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258章 残忍玩笑

    林语嫣低着头不敢看他,她心声懊恼,为什么面对他的那副表情就不敢反抗他呢!

    此刻的她脑子里全是过去的那些回忆,心乱不已。

    想起前几天王佳倩对她的警告,她努力平复了下心情正儿八经道:“亚撒爸爸,希望你和我保持距离,你是有妻子的人……”

    林语嫣的逃避让冷爵枭心生怒气:“你到底在说什么?谁是我妻子?你说王佳倩吗?”

    她抬头看他:“难道不是吗?你太太警告过我让我做好绘画老师,别对你有非分之想。”

    冷爵枭心头一惊,王佳倩什么时候管他的事情这么宽?

    他寒着眼说道:“我很讨厌别人怀疑我,因为是你,我会再对你解释一次。我那天在医院跟你说过,王佳倩只是我的好朋友,我和她没有夫妻关系,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警告你,你完全不用理会她。”

    林语嫣的心随着他的解释有了一丝释怀,她压着心头的喜悦假装问的很平静:“真的?”

    冷爵枭深呼吸一口气说道:“真的!”

    “好,那我相信你了。你……让开,我想回去了。”林语嫣垂眸不再看他,这样暧昧的气氛下,她的身体都开始不受控制的有些燥热起来。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什么时候搬进别墅?”他的语气有点咄咄逼人。

    林语嫣瞬间有丝反感:“我说了会考虑……”

    冷爵枭望着这个一直还在演戏的女人,他忽然有种身体被掏空的感觉,忽然就感觉没有那么多耐心继续陪她耗下去。

    “明天就搬进来吧,我会派人去帮你搬行李,你一直住在白景瑞那里,就不怕记者乱写绯闻吗?”

    她笑的有点无所谓:“没事,这里小区保密措施挺好,一般人进不了这别墅小区,狗仔队轻易混不进来……”

    冷爵枭两手捏住了她的双肩,他的黑眸透出一丝伤,语气带着浓浓的酸味:“你和他一直住在一起,你就不在乎我心里难不难受?”

    她诧异道:“亚撒爸爸,我只是亚撒的绘画老师……”

    一听她的话,让冷爵枭顿时抓狂道:“你这个可恶的女人,你想是把我逼疯吗?”

    林语嫣惊异的望着他,还不等她说什么,他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另一手紧紧揽过她的腰肢,他带着怒气的吻覆在了她柔软的双唇上……

    起初她还反抗,可冷爵枭的吻凶猛而又炙热,这个等了整整七年的吻大有一种想生吞了她的欲望。

    这个吻让她渐渐沉沦了,想推开他的手最后无力的垂落,冷爵枭用力吻着这个让他又爱又恨的女人。

    那无尽的思念都全部化在他和她的唇齿之间,她回来了,却始终当着他的面扮演着东方晴的角色,这一点想起来就让他心生怒气。

    被人当面耍的滋味终究是不好受的,没有人会喜欢这种感觉。

    更别说骄傲的冷爵枭了。

    气到心头时,他本能的狠狠咬了她一口,本来还沉醉其中的林语嫣痛的神经一跳,她狠狠推开了他的胸膛。

    冷爵枭的双唇离开了,他的嘴唇上沾着她的鲜血,黑眸一瞬不瞬正盯着她,就好像要一口吃了她的野兽。

    林语嫣微微蹙眉,嘴唇上是火辣辣的刺痛感,那湿湿的鲜血流到了下巴处,她抬手擦了下,当她看到手指上的鲜血时,她张嘴就骂:“靠!冷爵枭,你他妈的真是属狗的!你干嘛咬我?”

    她真想给自己一耳光,干嘛要和乱咬人的男人接吻……

    一定是这里的所有家具勾起她心底某些不该有的回忆!

    他的眼神刺骨而又伤痕累累,冷爵枭压抑着情绪问的低沉:“你打算什么时候搬进别墅?”

    林语嫣瞬间烦躁的吼道:“不搬!我走了!”

    见她要离开,他的双手抓住她的手臂将她继续按在墙上,他满脸情殇:“你打算玩到什么时候?”

    她抬眸直视他的双目:“你什么意思?我听不明白!”

    冷爵枭的眼眶瞬间红了,他望着了她很久,心痛到无法呼吸。

    忽然间,他放弃了。

    他不想再做一个装傻的男人,他和她错过的时光还不够吗?

    在心中积压许久的情感彻底爆发了!!

    冷爵枭一脸寒意的说道:“我知道我当年骗了你是我不对!我不该和欧阳兰兰结婚,早知道会失去你整整七年,我就算是看着爷爷一头撞死也不该答应他的请求!”

    他的话让她震惊当场,她的身体僵住了一动也不动。

    林语嫣眼中快速交错的情感极其复杂,她的双唇微微颤动,一瞬间吃惊的不知道说什么。

    他望着她眼底所有的情绪直面现实,冷爵枭那张完美男人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坦荡和认真,他磁性低沉的嗓音平静的说出一句话:“我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份,语嫣。”

    当亲耳听到他知道真相后,林语嫣的整颗心被欺骗所填满,她气的大力开始挣扎,怒吼道:“你放开我!让我走!”

    她的反应让他惊诧,他瞬间放开了她,冷爵枭有些失魂落魄的往后退了两步,他不可置信的说道:“你生气了?你是在气我知道了你的身份?难道你从未想过要与我相认?”

    本来要走的她在听到那令人心碎的质问后,林语嫣的脚步忽然变的沉重不堪。

    她强迫自己快速冷静下来,她和他这是怎么了……

    什么时候玩起了互相欺骗?

    面对他的质问,林语嫣压了压心中的怒火说了句:“既然你知道了,那我也不再骗你了。你曾经骗过我一次,我现在也骗了你一次,我们之间扯平了!”

    她的身后传来冷爵枭哭笑不得的问话:“就这样?”

    林语嫣将脑中的冲动压了回去,她寒声道:“是。”

    望着她离开的脚步,冷爵枭忽然感受到头重脚轻有种昏眩感,整颗心像是被丢进了绞肉机里搅成了一团血沫……

    这就是他和她的重逢?

    “哈哈哈……”他大笑起来,感觉命运给他开了最残忍的玩笑。

    一个让他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活着的玩笑。

    林语嫣疾步离开的脚步最终因一声破碎的玻璃声而停下。

    她蓦然回首,看到冷爵枭已经一拳将沙发前的玻璃茶几给打碎了……

    她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拳头上血肉模糊,地面上早已经是一大滩刺目的鲜红血迹。

    心就在那一瞬间被揪的生疼,行动先于理性已经疾步返回,林语嫣冲着他大声骂道:“你神经病啊!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声音里隐隐有丝颤抖,她没有在意,只是心慌的在四周开始寻找可以止血的东西。

    冷爵枭颓丧不堪的站在原地,随意扫了眼到处是长口子血痕的手笑了笑:“呵,这点伤算什么?我哪里比的上你过去受过的伤……也许我也该去毁个容,你才会觉得我配的上你吧……”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