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225章 语嫣住院

    林语嫣想如果她有前世,她一定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今生才会碰到萧毅然这个人!

    她和他一定是八字不合!!

    她就是什么都不干走个路都要被前夫撞伤!

    林语嫣此刻努力压抑着自己的愤怒,不想真让自己变的像是泼妇骂街,她动了动膝盖疼的龇牙咧嘴,本想尝试着自己站起来可就是不行。

    “你别动了!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救护车!”萧毅然此刻的脸色也颇为不好,在看到是林语嫣的时候他已经有些惊讶。

    居然这么巧又碰上她了!

    林语嫣抬眸扫了眼萧毅然,看他正在打电话,没多久就在电话里跟医院交涉了……

    她就耐下性子索性就交由他去办了,身为肇事者的萧毅然,林语嫣也不想这么就便宜了他。

    就算她和他不认识,萧毅然也该承担自己的责任。

    萧毅然电话挂了后没多久,附近的两名巡逻交警正巧路过,他们很快停了下来,将周围一些围观的民众先驱散了。

    但有两个年轻小伙子偷拍了林语嫣受伤的照片,而且已经发了朋友圈:巧遇美女被豪车撞,这样的碰瓷真养眼!

    交警走过去问了萧毅然关于事情的来龙去脉后,询问萧毅然和林语嫣怎么解决,萧毅然和林语嫣一致决定同意私了。

    他们的决定让交警也满意,这样交警也省得麻烦了,他们填了相关书面文件让萧毅然和林语嫣都各自签名后就离开了,因为正好救护车也已经到了。

    ……

    一小时后,在第一人民医院的林语嫣已经包扎好了伤口,但因为伤口有点严重,医生让她先住院观察三天。

    幸好没有伤到筋骨只是皮肉之伤。

    这点让林语嫣和萧毅然都松了一口气。

    此时,萧毅然刚交完所有的医疗费走进了病房。

    以他的财大气粗,林语嫣住在了医院里最高级的病房。

    “小晴,我交了一个星期的住院费,如果你感觉不舒服,我们可以继续在医院多住些时间。”萧毅然一身时尚的西装显得人特别精神,只是他的眉宇间带着有丝歉意。

    来医院后,他已经对林语嫣道歉了三次。

    林语嫣此刻坐在病床上,她背靠着墙壁,背上垫着柔软的靠垫。

    她听到萧毅然自来熟的叫她‘小晴’隐隐有些眼皮跳,她看了一眼萧毅然说道:“你把我的包拿过来。”

    “现在?”

    林语嫣白了他一眼:“废话。”

    她对他的态度从撞车到现在一直都是恨不得揍他一顿的表情,萧毅然心底隐隐压着一股火。

    他一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却被一个女人当用人使唤,心里自然是很不舒服,但想到是他有错在先也就不计较了。

    就算林语嫣不提,他自己心里是清楚的,当时他开车冲出路口时开了点小差,才没有看清林语嫣。

    结果撞了人。

    等萧毅然把林语嫣的包拿过去后,林语嫣将自己的包打开拿出了手机,现在她是没法对亚撒上课了。

    从出事到现在,她离上课时间已经迟到二十几分钟了。

    巧的是,林语嫣刚在通讯录里找到冷爵枭的联系电话,他正好打过来了。

    她立刻按了接听键。

    “你好,东方小姐,你还记得今晚要给亚撒上课的时间吗?”冷爵枭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只是问的很平静。

    林语嫣语带歉意道:“真抱歉!冷先生,我出了点事情,可能这几天都没法给亚撒上课了……”

    “你出了什么事?”此刻正在自家别墅客厅的冷爵枭立刻从沙发上站起。

    他的眸色有丝担忧,身边的亚撒立刻抬头问道:“爸爸,晴老师怎么了?”

    听到儿子担心她的语气,林语嫣忽然觉得这次被撞了也有点好处,不然她还不知道儿子这么关心她呢。

    冷爵枭捂着手机再次坐下,他柔声道:“亚撒,爸爸在与晴老师打电话,你先不要说话,爸爸一会儿会告诉你。”

    亚撒乖巧的点点头,一双手搭在冷爵枭的大腿上,那两只肉乎乎的小手隐隐有丝紧张。

    将手从手机上拿开后,冷爵枭压着他嗓子眼的焦躁,平稳的问道:“晴老师,你具体出了什么事情,你可以告诉我吗?”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我刚在回去的路上被车撞了……”

    “什么!你被车撞了?撞哪了?你现在在哪里?我去找你!”冷爵枭再次激动的站起身,他自己都感到意外,听到林语嫣被车撞了的消息会如此紧张担忧。

    林语嫣赶紧解释就怕吓到亚撒了。

    “冷先生,你不用担心,我没事,就是撞破点皮,皮外伤而已,休息几天我拄个拐杖也能给亚撒上课……”

    冷爵枭沉声道:“先别说上课的事情了!你现在在哪?我带亚撒过去看你!”

    一听他说要带儿子一起来看她,林语嫣犹豫了,她是想见儿子,可现在这个样子还是不要见了。

    “冷先生,医院这种地方还是不要带亚撒来了,而且我腿上的包扎看着太丑,不想吓到亚撒。”林语嫣的语气已经带着一丝恳求。

    她的话让冷爵枭沉思了几秒,他冷声道:“好,那我先不带亚撒过来,你现在在哪?我过去看你。”

    “啊……还是不用麻烦冷先生了……”林语嫣的余光看了眼坐在沙发上的萧毅然,这会儿冷爵枭来看她,总觉得病房里的气氛会很诡异。

    “东方晴!你别婆婆妈妈了,你快告诉我你在哪家医院,你要是不说你就别再给亚撒上课了!”冷爵枭一直耐着性子问,奈何这女人就是爱拖延。

    林语嫣心里一惊,冷爵枭这是急了,居然拿给亚撒上课的事情威胁她……

    想起当年冷爵枭屡次拿床照的事情威胁她,林语嫣情不自禁道:“你还真是没变……”

    “你说什么?”冷爵枭可是听的清楚,但就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林语嫣的黑眸一闪改口道:“没说什么,我在第一人民医院的……你稍等我问一下。”

    “萧毅然,我现在在几号楼几号病房啊?”

    坐在沙发上的萧毅然突然站起来往病床方向走来,很快他就站在了病床边,他眸色有些冷:“你把手机给我,我来告诉他。”

    林语嫣这一犹豫,手机已经被萧毅然夺了过来。

    “你干嘛拿我手机!我自己跟他说就行了……”林语嫣眼睁睁的看着萧毅然拿着她的手机走出病房了。

    “神经病啊!你干嘛非得到外面去说!”

    走到病房外的萧毅然此刻正拿着林语嫣的手机,早在他听到林语嫣说暂时不能给亚撒上课,还称呼对方为冷先生后,萧毅然就明白了电话里的男人是谁。

    萧毅然嘴角微勾,话语中透着讽刺和不怀好意。“冷爵枭,你对一个家庭女教师倒是蛮关心的嘛,不知道你太太王佳倩是什么心情?”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