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244章 浴室救美

    面对东方擎评价萧毅然的话,林语嫣没说话,她只是自嘲的笑了笑。

    想起萧毅然曾经还是她的前夫就觉得人生真是一场体验,不管好的坏的你遇上了躲不掉。

    “你们俩继续慢慢喝,我上楼了,我承诺了编辑明天开始恢复漫画更新不能食言。”

    林语嫣已经摆脱轮椅了,她一步步慢慢走着,幸好白景瑞的别墅里装有电梯,即便是走到二楼的距离她还可以偷下懒。

    白景瑞已经站起来要过去扶她,林语嫣一看到他的举动便说道:“景瑞,你就别管了,我没事,又不是骨折,皮外伤而已。”

    “真不用?”他问。

    林语嫣微微一笑:“你们俩又不是第一次见我受伤,我有那么没用吗?”

    本来想宽慰他们的话,反倒让他们心里隐隐不是滋味。

    她没再理会他们离开了。

    等她进了电梯去了二楼后,目送她离开的白景瑞从新返回餐厅,东方擎见他一脸无奈的表情调笑道:“怎么,很失落?是不是觉得身为她的朋友却没资格宠她心生委屈?”

    白景瑞扫了他一眼回到座位,火锅里已经被东方擎重新倒了一盘羊肉片。

    “你别笑我了,你还不是一样没资格宠她,你是不是恨不得想直接抱着她上楼?”白景瑞已经举起一杯啤酒要与他干杯。

    东方擎无声的笑了点点头,两人顿时有种惺惺相惜的感觉,他碰了下白景瑞的啤酒杯:“不说了,都在酒里,今晚不醉不睡觉!”

    “好!我陪你。”

    两人刚把啤酒一口气干完,前厅传来了门铃声。

    东方擎和白景瑞互相对视一眼,东方擎立刻站起:“我去开门。”

    不一会儿,他走到了前厅,一看显示屏里的父子俩就微微蹙眉,一丝叹息后开了门。

    门一开,亚撒率先说道:“东方叔叔,这是我们送给你和景瑞叔叔的法国葡萄酒,不过很抱歉,家里只剩拉菲了……希望东方叔叔不介意。”

    东方擎嘴角微抽,觉得冷爵枭够装逼的……

    他还是笑着将葡萄酒接了过来,摸了摸亚撒的头顶:“谢谢你啊亚撒,你吃过饭了吗?”

    亚撒乖巧的点点头:“恩,吃过了,我画了一张画想给晴老师看看,晴老师在家吗?”

    “在,她去二楼了,你去找他吧。”东方擎已经让开身,准备让父子俩进来了。

    亚撒笑逐颜开的看了冷爵枭一眼,穿着一件宽松黑色连帽卫衣的冷爵枭点头道:“去吧,记住,九点你要准时睡觉的。”

    “没问题!”亚撒高兴的去往二楼了。

    东方擎看了眼冷爵枭身后不远处的六名黑衣特种兵保镖,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抱歉,你的保镖我就不请他们进来了。”

    冷爵枭已经走进了别墅没有回话。

    东方擎看了他背影一眼也没再说话关上了门。

    十分钟后,冷爵枭加入了喝酒的阵营。

    白景瑞望着他的右手臂问道:“你的枪伤还没好,喝酒能行吗?还是忌口吧。”

    “没事,喝点酒死不了,大不了回去吃几片消炎药,你倒吧。”冷爵枭将啤酒杯往白景瑞身边挪了挪。

    东方擎眼底起了丝坏意:“白景瑞你干嘛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一样,冷爵枭他自己都不在乎,你操什么心?快!把酒给他倒上!”

    冷爵枭嘴角挂着丝浅笑,从东方擎的眼神中他就明白了,这东方擎是想把他灌醉。

    他倒要看看到底谁先喝趴下!

    三个男人就这样边聊边喝起来,时不时夹一筷子肉片蔬菜,不过才二十分钟,三人已经干掉了八瓶啤酒。

    就在三人又要一起干了一杯时,亚撒忽然出现在餐厅门口,他轻轻叫了声:“爸爸,你能过来一下吗?”

    冷爵枭直接问道:“什么事?”

    亚撒拧起眉头:“这是私事,不能直接讲,你过来一下。”

    白景瑞和东方擎只是看了亚撒一眼也没说话,冷爵枭就站起身走过去了,等走到儿子亚撒身边时他蹲下了身。

    亚撒附耳对他轻声说道:“爸爸,我好像听到晴老师在浴室摔倒了,你还是快去帮一下晴老师吧!”

    冷爵枭的脸色顿时冷下来,他没再看白景瑞和东方擎,直接拉走亚撒的小手离开了餐厅。

    白景瑞和东方擎也没在意继续喝酒了,还以为是亚撒自己的私事要跟他爸爸说。

    ……

    冷爵枭和亚撒不到两分钟就走进了林语嫣的客房。

    林语嫣的客房很大,里面有单独的浴室。

    之前亚撒进来后,林语嫣已经将衣服脱了躺进了浴缸。

    亚撒就坐在浴室门口的地板上和在里面的林语嫣聊天。

    当亚撒听到里面传来林语嫣一声惊呼和倒地声音时,他赶紧慌张的下楼去找爸爸了。

    此刻,冷爵枭的嗓子有些暗哑,这林语嫣真要是摔倒在地了,万一她没穿衣服,他走进去帮忙那就什么都看到了。

    “爸爸,你快进去帮晴老师啊!”亚撒一脸焦急。

    尤其浴室里静悄悄的,也不知道林语嫣在里面怎么样了。

    冷爵枭蹙眉尴尬道:“你别催,爸爸知道,但要先问问晴老师。”

    免得一会儿被她当成色狼了。

    他的脸颊都有些红了,他轻轻敲门问道:“晴老师,你还好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

    在浴室里滑倒的林语嫣头还有点晕,头幸好没撞到坚硬的浴缸边缘,她身上就裹着一条橘黄色的浴巾,神情正纠结万分不知道该怎么爬起来。

    没想到亚撒去找了冷爵枭来帮忙,这让她内心矛盾不已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晴老师?你要是再不说话,我就开门进来了。”冷爵枭的内心也开始有些紧张起来。

    怕她已经晕过去了。

    林语嫣急的刚想回答,她就亲眼看到浴室的门被打开了。

    跟在冷爵枭身后的亚撒被冷爵枭用长腿一挡,他声音有点严肃:“亚撒,你别进来!去房间里等着!”

    “哦,好吧……”亚撒转身就离开了。

    林语嫣羞的侧脸不再看冷爵枭,而冷爵枭在进来的一瞬间已经将浴室门给重新关上了。

    他的心跳剧烈刺激的跳动着,整整七年没有见过这种热血沸腾的场景了,就算林语嫣身上裹着块浴巾,但除了遮住了三点外,其他的皮肤都明晃晃的暴露在外。

    他在经过浴袍的时候顺手拿了下来,待走到林语嫣的面前后,冷爵枭立刻尊下身将浴袍披在了她的身上。

    他压低着声音尽可能问的正经:“需要我抱你起来吗?”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