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280章 虚情假意

    对于萧毅然的主动示好,林语嫣看了他一眼,出于礼貌她还是站起了身,伸出手与他握了下就快速分开道:“谢谢你这些年照顾我的父母。”

    他笑的一派潇洒:“都是一家人,不必客气。”

    佟瑶坐在座位上冷眼看着前夫和他的第一任前妻互动,心里早已经抓狂,可精湛的演技让她四平八稳的继续坐着选择沉默。

    佟瑶和萧毅然离婚了,这件事对于二老来说也已经开看了,再次相见还是会友好的打招呼。

    “毅然,你也来这里吃饭啊?”

    林翔主动站起身打招呼,这个前女婿虽然和陆小桃有过那段不堪的过去,但萧毅然上个月刚刚给林翔拨了八千万的投资,让林翔在一个三线城市又创建了一个大工厂,接的都是国外的订单,看在钱的份上,林翔对于萧毅然还是礼让三分。

    就连王彩霞也笑着打招呼:“毅然,你要是也没吃饭就和我们一起吧。”

    “爸,妈,那么这顿我请客……”萧毅然笑着坐下了。

    ……

    等吃的差不多时,林语嫣和王彩霞结伴去西餐厅的洗手间了。

    剩下的林翔和萧毅然在谈生意上的事情,坐在一边的佟瑶一直在玩手机。

    在她喝完第二杯红酒之后,她偷偷从包里拿出一颗透明的胶囊。

    这种胶囊入水即化是她在今天早上网上订购的一种迷药,因为是同城快递,卖家直接上门送货,她当时将收货地址选在了平时经常买的一家水果店,用了一个随便取的名字,去拿货时对老板说是帮朋友收的快递。

    这么费劲无非就是因为医生百里玄希望跟她交往,说以后都可以免费供药。

    佟瑶向来最讨厌被人要挟,这个百里玄无非就是想上她,她可没有那么傻逼,为了那点安眠药就跟一个小医生睡,他还没有这个资格!

    索性她放开了胆子做,让姐姐林语嫣试试这迷药,她都想好了怎么让姐夫冷爵枭去捉奸。

    趁着萧毅然和林翔聊的投机,佟瑶假意为自己倒红酒的时候,又将红酒给林语嫣和王彩霞的酒杯添了点。

    就在给林语嫣的酒杯倒酒的一瞬间,佟瑶将手指缝里夹着的小胶囊投进了酒杯。

    酒杯里瞬间浮起一点小泡沫,几乎快的看不见。

    一直在和林翔谈事的萧毅然其实在偷偷留意佟瑶,实在是因为她太过安静太过反常。

    上星期还打电话痛骂他因为上次医院的事情,今天见了他居然什么话也没有。

    这简直不是佟瑶的作风。

    果然,他的余光飞速扫到了佟瑶给林语嫣酒杯下药的那一幕。

    等佟瑶看向萧毅然和林翔时,萧毅然早已经垂眸假意要打电话。

    这时候林翔准备去洗手间了,他这一站起,佟瑶也站起说道:“爸,我也去洗手间。”

    林翔笑了下就先走了,佟瑶跟在他身后。

    她的不在场证人出现了,就是自己的父亲林翔。

    而萧毅然独自坐在桌上,万一以后查起来,他最有嫌疑给林语嫣下药。

    毕竟林语嫣的父母是不可能这么害自己女儿的。

    佟瑶到时候一口咬死不是她也可以开脱。

    萧毅然手里握着手机,余光却盯着桌上那三杯一样满的红酒,他的黑眸中划过一丝阴寒,佟瑶这个女人果然还是要对自己的姐姐下手……

    经过上次在医院的打闹之后,佟瑶怎么可能这么快与林语嫣冰释前嫌!

    原来打的是这种下三滥的主意。

    萧毅然自认为他也不是什么好人,但从未想过要做对林语嫣下药这种事,做人的底线他还是有的,他宁可用钱腐蚀女人的心,也不会用下药这种无能的手段,这跟明目张胆的犯罪有什么区别?

    如今他的名气、地位比过去更大了,做事也更小心了,那些暗地里想害他的人自然也不少。

    好在现在更有钱了,便衣保镖他是安排了不少。

    萧毅然沉思了会,他知道林语嫣和王彩霞快回来了,他看了四周一眼,除了自己在暗处的保镖,就连服务员也在远处,最终心里做出了抉择……

    五分钟后,佟瑶最后一个回到西餐桌。

    她一到,萧毅然就说道:“瑶瑶,爸妈都想回去休息了,时间也不早了,爸会送妈回去,你和语嫣想怎么回去?”

    佟瑶一听父母要走正合她心意,她张罗道:“别啊!现在才九点,回去那么早干嘛!”

    “爸,妈,那你们先走吧,我们三继续喝点红酒聊会天,把当初心里那点矛盾都聊开了!”

    王彩霞和林翔都很赞成,他们知道其实这两姐妹都还有心结,刚才在饭桌上几乎没什么交流,正好她们之间最大的问题萧毅然也在,如果三人今晚能够都说开了那是好事。

    林语嫣本来有点排斥,父母一走,留下他们三个那就更尴尬了,可王彩霞极力劝说林语嫣留下,说希望她们两姐妹不再有隔夜仇。

    最终,林语嫣留下了。

    但她在亲自送王彩霞下楼后,在回来的电梯里给冷爵枭打了电话,让他开车来接她,因为她之前喝了点红酒不能酒驾。

    待林语嫣返回后,她桌上的那杯红酒一直没动,佟瑶和萧毅然两人已经在位子上喝了大半杯。

    “姐,你快来,我们都等着你呢……”佟瑶甚至热情的迎了出来。

    “等我干嘛,你们想喝或者想聊都随意!”

    佟瑶笑道:“缺了你不行,今晚我们三就说说真心话。”

    等林语嫣重新坐下后,一直盼着林语嫣喝红酒的佟瑶已经举起了酒杯,她一脸笑意道:“姐,我知道上次因为在医院打你的事情,你心里肯定还有个疙瘩,但我希望你能够理解我,我对亚撒确实看的挺重!你知道吗?我和毅然的儿子死了后,我拿亚撒简直是像亲儿子一样对待!”

    儿子的死一直都是萧毅然心中的痛,他望着佟瑶心生寒气,没想到佟瑶会拿自己儿子的死去攻克林语嫣的心。

    这一点让他极为反感!

    萧毅然忍不住出声道:“佟瑶,乐乐的事情不要再提起了!这是我们过去彼此间的协议!”
Back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