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255章 心和灵魂

    王彩霞亲眼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女儿换了一副全新的面孔,就算她没看到整容的全过程,但她还是在新闻上见过烧伤毁容脸的,光只是想象就像是在挖她的心喝她的血啊……

    她的语嫣太苦了……

    而她作为亲妈却不能代替她受这些折磨。

    王彩霞心痛的无法自拔,心里巨大的愧疚感让她不知道要怎么做才能弥补自己的女儿,唯有将她所有的积蓄拿出来交给林语嫣,减轻点心中小小的罪恶感。

    林语嫣望着自己的母亲跪在地方,她的整颗心沉重的喘不过起来:“妈,你赶快起来,你这是在折我的寿啊!”

    父母跪孩子,哪有这种天理!

    她的话一到王彩霞的耳朵里,王彩霞惊的瞬间爬起来,她赶紧冲到观世音的佛前再次跪在垫子上不断叩拜:“观世音娘娘,请您一定不要怪罪我们家语嫣,刚才是我自己要跪的……请一定保证我们家语嫣大富大贵长命百岁……”

    林语嫣望着这大喜大悲的母亲,心里无奈感慨万千,她忽然觉得太阳穴隐隐作疼。

    早知道和母亲相认时会有大波澜,毕竟她们是母女俩,血浓于水!

    七年不相见,心里翻江倒海的起起伏伏是可以理解的,可见到母亲反应这么强烈,林语嫣的心里还是很难受。

    这种难受,她不知道该如何去为母亲化解。

    她望着不断在扣头的母亲背影,仿佛感觉到她一下子老了十几岁……

    林语嫣几次调整了她的情绪,最终很平静的说出口:“妈,你现在应该可以明白,为什么我在一开始没有和你相认了。我就怕这样的场景出现!妈,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对我,你现在这样让我压力变的好大,让我觉得我就不该回来……”

    她的话让王彩霞叩拜的身形顿时僵住了,她转头望向林语嫣很快站起身走了过来。

    王彩霞满眼惶恐的坐到林语嫣的身边,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小心翼翼的问道:“妈吓到你了?”

    林语嫣点点头没说话。

    “对不起!语嫣,是妈不好,妈这是太激动了……”

    “妈,我知道我的这张脸可能你一时还看不习惯,真的很抱歉,我无法带着过去的那张脸回来见你,我也不想的……”林语嫣一脸颓丧的靠坐在椅子上,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王彩霞意识到她主观上的情感带给女儿巨大精神压力了,她不知所措的想了半天最后说道:“原谅妈,妈错了!语嫣,你告诉妈,妈该怎么做?”

    林语嫣忽然站起了身:“也许我还是先回去吧,等你哪天心情平静些了,我们再聊吧。”

    她不是看不到,每次王彩霞看她时的眼神里都带着万分的心疼和隐隐的不习惯,那种下意识逃避的眼神让林语嫣的心一针针的被刺痛。

    她是母亲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如今她的脸完全变了,亲生母亲又怎么样,也还是会一时半儿看不习惯。

    王彩霞是她的妈妈,不像那些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也许还真的只有亲妈挺在乎女儿过去的容貌。

    毕竟林语嫣那张脸在王彩霞眼中看了整整二十年啊!

    对于男人而言,林语嫣的新面孔很完美很漂亮,视觉上依旧是一种享受的盛宴,哪里比得上自己父母看孩子时的那种复杂心情。

    林语嫣刚走到门口,王彩霞喊道:“语嫣你别走,妈……会看习惯你的那张脸的,给妈一点时间好吗?”

    亲耳听到母亲讲了心里话,林语嫣反倒感觉更舒坦些了,她转身再次走回到椅子上坐下,双手搭在王彩霞的手上说的平静:“妈,别急,慢慢来,我自己也适应了一段时间。”

    王彩霞压抑着内心的痛楚,可泪水就是止不住的往下流,她伸出手微微颤抖的摸到林语嫣的脸上。

    “整容的时候疼吗?”明知道答案,可当妈的还是会忍不住的问。

    林语嫣微微一笑,这一笑像是经历千帆过后的淡定从容:“疼的时候都过去了,当时觉得活不下去,现在回头一想其实也没有那么遭,至少我还能自信的走到大街上去。”

    王彩霞心里一揪,鼻子狠狠一酸,双手颤抖的抱住女儿,好像此刻的林语嫣回到了小时候,作为母亲的她多么想代替女儿承受那些所有的伤痛。

    母女俩就这样紧紧的抱在一起,再也没有说那些让彼此会难受的话。

    ……

    身在别墅书房的里的冷爵枭,坐在轮椅上已经枯坐了整整三个小时,他一言不发什么也不做,他用心感受着像是陪在林语嫣的身边。

    又过了半小时后,冷爵枭抬手打开抽屉,从信封里抽出一张他和林语嫣的合照。

    他盯着照片里笑的一脸灿烂的女人,但他看到的好像不是她的容貌,而是她的心和灵魂。

    修长的男人手指轻拂过照片中的她,冷爵枭满心情殇,眼底是压抑的极致无奈,一滴热泪滴在了林语嫣的脸上,他用手指擦去泪痕,彩色照相纸有了变化,顷刻间有种老照片的尘封感。

    “语嫣,如果你的脸真是无法替代,佟瑶怎么可能会嫁给萧毅然呢?她早就成我妻子了……”

    他一向强势霸道,只要是自己真正想要的,有什么会得不到?

    如果说他和林语嫣在一开始是以一夜情相识,后以独占欲捆绑着她,到最后止于爱情,他是心甘情愿走进了这座爱情的牢笼。

    就算当年是热恋中彼此心生欢喜,可林语嫣失踪整整七年,他一个有正常欲望的男人从未找过任何一个替代品,如果这还不能用真爱来解释,他也不懂什么才是真爱了。

    他将照片再次放进抽屉里。

    冷爵枭从办公桌上拿起自己的手机,打开屏幕想给林语嫣发短信,那被他背的滚瓜烂熟的手机号码直接被输入收件人框里。

    他在短息里输入了三个字:我想你。

    而这样一模一样的短信,冷爵枭连续给林语嫣发了九十九次,每一次都是亲手打上去的字。

    ……

    一小时后,林语嫣和母亲王彩霞吃晚饭之前,林语嫣看了下手机,当她看到短信里九十九条信息时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的手机中病毒了。

    毕竟如今大家都用微信了,谁还没事发短信啊。

    她点开一看就被冷爵枭的那句‘我想你’刷屏了……

    林语嫣的大脑顷刻间一片空白,她的心跳就像有十几颗心脏同时在跳动,将她脑中所有的理智搅乱成了一团浆糊。

    脸颊烧的通红,她甚至有整整十分钟的时间不能冷静的思考。

    直到母亲王彩霞来她的房间叫她吃饭,林语嫣才回神找回些理性,她对冷爵枭发的短信终于有了反应。

    她将他的所有短信给一键删除了。

    等了半天也没有得到回应的冷爵枭在吃晚饭时经常陷入神游,就连儿子亚撒都看出他的反常,亚撒嘴里吃着一块嫩牛肉随意问道:“爸爸,你怎么了?在想谁呢?”

    冷爵枭低头望向自己的儿子,他认真道:“在想你妈妈。”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