是听出来了。

    不过也不奇怪,毕竟她和萧毅然曾经在一起四年,时间也不短。

    “萧先生你就说实话吧,你对我存了什么样的心思?”林语嫣笑的很慵懒。

    萧毅然侧眼快速扫了她一眼,很快他又目视前方,脸上有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说实话,我没想过要和你谈恋爱,但上床我还是很感兴趣的……”

    林语嫣不禁轻笑出声:“唉,语嫣当年坚决选择和你离婚,我觉得是她这辈子做过最对的选择。萧先生你这样的人确实不适合婚姻,也不适合拥有爱情,你最合适不断的换女人,风流快活一辈子……”

    她的话并无讽刺之意,在林语嫣早看透了萧毅然的为人后,面对如今完全放飞自我的萧毅然,她倒是由衷的感觉这样的男人确实适合自由自在的过一生。

    不适合给任何女人承诺。

    她的评价让萧毅然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正当林语嫣认为他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萧毅然面无表情的说道:“也许你说的对。我这种人确实不配得到爱情……我这辈子唯一辜负的女人就是林语嫣。”

    “萧先生,那么佟瑶呢?你没有辜负她吗?”林语嫣现在倒有些好奇了,为什么萧毅然只唯独提到了她。

    他语气很平常,说的好像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当年我娶佟瑶是因为在语嫣身上得不到我想要的了,佟瑶是语嫣的双胞胎妹妹,我以为娶个长相一样的女人可以弥补我内心的缺失……”

    “呵,我和她结婚的第二个月我就发现了,她不过就是语嫣的一个替身。如果我和佟瑶的儿子还活着,或许我和她的婚姻还没走到头,可儿子一死,我彻底醒悟了。”

    萧毅然忽然侧眼望着林语嫣自嘲道:“我一直还以为我爱过佟瑶……原来从未爱过。”

    听到他说出真相,林语嫣有些诧异:“你为什么会把这些事告诉我一个陌生人?”

    萧毅然单手握着方向盘,另一手从储物格里摸到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支烟,他没有看她随意问道:“不介意我抽烟吧?”

    林语嫣停顿了两秒说道:“你抽吧,麻烦你把车窗打开些。”

    萧毅然没说话将烟点燃后抽了两口,将车窗开了一丝缝。

    “你既然是林语嫣要好的同学,说起来你也不算完全的陌生人,也许是因为你的那双眼睛和你的嗓音吧,让我对你不设防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他扬起一丝暖暖的笑意:“老实说,你这样的女孩子我是头一次遇到,能够让我随意做自己,我感觉好舒畅……东方晴你考虑下我的建议吧,我有的是钱可以捧红你,当然我对你也挺感兴趣的,跟你在一起说话我觉得舒服,怎么样?让我做你男人吧?”

    萧毅然的坦白也换来林语嫣的真实回答:“萧先生,我也老实告诉你,我对你一点也不感兴趣,不管是你的钱还是你的人,你呢和我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就像你说的你有的是钱,你还是找那些对你感兴趣的女人吧!我和你呢,在我下车之后,我们可以继续选择做陌生人。”

    她的拒绝让萧毅然笑了一声:“真伤心,这么快就拒绝我了,你完全可以假装欺骗我一下,至少今天我帮了你就当感谢我也好。”

    林语嫣摇摇头没再说话,七年不见,萧毅然这个人,她已经彻彻底底不认识了。

    她想起当年在大学时期的那些回忆,萧毅然还是大学生时的那种淳朴、腼腆、真诚……统统化为乌有随着逝去的时间一并埋葬了。

    林语嫣甚至有种错觉,当初她在大学时期爱过的那个少年其实根本没有存在过……

    时间终会将所有人都改变。

    林语嫣不禁感慨,她至少还没有变成她当初讨厌的那种人。

    而萧毅然显然已经是了,他变成了当年他讨厌鄙视的那种人。

    他也变成了林语嫣很讨厌的那种人。

    也许,她该适应这种改变,无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

    变了就是变了,仅此而已。

    ……

    在回去的路上,萧毅然和林语嫣一路上再也没有说过话。

    当萧毅然将车开到S市的市中心时,林语嫣让他将她放在了一处路口。

    他没有留下他的联系方式,他也没有问林语嫣的手机号码。

    只是在林语嫣下车之前,萧毅然告诉她,关于宝马车的事情他会报警处理,让林语嫣等着警察联系她取车就行。

    林语嫣很坦然的下了车,仿佛萧毅然就是当了一回司机。

    两人在相反的方向各自离开了……

    ……

    晚上七点,林语嫣带着绘画教学工具准时出现在冷爵枭的别墅里。

    她被管家带进客厅,一走进客厅她就看到不远处沙发上坐着的一尊男神。

    冷爵枭一身时尚舒适的居家服,他手上拿着一份报纸,抬眸的一瞬间刚好看到林语嫣也在看他。

    他深邃的眸子很快移开了视线,他说的随性:“东方小姐,你先在客厅等一会儿,亚撒的小姨正在他的房间。”

    林语嫣刚要回答他的话,突然听到前方二楼走廊上传来咚咚咚的跑步声。

    她闻声抬头望去,很快她看到台阶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亚撒穿着一身帅气的儿童装,他稚气的喊道:“爸爸,小姨说你帅得掉渣!”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