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我拿时光换你一世痴迷

第309章 心碎身世

    路易斯望着陆圆圆跪在地上求饶的样子有些不明所以,陆圆圆身后的道长泰开口道:“她之前说这件事和孩子有关。”

    孩子?

    路易斯的眼眸眯起说的很肯定:“陆圆圆,只要你坦白真相,我可以饶了你的命。”

    陆圆圆能对着他说出饶命的话,想必这件事不会是小事了。

    跪在地上的陆圆圆不敢抬头看路易斯,如果不是因为双胞胎被车撞死,而路易斯突然要再做亲子鉴定,她也不会害怕东窗事发,毕竟孩子在出生时已经做过一次DNA亲子鉴定。

    陆圆圆的声音有些抖,她轻声道:“路易斯先生,其实我在答应做代孕这件事情之前,我隐瞒了一件事,我在移植胚胎的前两天……我和分手的前男友发生了关系,我们没有做保护措施,我想着不会这么巧……可没有想到……”

    也不知道是后悔还是害怕,陆圆圆单手捂着嘴开始痛哭起来。

    这样的真相一说出来,路易斯显然有点没站稳。

    陆圆圆这个做了他三年私人飞机的空姐,就是看中她为人善良洁身自好还很聪明的特点,才会让她做了代孕母亲,没想到她居然做出这么不专业的事情来!

    路易斯阴沉着脸问道:“当初孩子亲子鉴定毫无问题,不要告诉我那位DNA检测中心的检测员刚好就是你前男友!”

    陆圆圆一脸心如死灰的默认态度让路易斯差点一脚踹向她!

    他将心中那股爆裂的怒气发泄在不远处的沙袋上,那一记记闷声的拳击声听在陆圆圆的耳中吓的使劲磕头,生怕下一刻自己的脑袋要被打爆了……

    路易斯足足对着沙袋暴击了十几分钟,直到他将脑中想杀人的念头都给揍没了为止。

    他的拳头红肿破皮,双手的关节处都有血迹斑斑。

    路易斯走到陆圆圆面前咬牙切齿道:“我念在你过去三年兢兢业业的工作饶你一命!你和你前男友对我的诈骗我也不以追究,但你拿走的一千万代孕费我要你一分不少的退回来!少一分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陆圆圆一脸惊恐,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一个劲的点头。

    路易斯继续道:“钱我限你一星期之内还清,之后你和你的前男友都必须离开S市不准再回来!如果让我发现你们还在S市,我可以送你们上路去见你奶奶……”

    她一听吓的差点大叫,她奶奶三年前就去世了,有一次路易斯心情不错在飞机上和她聊过天。

    陆圆圆跟在路易斯身边三年,她太清楚他的手段了,表面上他是个赌神和成功商人,但法国贵族后裔的身份有着庞大的人脉,路易斯的实力不会逊于在S市只手遮天的冷爵枭!

    谁要是真的惹毛了路易斯,那种让人凭空消失再也找不到的事情他完全可以做到。

    “路易斯先生!您放心!那一千万我、我一分都没花都在银行存着呢……我、我们马上就走……”陆圆圆惶恐之至的表决心。

    路易斯收起充满戾气的眼神,他走过她身边时留下一句话:这种奇耻大辱,你们要是敢说出去,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

    “谢谢路里斯先生……谢谢路易斯先生……”陆圆圆一个劲的磕头直到路易斯走远了还在磕。

    已经走出健身房的路易斯眼中终于染上一丝久违的快意,在得知那对双胞胎不是自己亲骨肉的时候,那种如释重负的奇妙感觉让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被人诈骗也是一件好事。

    但陆圆圆和她前男友如此恶意欺骗他,还是无法得到他的原谅,但看到那对去世双胞胎的份上,他不想沾上他们亲生父母的鲜血,好歹那对龙凤胎还是给了他一段时间的快乐。

    想到刘光明这个肇事者,路易斯的心依旧没有改变决定,但他已经不确定会不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为了林语嫣妥协什么……

    但这种没好处的事情,他还是不想轻易去改变,显得他太多仁慈没有威信!

    路易斯没有回头,他对身后跟着的道长泰说道:“DNA亲子鉴定报告一出来,你就立刻告诉我。”

    道长泰恭敬道:“是。”

    ……

    第二天一大早,林语嫣和冷爵枭的别墅里迎来一位情绪暴躁的男人。

    他就是冷思辰!

    从管家将他迎进客厅开始,冷思辰看见什么就摔什么。

    客厅里的现代艺术作品被他统统用脚给踹烂了,客厅里风格独特的玻璃酒柜被价值五百万的青花瓷大花瓶给砸碎了,几十瓶价值不菲的红酒滚落在地全部碎成了一大滩暗红色的液体,顿时整个客厅酒香四溢,却让所有的女佣躲在厨房和餐厅不敢出来。

    别墅外面闻讯赶来的保镖们一看是冷思辰一大早在发疯,他们满眼纠结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管家忠叔在问了几次冷思辰得不到回应后,他急匆匆的上楼去禀报冷爵枭去了。

    时间太早才早上五点半,林语嫣和冷爵枭,还有亚撒和王彩霞全部都还在睡觉。

    等冷爵枭和林语嫣快速穿好居家服准备去客厅时,正巧出来看情况的亚撒和王彩霞都被冷爵枭劝回屋了。

    自己弟弟在客厅莫名其妙发酒疯,为了避免误伤其他人,冷爵枭独自去面对了,实在无法沟通时还可以让保镖出手。

    林语嫣先去亚撒房间陪儿子了。

    王彩霞为了不添麻烦也乖乖回了自己的房间。

    ……

    当冷爵枭出现在楼梯口时,冷思辰怒红着眼仰视他,他瞬间大笑起来:“哈哈哈……看看是谁来了……我同父异母的亲哥哥冷爵枭!我看奥斯卡金像奖该颁个最佳男主角给你!整整十年你都不曾和我相认……冷爵枭!你可真能忍啊……”

    冷思辰的话让冷爵枭心中颇为惊异,没想到他居然知道了自己的身世。

    冷爵枭相信这件事绝对不会是冷祁山透露的,二叔冷云长也不会去说,那么就只剩下冷思辰的亲生母亲何春兰了。

    他的亲生母亲陈小英来S市后已经住进了冷家的老宅,她的一对儿女也住在老宅,冷祁山现在是天天陪着他们以礼相待,想必何春来是听到了什么风吹草地心有不甘了。

    看着冷祁山的第一任前妻带着别人的种回来分GT的股权,何春来终于拿自己的亲儿子出手了。

    面对这种局面,冷爵枭单手插裤袋走下楼,他没有急着回答冷思辰,而是扫了眼站在客厅边上的忠叔,他平静道:“忠叔,去拿医药箱箱。”

    忠叔这才仔细看了冷思辰所在的位置,看到冷思辰的一只手正在滴血,忠叔头皮发麻的说道:“我这就去!”

    冷思辰盯着这个从楼梯上一脸沉稳走下来的哥哥冷爵枭,他的整颗心像是被扔进了油锅,噼里啪啦滋滋作响可痛的没有人理会……

    那种深深的悲哀和蒙在骨子里的绝望让他心碎。

    没想到他的堂哥是他的亲哥哥,而那个一直和他保持距离的大伯竟然是他的亲生父亲!!

    冷思辰恨恨道:“冷爵枭!我知道了全部真相!我问过何春兰了!她都已经承认了……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担心我会跟你抢夺GT,所以才不肯认我?”

    望着满身酒气的冷思辰,冷爵枭眸色一沉,看来这件事不是何春兰先告诉他的。

    他冷声问道:“你先告诉我,你从哪里知道你的身世?思辰,我希望你现在冷静点,不要被人利用了都还不知道。”
Back to Top